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過度消費引發互聯網一代年輕“負翁”頻現

記者 方問禹 汪奧娜 桑彤 杭州 合肥報道

2019年01月29日08:25  來源:經濟參考報

“辦公室裡三代人,70后存錢、80后投資、90后負債,而90后的父母在替孩子還貸。”這樣的網絡語,道出了以90后乃至00后為主的年輕人超前消費、負債消費的典型現象。年紀輕輕,卻早早背上了債務負擔成為“負翁”。記者調研了解到,越來越低的借錢門檻、過度消費的刻意誘導、層出不窮的貸款陷阱等,對涉世未深的年輕人負債消費推波助瀾。業內人士建議,要加大消費教育和生命教育的力度,引導年輕人在敢於消費的同時形成健康的消費觀念。

“超前消費”觀念盛行

“上一秒發獎學金,下一秒還‘螞蟻花唄’。”安徽省某重點大學在讀碩士研究生孟菲苦笑著說,她每個學期、每個月都要數著日子過,盤算獎學金、生活費與還款日的節奏,生怕出現收支失衡。

筆記本電腦、蘋果手機、電子書kindle、運動裝備、化妝品、健身卡……價格動輒數千元的消費品,走進城市青年的日常生活,在大學校園也成為必備。

融360調查數據顯示,53%的大學生選擇貸款是由於購物需要,主要購買化妝品、衣服、電子產品等,多屬於能力范圍之外的超前消費。

除了上述消費品,各種聚餐、旅游也是年輕人普遍的生活方式,大學生每月千余元的生活費根本負擔不起,隻得借錢消費。

因為沒有足夠收入來源,而超額消費慣性難止,一些學生負債后每月隻能還上“最低還款額”,新增負債則自動轉到下月收取本金利息,由此負債額越滾越大,背上收不抵支、不斷延期的長期債務。

剛參加工作五個月、今年27歲的小曲,還在用工資一點一點“填窟窿”。在北京讀研期間,她在“螞蟻花唄”上每月動輒花費三五千元,由於沒有固定還款來源,每月隻還款最低額度,剩余部分自動轉到下月收取利息,如此反復“滾雪球”。

“家裡給生活費,自己也有獎學金,但就是不夠花,跟朋友吃飯、談戀愛送禮物、自己買衣服買鞋,都要花錢。”小曲坦言,用花唄支付的時候感覺是在花別人的錢,自己不心疼。

記者接觸的多位在校大學生表示,其在各種渠道上積累至今的負債,已經超過萬元,每個月最低還款大概1000元,幾乎觸及個人財務收支紅線。

除了被層出不窮的“必備品”裹挾的在校學生,以90后為主的職場年輕人,消費觀念對比上一代人也發生明顯轉變,存在超前消費、過度消費的現象。

一種典型現象就是,因為房價太高或者沒有購房資格,一些大城市裡的年輕人干脆淡化買房規劃,甚至想方設法提取公積金補貼日常消費。

海爾消費金融結合近三年數據發布的《2018消費金融報告》,涵蓋國內338個城市的450萬用戶。統計結果顯示,相比70后、80后主要圍繞家庭消費,更多90后“對自己更好一些”,注重生活品質提升,更多選擇超前消費。

在使用過消費信用貸款的樣本群體中,26-30歲用戶佔比最高,達到26.56%﹔月收入3000-5000元、年收入8萬元以內的用戶佔比八成。值得注意的是,三線城市成為貸款消費的主流,其貸款筆數佔總數的74.44%。

相較於在城鄉割裂中攀爬、省吃儉用買房扎根的上一代人,如今更多年輕人在各線城市成長、求學就業,目標與壓力更模糊,儲蓄的意識與習慣也更淡化。

改裝全進口mini cooper汽車,購買價格上萬元的日本大師手工限量版鋼筆和墨水……杭州一家企業的工程師余先生有車有房、稅前年收入將近30萬元,卻因為“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工作以來沒存下任何積蓄。

智聯招聘《2018白領滿意度指數調研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度存款超過3萬元的白領僅佔三成,兩成白領不僅沒有存下錢,還欠了債務。

三種渠道助推負債消費

有關專家學者認為,一些年輕人超前消費、透支消費,甚至陷入債務纏身、不可自主的困境,主要有兩個方面原因。

一方面,在經濟長足發展、全社會消費持續提升的背景下,年輕人消費同步擴張,但也容易失衡。

尤其是在互聯網與市場經濟下成長起來的90后、00后,擺脫了前幾代人那樣原生家庭經濟狀況普遍不寬裕的狀態,手中的可支配財產多了起來,消費有了底氣。但與此同時,一部分人超前消費慣性難止、尺度難以把控,並未及時形成收支平衡、量入為出的理性消費觀。

在此過程中,家庭、學校、社會的正向引導也存在缺位現象。有專家表示,在社會歡呼消費擴張和升級的同時,各方面對年輕人消費觀的教育和引導顯得滯后,目前幾乎是一片空白。

另一方面,以借貸為特征的年輕人過度消費,更與當前經濟社會環境中無處不在的各種刺激誘導有關。

記者調研了解到,越來越低的借錢門檻、過度消費的刻意誘導、層出不窮的貸款陷阱等,客觀上形成“圍獵”之勢,對涉世未深的年輕人負債消費推波助瀾。

銀行信用卡鼓勵透支,貸款利息接近上限。“鑒於您信用良好,誠邀您辦理我行信用卡,申請快,權益好,優惠多,輕鬆取現”……在日常生活中,手機頻繁接到類似內容的銀行短信。

從大學校園宿舍“掃樓辦卡”,到定期短信、電話,以透支為特征的銀行信用卡,在不斷引導年輕人借錢消費。

作為現代交易支付的重要媒介,銀行信用卡的商業作用毋庸置疑,但與此同時,在誘導透支消費方面,也存在一定的異化變形和越界行為。

統計數據顯示,房貸受限之后,個人消費貸款正成為不少商業銀行的主打業務,增勢迅猛。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一些銀行手機APP上,“分期信貸”“分期購”“e智貸”等總是在最顯眼位置,其提供的個人信貸產品的利率水平,大多接近年息18%的規定上限。

平安銀行2017年財報顯示,公司個貸業務5454.07億元,同比增長51.56%﹔信用卡應收賬款為3036.28億元、同比增長67.67%。

線上網貸鋪天蓋地,借錢、購物“一條龍”。憑借電子商務、社交平台的廣泛覆蓋,京東白條、花唄、螞蟻借唄、微粒貸借錢等互聯網企業推出的消費貸款,已經延伸至消費者指尖。

為了讓個人借錢,這些借貸平台營銷幾乎無孔不入,比如通過發紅包的方式引導用戶綁定借貸平台,或者在“雙十一”期間提高個人貸款信用額度。

在新聞網頁、微信朋友圈當中,“秒級審批,3分鐘到賬,20萬額度,無抵押貸款!”“閃電貸,免抵押,免擔保,隨借隨還,最高30萬”等網絡廣告也閃爍其中。

“當購物車裝滿心儀的商品,資金又有點吃緊的時候,面對觸手可及的小額貸款,有幾個人能忍住?”上海青年魯欣說。

這種基於網購平台而發展起來的在線貸款方式,被稱為“互聯網消費金融”,其規模膨脹的速度可謂驚人。

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我國互聯網消費金融規模僅約60億元,2017年這一數據達到4.4萬億元,相較前一年增長了9倍以上。

借條貸、校園貸等涉嫌違法貸款猖獗。“最高20萬,日息最低至萬二,快速到賬”,記者走訪了解到,類似個人貸款線上做廣告,線下也頻繁張貼在大中院校,以及租房客集中的住宅小區樓道裡。

因為急用錢,東莞青年牛智2017年10月在某借條貸平台APP上打了6000元借條,實際到手的隻有2300元,約定一周之后還款3000元。幾次如期還款后,借款人不斷慫恿續借、追著放款,但出現一次違約牛智便陷入泥潭:到期還不上,當日要付三成續期費﹔如果續期費也付不起,就按每天300元累計逾期費。

一年多下來,牛智實際借錢不到1萬元,但總共還了將近10萬元,APP上的借條卻還沒消除。

一段時間以來,借條貸、校園貸等亂象頻發、屢見報端,超前消費、借貸消費不僅裹挾年輕人個人財務狀況,更是對其發展前景乃至人身安全構成威脅。

“負債危機”尤待關注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哪天早上醒來時,發現所有債務數字清零了,一切重新開始。”今年26歲、杭州某文創企業職工袁姍姍說,超前消費、透支消費就像一條“不歸路”。

中國人民銀行統計數據顯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自2010年底的76.89億元以來逐季攀升,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已經達到了880.98億元。

這種看起來每天有吃有喝、消費水平較高,但實際上負債消費的群體正在進一步擴大,被稱為“負翁”,其以在大中城市就業的年輕人為主。

在專家學者看來,年輕人過度負債消費,正在積累多方面社會問題。

一是盲目負債會影響青年人正確人生觀、價值觀的形成,與勤勞節儉的優秀傳統格格不入,也容易讓年輕人走偏。

採訪過程中,多位年輕人談到了消費與儲蓄的“怪圈”。越是透支消費,越是欲望難填,借貸一旦突破個人承受力,容易激發不理智行為。

與之相反,越是專注事業與儲蓄,甚至沒時間消費,進而步入良性循環,工作生活充滿希望。

二是年輕人早早背上債務負擔,或在社會征信體系中留下不良記錄,在干事創業上受到束縛,難以輕裝上陣。

近幾年,“校園貸”“裸條貸”等消費貸款泛濫無序,甚至催生了暴力催收這一畸形行業,釀成社會問題。

三是年輕人超前消費也直接沖擊全社會養老形勢。對於剛組成三口之家的年輕人來說,在獨生子女政策下,其大多沒有兄弟姐妹來分擔贍養父母的責任,需要同時承擔孩子教育和父母養老的開銷。但與上一代人相比,其儲蓄更少、負債更多。

螞蟻金服和富達國際聯合發布的2018《中國養老前景調查報告》顯示,35歲以下的中國年輕一代,56%暫未開始為養老儲蓄,44%群體中平均每人每月儲蓄隻有1339元,部分年輕人處於“零儲蓄、高負債”狀態。

安徽師范大學心理咨詢研究所所長方雙虎等專家認為,全社會要引導青年人形成健康的消費觀和金融觀,學校要加大消費教育和生命教育的力度,幫助年輕人在敢於消費的同時及時形成健康的消費觀念。

(責編:黃玲麗、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