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網易雲音樂、蝦米音樂“污垢”難掃 期待市場監管動真格見實效

於詠

2019年06月20日09:09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2019年6月14日,人民網創投頻道刊發的《色情、暴力歌曲屢禁不止,互聯網音樂平台該當何“罪”》一文披露,網易雲音樂、蝦米音樂和QQ音樂平台上,不少歌曲含有暴力、色情、教唆犯罪等內容。2015年文化部集中排查的120首內容違規歌曲,部分依舊沒有下架。

從報道反映出的問題來看,音樂平台與問題音樂之所以有扯不清、道不明的關系,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利益牽絆,從而表現出對監管的不尊重、不重視。面對部分音樂平台的敷衍塞責與不作為,建議監管機構果斷出手,嚴懲典型,斬斷利益鏈條,為在線音樂市場營造清朗晴空。

對於問題音樂的判定、監管並非無據可依。《互聯網文化暫行管理條例》早就明確了違規內容的十個詳細標准。這幾年,相關監管部門對問題音樂進行過多輪治理。比如去年下半年,多家音樂網站被點名,各平台下線涉嫌違規網絡音樂產品4664首。

互聯網周刊聯合eNet研究院發布的2018年度音樂APP排行榜顯示,國內前五名大型音樂平台分別是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網易雲音樂、蝦米音樂。

這些音樂平台分屬阿裡系、騰訊系和網易互聯網巨頭。在互聯網巨頭和資本加持下,音樂平台獲得快速成長,但在內容管理層面,色情、暴力歌曲的存在為人所詬病。

音樂平台明知監管壓力大,卻依然我行我素,必有其深層次的行為邏輯。

在問題音樂的生產傳播鏈上,各類音樂網站是流量的入口,掌握著絕對的分發、傳播權限,是控制負面影響最重要的一環。淫穢、暴力、教唆犯罪等危害公德的內容浮現,說到底,既有音樂網站把關、審核層面投入不足的因素,也有其舍不得“蒼蠅肉”的短期思維。

音樂平台放任灰產存在,根本在於低俗內容能夠帶來一定流量。像之前因有違規歌曲被下架的紅花會等,自帶大量的粉絲,腐肉也是肉,剜掉難免也會心痛,眼光短淺的平台難免有自己的小九九:比其他平台晚一天下架,就能多收割一天的流量﹔鞭子是打在所有人身上,縱然自己姿勢難看,但也不至於傷筋動骨。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人民網的報道刊發后,迫於監督壓力,不少被點名歌曲已被音樂平台下架,但也僅限於此。網易雲音樂和蝦米音樂等平台依舊能搜索到色情、暴力歌曲。比如,網易雲音樂上Daniel Bedingfield的《Secret Fear》MV,男女在視頻中全身裸露,Sharon Van Etten的《Magic Chords》MV,幾名男女全身裸露漂浮在水面上。蝦米音樂上Peaches 的歌曲《Jonny》,封面圖片類似男性生殖器。

音樂平台擠牙膏式的治理模式,說來說去,無非一個“利”字作怪。

這些音樂平台清楚,面對互聯網技術、市場的快速發展,監管法規、監管深度存在滯后。得過且過,“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給平台帶來的是真金白銀。

以此心態以及對監管形態的判斷,圍繞用戶流量,一些音樂平台和低俗音樂創作者客觀上達成了利益高度綁定格局,平台更像是在“放水養魚”。低俗音樂為平台帶來人氣,平台為低俗音樂帶來市場,這種相互喂養的互聯網生態,其實也變相助長了創作者違規創作的底氣,對他們來說,生產色情、暴力的音樂內容,似乎得到了平台的暗中加持。

問題音樂平台負責人是否想過,當你在站在鎂光燈下慷慨陳詞之時,電腦、手機背后可能就站著無數黯然神傷的落魄媽媽,當你獲得一輪又一輪最新融資之時,整個社會可能要為此付出高額的治理成本。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平台越大,越要有擔當。底線不可逾越,晴朗的網絡風氣必須捍衛。

在當前的音樂市場中,佔有率排在前列的產品幾乎都有BAT的身影。作為巨頭級的互聯網公司,他們理當肩負起守護網絡風氣、捍衛青少年成長環境的職責,對違規內容屢禁不止的不良現象,必須從觀念導入、公司治理等多層面使狠勁,用全力,決不讓“癌細胞”生長繁衍。

音樂平台從業者應該明白,財富是價值的衍生品,如果不顧社會責任,玩小聰明,耍小心眼,在監管和外界壓力下才被動、選擇性治理,持此不負責任的姿態遲早會被市場和用戶拋棄。

掃除低俗內容,監督機構大有可為,面臨新形勢、老頑疾,建議監管機構升級監管方式,設立音樂人、歌曲黑名單制度﹔完善用戶舉報通道﹔加大對違法平台的執法力度,對於約談無效或屢罰不改的,依法採取下架軟件、追究所有利益相關方法律責任等有效懲罰性措施,倒逼平台履職。

(責編:黃玲麗、陳鍵)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