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蔚來汽車“生死時速”

陳煒

2019年07月10日12:24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2017年12月16日,北京五棵鬆凱迪拉克中心,李斌和蔚來汽車站在聚光燈下。這是蔚來ES8發布儀式。

這場蔚來ES8的亮相儀式,在汽車發布會歷史上絕無僅有:除整個五棵鬆會場和周圍部分場地,蔚來汽車包下了8架飛機、60節高鐵車廂、160輛大巴,上海機場設置了專門登記口,邀請了5000名ES8准用戶和數千家媒體,萬人五棵鬆會館座無虛席,以致五棵鬆附近19家五星級酒店一房難求。

“主角”蔚來ES8高調亮相至今被人津津樂道,如今卻遇到前所未有的麻煩。2019年6月27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關於蔚來ES8電動汽車召回的通知》,即日起召回部分搭載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間生產的動力電池包的蔚來ES8電動汽車,共計4803輛。這相當於全部銷量四分之一。

麻煩遠不止這些。作為中國電動車赴美上市第一股,蔚來汽車於2018年9月12日如願在紐交所IPO,蔚來汽車股票發行價為6.26美元,整體估值大約在64億美元,但上市不到10個月,市值相比最高時期蒸發了80%。

在車市低迷、新能源車補貼退坡的大背景下,新勢力造車企業壓力巨大。正如蔚來汽車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斌所說:“每一年都是生死存亡的一年”。

股價下跌

在蔚來2018年第三輪融資的時候,投資人李如涵以基金方式投入100萬。

彼時,P2P風口剛過,她埋怨自己錯過這個賺錢良機。而后,她在新聞上看到一篇新能源汽車發展趨勢文章,發現不僅小米投資了,其它互聯網巨頭也紛紛入局。

這讓她堅信新能源汽車風口來了。

2011年冬夜,李斌和好友貝塔斯曼中國的CEO龍宇在一家小酒館吃飯,他向對方吐露了造車計劃。龍宇后來說,李斌的眼裡放著光,盡管那個冬天很冷。

在創辦蔚來汽車前,李斌在2000年6月創辦易車網,並於2010年11月帶領易車網在紐交所上市。2018年1月,李斌卸任了易車網CEO。

2015年,蔚來剛剛成立,李斌往返國內外17次,輾轉北京上海,到各大老牌汽車公司挖人才,僅僅不到4年的時間,李斌一手將蔚來打造成上市公司。這也是他第二次將自己一手打造的“孩子”送上紐交所。

高調“流血上市”,不曾想市場反應冷淡。蔚來汽車股票發行價為6.26美元,整體估值大約在64億美元左右。自2019年3月以來,蔚來汽車的股價便陷入到“跌跌不休”的狀態,股價從最高的10.64美元已降到2.52美元,市值則降至25.9億美元,縮水超過70%。截至2019年7月3日,蔚來汽車收盤價2.82美元。

李如涵說,在投資蔚來汽車后,她隻收回5萬元本金,蔚來市值蒸發80%,投入的百萬也蒸發掉80%。“沒跟家人說投資蔚來汽車,我已經不抱賺錢希望,但希望本錢能夠回來。”

“投資者應當理解,開發新車需要花錢。蔚來不超過10年就能盈利,指望蔚來從一開始就賺取很大利潤不現實,但蔚來汽車將比特斯拉更早實現盈利。”李斌曾對公司三個月市值縮水70%如此回應。

一次溝通會上,有人問李斌,你如何看待蔚來汽車股價波動、外界對其評論紛紛一事。他表示,在上市這個小的高光時刻,的確招黑不少。

他還舉例稱:“有些文章說我們為什麼巨額虧損了這麼多錢還能上市?但我想說你要看我們投資研發、投資服務體系的錢有多少。我們現在還處在投資階段,一年有10億美金的研發投入。在這一點上我們的投入是很堅決的,但不能要求我們現階段就能盈利。”

“在董明珠放棄新能源汽車的時候,我才真正意識到,這個領域可能並不是什麼風口,而是當時炒作起來的概念。”李如涵懊悔不已,很明顯,新能源汽車可能是一個要發展十年甚至是幾十年的行業,技術並不完善,當時投資有些欠妥。

補貼“輸血”

李斌曾說,“蔚來只是一個剛成立四年的公司,你不能要求一個四歲的孩子養家。”

蔚來汽車ES8從2018年6月開始交付,當年實現11348的交付量,到2019年,銷量出現下滑。

2019年第一季度,蔚來ES8交付量為3989輛,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的7980輛下降將近50%,其中3月交付1373輛, 4月交付1139輛,5月交付1089輛,幾乎每個月呈現下降趨勢。

此前,蔚來汽車就預計,新能源補貼政策變化可能會造成公司營收下滑55%-60%,最終下滑了52.5%。

蔚來汽車CFO謝東螢表示,ES6的補貼從67000元降到不足4萬,ES8的補貼降到最低11000元。“補貼減少帶來了變化,我們正在調整電動汽車產品計劃。”

李斌也同樣表示,“這是包括蔚來在內的不少新能源汽車企業眼下為之焦慮的事。”

2019年3月26日,財政部等四部委下發《關於進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

該《通知》顯示,從6月26日開始,新能源汽車補貼新標准將在2018年基礎上平均退坡50%,到2020年底前退坡到位。

蔚來汽車一家售后服務中心負責人張永透露,對於新能源汽車銷售而言,每輛汽車存在兩種價格,一是官方指導價,一是補貼后價格,每輛車平均補貼在10萬到20萬之間,如果補貼減少,每輛新能源汽車將會平均漲價5到10萬元。

“在補貼減少情況下,汽車零售價不上漲基本不可能,如果價格不漲,對於蔚來而言易出現資金鏈斷裂等問題。”張永說。

張永稱,如今,市場上有上百家新能源汽車品牌。在補貼減少政策正式施行后,加上國外品牌不斷滲透,這將會影響新能源汽車競爭局面,甚至全面洗牌。

面對銷售額下滑、慘淡財報、暴跌股市時,李斌表示,“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他說,“指望我們這樣的公司從一開始就賺取很大利潤是不現實的,蔚來汽車的長期投資價值尚未被市場充分了解。特斯拉成立16年盈利,蔚來建立才4年多,我們不需要超過10年的時間來賺錢。”

資本加持

蔚來幾乎是中國當今所有大資本合力下的產物。

蔚來一出生,便受資本青睞。2014年11月,蔚來由李斌、劉強東、李想、騰訊、高瓴資本、順為資本等知名互聯網企業與企業家聯合發起創立,並獲得淡馬錫、百度資本、紅杉、厚朴、聯想集團、華平、TPG、GIC、IDG、愉悅資本等數十家知名機構投資。

蔚來汽車自成立以來,共計完成5輪融資,總額超22億美元。其中,騰訊參與了3輪,且均為領投方,這也使其持股比達到了15.2%,僅次於創始人李斌的17.2%,成為公司的第二大股東。

迄今為止,騰訊參與投資了三家汽車公司,分別是蔚來汽車、愛馳汽車以及威馬汽車,對愛馳汽車的投資發生在2016年,對威馬投資金額僅數千萬元。

2019年第一季度未審計的財報顯示,蔚來第一季度汽車銷售額為15.352億元,環比下降54.6%。總收入為16.312億元,環比下降52.5%﹔淨虧損26.236億元,環比減少25.1%,同比增長71.4%。

蔚來汽車量產交付能力無法承擔其巨額研發支出。據網易科技報道,在過去三年中,蔚來因研發EP9和ES8電動汽車而虧損了16億美元,預計未來三年將虧損18億美元。成立三年便急於上市,也被外界一致認為是極度缺錢的表現。

杜威做汽車技術起家,曾和蔚來汽車合作多年。他說,對於新能源汽車而言,時間、技術對汽車尤為重要,如果一家汽車公司純粹隻靠燒錢,就想擁有成熟的技術,這不可能,這個行業需要長時間更新和進步,幾十年甚至都不夠。

杜威認為,在蔚來汽車發生自燃和召回信息出現的時候,比亞迪、榮威、北汽等新能源汽車開始搶佔市場,國外的特斯拉和寶馬巨頭也准備搶佔中國市場,蔚來遇到最關鍵的問題是,如何讓技術更加成熟,且能夠量產出性價比高的汽車,隻有實現了這些,才能扳回一局。

杜威表示,如果蔚來汽車能夠融到大額度的資金,度過技術不成熟階段,再撐五年,基本就能成氣候。如今,正是蔚來汽車最嚴峻的時候。

安全隱患

汽車自燃是蔚來眼前最大麻煩。

不到兩個月,蔚來汽車發生過三次起火事件。2019年4月22日,西安蔚來授權服務中心一輛ES8突然自燃﹔5月16日,上海嘉定區安禮路附近一輛ES8突然冒煙﹔6月14日,武漢漢西建材城門口,一輛白色蔚來ES8新能源汽車發生自燃。

對於ES8自燃事件,目前蔚來汽車方面已經確定是電池問題。

但李斌表示,“電動車起火的概率並不比燃油車的概率高。”

張永說,從四月份到現在,蔚來汽車發生三次自燃事故,說明電池質量有硬傷,氣溫越高,自燃概率越大。在夏季,蔚來應該停止銷售ES8,並且全部召回。

6月27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關於蔚來ES8電動汽車召回的通知》。即日起,召回部分搭載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間生產的動力電池包的蔚來ES8電動汽車,共計4803輛。

從數字來看,與蔚來對標競品奔馳、寶馬動輒數十萬輛召回量相比,蔚來4803輛汽車召回似乎是小巫見大巫。

但是,截至今年5月,蔚來ES8的銷量17750輛左右,平均算下來大概每5916輛車出現1例自燃事件。

多地多起新能源汽車起火事件引起了行業主管部門的重視。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近日發布的《關於開展新能源汽車安全隱患排查工作的通知》明確,廠商是新能源汽車安全第一責任人。

汽車分析師張翔表示,蔚來接二連三出現安全事故,這會讓購買者望而卻步,銷量可能出現一定下滑。蔚來汽車在經歷召回事件后,也會讓投資者信心受挫。近期,蔚來汽車沒有進一步融資,現金流可能會受限。

競爭慘烈

蔚來汽車的宿敵是小鵬汽車,它是阿裡巴巴與騰訊在汽車領域角逐的主角。

2018年8月初,小鵬汽車完成了B+輪融資,累計融資額已超過100億元,估值近250億元。在上兩輪的融資中,阿裡巴巴都參與了領投。

自去年12月12日小鵬G3廣州上市發布,到今年6月18日第10000輛小鵬G3正式駛下生產線,歷時188天,

2018年8月,小鵬汽車宣布計劃在2019年實現總融資300億元,並實現交付3萬輛新車。

財通証券發布的汽車行業造車新勢力調研和分析報告中提到,國內造車新勢力普遍存在批量交付困難、造車進度緩慢,其原因主要與供應鏈不成熟、造車經驗不足、行業本身的研發周期長等相關,創新又比較多,生產過程很難一帆風順。

張翔表示,汽車是利潤很高產業,比較來看,美國汽車最便宜,因為美國汽車產業鏈較長。如果想降低汽車價格和成本,不僅需要研發技術、培育市場,而且要不斷擴大產業鏈,這些都需資金支持。

在中國,人均汽車保有量比日本、美國、歐洲低,從長遠發展看,汽車市場的發展潛力很大,新能源汽車成為投資者比較青睞的產業之一。

隨著傳統車企在電動化及智能化上的發展速度明顯加快,加上不斷有新企業入局,2019年造車新勢力遇到的外部競爭會更加激烈。

據財通証券統計,國內至少有50家新興造車企業,除蔚來、威馬以及小鵬汽車已經形成規模外,其余新勢力造車企業並未見有大動作。還有部分企業至今仍未正式量產交付。

杜威說,蔚來汽車體現出的問題是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面臨的普便問題,蔚來發展時間短,剛起步兩年就要量產汽車,這本身就是催熟表現,最終結局一定是漏洞百出,即使現在召回,也不能完全彌補漏洞。

杜威認為,不管蔚來汽車的未來如何,從宏觀的角度看,為了推動中國新能源產業的發展,建議中國顧客能夠多購買國內品牌的新能源汽車,市場還是要多一些寬容,少一些挑剔。

(應採訪者要求,文中李如涵、杜威、張永為化名)

(責編:黃玲麗、陳鍵)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