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汽車金融服務費:行業“潛規則”何去何從

許亞杰 王林 胡文靜

2019年04月24日08:32  來源:中國青年報

  上周,2019上海車展拉開帷幕。雖然新車雲集,各大汽車品牌紛紛亮出新產品和“黑科技”,但在汽車消費市場,金融服務費等亂象仍然讓人感到陣陣寒意。自西安奔馳女車主維權事件曝光后,不少車主開始質疑,汽車金融服務費是怎麼回事?是否合法合規?

  針對這一問題,4月15日中國銀保監會回應稱,已要求北京銀保監局對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金融有限公司是否存在通過經銷商違規收取金融服務費等問題開展調查。在調查進行的同時,汽車行業內部也在反思。

  自2018年乘用車銷量出現近30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后,不少經銷商的單車售價不斷下探,4S店等經營成本卻逐日上漲,這樣的“剪刀差”使4S店不得不通過其他辦法獲取利潤。而在與車企、經銷商、4S店等多個對象打交道的過程中,用戶越來越不能忍受汽車消費中的不確定和不透明。在這次的輿論聲討和行業反思中,汽車金融服務費這個“潛規則”能否迎來改變?

  行業“潛規則”:汽車金融服務費是怎麼回事

  最近,“西安奔馳女車主維權”事件持續發酵,其中涉及的“4S店用各種方法引導用戶繳納”的1.5萬元金融服務費引起廣大關注。隨后,多地消費者反映在貸款購車時遇到過類似情況。

  家住新疆烏魯木齊的楊先生是位車友,當地大多數品牌的4S店都去逛過。根據他的觀察,金融服務費是貸款買車時用戶必經的一個過程。2017年9月,楊先生的父親通過一家4S店貸款買車,就繳納了四五千元的金融服務費。

  盡管用戶苦之久矣,但金融服務費已經成為汽車銷售中的“潛規則”。張彬(化名)是遼寧某國有銀行負責車貸業務的客戶經理,大約在兩年前,他所供職的銀行與某日系汽車品牌經銷商開展車貸合作,雙方約定給用戶提供零利息貸款。

  2017年8月,有位客戶申請車貸,張彬在計算利息時告知客戶“我們給部分車型提供零利息貸款”。但客戶反饋稱,該4S店已經向他收取了數千元的金融服務費,理由是“在銀行貸款需要收費”。疑惑之下,客戶向4S店詢問情況,隨后要求退車。

  事件的進展出乎意料。那家4S店的工作人員非常憤怒地質問張彬:“你為什麼要跟客戶說費用的事情,你做你的貸款不就得了,說其他的干什麼?現在客戶要退車了你說怎麼辦?”此次事件后,張彬所供職的這家支行與涉事4S店的合作中止,“再也不推薦客戶給我們了”,但其仍與其他銀行有車貸合作。

  與之相關的投訴和糾紛也越來越多。早在2018年初,北京市海澱法院網公布了一篇題為《對汽車金融服務費說“不”》的案件快報,提及了一起判例。海澱區人民法院重申:“汽車銷售公司自行收取金融服務費並無任何法律依據,應當退還。”

  今年3月,合肥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文稱:消費者採取分期貸款的方式購買汽車,被汽車銷售公司收取所謂的“金融服務費”既不合理也不合法。特別是一些汽車銷售公司在已獲得金融公司勞務報酬的情況下向消費者隱瞞,重復收取所謂的“金融服務費”,已經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選擇權。

  由於汽車金融服務費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汽車行業內部最近對此類問題也有不少反思。

  曾任職於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的汽車行業資深人士李偉(化名)表示,在大多數情況下,汽車金融服務費都是經銷商巧立名目胡亂收取的費用,不當得利應予退還。但他也透露,因為涉及大多數汽車經銷商的利益,所以行業內已經開始有“禁止公開談論汽車金融服務費”的默契。

  “‘服務費’是經銷商的利潤來源之一。但是一定要合法、合規,要明示。”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會長沈進軍近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消費者維權是沒有錯的,錯在賣家。“坦率來說,在這件事情上,賣方是有問題的,不管是經銷商還是奔馳中國、北京奔馳,都有處理不當的地方和問題。”

  在沈進軍看來,這件事不全是經銷商的責任。在事件的處理過程中,廠商和經銷商都存在需要改進的地方。“車不是4S店的車,是廠家的車,在廠家給出解決方案之前,4S店無權隨便處理。4S店要把車的情況告訴廠商,讓廠商確認。”

  “剪刀差”產生的成本由誰埋單

  “西安奔馳事件震動了整個汽車行業。從某種意義上說,發生這樣的事並不偶然。”獨立汽車產業評論員夏樹告訴記者,如果不對現有的廠商不平等關系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類似的糾紛可能會頻頻出現。

  夏樹分析,一方面,隨著中國汽車市場進入相對較長的微增長或負增長時期,汽車經銷商的盈利能力急劇惡化﹔另一方面,由於智能化、新能源等領域汽車技術的發展,尤其是“國Ⅵ機動車污染物排放標准”實施后,高度清潔的汽油將使汽車保養頻率和保養成本大幅降低,這可能會導致4S店的客戶進店率持續下降。

  目前,以4S店為主體的汽車經銷商主要收入來源包括新車銷售、售后維保、汽車金融等幾個方面。其中,新車銷售佔據大頭,但近幾年佔比逐年下降﹔汽車金融業務近年來快速發展,佔比逐年提升。

  但國內汽車消費增長乏力的整體趨勢越發明顯,2018年乘用車銷量出現近30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不少經銷商的單車售價不斷下探。全國工商聯汽車經銷商商會發布的《2018年汽車經銷商對廠家滿意度年度調查》(以下簡稱《調查》)顯示,有53.5%的經銷商2018年經營虧損,有27.1%的經銷商連續3年虧損。

  在長期形成的汽車產業格局中,生產企業起著主導作用,流通領域的下游經銷商處於附屬地位。上述《調查》提到,影響經銷商滿意度的原因主要有廠家強行壓庫,銷售目標不切實際、銷售價格嚴重倒挂等﹔2018年僅有6個品牌的經銷商完成了廠家下達的銷售目標,57.3%的經銷商代理的主要產品的市場價低於廠家的批發價,主要產品銷售不賺錢。

  新車銷售不賺錢,而且增速下滑的同時,以4S店為主體的經銷商經營成本卻逐日上漲。這樣的“剪刀差”使4S店不得不通過其他辦法獲取利潤。

  “現在一家4S店至少需要60名員工,大一點的豪華品牌4S店可能有上百人,所以要有足夠的利潤來源支持。”夏樹表示,由於車企對授權經銷商的店面規模有較高的要求,經銷商的房租、人力等運營成本居高不下,有的還要負擔進口車認証費用等隱性成本,最終這些成本將轉嫁給消費者。而一旦車賣得不好,經銷商就會想辦法從消費者身上謀取更多利潤,甚至動起歪腦筋。

  劉洋(化名)曾在4S店做過汽車銷售。據他介紹,廠方每年都會根據上年的銷量給每家4S店制定當年的銷售指標,完成指標以后4S店才能拿到廠方的年終返利,4S店為了賣出更多車會開展各種優惠活動。

  “但4S店的(汽車)售價並不比廠家指導價多多少,實際上很多優惠都是從經銷商自己口袋裡出去的,所以要收各種各樣的費用把虧損拉平。”劉洋時常建議身邊的朋友買車時要看最終的綜合價格。因為許多4S店售賣新車並不賺錢,甚至有4S店靠售后部門來養活新車銷售部門。這種情況下,4S店很可能會向用戶收取金融服務費,也可能通過贈送裝飾等方式收取費用。“其實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不可能又要優惠又不給費用,(那樣)4S店會虧死。”

  如何打破“維權難”的惡性循環

  在“西安奔馳女車主維權”事件發生后,圍繞汽車消費維權難的討論日漸增多。對此,浙江多聯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家銘建議:“消費者要多問個為什麼,多咨詢專業人士,不要以為大部分4S店都在弄,就肯定合法。比如金融服務費,消費者應請對方說明,依據什麼標准收費。”

  據陳家銘介紹,經銷商常見的違法行為有幾類:一是汽車加價銷售,或以加裝飾費的名義亂收費﹔二是強迫車主在4S店購買保險,有的沒有保險兼業代理資格証就銷售保險﹔三是加裝的配件沒有合格証﹔還有一些4S店連銷售合同都不給車主,更別提公示車價之外的費用。

  為此,陳家銘建議消費者,買車尤其是購買高檔車時,有條件的話可以咨詢或聘請專業人士一起前往4S店,並保存好相關証據。

  李偉則認為,在圍繞汽車金融服務費的維權中,首先要做的是保護好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在這個問題上,地方政府和監管部門不能模棱兩可。“中國的消費者支撐起汽車銷量世界第一(的地位),但是他們沒有得到最好的服務。”

  在業內人士看來,要想從根本上解決用戶“維權難”問題,還需要汽車產業內部做出改變。不久前,全聯車商商會發布《致乘用車生產企業的一封公開信》。信中指出:“目前廠商矛盾的焦點,是生產企業追求規模效應、市場佔有率的提升,對市場供需變化預判不足,沒有根據市場變化及時調整產銷目標,沒有從產業鏈上下游一體發展的高度考慮問題。”

  調查顯示,2018年有63.3%的經銷商反映沒有對所代理汽車銷量、型號的決定權,60%的經銷商反映廠商存在強行壓庫的行為。全年超過70%的經銷商庫存系數超過1.5的警戒線。有49.2%的經銷商反映,當同一地點已建網點處於虧損或利潤低於行業水平時,車企仍會強行布點。

  與之對應的是,2018年有85%的經銷商沒有完成廠家下達的銷售目標,接近一半的經銷商銷售目標完成率不足80%。同時,57.3%的經銷商反映其代理的主要產品的市場價格低於廠家的批發價格,整個行業價格倒挂嚴重。其中有11.63%的經銷商2018年虧損500萬元以上﹔僅有12.08%的經銷商2018年盈利500萬元以上。

  截至2018年7月,全國包含3S店、4S店、5S店為主的經銷商網絡已達到29578家,同比上年度經銷商網絡總量增長5.5%,已經超過行業銷量增速,競爭異常激烈。市場和資源有限,可4S店的密度卻在加大。於是車企、經銷商的關系開始惡化﹔在社交平台的放大下,“車企、經銷商和消費者都在叫苦”的詭異情形也不時出現。

  “唇亡齒寒!作為產業鏈緊密聯結的兩環,在目前的大環境下,生產企業和經銷商隻有緊密配合,共同承擔行業轉型之痛,才能共同推動汽車市場的平穩可持續發展。”全聯車商商會呼吁,車企與經銷商應共同正視市場的發展變化,直面經營中存在的問題。

  “由於廠商關系不平等和車市負增長的壓力,經銷商賣車不掙錢,於是動起歪腦筋,靠不透明的方式賺消費者的錢,這種惡性循環注定不可持續。”夏樹向記者直言,有關部門應該加強監督,按《反壟斷法》《汽車品牌銷售管理實施辦法》等要求嚴格執法,嚴厲打擊市場壟斷行為,同時引入多種業態,鼓勵市場充分競爭。

(責編:韓穎、張晨)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