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國漫”付費閱讀現曙光

蔣佩芳 汪建君

2019年01月21日08:11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童石網絡辦公室燈火通明,但沒什麼人

  汪建君攝

  童石網絡公司正門

  汪建君攝

  資本涌入國產漫畫產業后,盲目擴張、急功近利,行業被迅速催熟。而當熱度退卻,資本撤離,漫畫行業進入了寒冬,稿費拖欠、企業倒閉現象頻頻發生。但與此同時,生機也在孕育,一些內容平台在嘗試進行作品付費閱讀。

  2019,國漫的春天會來嗎?

  “數據顯示,有60多家漫畫企業瀕臨倒閉或者已經倒閉了。”近期,在“娛見未來·CETS 2019中國文娛產業趨勢峰會”上,微博動漫COO孫斌一語道出國產漫畫行業並不樂觀的現狀。

  作為二次元IP生產的上游,國產漫畫自2014年起開始高速發展,在過去的兩年中倍受資本追捧,而當熱度退卻,資本撤離,漫畫行業的泡沫被挑破,除了漫畫企業成規模倒閉,2018年甚至還出現了個別漫畫平台無法支付稿費的極端情況。

  回首過往,許多業內人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都有這樣的感慨:“資本就是把雙刃劍。”

  在他們看來,資本進入國產漫畫行業的速度太快,助推這個市場掀起一場虛幻狂歡,但渴望快速變現的想法和行為,最終導致國漫行業未能形成良性發展的循環。

  不過陣痛之后是生機,展望2019年,國漫的希望正在孕育。

  騰訊動漫相關人員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坦言,“(行業)是不是真的(處於)冬天,見仁見智。”

  “中國互聯網過去的二十多年,都在發生這樣的事情——當一個行業開始爆發的時候,會有各種各樣的人參與進來,很多人也許並不適合(這個行業)。當行業開始回歸冷靜,內容達不到標准的時候,肯定會有參與者離開,去追逐其它的東西。這不見得是壞事,當中也有機遇。”騰訊動漫相關人員如是認為。

  稿費難發 版權難贖

  2018年8月,上海童石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童石網絡”)旗下的大角虫漫畫平台被簽約漫畫作者指控“拖欠稿費”。據悉,截至目前,大角虫累計拖欠30多位作者稿費逾400萬元。

  大角虫成立於2015年,是2017年最火的動畫《全職高手》的漫畫獨家連載平台。官方資料顯示,大角虫漫畫APP涵蓋了日更漫畫和日更輕小說兩類產品,目前已簽約國內獨家作者和工作室近500家。

  漫畫作者葉豪(化名)是大角虫漫畫平台的簽約作者之一,他在該平台有三部連載作品。葉豪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2018年2月開始,大角虫就沒再給我們發稿費。已經快一年了,這筆賬還沒有了結的希望。原本我們對大角虫還抱著理解及信任的態度,覺得大角虫或許只是一時有困難,作為作者應該和平台相互支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大家在沒拿到稿費的情況下,仍然保持著作品更新。”

  據悉,大角虫拖欠葉豪稿費30萬元,但對於拖欠稿費的問題,大角虫方面從未對葉豪給出任何解釋,只是不斷承諾新的結款時間,但遲遲沒有兌現。

  “到2018年8月底,我們停止了創作。”葉豪如是表示。

  據葉豪介紹,漫畫作者和平台方的合作模式,通常是先立項目,平台方給作者一個初創期,作者在一定期限內給出故事大綱、人設和樣稿,然后送給平台審核。“平台認可的話就可以簽約,大角虫一般是買斷版權,給我們的作品稿費是每頁260元—300元。簽約完成之后就開始正式創作,然后以月為單位進行結算。”

  葉豪稱,目前整個動漫市場行情並不算好,簽約作品整體變少。幸好他還和其他平台保持著較好的合作,不然真的很難生存。

  另一家漫畫工作室主要負責人夜曄(化名)透露,大角虫漫畫平台拖欠其稿費8萬多元。“我們工作室也是大角虫漫畫平台的合作方之一,合作近三年了。從2017年底開始,大角虫發稿費就不正常,2018年初開始沒再發放,至今已有一年時間。”

  夜曄出示的一份名單顯示,截至目前,大角虫拖欠38位漫畫作者或工作室的稿費,總額超過400萬元。

  “少則一兩千,多則四五十萬。有些作者已經在通過法律途徑來維持權益,但打官司過程非常漫長,我們當中的很多人都感到無可奈何。”夜曄表示,最令其不滿的是,面對大家的質疑和擔心,大角虫方面卻從未作出任何解釋,也不給說法和理由,僅在內部作者群裡發通知說下周發,但又一次次食言。

  “大角虫拖欠作者稿費,曝露出我國版權保護的不盡完善,這隻能依靠法律來解決。”一位不願具名的漫畫作者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但問題是法律維權成本很高,時間成本也消耗不起,且相關法律並不完善。作為從業者,能否選到好的合作方,合作的結果如何,很大程度要看運氣。”

  葉豪對記者表示,其和大角虫合作簽約時,使用的是業內的模版合同,對違約責任的界定比較模糊。

  1月17日下午,《國際金融報》記者來到童石網絡,該公司處於正常運營狀態,上下兩層辦公樓都有燈光,但樓層顯得安安靜靜,少見人影。在玻璃大門的入口處,記者注意到幾幅動漫海報,海報右下角均打上了“大角虫漫畫”的字樣。

  一名前台工作人員若無其事地坐在辦公桌前,當記者以漫畫作者的身份詢問平台拖欠稿費時,她表現得冷漠而謹慎:“這個你去找編輯對接。”

  隨后,記者見到另一名員工從裡屋走出,便嘗試打聽相關情況。待記者說出大角虫拖欠稿費時,對方以並不知情為由,拒絕回答,然后匆匆離開。

  在此前,記者致電童石網絡的官方電話,對於拖欠稿費事件,童石方面回復稱,“我們對此不接受採訪。”

  存在拖欠稿費的漫畫平台不止這一家。

  2018年9月5日,漫畫《神契幻奇譚》作者劉沖LDART在其微博上發布長文,稱買下《神契幻奇譚》版權的米粒影業拖欠作者總額120萬元的版權金尾款和稿酬,時間長達2年,且在放棄進一步版權開發的情況下,阻止作者回收版權。

  劉沖的遭遇無疑為漫畫行業蒙上更濃的陰影。

  據劉沖所述,自己從2015年底和米粒影業展開深度合作,在米粒向自己做出諸多“充滿誠意的許諾”后,他把個人所作的連載了8年的漫畫《神契》版權托付給了米粒影業。不曾料想,公司自2016年起拖欠版權金、稿酬長達兩年之久,金額高達120萬元。

  劉沖此前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曾這樣表示,之前這之所以轉讓全版權,是經歷了反復的思想斗爭,考慮到業內因轉讓部分版權導致版權分散引起官司的事件很多,最終影響整個IP的開發價值。正是基於此,他同意了米粒影業的全版權轉讓要求,米粒影業也許諾了優厚待遇條件,並表示《神契》會作為公司的重點項目,傾盡能力擴展這個IP。

  當劉沖討要薪金過程中提出若公司無力付全款,可歸還一部分版權抵錢的建議后,米粒影業隻允許給他為期五年的“反向授權”,這意味著,劉沖無法收回版權,他不能接受。於是,劉沖在微博公開種種遭遇細節之余,也表示會通過法律手段維權。

  2018年10月12日,雙方最終達成和解協議。米粒影業在官微上發表聲明:根據和解協議,米粒影業享有《神契幻奇譚》的完整版權及后續開發權,劉沖不享有《神契幻奇譚》除作者人身權之外的任何權利。隨后,劉沖也在其個人微博上發表聲明,與米粒影業之間關於《神契幻奇譚》的爭議已圓滿解決。“本人目前已從米粒離職,今后我會開發新的作品,繪畫新篇漫畫(俗稱挖新坑)。”

  盡管米粒影業已將拖欠的版權金、稿酬結清,但劉沖曾向記者說,其仍扣著《神契幻奇譚》的IP,既無力開發,也不回賣給他,雙方進入冷戰階段。

  就《神契幻奇譚》的版權爭議事宜,大森律師事務所律師蔣龍俊指出:其一在著作權轉讓合同沒有解除的情況下,即使米粒公司尚有未支付的版權金,劉沖也不能以此為由,收回或者使用相應著作權,更何況著作權是有機統一的整體,不可能單獨劃分出份額,當然,如果米粒公司同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其二反向授權不是一個法律概念,這個屬於意思自治的范疇,隻要雙方達成合意就行。

  “隻要米粒公司與劉沖就版權問題達成一致,劉沖肯定能贖回。”蔣龍俊表示。

  資本涌入 急功近利

  “‘產出(包括預期收入)’大於‘投入’,是良性商業運轉的基礎。‘產出’無法覆蓋‘投入’,是矛盾爆發的根本原因。”新漫畫創始人朱槿認為,當前國際大環境下,不僅動漫,很多產業都面臨冬天。而動漫產業的情況,主要原因還是流量導向、資本助推的商業模式無法經受市場考驗。

  此前,資本的大量涌入,使得一些平台為搶人不惜用錢去砸,漫畫作者薪酬隨之暴增,國產漫畫數量急劇膨脹。

  在談到大角虫為何吸引漫畫作者紛紛入駐,夜曄點出了其中的玄機:“稿費更高”。

  “對於作者來說,肯定是希望稿費越高越好,而大角虫在紅火的那幾年,給出的稿費都要比其他平台高。”夜曄表示,“正常情況,單頁作品要高出50元-80元。”

  夜曄稱,大角虫高額收取動漫作品,又免費開放給讀者,利潤來自何處是個疑問。“就變現這塊,我之前還問過大角虫的編輯,編輯只是回答說‘自有辦法’。”

  “后來作品也開始收費了,但收費標准也不高,每一回估計也就幾毛錢,跟購買成本相比,依舊很低。”夜曄補充說。

  “資本盲目進入到這一領域,行業出現了很瘋狂的狀態:漫畫的更新狀態能夠到達日更。”漫畫作者橙子(化名)向《國際金融報》記者描述,於傳統的作者而言,高速度更新作品並不經過任何藝術的處理,隻會產生一些堆量。

  對於上述現象,漫畫家金瑞(化名)總結了四個字:“急功近利”。為了快速成功,什麼火做什麼,這就導致了同質化,卻不知市場基本規律是“物以稀為貴”﹔為了快速獲利,怎麼快怎麼來,這就導致了量大質低。但市場的實際現狀卻是,消費者對內容品質的要求越來越高,且視頻、游戲、購物等平台都在搶佔消費者有限的時間,如果沒有質量上的優勢,很難有比較強的競爭力。

  “以華為為例,雖面臨極具挑戰的競爭形勢,營收依然不斷創新高,其根本原因是產品競爭力夠強。2018年,新漫畫旗下的《鏢人》出版后,迅速登上各大書店漫畫品類銷售榜榜首,熱銷幾十萬冊,電子書銷量也進入包含全品類書籍的2018亞馬遜中國Kindle付費電子新書榜前10名,甚至超過了村上春樹的新作小說《刺殺騎士團長》,並未受到所謂寒冬的影響。”朱槿指出,靠消費者真金白銀投票的電影市場已經証明,成功不僅僅取決於大流量IP、大明星,核心還是內容本身的質量。

  理性回歸 生機孕育

  除了行業曝出的拖欠稿費事件,讓漫畫作者群體炸開鍋的是2018年10月底傳出的一則聊天記錄截圖。截圖內容大致是:因騰訊內部部門調整,所有預算鎖死,需要2019年1月才能開啟支付,也就是2019年2月到賬。

  緊接著,騰訊動漫官方作出澄清,稱“消息實為誤傳,所有作者的稿酬均會按時如數支付”。

  騰訊動漫表示,在騰訊新的“平台與內容事業群”成立后,將進行調整,把部分作品轉入付費模式,由用戶和市場來決定作品發展。

  騰訊動漫稱,本次調整后,受到更多用戶支持的作品和作者,將能夠獲得比之前更高的回報。同時,騰訊動漫也會整合騰訊在內容與社交平台的更多資源,在作品運營推廣和作者商業收益兩方面對優質內容給予更大力度的扶持。

  騰訊動漫相關人員將上述做法稱之為“一種理性的回歸或者說內容產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趨勢”。該人員還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騰訊動漫不會自己判斷作者是否達標,一切交給用戶和市場決定。

  就部分漫畫作者關心的,騰訊動漫如何平衡原創和“網文改”(指根據網文改編而來的漫畫)的比重問題,騰訊動漫相關人員稱,原創和網文改相比,沒有絕對的優劣之分,漫畫IP的提升都需要加強講故事的能力,需要引進編劇等角色。“我們還是以質量和市場競爭為標准。”

  對於付費閱讀,漫畫作者們是拍手叫好的。

  漫畫作者穆逢春說,“付費閱讀是勢必發展的過程,現在基本上行業格局已定,大家開始進入到一個比較理性的經濟操作流程裡。”

  從業至今已有20余年的知名漫畫家口袋巧克力這樣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有作者和平台願意嘗試付費閱讀,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模式多元化沒有壞處。不過,“用戶和市場來決定作品發展”不會是絕對的。“創作本身的初始動力是主觀的。創作過程會因每個作者的不同而產生差異,有的作者更遵循自我,有的會對市場喜好更為敏感。”

  在騰訊動漫相關人員看來,相對於游戲、影視,動漫起步較晚,在國內興起至今才六七年時間。按規律,行業遲早會進入高品質內容能產生直接經濟效益的階段,這是騰訊動漫最早在規劃時就預見到的,只是行業發展的速度比他們預想的更快。

  “在漫畫這個行業,我們還是希望頭部的創作者,或者是具備這樣基礎的創作者,堅持走下去。雖然短期收入會受到影響,但長期來看,當行業回暖的時候,能獲益的還是他們。越是行業低谷,越是調整時期,有能力的企業越是面臨更好的機會。對於動漫有熱情、有創作天賦的創作者來說,現在才是展現優勢,脫穎而出的時候。”該人士如是表示。

(責編:韓穎、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