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2018年中國產業經濟年度報告之文化傳媒篇

彭春來

2018年12月26日08:15  來源:証券日報

策劃:彭春來 張志偉 袁元 賀駿 謝若琳

過去一年,對於文化傳媒行業來說是艱難的一年,影視稅務政策收緊,上百家公司撤離霍爾果斯,游戲版號審核按下暫停鍵,游戲公司業務增長乏力。這一年,我們聽到最多的詞就是“寒冬”,文娛行業在迷霧中摸索前行,公司在等待中不斷調整。

這一年,國產電影不斷帶來驚喜,從《我不是藥神》到《無名之輩》,口碑逐漸成為票房的主要驅動力,流量明星號召力下滑,新導演、新資本、新勢力嶄露頭角。國產電影市場進一步鞏固,總票房達到595億元,距600億元一步之遙。

這一年,院線巨頭洗牌潮來臨,星美影院掉出行業前五名,格局調整玩家更迭,政策紅利不斷,8萬塊銀幕的總目標可期。

這一年,互聯網巨頭的存在感越來越強,票務平台方面,淘票票扭虧,貓眼上市﹔互聯網宣發方面,阿裡影業創立燈塔一枝獨秀﹔內容領域,“優愛騰”三足鼎力,《偶像練習生》、《創造101》、“這就是系列”等原創綜藝,將內容比拼的主戰延展開來。

無端風雨,未肯收盡余寒。2016年以來,文化傳媒板塊市值持續下挫,經過三年的磨礪和調整,市盈率已經處於歷史低位,資本出逃行業回歸理性,可以相信,中國文娛產業的拐點即將來臨。

電影票房有望破600億元

《阿修羅》成年度虧損王

根據淘票票專業版APP統計數據顯示,截至12月25日,2018年中國電影票房累計達到595億元,已超越2017年全年558億元的票房成績,創下國內市場新紀錄,距離600億元總目標僅一步之遙。

從票房排行來看,國產片年內表現亮眼。排在今年國內票房前五位的影片分別為《紅海行動》、《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藥神》、《西虹市首富》及《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票房分別為36.51億元、33.98億元、31億元、25.48億元和24.27億元,其中四部影片為國產片。

業內分析師普遍認為,國產電影的市場空間遠未飽和。

燈塔平台負責人袁娟表示,2018年是特殊的一年。電影口碑正在成為決定票房的關鍵因素,映后評分在成為推動票房的重要動力。具體來看,包括《我不是藥神》、《無名之輩》等影片,均通過口碑發酵進一步支撐其票房表現。

燈塔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院線上映的電影總量為499部,與去年持平,其中國產電影382部、進口片117部。在國產片總量基本不變的情況下,2018年國產片票房佔比從51%提升至63%,票房貢獻率首次超過六成。中國電影市場對進口片的依賴性逐漸減弱。

“我對未來整個國產電影市場充滿信心”,阿裡影業高級副總裁、淘票票總裁李捷向《証券日報》記者表示,雖然現在處於一個短暫的陣痛期,但是通過內容升級,用戶鑒賞水平的提高以及宣發升級同步后,國產電影質量越來越好,電影市場亦長期向好。

在國產片不斷創造佳績的同時,國內電影市場正出現新的格局。新導演話語權逐漸增強,包括文牧野、韓延、董越、胡波等在內的多位新銳青年導演,正逐漸站上國內電影舞台的中心位置。

而傳統的五大民營影視公司(華誼、博納、光線、萬達、樂視)正面臨著諸多新銳影視公司的猛烈追趕,包括開心麻花、壞猴子影業等,已逐漸成長為不可小覷的影視力量。年內,開心麻花主推的《西虹市首富》斬獲票房25.48億元,壞猴子影業出品的《我不是藥神》斬獲票房30.99億元,在諸多從業者看來,開心麻花的沈騰、壞猴子的寧浩已成為國內喜劇市場的金字招牌,具有強大的票房號召力。

但不容忽視的是,國內電影市場的二八定律尤甚,15%的電影貢獻了80%-85%的票房。一方面,大量的爛片院線一日游,供給量過多﹔另一方面,優質電影太少,好導演、好演員根本不夠用。

大制作虧本的情況比比皆是。今年以來,號稱投資7.5億元的《阿修羅》在上映三天后票房、口碑雙雙失利,選擇映中臨時撤檔,成了年度虧損王﹔而匯集了劉燁、布魯斯·威利斯、宋承憲、陳偉霆、范偉等一眾明星的《大轟炸》,在歷經諸多波折后無緣國內大銀幕。

院線首輪洗牌

星美岌岌可危

經歷中國電影產業“黃金十年”后,院線野蠻擴張后迎來首輪陣痛期,行業格局裂變,原有的巨頭排位正在發生變化,有新勢力的較量突圍,如紅星美凱龍、新城集團﹔也有集團從高位滑落,最突出的是星美控股。

淘票票專業版APP顯示,2017年,影投公司排名前五位是萬達電影、大地影院、橫店院線、星美影院、中影影投。而2018年以來,排名變化成萬達電影、大地影院、橫店院線、中影影投、CGV。

過去幾年間,除星美外,上述影院巨頭均已登陸A股,星美系實控人覃輝幾次籌劃,試圖將星美裝入A股,均未成功。於是,錯失A股的星美在擴張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根據星美控股最新財報,截至2018年6月份,公司擁有影城數目365家,這一數字在三年前,2015年中報中僅為130家。而今年年初,星美控股還表態稱,力爭本年度完成450家影院的發展目標。

瘋狂擴張的后遺症已經凸顯,星美系影院相繼停業。12月6日,星美控股發布財報稱,截至11月30日,公司旗下約320家影院,其中約140家暫停營業。但《証券日報》記者12月11日逐個梳理發現,短短11天,星美系暫停營業的影院擴大至258家,佔比超過80%。

同時,根據星美控股公告,公司運營資金還不足,截至11月30日,公司尚欠員工薪酬1.08億港元,拖欠物業租金總額約2.01億港元,以及拖欠電影供應商版權等費用約1.5億港元。

此時,中植系給星美帶來一絲曙光。12月份以來,中植系旗下高晟財富先后承接了超過50家星美影城。雖然星美得以喘息,但行業整體情況依然不容樂觀,關店潮仍在繼續。

對此,萬達電影總裁曾茂軍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是前兩年行業盲目擴張的結果。“行業過去確實存在一些惡性競爭,2015年以前電影行業高速增長,很多資本熱錢進入這個行業,進來很多中小影院投資商,但是很多都不具備選址能力和運營能力,而盲目擴張。”

曾茂軍認為,影院開發商進入這個行業,推高了租金,一二線城市租金高企,很多都入不敷出,現金流出現問題。未來一兩年會出現邊開店邊關店的現象,實際上今年已經開始關店了。

一方面,舊品牌衰落,另一方面,新勢力的機會來了。12月11日,國家電影局下發《關於加快電影院建設促進電影市場繁榮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其中提到:對於長期管理不善、經營乏力的院線公司,將實行市場退出。這將是我國首次對電影院線公司實行退出機制。

《意見》鼓勵電影院線公司並購重組,鼓勵跨地區、跨所有制進行院線整合。同時指出,到2020年,全國加入城市電影院線的電影院銀幕總數達到8萬塊以上,電影院和銀幕分布更加合理,與城鎮化水平和人口分布更加匹配。

太合娛樂副總裁邱洪濤表示,“銀幕總數擴大,不能理解為單純的數量增長,不能說在目前6萬塊的基礎上再增加2萬塊就能達到目標。我認為現有的6萬塊銀幕中,會有一部分死掉,對於這些影院經營者來講,這可能這就是一個過不去的寒冬。”

票務平台競爭白熱化

優愛騰加速角逐優質內容

2018年,電影行業自上而下踐行去票補化。令人意外的是,這樣的環境下,貓眼成功上市,淘票票開始扭虧。對於互聯網平台來說,機會已經來臨?

李捷表示,“整個行業在調整,現在是非常明顯的陣痛期,對於淘票票來說,利用這次調整積極布局用戶市場。未來半年,是淘票票最好的保持進攻隊形、全面提升市場份額和用戶佔有率的機會。”

“我的KPI就是拿第一,”李捷多次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強調,通過阿裡集團巨大的流量入口支持,淘票票將目標放在增量市場,“第一只是時間問題”。

今年開始,互聯網宣發迎來新契機,比如阿裡影業成立了燈塔平台,利用數據優勢深度參與宣發階段,及時為片方提供戰略建議。今年國內電影市場中,有15部影片票房收入突破10億元,其中8部都有阿裡影業深度參與,包括春節檔領跑者《唐人街探案2》、《紅海行動》,暑期檔冠亞軍《我不是藥神》、《西虹市首富》,以及國慶檔黑馬《無雙》。

另一方面,隨著用戶觀看習慣由傳統衛視逐漸轉向視頻網站,對於諸多內容生產者,尤其是視頻平台而言,眼下便是最好的時代。

根據CNNIC調查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網絡視頻用戶規模達5.79億,同比增長6.3%,佔全體網民的75%;手機網絡視頻用戶規模達5.49億,同比增長9.7%,佔全體手機網民的72.9%。94.8%的視頻用戶會選擇使用手機收看網絡視頻節目。

在此背景下,以“優愛騰”為代表的視頻平台正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根據11月中旬騰訊方面公布的數據顯示,其訂購用戶數達8200萬,同比增長79%,按照一般轉化率推算,付費會員數量已超過8000萬﹔愛奇藝方面此前披露財報稱,截至今年9月底,平台付費會員數量達8070萬,較上一季度增長了1350萬﹔優酷方面雖未公布具體數據,但根據此前官方消息,其會員數量與其他平台持平。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愛奇藝在財報中披露稱,第三季度公司總收入為69億元,同比增長48%﹔會員收入29億元,同比增長近八成。而根據愛奇藝高級副總裁耿聃皓透露,截至第三季度末,愛奇藝會員的收入第一次超過廣告的收入。

這意味著,國內視頻平台正不斷尋求更為有效的商業化的途徑。

有不願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記者表示,與國外Netflix等平台依靠會員收費的成熟模式相比,國內在線視頻網站仍需“多條腿走路”,即會員和廣告均不可或缺,但可以明確的是,平台的會員收入仍有巨大的增長空間。

事實上,在“得爆款者得會員,得會員者得天下”的普遍認知下,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眼下付費會員已是大勢所趨,會員數量對平台的整體營收來說舉足輕重,目前處於膠著狀態的優愛騰三方,誰能持續輸出“硬貨”,誰就有希望實現領跑。

上百家公司撤離霍爾果斯

明星資本光環難再

內容行業的熱鬧並沒有體現在股價方面。從2016年底,券商分析師們就喊話“泡沫擠出,價值凸顯”,直到現在,傳媒板塊仍然“跌跌不休”。

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12月25日,2018年傳媒行業累計下跌37.64%,傳媒行業整體板塊PE為31倍,已經低於剔除2008年金融危機以外十年行業歷史估值低點——2011年的34倍的水平。

連續跌了三年的傳媒板塊,似乎已經進入凜冬時節,當所有人都在討論如何過冬時,就引發一個問題,冬天已經到來,春天還會遠嗎?

春天的腳步已經近了。必須強調,雖然過去三年傳媒板塊的股價跌跌不休,但是行業整體的業績表現一直十分堅挺。2018年前三季度,文化傳媒板塊實現營業收入3766億元,同增16.8%,實現歸母淨利潤448億元,同比增長2.9%。

有分析師認為,2018年行業持續下跌,主要是受影視稅務調整和游戲版號暫停審核的影響,引發資本恐慌。“從現在來看,未來的走向明確,回暖在即。”

有人說,崔永元是今年影視行業最大的“黑天鵝”,一條微博引發了行業地震。下半年以來,由“陰陽合同”所引發的對明星稅務與天價片酬的關注度不斷走高,在國家稅務總局介入影視行業稅收調查后,相關政策也逐步收緊。

10月初,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關於進一步規范影視行業稅收秩序有關工作的通知》,成立規范影視行業稅收秩序工作領導小組。要求各影視單位、從業人員自10月10日起,對2016年以來的申報納稅情況進行自查自糾,在12月底前完成該步驟。

按照此通知要求,全部工作將在2019年7月底前結束,凡在2018年12月底前認真自查自糾、主動補繳稅款的,可免於行政處罰。但若並未自我糾正,2019年1月份起,稅務機關將對個別拒不糾正的影視行業企業及從業人員開展重點檢查,依法嚴肅處理。

隨著針對影視行業稅收的監管愈演愈烈,此前憑借稅收優惠政策吸引了諸多資本涌入的霍爾果斯等地,出現了一番大逃離的景象。

《証券日報》記者查閱下半年的《伊犁日報》發現,自6月份以來,已有百余家在霍爾果斯注冊的影視公司發布了申請注銷的公告,高峰期曾出現一天之內有25家公司申請注銷。

有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隨著稅收政策的不斷調整,影視行業正逐步進入稅收嚴查階段,霍爾果斯顯然也不是“法外之地”。事實上,包括江蘇無錫、浙江東陽等地,此前均對文化產業有扶持政策,眼下也將迎來進一步的規范調整。

風光之時,影視行業曾是諸多上市公司的跨界首選,如今資本哄然散去,背后的各方明星藝人也不得不做出戰略性調整。包括馮小剛、徐靜蕾、趙文卓、張丹露、任重、許晴、陳建斌、蔣勤勤等,均在此之列。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早些年間明星資本在影視市場“如魚得水”,眼下行業告別野蠻生長,形勢尚不明朗,僅依靠明星光環生存而無實際作品產出的公司,在此刻迎來資本離場也在情理之中。“上市公司與明星的深度捆綁,一招不慎就會落得滿盤皆輸”。

游戲版號即將放開

IG奪冠助推電競熱

2018年,政策調整貫穿始終。4月份,國家新聞出版署(國家版權局)、國家電影局統一揭牌。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新聞出版管理職責和電影管理職責劃入中宣部,一同劃歸的還有游戲版號審核。

12月21日,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長馮士新在2018年度中國游戲產業年會上表示,首批部分游戲已經完成審核,在抓緊核發版號,由於申報游戲存量比較大,消化需要一段時間。這一發聲讓整個游戲行業沉浸在“版號即將恢復”的喜悅之中。

國金証券分析師認為,2018年,游戲行業增長乏力,不應單純歸因於版號停發等監管因素。“手游市場的創新動力枯竭,進入了頭部產品驅動的時代;‘端轉手’紅利即將枯竭;‘IP變現’幾乎成了笑柄。總而言之,產品同質化程度高,玩家的審美疲勞日益嚴重。就算版號恢復了,需求也不會有明顯改善,市場競爭格局可能進一步惡化。”

游戲陷入增長困境的同時,電競產業在2018年迎來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度。

11月3日,伴隨著2018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以下統稱“S8”)的收官,“IG奪冠”一度成為各社交平台刷榜的核心話題。這次勝利,意味著苦等7年之后,中國大陸賽區LPL(英雄聯盟職業聯賽)迎來了第一個冠軍。

業界普遍認為,在經歷過體系混亂、薪酬水平低、設備混雜等諸多狀況后,國內電競產業已經進入了嶄新的發展局面。

公開資料顯示,去年年底上海市出台的“文創50條”中,明確提出要加快全球電競之都的建設。在今年8月份於上海舉辦的ChinaJoy現場,《証券日報》記者注意到,電競團隊和解說員幾乎成了每個展台的標配。

完美世界CEO蕭泓在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在的電競行業還處於初期階段,但會有一個巨大的未來。“二三十年后,電競其實與我們現在所熟悉的傳統籃球或足球的競技模式是完全可以比肩的,甚至可能會超越傳統體育。”

根據《2018年1-6月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國內電子競技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417.9億元,同比增長16.1%。其中,移動電競收入225.7億元,同比增長27.9%。

與電競行業日益凸顯的商業價值相伴而來的,是各方資本的爭相涌入。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2017年初蘇寧投資TBG俱樂部﹔2017年5月份京東投資成立電競運營子公司﹔2017年12月份B站組建BLG戰隊,今年10月份成立電競公司﹔2018年3月份新浪正式成立微博電子競技俱樂部。

“資本的青睞和主流媒體的認可值得我們開心,但電競未來的路,顯然沒有那麼平坦”,上述從業者表示,客觀來看,一方面,監管層面在將電競向大眾群體進行傳播的態度上還較為謹慎﹔另一方面,電競概念的變現模式仍在摸索中。

(責編:黃玲麗、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