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共享化妝間”悄然問世 是真需求還是偽概念?

2019年01月29日08:37  來源:工人日報

資料圖:共享化妝間。中新社記者 張暢 攝

共享化妝間悄然問世,真需求還是偽概念?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近年來,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女性對化妝的需求也越來越大,但經常要面對“出門來不及化妝”和“沒有合適的地方補妝”的煩惱。在此情況下,共享化妝間悄然問世。

記者近日調查發現,目前北上廣等城市有多家購物中心分別引進了共享化妝間,其中北京9個,上海13個,廣州10個,武漢最多,達到了15個。這些共享化妝間受到年輕女性青睞,但也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共享化妝間走紅

有調查顯示,國內近半數女性認為上班有必要化妝,近四成職場女性認為上班化妝顯得更專業。跟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一樣,共享化妝間是共享經濟熱潮下的產物。它的出現一定程度上清除了人們的需求痛點,引來很多年輕女性嘗鮮。

1月24日上午,在北京西大望路的“合生匯”B1層,幾個人正在一台共享化妝間前駐足觀望。記者看到,這個化妝間佔地2平方米左右,通體呈粉色,外形有點像這兩年出現的迷你KTV。裡面有一個大小適中的化妝台,上面擺滿了粉底、睫毛膏、口紅等各種化妝品,都被玻璃罩保護了起來。在附近上班的劉曉琪正在裡面補妝,這是她第二次使用共享化妝間。

“以前經常需要在包裡放各種化妝品,而且補妝都是去衛生間,很不方便。”劉曉琪說,共享化妝間裡面的化妝品和化妝工具都很齊全,在小程序內購買某個套餐后,化妝品上的透明罩就會打開。“共享化妝間的出現對女生來說是一個很大的福音,以后還會繼續使用”。

記者還注意到,這個共享化妝間裡的化妝品幾乎都是國際知名品牌。那麼,共享化妝間的價格貴不貴?

劉曉琪說:“共享化妝間是按化妝時長收費,第一次可以免費使用15分鐘,之后15分鐘要付28元,25分鐘付38元,35分鐘付48元,45分鐘付58元。28元就能用上高檔化妝品,我覺得挺值。”

衛生問題和產品質量引擔憂

新事物的出現往往都伴隨著新問題,對共享化妝間來說也不例外。記者發現,人們對共享化妝間的擔憂主要就是它的衛生問題和產品質量。

記者走訪了北京多個商場的共享化妝間,發現確實存在一定程度的衛生問題。比如,有的共享化妝間內,用過的濕巾或者紙巾隨意丟棄在桌子上,而地上就有垃圾桶﹔有的化妝品蓋子沒有蓋上,瓶身摸起來有明顯的黏膩感﹔有的卷發棒上纏繞著頭發……

“化妝品大都直接接觸皮膚,具有一定的私密性,和陌生人共享我有點接受不了。”市民鄭艷青說,她不會使用共享的化妝品,因為化妝品被多人用了之后肯定會附著不少細菌,十分不衛生,特別是口紅。

有關專家表示,共用唇膏可能會感染疱疹病毒,使人口唇生瘡,涂抹被污染的面霜、眼影則可能使人感染鏈球菌,導致結膜炎。

此外,共享化妝品是否為正品也引起不少消費者關注。“部分化妝品粘貼固定在台子上,所以無法看到批號以及使用期限,用起來不是很放心。”家住北京海澱區的張梓欣前不久在“歐美匯”購物中心首次體驗了共享化妝間,但她並不願意再次使用。

對此,某共享化妝間經營者表示,公司接下來會提高保潔的頻率,加大監管,優化產品體驗。而化妝品都是從正規渠道購買的,目前還在跟化妝品廠商溝通,希望能夠得到授權。

商業模式尚不清晰

目前,共享化妝間主要投放在商場、寫字樓內。據開發經營企業的負責人介紹,共享化妝間每天平均使用率在30次左右。

那麼,共享化妝間這種商業模式能走多遠?對此,業內有不同的聲音。

美時每刻科技公司CEO韓淑琪介紹說,很多女性在長途旅行、商務會談或社交活動前都希望有成套的化妝工具和獨立的化妝空間,而我國女性公共化妝空間領域之前是一片空白,公共場合裡的化妝空間會是一個剛需缺口。

“我們希望打通線上線下,把優質的國產美妝產品引入共享化妝間,架起一座電商和消費者之間的橋梁,供應鏈主要以‘免稅店’自採為主,還有一部分由合作品牌方提供。”該負責人說,“一方面收取品牌入駐費和轉電商廣告的費用,另一方面公司在未來要做精准數據。”

北京商業經濟協會副會長賴陽表示,女性在公共場所化妝確實有相應的客觀需求,但是相應的設備、產品在安全、衛生等方面能不能符合消費者的使用要求還需要探索。此外,對於化妝品的品牌、色號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偏好,共享化妝品在這方面也具有局限性。

品牌營銷專家姜曉峰表達了同樣的看法。在他看來,共享化妝間的應用場景相對有限,可能更能滿足有應急性需求的消費者。那些對妝容特別有追求的消費者,通常很重視化妝品的選擇,一般會隨身攜帶符合自己偏好的化妝品﹔而對於那些不太在乎妝容的消費者,共享化妝間也不會成為剛性需求。

對於共享化妝間的盈利模式,姜曉峰認為目前還不清晰。“如果是想收集消費者數據賣給化妝品公司或吸引廣告入駐的話,則對流量有一定要求﹔而如果是想從產品中賺取價差的話,就對供應鏈提出很高要求。”

此外,共享化妝間的出現也對消費者的素質提出了考驗。據了解,雖然一些化妝間內貼有“偷竊可恥”的標語,但仍有化妝品丟失的情況出現。

(責編:黃玲麗、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