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游戲版號重啟悲喜錄:拿到者搶上線,數千款還在等

覃澈

2019年02月19日08:27  來源:新京報

  “都快1年了,還是沒有任何動靜。”王辰(化名)語氣低沉,“不過無所謂了,團隊已經解散了。”

  2月16日,王辰查閱了新一批的游戲版號名單,讓他失望的是,自己團隊所開發的游戲仍然沒有在列。王辰是廣州一家手游公司的創始人,早在2018年初他就提交了游戲版號申請。但以往僅需要90天就能獲得的版號,卻遲遲未能發放。

  2018年3月,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游戲申報審批重要事項通知》,稱由於機構改革,所有游戲版號的發放全面暫停。這一暫停直到2018年12月29日才重新恢復審核發放。

  漫長的9個月,275天的等待后解凍,如今的游戲行業呈現悲喜兩重天的局面。拿到版號的游戲公司加速上線,更多的則是繼續未知的等待。

  事實上,不少小公司因為拿不到版號,無法將游戲進行變現,而不得不黯然以解散告終。重新洗牌的過程刺痛眾多中小游戲研發者的心。

  “不少中小游戲研發團隊已經‘死’了,更多的團隊開始考慮撤離。”2月16日,游戲行業觀察者郭凌表示,“盡管如今版號重新發放,但有著近7000款游戲在排隊等待。沒人知道自己的游戲版號什麼時候才能到手。”

  過去的三百多天,數百個游戲團隊解散,部分轉戰海外,與陸續下發的500多個版號相比,等待的隊伍更長,對於他們來說,春天似乎還沒有那麼近。

  不同的命運

  拿到版號的快速上線VS沒拿到的離場

  2月12日,凌晨2點。魏星(化名)在電腦前快速地敲打著代碼,鍵盤啪啪作響。一旁的美工和程序員一遍遍反復檢查著后台數據,為即將上線的游戲做著最后的優化。

  半個月前,魏星得到通知,自己所開發並提交審核的游戲,在焦急等待近1年時間后,終於出現在游戲版號發放的名單中。欣喜若狂的他安排團隊連夜加班,他計劃以最快的速度將游戲上線,“心裡石頭總算落地了。再沒有消息的話,都准備解散團隊了。”

  31歲的魏星有著近5年的游戲研發經歷。此前的4年時間裡,他每天在電腦前忙著寫游戲代碼,和團隊成員商討游戲劇情、人設形象,以及周旋於各個游戲推廣平台和投資者之間。然而2018年他的生活卻變得格外清閑,盡管每天仍然出沒於工作室,但除了偶爾維護下以往的游戲后台程序外,再無其他事情。

  “看似清閑,但內心無比焦慮。”2月13日,魏星對記者說,“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拿到版號,畢竟這直接決定了游戲的上線時間,更關系著團隊盈利等收入問題。”

  2018年3月,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游戲申報審批重要事項通知》,暫停游戲版號審批發放。據媒體報道,三個月后,原文化部也關閉了國產網游備案通道。2018年8月,進口游戲也停止了新的備案文號更新。

  這一變化迅速引發游戲圈“地震”。版號的暫停,意味著游戲將無法上線盈利。那段時間裡,幾乎所有從業者每天都緊張地關注著政策的變動。“同行見面第一句基本都是‘有消息了嗎’。”魏星印象深刻,“整個行業都陷入對未來不安定的焦慮當中。”

  “版號對於游戲而言非常重要。”2月16日,資深游戲行業觀察者郭凌向記者表示,“一款游戲隻有在得到版號后,才能獲得著作權保護。沒有版號的游戲即使成功上線,也會隨時面臨著被侵權,以及被要求下線的風險。更重要的是,游戲隻能在獲得版號后,才能進行商業化變現,這決定著游戲開發者的收入和盈利。”

  記者採訪時,遠在廣州的王辰獨自在家喝著酒。半小時前,他終於做出解散團隊的艱難決定。

  “認栽了。”王辰語氣苦澀,“錢已經徹底花完了。就算現在拿到版號,也無力支撐游戲后續的版本研發、運營等費用。”

  瘋狂過山車

  近7000款游戲等版號?沒有版號的日子,想它

  劉兵(化名)最近無比焦慮。

  2017年12月,趁手游行業風頭正盛之際,資深游戲人劉兵砸下60萬元,率領團隊開發出一款三國策略類手游。當時的劉兵正意氣風發,在一次團隊聚餐時,他借著酒勁宣布,一定能在這個細分市場中干出一番事業。

  和劉兵抱著同樣夢想的游戲團隊,並非少數。

  2017年,《王者榮耀》的橫空出世,帶動了手游行業爆發式增長。據中國音數協游戲工委、伽馬數據聯合發布的《2017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中國移動游戲市場在2017年實際銷售收入1161.2億元,同比增長41.7%,佔57.0%﹔用戶規模為5.54億人,同比增長4.9%。手游市場迎來井噴,無數手游團隊蜂擁而入。

  但很快,劉兵的發財夢變得前景迷茫起來。2018年初,正當他興致勃勃地等待著版號發放時,一道突如其來的通知讓他陷入漫長等待的困局。劉兵一開始並沒有將這一消息放在心上。此前業界曾暫停過幾次版號發放,但很快就重啟。“就當休息幾天,趁版號沒下來的這段時間,好好休息調整下。”劉兵當時還安撫著公司員工。

  漸漸讓他感到不妙的是,這次的版號並非如此前一樣很快就恢復發放。直到3個月后,仍未等到關於版號開放發布的消息。

  “當時圈子內各種聲音都有。一開始傳聞2018年6月份就會恢復,后來又改到8月,還有說9月就能開放。”同樣焦急等待版號的,還有位於杭州的游戲開發者馬飛(化名),“最后誰也不知道具體時間了。”

  版號發放的消息渺茫,讓劉兵、馬飛在內的眾多從業者開始緊張起來。

  讓馬飛徹底感到“前途無望”,是2018年8月。據媒體報道,彼時游戲巨頭騰訊所推出的《怪物獵人:世界》被下架,間接造成150億美元市值蒸發,這讓業界越發恐慌。“連騰訊都扛不住,誰還有機會啊。”馬飛說。

  據伽馬數據發布的《2018年度移動游戲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移動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為1339.6億元,較2017年的1161.2億元收入有所增長,但增速僅達15.4%,和2017年41.7%的增長速度相比,下滑明顯。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如同過山車般刺激。”2月12日,在成都一家咖啡店裡,劉兵環顧四周。曾經,這裡聚集著無數游戲研發商、投資人和渠道發行者。大家興奮地討論著“IP”、“吸量”、“千萬流水”等話題,一旦彼此互感興趣,立即簽訂合作協議。如今除了寥寥幾人外,咖啡廳裡隻剩服務員在吧台后無聊地玩著手機。

  越來越多的團隊苦於等不到版號而選擇解散撤離。2月15日,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坦言,如今有近7000款游戲在排隊等待版號審批,盡管2018年12月版號終於獲得重新發布,但如今僅審核通過寥寥數百款,初步估算約有6000多款游戲仍在繼續等待。

  “按照當下的速度,不清楚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拿到版號。算了,不等了。”劉兵決定放棄等待,開始做著轉戰海外市場的打算。

  寒冬下求生

  接外包、偷買版號,小游戲商求生

  王辰查了新一批的游戲版號名單,他的團隊開發的游戲仍沒有在列。“無所謂了,團隊已經解散了。”

  36歲的王辰是一家手游公司的創始人。2018年1月,他將公司研發的一款競技類手游提交申請游戲版號,很快游戲順利“通過審核”。“通過審核意味著游戲沒什麼問題。”2月11日,王辰向記者解釋,按照以往的流程,他隻需要等版號發放,就能將游戲順利上線。

  但王辰等來的,卻是游戲版號暫停發放的消息。他最初以為這只是一次臨時叫停,但三個月過去,版號仍沒有恢復發放的跡象。他很著急,公司僅有的100萬元資金全投入在這款游戲中。

  “其實最初手上還有點錢。”王辰回憶,“原計劃是用於游戲做調整、優化,但版號遲遲沒有下來,在支付了團隊幾個月薪水后,徹底沒了。”

  王辰的遭遇並非個例。游戲圈資深觀察者郭凌介紹,在2018年裡,游戲圈有三四百家游戲團隊因為版號原因而不得不宣告解散。有媒體報道稱,游戲行業2018年的裁員比例或達到歷史高峰,可能高達70%之多,甚至有業內人士坦言,“根本不存在裁員這個說法,因為大多都是小團隊,直接就倒閉了。”

  “騰訊、網易等巨頭有著充足的現金流和游戲成品,他們能輕鬆度過這段時間,而中小游戲團隊手中僅有幾十萬元,更沒有多余的游戲,很難有其他經費來支撐他們度過這漫長的時間。”郭凌分析。

  有游戲公司人士透露,目前游戲巨頭普遍獲得較少版號,是因為版署優先照顧中小游戲企業,“再不給它們發版號,倒下的游戲公司會更多。”

  為了讓團隊“活下去”,王辰團隊接起其他游戲公司角色設計、音樂開發等外包工作。但他很快發現,找自己干活的人越來越少,一打聽,原來大家都拿不到版號,隨時有公司宣告解散。

  “沒辦法,實在不行就去看下有沒有類似游戲的版號交易。”2月13日,游戲人杜宇(化名)打起了買版號的計劃。

  杜宇曾開發過一款射擊類手游。讓他郁悶的是,自己所設計的Q版角色,如今已有海外游戲公司打造出類似的人設。“再不趕緊上線的話,就徹底落后了。”杜宇說,這讓他有了私下購買版號,私自上線游戲的打算。

  “此前曾找到一個有多余版號的射擊類游戲公司,希望能將團隊所研發的射擊游戲和對方以前的老版號進行‘套用’。”杜宇稱,“但對方要價太高了,就算現在隨著版號的發放,版號交易價格有所下跌,也至少需要一二十萬。”

  事實上,游戲版號買賣早已被相關部門叫停。2018年11月,國家版權局等部門發布《“掃黃打非”工作舉報獎勵辦法》,對舉報買賣書號、刊號、版號及許可証書等新聞出版相關工作違法違規行為的,給予獎勵。

  拿到版號的幸運兒

  搶上線,植入充值模式,先賺回錢再說

  魏星的手機一陣震動,一位合作多年的國內游戲平台的代理人向他發來微信:“游戲完成得怎麼樣了?抓緊時間趕緊上線。”

  “能不趕緊嗎,好不容易才拿到版號,必須馬上推出游戲,否則要是有同類游戲先上線的話,一切都晚了。”2月17日,剛結束一天忙碌工作的魏星很是疲憊。這是他從事游戲開發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感到游戲上線的不易。

  2015年初,魏星投資70萬,和3個圈內朋友在國內合伙開起一家游戲開發公司。四人分工明確。一位精通開發的合伙人,招募了幾位程序員設計開發游戲。一位對美術比較了解的合伙人負責角色、場景的設計,一位善於編撰故事的合伙人負責游戲劇情,而魏星則對接各家游戲渠道商,第一時間將游戲推廣上線。

  主打女性玩家市場的魏星曾先后開發出兩款戀愛養成類游戲,這讓他從中獲得不菲回報,“每款游戲為自己帶來了幾十萬元的收入。”

  2017年,魏星決定“玩把大的”。團隊砸出200萬元,開發出一款同樣以女性玩家為主的輕競技游戲,“無論從人設還是畫風,都更貼合女性玩家的喜好。”魏星說,“如今市場競爭太激烈,隻有女性玩家市場還有切入空間。”

  2018年3月,版號暫停發放的消息傳出。魏星發現不少早於自己提交游戲審批的同行都沒拿到版號。而行業也從不斷有開發團隊提交審核申請,逐漸變得少有團隊再開發游戲。裁員、解散的風聲不斷傳來。

  “每天都在焦慮,畢竟砸了兩百萬元在游戲裡。”魏星說。那段時間裡,他一邊焦急等待版號的發放,一邊將工作重點重新轉回此前所開發的游戲當中。“這兩款游戲很久都沒更新了,畢竟都是幾年前的老游戲。”魏星解釋稱,“沒辦法,游戲版號下不來,隻能靠老游戲的微薄收入來維持生計。”

  幸運的是,魏星終於在2019年初拿到版號。為了搶奪上線時間,魏星和團隊開始晝夜加班,對游戲進行不斷完善。

  “必須要最快的速度上線。”魏星坦言,“其他同類游戲還沒得到版號,我們勢必要迅速佔領這個細分市場。否則一旦出現類似游戲的話,玩家容易被分流。”

  除了加快速度完善游戲版本外,魏星還開始計劃在游戲中加入充值、物品、虛擬貨幣銷售等商業化功能,以便於讓游戲得以迅速變現。

  “就靠這款游戲盈利了。”魏星向記者表示,“現在也不擔心粉絲是否會議論游戲目的性太強,此前在等待版號的時候,一直是團隊成員貼錢維持著游戲的研發,現在先賺回錢再說。”

  春天在哪裡?

  出海並非絕對出路,大公司入局后前景難料

  2月8日,38歲的劉兵(化名)在位於四川的辦公室內忙碌地收拾著資料。再三思索后,他決定放棄國內游戲市場,轉往印度發展。

  作為一名從事游戲開發9年的“老江湖”,劉兵清楚這個決定意味著將在一個陌生的市場從頭開始。但他沒有辦法。自己在2018年初所提交的一款游戲直到現在仍沒有通過審批。盡管近期不斷有同行獲得版號的消息傳來,但自己的游戲始終沒有音訊。

  劉兵不願再繼續毫無希望地等待下去,“耗不下去了,本來國內市場競爭就激烈,政策再日趨嚴格,越來越不好做了。”

  2月16日,劉兵向印度的朋友打聽著當地的游戲市場。他決定從國內撤離轉戰海外市場。

  “國內手游市場迅猛發展,導致市場高度擁擠。”郭凌分析稱,“加上版號日趨收緊,越來越多的手游團隊如今將出海看作未來的出路。”

  東南亞、歐美、日韓等國家和地區,成為中國游戲廠商競相爭奪的市場。

  據App Annie發布的《2018上半年中國移動游戲出海報告》顯示,中國移動游戲發行的海外iOS及Google Play綜合收入在2018年上半年較2017年同一時間段增長超過了40%,而海外玩家在中國移動游戲上的總支出也已超過了160億美元。此外還有243款移動游戲在海外市場收入超過100萬美元。

  “如今海外核心市場除了美國、韓國外,東南亞等新興市場也逐漸爆發。”一番打聽后,劉兵了解到東南亞市場成為中國游戲新的增長市場。在上述報告中,海外下載量榜單前10大市場排名中,印度市場排名第一,下載量同比增長達89%。

  讓他看好的是,海外市場沒有資質壁壘和巨頭壟斷,推廣途徑也相對簡單。研發公司不用再找渠道代理商,可以直接對接平台。

  據業內人士介紹,以美國市場為例,其游戲平台相對集中,僅為App store、Google play、Facebook和Twitter幾家。同時和國內大多游戲平台抽取50%分成不同,這些平台所抽取佔比通常隻有30%。這意味著,如果游戲在海外市場受歡迎的話,手游公司有著近70%的利益回報。

  盡管利潤可觀,但讓劉兵隱隱感到擔憂的是,如今越來越多的大廠同樣將發展重心向海外市場傾斜。

  近年來騰訊逐漸在美國和亞太地區進行布局,旗下王者榮耀國際版已在亞洲市場獲得不錯反響,而網易的荒野行動也在日本市場一度獲得AppStore下載榜冠軍。此外,完美世界、巨人網絡等第二梯隊的游戲研發公司也積極整合海外資源,發力手游出海業務。

  “如今游戲公司蜂擁出海,看似找到一條更合適的生存道路,實際上仍然前途未卜。”2月15日,曾在印尼市場經營多年游戲推廣的苟輝認為,“不少小游戲公司為了在海外市場搶得先機,所推出的游戲極其粗糙。如今隨著大廠的入局,給當地市場帶來制作精美的游戲,必然會帶走玩家,切斷中小公司的出路。”

  郭凌認同這一說法,他向記者表示,版號把控日趨嚴格,是一次游戲行業的“洗牌”,在經歷爆發式增長階段后,游戲行業要想穩步增長,自然需要行業更有序,“很多游戲研發團隊看著市場不錯,就蜂擁進場,但所制作的游戲往往粗制濫造,給行業營造出一種虛假繁榮的假象。”郭凌說,“版號的審核,是一次驅除劣幣的過程。”

(責編:韓穎、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