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ofo退押金一再延遲 共享單車未來何去何從?

2018年12月03日08:55  來源:廣州日報

  共享單車的關停和禁投令后,不少城市街頭的共享單車僅有摩拜和ofo。然而,作為雙寡頭之一的ofo,從部分海外市場撤離、退押金一再延遲、與多家網貸平台合作等表現,令市場再次對其資金鏈健康擔憂。

  上周,ofo與ppmoney合作推出了“押金轉理財基金”的方案引起網友熱議,不到三個小時就直接被叫停了。有用戶表示,在ofo申請退押金時出現提示,用戶可以選擇將押金升級為PPmoney理財平台的理財金。接受鎖定30天,並享受新手理財16%的福利,到期后可以申請退出,獲得本金和利息。對此,ofo方面稱,ofo和PPmoney的合作,是一次對共享單車用戶免押金騎行方式的全新嘗試和探索。由於某些合作細節問題,經雙方協商后,對該活動進行了暫時下線處理。

  這並非ofo首次與理財平台進行合作。記者登錄ofoApp發現,App的看看頁面中,顯示有ofo與360借條以及點點合作的廣告顯示。App中“錢包”頁面中有“我要借錢”字樣的圖標,點擊圖標后有6家網貸平台,其中小黑魚的注冊資本僅有500萬元。對此,業內人士認為,互聯網金融行業尤其是網貸行業已處於風險多發期,ofo與網貸平台合作“會加劇信用危機”。

  ofo的押金退還時間持續延遲,由初期的“秒退”,變為0~3個工作日,后延長為0~10個工作日,此后再次延長至0~15個工作日。對此,ofo方面回應稱,退押金一切正常。“由於近期更新辦公地址,ofo部分服務器需要進行短時遷移,致使退押金周期被暫時性延長。”

  記者看到,在ofo的微博回復區域以及貼吧,不少市民抱怨ofo押金退還慢。在第三方二手交易平台上,甚至出現ofo退押金攻略,價格在1分至20元之間不等。

  押金難退已成為共享單車平台倒閉的“前奏”。小鳴、酷奇等品牌在關停前都經歷了押金難退,小藍即使被滴滴“托管”,此前的押金也隻能轉打車券不能直接退。

  談及ofo押金難退問題,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建議,對於押金問題,首先要明確共享單車押金退還流程和工作日時間限制,設立專用賬戶用於押金退還﹔其次,共享單車平台、公共單車平台與個人征信系統接入,鼓勵對於信用系數高的市民免收押金﹔最關鍵的是,要規范押金使用,保障資金安全。在監管下允許共享單車平台拿押金用於商業投資,但需要限制比例。

  焦點一:押金難退怎麼辦?

  99元起的押金是共享單車最大的現金流。以摩拜為例,在美團的資產列表中顯示,今年摩拜4月份營收1.74億,押金81億,相當於55個月的收入。有投資圈人士認為,押金除了“挪用補充現金流”,對於初創企業還有擴大估值的作用。“資本方一度將押金計算在GMV(交易總額)中對企業進行估值,這對企業估值幾乎是量級的增長。”

  共享單車押金難退等問題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引發代表委員們熱議。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學家張連起建議引入免押金機制。全國人大代表、廣西壯族自治區建筑科學研究設計院副院長朱惠英也提出,應鼓勵企業推進免押金制度。

  目前,越來越多的平台全面或部分免押金。除了ofo、摩拜以外,滴滴的青桔單車從一開始就是永久免押,而哈啰則與支付寶深度捆綁,芝麻信用650分以上者免押金。

  焦點二:一車難求怎麼辦?

  記者走訪發現,在廣州居民小區或地鐵、公交站,早晚高峰“車到用時方恨少”。“最近下班,單位周圍共享單車都很少,車都去了哪裡?”在江南大道中附近上班的朱女士吐槽說。更讓她生氣的是,路上零星可見的幾輛車,常常掃完碼才發現是壞的,有些甚至無碼可掃或者被上了私鎖。

  9月份,廣州市提出“適宜總量控制”的概念:“全市共享單車的適宜規模為60萬~80萬輛。明年2月前,目前廣州僅存的兩家共享單車企業(摩拜、ofo)將分別壓減至20萬輛以內。此后按照運營能力打分,引入新企業進行運營。”

  朱惠英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提交了《關於科學管理共享單車、推進免押金制度的建議》。她認為,共享單車投放數量管控機制有待進一步完善。

  朱惠英在建議裡提出,應科學制定車輛投放機制。不應實行一刀切,數量應由屬地結合“承載能力、停放資源、公眾出行需求”來確定。此外,應規范企業准入和退出機制,做好存量與增量的細致化管理。

(責編:韓穎、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