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燒錢不行了!ofo涼涼對創投圈有何啟示?

劉超鳳

2018年12月26日08:43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當ofo發布退押金政策后,事件已不按“劇本”走了。

近幾日,ofo總部排隊如長龍的消息霸佔朋友圈,在線退押金排隊人數已超過1000萬人次,ofo需要退還的押金或將超過10億元。

由於公司未按期限履行給付義務,日前,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對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採取限制消費令,對該公司創始人戴威及單位選擇飛機艙位、酒店等級、旅游度假、子女就學等作出限制。曾經的創業明星突然變成了“老賴”。

ofo如今被多方唱衰,曾經的資本圈“寵兒”突然缺錢了,令人匪夷所思。

記者採訪了解到,風險投資人相中新晉企業,不是圖其持續盈利能力。恰恰相反,很多新創企業商業模式不清晰,甚至正在燒錢。投資人相中的是賽道,以及企業在賽道中的地位。

共享單車的風口由來已久,經過幾年的競爭,留下ofo與摩拜兩寡頭並立的局面。湊巧的是,ofo和摩拜都進行過11輪融資,保守估計總融資額已超過150億元。所不同的是,ofo背后的大股東是阿裡和滴滴,摩拜背后的是騰訊及以紅杉資本、高瓴資本、創新工場為代表的老牌投資機構。

但實際上,ofo一直處於燒錢虧損的狀態。曾有業內人士估計,ofo每月燒錢數大概為2500萬美元,而摩拜則是5000萬美元。在2017年底,IDG資本全球董事長熊曉鴿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共享單車已經運營一段時間,在整個產業鏈裡,目前真正賺到錢的是自行車生產商。

沒有持續盈利能力,不能為投資人變現,ofo終究迎來了寒冬。“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這句唱詞很適合此時此刻的ofo。

ofo為何淪落至此,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在朋友圈評論稱,沒有一個說在點上,真正致命的是“一個vote right(一票否決權)”。

據相關媒體報道,最初在ofo董事會內部,戴威、朱嘯虎、經緯都有一票否決權。但是在2017年,摩拜和ofo沒有順利合並后,朱嘯虎就將手中持有的ofo股份賣給阿裡巴巴和滴滴。滴滴還拿到了一票否決權。

滴滴原本的計劃是,ofo摩拜合並后,滴滴掌握新公司的董事長任命權。而最終,戴威一票否決了合並案,並且在11月份開除了滴滴派駐在ofo關鍵部門的高管。

ofo和滴滴“甜蜜期”結束,開始產生分歧。此后,阿裡開始戰略投資ofo,把ofo看作共享單車賽道的關鍵布局。與滴滴“分手”后的ofo,也開始擁抱阿裡。后期的多筆融資活動均是由阿裡系領投。甚至有人爆料,ofo曾經希望被阿裡系收購,但是由於滴滴投了關鍵的“否決票”,ofo願望落空。

多方掌握一票否決權,讓ofo決策無能。當ofo面臨資金難題的時候,滴滴、阿裡分別扶持了青桔單車和哈羅單車。

分析人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其實‘一票否決權’是ofo團隊缺乏商業經驗的証明。好的公司治理中不會有多個寡頭的否決權,該站隊就站隊。”

美團創始人王興曾說過,“好棋手通常都知道並接受自己同時也是更大棋局裡的棋子。”對於這一論點,上述分析人士特別認同,他指出,“如果意識不到這一點,就無法駕馭大玩家看上的商業機會。”

而對於資本寒冬的說法,華創資本合伙人熊偉銘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寒冬其實非常適合投資,不僅價格便宜,而且給的時間也長。但是也要審時度勢,趕緊勒緊褲腰帶,不適合再投資非常燒錢的公司了。”

(責編:黃玲麗、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