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獨角獸”斗魚沖刺上市 盈利仍是游戲直播大考

白金蕾

2019年04月24日08:23  來源:新京報

4月22日晚,直播平台斗魚向紐約証券交易所提交IPO申請,股票代碼為DOYU,最高融資5億美元,按照F-1文件常規,5億美元可能並非最終募資規模。招股書還披露,2018年斗魚完成了對出海直播平台NonoLive母公司的收購,后者曾在2016年登上印度尼西亞暢銷榜榜首,目前該應用的運營主體已經變更為斗魚香港,也在此次上市的資產包中。

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斗魚的年度營業收入分別為7.87億元(人民幣,下同)、18.86億元和36.54億元,經調整后(non-GAAP)淨虧損分別為7.56億元、5.94億元和8.19億元,連續三年處於虧損狀態。

與直播平台虎牙在上市前一個季度扭虧為盈類似,多家二級市場機構向新京報記者分析指出,受春節假期等多重利好影響,斗魚2019年第一季度預計總營收在15億元左右,並將實現扭虧,淨利潤在2000萬元至3000萬元區間。斗魚的早期投資人向新京報記者証實了上述消息。

就在此前4月10日,虎牙直播(NYSE:HUYA)宣布其向美國証券交易委員會遞交的后續公開發行注冊文件已生效,公開增發募股定價為每股美國存托股票24美元。按照最多發行2116萬股ADS的規模,總發行金額超5億美元。新京報獲悉,上述增發認購已經在公布后的兩天內完成,認購數量也超出發行總量。

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游戲直播行業迎來上市的收割期,同時也面臨分水嶺,能否在這場上市大逃殺中突出重圍,是對所有局中人的考驗。此前行業老三熊貓直播在運行了1286天之后,最終宣布關站。行業人士普遍認為,頭部平台還將在公會管理、成本控制和出海等多個領域展開競爭,為上市后爭取更多發展空間,更為這個簡單直接的打賞生意增添新故事。

斗魚上市路“曲折” 上市前或可扭虧

從2018年年初到2019年4月,斗魚的上市路可謂曲折。

去年3月,斗魚宣布獲得騰訊6.3億美元戰略投資,同日,其競爭對手虎牙也宣布拿到了騰訊4.6億美元的融資。4月斗魚公布開展為期3個月不良內容信息自查,配合國家相關部門規范傳播秩序。5月虎牙登陸納斯達克,成為“游戲直播第一股”,給后續上市的直播企業帶來不小的壓力。

此后,曾有消息稱斗魚已在香港正式交表(提交招股書),但多位斗魚離職員工否認了該消息。“這個體量的公司在香港不存在秘交,一旦交表都會被官網披露,斗魚事實上從未在香港交表,而是直接選擇了赴美上市”。

“7月映客在港股上市后破發,以及港股多散戶、極易受內地消息影響的特點,最終讓斗魚放棄在香港上市的想法”,一位斗魚前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此外,斗魚是同股不同權,但在香港可能達不到申請同股不同權的體量。

在招股書中,斗魚尚未提及優先股和普通股對應的投票權,但董事會中成立了治理委員會、薪酬委員會、審計委員會,上述前兩個委員會成員為創始人陳少杰、張文明以及另外一位獨立自然人,陳少杰擔任兩個委員會主席,這兩個委員會有推選董事、公司治理以及決定薪酬等職能﹔審計委員會由三個獨立自然人組成。曾代表奧飛參與斗魚早期投資的老李(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斗魚目前最大的股東為騰訊,陳少杰等管理團隊次之,但同股不同權,管理團隊控制力很強。

斗魚在招股書中披露了公司高管和股東的持股信息,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陳少杰在招股書提交以前實益持股比例為14.3%,公司創始人兼聯席首席執行官張文明實益持股比例為3.0%,公司董事和高管共有17.3%的股份。同時,創始人陳少杰還透過WarriorAceHoldingLimited持有14.1%的股份,也就是說兩位創始人合計實際控制股份為31.4%。

此外,招股書提交前,騰訊全資子公司NectarineInvestmentLimited持股比例為40.1%﹔陳少杰還透過WarriorAceHoldingLimited持有14.1%的股份﹔紅杉資本中國公司及其他團體成員附屬基金實益持有9.8%的股份﹔奧飛董事長蔡冬青透過AodongInvestmentsLimited持有8.9%的股份﹔PhoenixFujuLimited持有6.0%的股份﹔斗魚員工持股平台持有7.0%的股份。

數據方面,斗魚在招股書中披露,其2018年第四季度平均總月度活躍用戶人數為1.54億人,其中個人電腦(PC)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躍用戶人數為1.11億人,移動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躍用戶人數為4210萬人。通用會計准則下,2018年歸屬於斗魚普通股東的淨虧損為8.83億元(人民幣,下同)。

虎牙的2018年財報及分析師會議內容顯示,其2018年第四季度平均總月度活躍用戶人數為1.17億人,其中個人電腦(PC)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躍用戶人數約為6170萬人,移動平台上的平均月度活躍用戶人數超過5000萬人。通用會計准則下,2018年歸屬於虎牙普通股東的淨虧損為19.38億元。

相比於大多數直播平台,直播收入佔比超過營收90%的情況,斗魚有較為多元化的業務。其營收主要由直播以及廣告和游戲推廣收入兩部分構成,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中直播收入在營收中的佔比分別為77.7%、80.7%和86.1%,廣告和游戲推廣收入分別佔比22.3%、19.3%和13.9%。

三次創業均與游戲人群相關

復盤斗魚的崛起,離不開年輕一代的游戲人群。

“斗魚幸運的一點是我們做得很早,把游戲的核心用戶圈住了。他們很會‘帶節奏’,整個平台氛圍很有趣。”斗魚聯席首席執行官張文明在2016年底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介紹。在他看來,斗魚團隊的三次創業,包括游戲之外的直播內容的選擇,都圍繞游戲群體的特質進行。

陳少杰和張文明團隊雖因斗魚被外界熟悉,但作為創業搭檔,已經連續創業多次。張文明在2008年回到武漢,與陳少杰一起創立了“掌門人”游戲對戰平台。由於“掌門人”的平台流暢,外挂較少,不少《傳奇》玩家紛紛轉投,這對當時繁盛一時的盛大浩方對戰平台造成了不小的影響,盛大隨后不惜重金收購了“掌門人”。

“在推廣游戲對戰平台的時候,我們就用過直播。那時候還沒有網頁直播的技術,我們就在PPS、PPlive的客戶端上做。”張文明在上述早期採訪中說。“掌門人”項目被盛大收購后,兩人選擇殺入直播領域。

斗魚最早是在二次元彈幕網站A站中孵化的,在A站體系內叫做“生放送”直播。很快“生放送”就在A站聚集了人氣,同時由於網頁直播技術的成熟,二人選擇脫離A站,在2014年將“生放送”正式更名為斗魚TV,即現在的斗魚直播。

不管是“掌門人”、“生放送”還是現在的“斗魚”,追隨這個創業團隊產品的用戶群一直是泛游戲愛好者。四年來,斗魚也一直用心維護著這群用戶的喜好——黑屏彈幕、吐槽主播、草根逆襲。

明星王寶強曾因《大鬧天竺》在斗魚開設直播間,結果在其離婚時,不少用戶進入到尚未開播的直播間聊天、刷禮物。黑屏聊天是斗魚一個特點,大多數直播強調的是主播與用戶的互動,而斗魚在強調主播和用戶互動之余,更注重用戶間的互動,經常出現“彈幕才是本體”的情況。

為了承載用戶交流的需求,斗魚上線了類似貼吧的“魚吧”功能,目前該功能已被提至主偵,這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用戶使用時長和留存率。招股書同時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斗魚移動端的新注冊用戶中,超過92%為自然流量增長。2018年斗魚平台平均次月活躍用戶留存率為74.9%。

同樣是源於與泛游戲人群的緊密關系,讓斗魚收獲騰訊投資。斗魚此前累計完成了6輪融資,總融資額11億美元,約合73億元人民幣。在斗魚此前的6輪融資中,騰訊共參與4輪融資,戰略輪由騰訊獨家投資,B輪、C輪由騰訊領投。

招股書顯示,斗魚本次IPO募集的資金將用於提供更多優質電競內容,繼續增強技術和大數據分析能力,提升用戶體驗和運營效率,並加大營銷力度,以提升品牌影響力、擴大用戶基數。

艾瑞咨詢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斗魚平均每月觀看電競直播的活躍用戶達9580萬。2016年至今,斗魚獲得了29個全球性及全國性電競賽事的獨家直播權,包括《英雄聯盟》《絕地求生》《DOTA2》等。2018年,斗魚直播了約337場電競賽事,承辦了85場電競賽事,贊助了26個頂級電競戰隊。

盈利能力成游戲直播大考

沖刺上市,游戲直播面臨降低成本、提升盈利的考驗。

映客直播董事長奉佑生在此前採訪中告訴新京報記者,游戲直播和泛娛樂直播有明顯的區隔,游戲直播是一大批人,泛娛樂直播是另外一批人,兩個平台的內容形態不一樣,消費方式和商業模式都不一樣。兩個直播平台都有一些短板,比如泛娛樂直播,簽約主播就可以開播,現金流更強,缺點是用戶黏性不足﹔游戲直播,用戶黏性強、流量大,但還需要支付游戲版權及賽事成本、高清帶寬成本,比較燒錢。

游戲直播有多燒錢?從虎牙、斗魚的招股書中可以窺見一斑。

在虎牙最早披露的招股書和后期財報中,其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淨虧損分別為6.26億元(人民幣,下同)、8097萬元和19.38億元(Non-GAAP下,盈利4.61億元)﹔在斗魚此次披露的招股書中,其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淨虧損分別為7.83億元、6.13億元和8.76億元。也就是說兩家頭部直播平台在近幾年中,基本都處於虧損狀態。

但在上市后,依靠已經募集的巨額資金,虎牙實現了連續五個季度的盈利,其最新發布的2018年全年財報顯示,按照通用會計准則,虎牙全年錄得虧損19.38億元,但按照非美國通用會計准則(Non-GAAP),虎牙2018年實現淨利潤4.61億元。

據國內二級市場投研機構人士陳聰(化名)的測算,財報中虎牙月活用戶數為1.17億,付費用戶數為480萬,付費率約4.1%,單用戶平均收入約為300元/月活/季度。陳聰稱,按照其長期跟蹤的第三方機構的數據,斗魚直播日均開播量在8萬人左右,虎牙直播在10萬人左右,雙方的月均流水均在5億元以上。

同時由於游戲用戶群體追求平等、熱愛吐槽的文化,游戲直播的付費率通常不及秀場直播,2018年的四個季度,斗魚直播的付費率分別為2.9%、2.4%、3.0%和2.8%,季度單用戶平均收入分別為149元、224元、215元和242元。

由此,陳聰比較看好游戲直播領域,原因是這部分是有流量增長的,尤其對於年輕人。自2016年以來,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游戲直播市場。艾瑞咨詢預計,到2023年,中國游戲直播市場總收入將增長至398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24.7%。電競內容將繼續擔當游戲直播平台的主要增長動力。

對於為何選在此時扎堆上市,陳聰稱,2018年到2019年不僅直播平台上市多,整個中國互聯網上市也很多。原因有二,公司對未來經濟預期不樂觀,所以提前融資過冬﹔一些風險投資機構可能有退出需要,所以2018年到2019年出現了扎堆上市現象。

奉佑生則認為上市可以保持充分的現金流,這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拿到這些錢,能讓企業在下一步更上一個台階。“也可以說,在經濟不好的情況下,儲備一些資金彈藥,為下一步的發展做很重要的技術儲備。”

也可以說游戲直播是一門強運營的“苦差事”,游戲主播並未如外界想象的賺錢。根據映客、花椒、一直播、美拍、陌陌、火山六平台的數據,2018年上半年,六平台共143.79萬位主播半年收入47.032億元,平均每人收入為328.90元。
 

(責編:韓穎、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