人民網>>人民創投

脫貧路上的“龍勝實踐”:共享經濟賦能精准扶貧

2018年11月27日16:01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背靠龍脊梯田自然景區,6間原汁原味干欄式建筑的農家民宿經過改造,在共享住宿平台上線后,迅速引起各地背包客的注意,幾乎每天都被預定一空。

“九山半水半分田”,廣西龍勝縣龍脊鎮金江村地處深山,過去長期環境閉塞、交通不便,是典型的貧困村。家有六口人的廖太壯說,原來主要收入來自種羅漢果和百香果。“沒想到老房子還能變成民宿,這麼多人過來住,日子越來越有盼頭。”

良好的生態資源稟賦是龍勝的天然優勢,如何通過開發全域旅游,讓村民們從中獲得實實在在的收益,是當地扶貧干部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融合互聯網思維,依托共享經濟模式,去年10月,桂林市旅游發展委員會與愛彼迎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以金江村為試點開展鄉村旅游扶貧項目,探索以共享住宿模式扶持部分貧困或低收入家庭,通過共享住宿的收益提高當地村民的經濟收入,扶貧輻射面覆蓋全村38戶家庭百余人。

消費升級:貧困縣如何留住背包客?

層層疊疊的梯田,隨著地勢起起伏伏,伴隨著朦朧的薄霧,編織出一幅壯美的田園圖景,傳承著古老的農耕文明。

國家4A級景區龍脊景區旁的金江村,有著原生態的自然環境,多彩的民族風情,古老而保存完好的民族文化。然而,當地旅游景區的興起,對於位置稍偏遠的金江村來說,並沒有直接獲益。游客大多當天來,當晚回,更願意住在條件更好的桂林市區。

努力把游客“引得來,留得下”,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將全域旅游和脫貧攻堅深度融合,鄉村民宿成了重要的著力點。

桂林市政協副主席鄭毅談到,“桂林一直在積極探索如何將旅游與扶貧深度融合,切實把旅游的優勢轉化為脫貧的優勢,近年來通過生態、旅游、扶貧相結合,保護發展多彩的民族文化等舉措,脫貧減貧工作取得明顯成效。現在龍勝金江村的民宿建設,就是一個非常有益的嘗試。”

“原來游客到這邊來玩,覺得住宿條件太差,光是上個廁所就受不了。我們想發展農家樂、發展旅游住宿,沒有經驗,也沒有推廣出去的路子。”金江村的村干部介紹說。為此,龍勝縣相關部門完善村容村貌、電力擴容等村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配套體系,一座達到3A級標准的廁所在村邊建立起來。

作為旅游的有機組成部分,發展鄉村民宿,能夠充分盤活現有的空置住房和閑置資源,成為鄉村新的經濟發展機會。互聯網和新技術的普及打破了地域的隔閡,將國內外旅游市場與美麗鄉村相對接,接待游客幫助他們增加了收入來源,讓過去不能享受到旅游業收益的地區和人群也能從中受益。

世界旅游聯盟秘書長劉士軍指出:“共享經濟是旅游領域增長較快的版塊,已從城市向鄉村拓展。村民採用共享經濟的方式,利用現有住房改造成民宿,降低了旅游業進入的門檻,為青年人、婦女提供了本地就業機會,能夠在鄉村振興和旅游扶貧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千禧一代的消費群體,越來越希望深度游,融入當地生活,體驗不一樣的經歷。民房變民宿,能夠盤活閑置資源,對接新消費需求。結合自身平台優勢及桂林得天獨厚的旅游資源,我們希望在助力鄉村振興、發展全域旅游中,貢獻一份力量。”愛彼迎中國總裁彭韜談到。

2017年,龍勝縣旅游直接從業人員達2.5萬人,間接從業人員達5萬人,依托旅游產業帶動45.29%的貧困人口享受到旅游發展帶來的紅利。

產業升級:共享經濟如何推動精准扶貧?

“扶貧先扶志。脫貧攻堅路上,先要幫村民樹立起信心,轉變過去的觀念。”這是駐村干部楊國棟的深刻感受。

經過前期的專家調研論証, 金江村的民宿扶貧項目迅速進入施工階段。然而,村民們受陳舊閉塞的觀念影響,並不願意改造自家的老房子。

項目伊始,楊國棟就從桂林市旅游發展委員會來到了縣裡挂職,深入到項目村寨,負責這一扶貧項目的各方面協調和推進工作。楊國棟坦言,開展駐點工作后,最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就是做村民的思想工作。

房屋選址的時候,就給初來乍到的楊國棟提出了不小的挑戰。“改造的具體選址在最初的討論中更換了三次,設計方案也改了三次。因為改造自家的老房子,村民們都有顧慮,擔心項目不成功,房子改造完沒人來住。”

鄭毅認為,深度貧困區的這種觀念,反映出城鄉在生活習慣、文化認同上的差異。“破除城鄉二元結構,加快建立城鄉融合發展特別重要。民宿的發展,將從文化、理念、生活方式沖破二元, 把外面的一些現代理念,寬廣視野帶進鄉村。”

隨著民房的改造不斷推進,村民的參與度越來越高,觀念也在不斷改變。村民們看到,民宿使用當地工藝的傳統做法和材料,在保持原汁原味地方特色的基礎上,融入現代化採暖、衛生和家居設施,實現現代化高品質居住體驗和田園風光的完美結合。

楊國棟對這一扶貧模式充滿了信心。經過楊國棟和當地基層村干部認真細致的工作后,當地的村民代表今年9月簽訂了合作社協議,整個村子和村民都將通過此項目受益。“當地村民成立農村合作社,以向個體租賃的方式,集中閑置資源,由村集體統一經營民宿,實現全村持股,人人分紅,共享旅游發展成果。”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缺乏致富能力是制約鄉村振興發展的重要原因,桂林龍勝旅游扶貧項目將培養鄉村居民持續致富和造血能力作為目標之一。

企業平台請知名設計師改造重新裝修后的房屋,免費贈與村合作社。通過房東幫扶項目,將桂林的本地房東派到扶貧點進行手把手的經營培訓,並對村裡年輕人進行手機軟件和民宿經營的“傳幫帶式”培訓。同時,聯合地方相關院校,邀請桂林旅游學院編寫了通俗易懂的鄉村民宿教程在村內進行推廣,開展服務、待客、管理、設計、烹飪等方面的培訓,賦予當地村民持續致富能力。

11月6日,由桂林市旅游發展委員會與愛彼迎聯合舉辦的“文化·旅游·鄉村振興”發布會在桂林市龍勝各族自治縣金江村舉行,該項目改造完成的6間共享房屋正式上線。

“第一次到金江村,村裡幾乎看不到年輕人,當地留守居民中,多以老人和兒童為主,年輕人大都外出打工。現在,我在村裡看到有許多年輕人,都回來參與民房的改造和建設。特別欣喜的是,6間示范民宿剛剛改造完成,就有村民自發加入到改造隊伍中,主動改造了自己家的老房子。”再次來到金江村的愛彼迎中國區副總裁、公共政策負責人安麗說。

在脫貧攻堅的民宿項目影響下,村裡的精神氣煥然一新,年輕人也重新回到青山綠水間,金江村越來越充滿生機和活力。

市場空前:廣袤鄉村如何復制龍勝模式?

據國家信息中心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49205億元,比上年增長47.2%,其中房屋版塊交易額為145億元,佔比0.29%,未來仍有具有發展空間。

“通過互聯網平台將美麗山村的旅游資源與全球游客相連接”“ 以共享經濟和平台理念,發揮全域旅游普惠效應”“ 通過授之以漁,賦予村民持續致富能力”…… 龍勝金江村的民宿扶貧積累下許多有益的經驗。

桂林市旅游發展委員會和當地政府, 在扶貧方法手段上不斷創新,建立起“政府+企業+合作社+專家”的扶貧模式。

政府派員駐村, 全面對民宿建設進行幫扶﹔企業提供共享經濟的互聯網平台,全球的旅客都可以通過網絡預定房間﹔合作社分紅調動了村民積極性,保障民宿收益可以全村共享﹔專家學者和專業院校,為村民進行免費支招和培訓。

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席建超總結出“龍勝模式”的四大步驟: 精准識別扶貧對象、規劃建設特色民宿、構建保障機制、推廣營銷目的地。

“選擇桂林市龍勝縣金江村江邊組為試點,通過四大步驟,形成了企業、政府、當地社區、專家智庫四位一體的聯盟型扶貧路徑,構建了立足龍勝、聯動桂林、輻射中國、對接全球的‘貧困戶民宿+地球村旅游客戶’的全球化精准扶貧模式。”

桂林市旅游發展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羅建章認為,金江村的民宿試點具有示范效應,可復制、可推廣。“經過篩選,我們確定了74個村具備可以開發的旅游資源。相信不遠的將來,龍勝模式從一個村,到一個鄉鎮,再到一個縣乃至桂林十幾個縣都會結出碩果。

彭韜表示,希望通過該項目探索共享經濟和旅游結合的創新鄉村扶貧模式,並將該模式的示范效應進一步推廣到其他中國的鄉村地區。

如何保障民宿的改造設計和技術,能夠被村民熟悉掌握?

知名設計師張健擔任了扶貧項目的志願者, 按照鄉村旅游的市場定位進行了設計,力求投入最小、效益最大。在施工過程中,邀請當地村民參與到改造過程,最大程度利用原始建筑材料,在施工中傳授村民現代施工方法和技巧。

“此次項目在技術層面並沒有太大的難度, 最大的難點就是在於改造后的房子將作為一個扶貧的示范項目為當地乃至其他地區的村民提供一個可以復制、參照的樣板。“張健介紹說。

設計的過程中,張健不斷的去調換自己的設計視角,更多的以一個村民的角度去思考,既要讓這個改造設計能夠滿足各地的旅行者的需求,又要讓所有村民在未來自己的改造過程中能夠在沒有專業人士的幫助下,可以自食其力地進行。

席建超指出,這一項目將貧困人口房東化,將貧困人口納入到企業平台的全球房東群落,通過加強對貧困戶教育培訓,改變了貧困人口的生產和生活方式。在鄉村振興和精准扶貧方面具有良好的示范效應, 從多個角度體現了旅游扶貧的價值。

龍勝金江村的實踐,只是廣西桂林旅游扶貧的一個縮影。隨著全域旅游的拓展,民宿扶貧模式的開發和復制,桂林脫貧攻堅的大路越走越寬廣。 

(責編:韓穎、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