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新形勢下,不良資產投資人如何盤活困境資產?

黃盛

2019年01月29日09:36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隨著宏觀經濟運行周期的顯現,各類金融機構在處置不良資產方面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與此同時,市場資金的緊張也給不良資產處置帶來不小的挑戰。在市場需求不斷擴大的當下,不良資產市場也正發生著變革,市場容量在擴大,參與方更加多元,金融科技給不良資產市場帶來了很大便利。正因此,不良資產怎麼去處置?怎麼去定價?最終如何實現盤活這些資產?不良資產怎麼投資?這些問題成為業界人士關心的話題。

在近日由華平投資、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金融與產業研究所、翰德集團承辦的“聚創共贏•合眾踐行--不良資產實務研討會”上,來自普華永道、摩根士丹利、黑石、花旗銀行、中國東方、中國信達、中國華融、等近兩百位金融行業相關機構人士就不良資產的新趨勢和新方式進行了探討。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不良資產投資人的初衷應該是防范金融風險、盤活困境資產。

需要投行思維和產業鏈化

全國社保基金副理事長王忠民從研究和估值投資的角度來看不良資產。在他看來,伴隨信用評估,仲裁體系,不良資產的專門投資基金發展,未來不良資產問題將會以更加專業的形式得以解決。王忠民談到,2018年,從上市公司角度來說,無論股權質押,還是最終形成終止交易后,資產質量在不斷下跌,離不良資產要麼一步之遙,要麼已經淪為不良資產。“2018年初,我們不是讓信用債再估值、再交易,而是讓它淪為沒辦法估值和沒辦法交易的、一種沉默性的資產包。”王忠民認為,如果從整體市場來看,宏觀市場處置不當帶來的問題,使整個2018年度市場在風險極具暴露的同時,走向市場除清的底,“不可能在短期內盡快地用我們今天所在機構提供不良資產的估值、交易、定價來解決,而還在市場的不良資產存留之中。”王忠民表示,市場除清離不良資產相對還有很長的距離,是宏觀經濟當中最大的糾結和最大的問題。

去年12月,私募股權投資機構華平投資集團和翰德集團共同組建10億美元不良資產投資平台翰德東輝,對不良債權進行投資。在翰德東輝的總裁王海寶看來,,地產類AMC行業發展方向是投行思維、專業化、產業鏈化,全能化成為不良資產處置的新方向。“行業進入價值鏈深度挖掘的階段,有一些不良資產的本身資產並不是不良,是沒有運營好才不良,不良資產的處置在於怎麼能把現在的資產價格提升,運營效率提高,但不是在金融體系裡能處置的。”王海寶說到,不良資產的處置需要金融體系加上房地產或實業產業配合才能做到。據了解,翰德東輝通過特殊機會地產項目投資平台和不動產持有及運營平台,針對不同的投資人會做不同的股權融資。融資結構分成兩個板塊,一是不良債權類項目融資,主要是通過基金融資,不良債權項目融資類的投資是翰德東輝做GP,合作金融機構做LP,然后設立數支基金。

中國東方資產首席經濟學家吳慶認為,一些地方性的資產管理公司很可能會出現大分流,好的企業會成為行業龍頭,進行跨地域經營,但是也有一些經營不善的,其自身就會成為不良資產。

不良資產市場工具如何運用?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不良債權收購、法律處置、固定資產投資與運營,是傳統業務模式中的全產業鏈的投資運營,不良債權的來源是資產管理公司、商業銀行、法院交易所處置的資產和其他途徑。

王忠民指出,不良資產存在兩大市場工具和如何運用的問題。第一,不良的風險是如何緩釋的,第二,不良資產是如何被有效剝離和隔離的。在這其中,不良資產最大的問題是缺乏市場緩釋。

北京仲裁委員會、北京國際仲裁中心的秘書長林志煒分享稱,去年仲裁的標的達到750億人民幣,在其中有60%以上的標的涉及到金融,包括銀行借貸款和投資。就不良資產轉讓資產包而言,資產包裡原有基礎交易的爭議怎麼處理,從仲裁訴訟不同的角度會有不同的處理特點,比如,仲裁更加保密,更加專業,更加高效﹔訴訟更加公開,能夠納入的訴訟主體會更廣泛。但是這兩種模式又有不同的缺陷,仲裁如果沒有協議的話,很難把資產包有關聯的主體都容納進來﹔訴訟相對來說效率、時效性、專業性稍微欠缺。怎麼選擇不同的方式,是一個問題。

“作為一個不良資產投資人,防范金融風險、盤活困境資產是初衷,做不良資產投資的目的是提升不良資產(底層資產)的運營效率、讓優質的資產流動起來,實現多方共贏。” 王海寶說。

京東金融研究院法律與政策中心負責人何海鋒認為,互聯網或者新技術在處置不良資產的時候,能解決最核心的信息不對稱的問題、實現債務的拆分,最大程度降低成本問題。這些都是互聯網時代或者新技術時代給不良資產處置帶來的的變化。

(責編:黃玲麗、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