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這一年,它們離開了IT戰場

張蓋倫

2018年12月26日08:54  來源:科技日報

不管你願不願意,2018年和2019年的交接,已近在眼前。

這一年,移動互聯網繼續蓬勃發展,新技術和概念攪動風雲。

有新人笑,必定有舊人哭。

在2018年,有些故事再無續篇,有些公司黯然退場,有些產品跟它的用戶道別。

也不用難過。你方唱罷我登場,這樣的多元與活力,才能推動我們的社會穩步前行。

多家共享單車、汽車公司倒閉 這樣的商戰故事未來一定還會有

當ofo總部大樓門口要求退押金的用戶排起了長龍,每個曾經或正在共享經濟領域裡奮斗和掙扎的人,大概都會真切地體會這句話——凜冬已至。

ofo已是行業領先者,尚且沒逃過這狼狽的一幕。

小鳴單車倒在了2018年3月。那時,小鳴單車的運營公司正式進入破產程序並啟動債權申報。根據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通報的情況,小鳴單車欠下的各種債務高達7000萬元。

從風生水起到一地雞毛,共享單車隻用了不到兩年。之前,眾多玩家入局,掀起一場顏色爭奪戰。在戰局中,大家必須鋪更多的單車,佔領更多的市場,投入更多的補貼……惡性循環、競爭慘烈。再到后來,諸多城市叫停了共享單車的新增投放,頭部企業又用免押金的方式發動拉新戰爭。很多企業沒能挺住,隨后用戶量下降、資金鏈斷裂、走向覆亡,小鳴單車就是其中之一。

倒在2018年的還有共享汽車麻瓜出行。生於2017年7月,不到一年就宣布停止服務。共享汽車和共享單車不同,它的成本更高、燒錢更快,但盈利模式也同樣不清晰。所以,若實力不夠雄厚,也確實玩不轉。

在麻瓜出行之前,“先驅”變“先烈”的也不少,友友租車、EZZY、途寬易等品牌相繼倒閉。

共享經濟,聽起來很美。但不管玩的是什麼概念,商業的本質邏輯並沒有發生改變。大佬說,風口之上豬也能飛起來,但飛起來之后呢?風總有停下的一天,資本總有離場的那刻,但創業失敗帶來的陣痛,卻是要有人買單的。買單者是公司,是社會,也是用戶。

臨別感言: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樣的商戰故事,過去有,現在有,未來也一定會有。

金立、快播破產 被時代拋棄隻需片刻走神

2018年底,法院正式裁定曾經的國產手機大廠金立破產。相關數據顯示,金立的總負債為200億元左右。

曾經,在街頭巷尾,在綜藝節目的冠名欄中,在電視台的廣告片裡,你都能看到金立的身影。隻能感慨這時代變化太快,連諾基亞都轟然倒下,何況金立?

在技術轉型之時,沒有足夠敏銳的嗅覺,沒有提前做好布局。新時代的浪潮打來,那腳步拖沓的,就被拍翻在海岸﹔那身手敏捷的,才能踏浪登高。而且,頗讓人警醒的是,往往在舊時代混得風生水起的,更容易錯失新時代——在功勞簿上稍稍睡久了一點,老窩就被后起之秀給端了。

在2018年,還有一家企業的破產,雖在意料之中,但也讓人唏噓不已。那就是快播。

快播在巔峰時期曾擁有3億用戶。2014年,快播涉嫌傳播淫穢信息遭警方調查。最終,其被判處罰金1000萬元,快播CEO王欣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半。

2018年2月,王欣出獄,但已無法力挽狂瀾。而且,山中一日,人間千年,視頻網站格局發生了巨大變化,公眾的視頻消費習慣也與往日大為不同。內容版權成為視頻網站的立身之本,很難再有工具類軟件的容身之地。

多年前,在事情開始起變化時,技術出身的王欣沒能捕捉到轉型的信號。故事的走向讓人嗟嘆——他不僅錯失了機會,還付出了慘痛代價。

偉大的公司都是相似的,而跌落雲端的公司則各有不同的跌落法。有一句話,說爛了,但是有道理——時代拋棄你的時候,並不會跟你說一聲。

臨別感言:“伴君如伴虎”。如果你做的是跟時代有關的生意,那就隨時做好時代跟你翻臉的准備。

網易博客、QQ寵物謝幕

它們的替代品早已進入你的生活

2018年11月30日零時,網易博客停止了運營,關閉了服務器。從2006年9月1日開始的陪伴,在這一天正式劃上句號。

此前,網易已發出關停公告,提醒用戶遷移博客、備份數據。

博客曾盛極一時,幾乎是網民表達欲的唯一出口。大明星寫,草根也寫。對普通人而言,博客更像是一種寄托。這是他們的一畝三分地。他們有時針砭時弊,有時說些隱秘心事,反正每篇文字,都有時光的痕跡。

如今,博客早已成了小眾產品。據媒體梳理,很多博客平台雖仍在運行,但也隻能用“苟延殘喘”來形容——頁面長時間無更新,也沒有新的優質內容產出。

人們在拋棄博客。時間正在變得碎片化,大家更習慣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上做一些個人化的分享。專業的寫作者也找到了那些對原創者更加友好的內容分發平台。在那些平台上,他們的作品能被推薦到更合適的地方。

和網易博客一樣,完成歷史使命體面離開的,還有QQ寵物。

2018年9月中旬,QQ寵物停止運營。這是騰訊於2005年發布的一款虛擬喂養游戲。說真的,一款功能這麼簡單的游戲堅持了13年,已算得上高壽。

還記得給QQ寵物喂食的日子嗎?一開始,玩家都對這虛擬的小東西投入了極大熱情,為它花時間,還為它“氪金”﹔但漸漸的,它就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很多玩家是在停服公告發出后,才意識到,自己已多年沒搭理過那隻QQ寵物了。

在手游時代,有太多形式更加多樣的游戲在爭先恐后地佔據用戶的時間,QQ寵物,太佛系,沒有競爭力。

和它們揮別,心頭固然會縈繞一絲傷感。但,所有互聯網產品都有生命周期。它應時而生,自然就會順勢而去。運營商以利益為先,當產品失去市場,它自然就沒了存在的價值。而這些產品曾佔據的那個位置,也已被其他更新鮮、更具活力的產品取代。所謂的停止服務,不過是正式宣告死亡而已,而用戶和產品的告別,早已在進行中。

臨別感言:用戶是健忘的,商業公司也是絕情的。

流量漫游費取消

但提速降費依然在路上

2018年7月1日起,流量漫游費成為歷史,手機用戶的省內流量升級為全國流量(不含港澳台流量)。

這也是三大運營商繼2017年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游費后,貫徹落實國家提速降費政策的又一舉措。畢竟,年初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明確提出,要取消流量漫游費,移動網絡流量資費年內至少降低30%,讓群眾和企業切實受益。

對經常出差的用戶來說,總算不用糾結“本地流量用不完,全國流量不夠用”的問題了。流量分為“本地”和“全國”,是長期以來運營商分級管理機制下的產物,但面對用戶日益增長的流量使用需求,老規矩要破除、舊體制也要改革。

據工信部部長苗圩在2018年兩會上的介紹,近三年來,我國寬帶用戶費用下降了90%,移動通信客戶費用下降了83.5%。“未來兩到三年,我們在基礎通信服務方面,將會實現以更加低資費的水平享受高速的網絡服務。對於很多消費者而言,在基礎通信服務方面的消費可能會忽略不計。”他說。

提速降費,對公眾來說,是一項重要的民生議題。縱觀過去幾年的“提速降費史”,總體來說,還是國家說一步,電信運營商做一步﹔國家給出了截止日期,運營商們再保証在截止日期之前完成任務。

未來,如何想民眾之所想,積極提升服務質量,樹立良好口碑,恐怕是三大運營商應該思考的問題。

臨別感言:明年這樣的道別能否再多點?三大運營商的動作能否再快點?

安卓免費商業模式走向終結

暫時和中國手機廠商沒什麼關系

2018年7月,歐盟指控谷歌濫用其在移動軟件市場的壟斷地位,迫使安卓合作伙伴在其設備上預裝谷歌搜索引擎和Chrome網絡瀏覽器,於是開出巨額罰單。

被歐盟狠狠罰了一筆之后,谷歌宣布,對於在歐洲經濟區(EEA)推出、運行谷歌安卓操作系統的任何新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機型,每台設備將收取最高40美元的費用。這被認為是持續多年的安卓免費商業模式的終結。

其實,谷歌的收費也是有前提條件的——如果隻安裝GMS(Google Mobile Services,谷歌移動服務)而不安裝谷歌瀏覽器和搜索引擎的話才要收費。GMS指的是安卓操作系統之外的谷歌服務,比如谷歌應用商店、Gmail(谷歌的免費網絡郵件服務)和谷歌地圖等一系列應用。也就是說,如果你不安裝谷歌應用商城這些東西,也就不用交費。

要知道,在歐美國家,用戶早已習慣了谷歌應用。去年,谷歌應用商店有940億個應用被下載﹔全球有超過八成的手機搭載了安卓系統。在中國手機市場中,安卓系統手機佔比約為85%,一些國產手機號稱有自己的操作系統,但其實是基於安卓系統的二次開發,算不上自主可控。

谷歌向歐洲市場祭出收費大招,讓中國廠商也有點擔心——這錢會不會收到自己頭上?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手機廠商並沒有用到GMS,主要用的是開源的系統核心代碼。開源代碼要怎麼收費呢?再說了,谷歌也放話安卓系統依然免費,國內手機廠商暫時沒什麼好擔心的。新的收費政策推出后,如果說對國內手機廠商有什麼影響的話,那也首先影響到的是我國在歐洲售賣的手機等移動設備。

也有人說,就算收費也是一樁好事,可以倒逼國內手機廠商開發自己的操作系統。不過,研發操作系統可不單是個技術問題,它的本質也是個生態問題。光有系統,沒有軟件也是白搭。操作系統的智慧,藏在一行行程序語句裡。操作系統之間的差距,來自大量人力、時間和金錢砸出來的經驗。

臨別感言:不光我國沒有自己的操作系統,放眼全世界,主流操作系統也就那麼幾家。隻不過,如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所說,自研操作系統,是為了在關鍵時刻,能有備份頂上。

順風車和漂流瓶下線

要贏得尊重,就得擔起社會責任

兩起命案,成了籠罩在滴滴順風車身上永恆的血色陰影。正如滴滴自己曾在公開信中所說,在逝去的生命面前,公司所獲得的一切虛名都失去了意義。

2018年8月27日,滴滴宣布無限期下線順風車業務。直至發稿前,順風車業務仍在整改之中。

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的檢查結果顯示,滴滴公司仍存在7方面33項問題,其中順風車產品還存在重大安全隱患。

滴滴CEO程維曾在多個場合致歉,鄭重表示滴滴會把安全紅線刻進心裡。做的是交通運輸業,而且做成了業內老大,滴滴已不再是一家單純的商業公司,它要麼就勇敢承擔起社會責任,要麼就隻能被市場所驅逐、被用戶所拋棄。

和順風車業務一樣,運營情況和初衷背道而馳的產品還有“漂流瓶”。

往瓶子裡塞進自己想說的話,讓它“漂洋過海”到達陌生人手中,這是一次向陌生世界的問好。我們敞開自己,收獲一份不期而遇的回應。

但這樣一個浪漫的功能,卻在微信時代,被色情內容和招嫖廣告佔領,一些用戶甚至用漂流瓶搞起了色情詐騙。

於是,微信干脆暫時下線了微信漂流瓶和QQ郵箱漂流瓶相關服務。畢竟,色情內容給產品帶來的損害和風險都太大,如果整治需要費大力氣,不如干脆停掉。

順風車和漂流瓶,初衷都很美,但一不小心,就把好經念歪。不同的是,前者的下線,對滴滴來說是切膚之痛﹔后者下線,對微信倒是無關痛痒。

順風車能不能在2019年復活,這要看滴滴能否建立健全安全體系,撕掉“重大安全隱患”的標簽,以更為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態度,來承擔起沉甸甸的社會責任。

用戶和監管部門,都在看著它。

臨別感言:逐利是公司的天性,但利潤之上,有法律、有道德,更有責任,它們才是企業的發展之基。

(責編:黃玲麗、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