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雲計算中生代明爭暗斗

魏蔚

2019年08月13日08:11  來源:北京商報

身處燒錢賽道,又遭巨頭環伺,獨立雲計算廠商怎樣才能又拿到錢又能提升品牌知名度?登陸資本市場是一個選擇。近日,UCloud因財報過期被中止上市審核,緊隨其后的青雲QingCloud開始接受上市輔導。UCloud和青雲QingCloud對闖關資本市場爭前恐后。

這兩家獨立雲計算廠商都在2012年成立,都主打“中立”賣點,也都未能在2019年進入中國雲計算前六名。不同的是UCloud已拿到E輪融資,青雲QingCloud官宣的融資隻到D輪,UCloud最初從游戲切入公有雲,青雲QingCloud早期的客戶更寬泛。

數字經濟的大勢,給UCloud和青雲QingCloud提供了足夠大的市場空間。行業從公有雲向私有雲、混合雲延展,UCloud和青雲QingCloud也有機會差異化競爭。不過來自營收和巨頭的壓力讓UCloud和青雲QingCloud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闖關資本市場

穩拿“雲計算第一股”的UCloud,近日忽然被中止上市審核。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UCloud的審核狀態依舊是“中止”。根據上交所通知,80家科創板在審企業的財務報表已超過規定的有效期,狀態變更為中止。企業需在3個月的規定時限內更新財務資料。上交所經審核確認后,將恢復企業的發行上市審核。

對此,UCloud公關部相關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UCloud的財報正在更新中。但未予透露新財報的具體發布時間。

UCloud闖關資本市場的同時,青雲QingCloud也在悄悄靠攏科創板。

7月,青雲QingCloud市場副總裁劉靚曾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青雲QingCloud正在積極申請科創板上市。在她看來,“科創板對青雲QingCloud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登陸科創板將給青雲QingCloud未來的發展注入更大的動力”。

在UCloud中止上市審核的第二天,中國証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網站顯示,青雲QingCloud已與中金公司簽署輔導協議。

阿裡雲、騰訊雲、百度雲本就處於上市公司體系下,A股也有多家雲計算概念的上市公司,但是目前尚沒有獨立雲計算企業登陸資本市場。

天眼查信息顯示,UCloud和青雲QingCloud都於2012年成立,截至目前,UCloud已完成6輪融資,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6月的E輪融資,投資方是中國移動,具體金額未知。青雲QingCloud最近一次公開宣布的融資,是2017年6月完成的10.8億元D輪融資。

與一般互聯網企業不同,雲計算是重資產模式。因為模式的特殊性,獨立雲計算廠商的資本渴望更甚。而UCloud已經有一年未拿到融資,青雲QingCloud則有兩年時間處在融資空窗期。

艾媒咨詢分析師劉杰豪認為,“當前中小雲計算廠商更急需借助資本的力量迅速擴大規模,提高市場份額,另外不少中小雲廠商已經完成多輪融資,投資方有退出需求,這也是它們急於在科創板上市的因素之一”。

巨頭環伺

獨立雲計算廠商的壓力主要來自於巨頭。

根據UCloud招股書中援引的IDC報告,2018年上半年,UCloud在中國公有雲IaaS(基礎設施即服務)市場中佔比4.8%,位列阿裡雲、騰訊雲、中國電信、亞馬遜AWS、金山雲之后,排名第六,市場份額也比上年同期少了0.7個百分點。

在2019一季度的IDC報告中,UCloud和青雲QingCloud未列中國公有雲IaaS市場前七名中,行業前七佔據了中國公有雲IaaS市場份額的80.6%。在2019年一季度中國公有雲IaaS+PaaS(平台即服務)市場份額中,公開的前六名中也沒有UCloud和青雲QingCloud的名字。

UCloud的營收增速也跟不上巨頭的速度,2016-2018年,UCloud的營收分別為5.2億元、8.4億元、11.9億元,按此計算,UCloud 2017年、2018年的營收增速分別為61.5%、41.7%。阿裡雲在2017年、2018年的營收增速則分別為121%、101%。

巨頭的壓制,劉靚也深有體會,她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早期,青雲QingCloud公有雲增長比較快,到了2015-2016年左右,公有雲增長比較穩定,巨頭們重注公有雲市場。客觀原因導致青雲QingCloud沒有辦法全線跟這些巨頭硬碰硬地競爭,青雲QingCloud選擇讓出長尾市場的正面競爭,更專注在產品和技術上”。

UCloud的財務數據直接展示了巨頭帶來的壓力。2016-2017年互動娛樂為UCloud的營收支柱行業,營收佔比在2016年高達48.6%。不過在騰訊雲從游戲切入市場后,UCloud互動娛樂的營收佔比從48.6%一路跌至2018年的28.16%。

對於獨立雲計算企業而言,最大的利好是中國公有雲市場遠未飽和。按照IDC 2019年一季度報告,中國公有雲服務整體市場規模(IaaS+PaaS+SaaS)24.6億美元,同比增長67.9%。其中,IaaS市場增速同比增長74.1%,PaaS市場增速為101.9%。

“正因為市場巨大且保持較高增速,雲計算行業還未到巨頭需要通過投資並購來搶佔市場份額的階段,獨立雲計算廠商還有圈地的時間,”劉杰豪進一步說,“私有雲領域進入門檻相對較低,用戶的需求呈現出差異化特征,中短期較難出現類似公有雲IaaS領域的寡頭廠商,這是獨立雲計算廠商的機會。”

夾縫求生

如何與巨頭做產品和戰略差異化?UCloud和青雲QingCloud都想在“中立”上做文章。所謂中立,就是雲計算廠商不做業務,不會佔用數據。“一些與巨頭有股權關系的企業會選擇UCloud,這些公司希望數據能掌握在自己手裡”, UCloud聯合創始人兼COO華琨表示。

北京商報記者還發現,企業還會選擇兩個或多個雲計算平台。

在劉靚看來,“混合雲和多雲一定會成為趨勢。青雲QingCloud有很多公有雲客戶也表達出‘即便自己的業務隻部署在公有雲上,也希望是多雲的,而不是隻鎖定在一家雲平台上’,還有很多極端的客戶因為害怕被廠商鎖定,隻用最基礎的IaaS層,不用PaaS層的組件。因為如果企業部署了雲廠商的PaaS之后,其業務和雲平台的耦合性會更高。但很多企業就有這樣的擔憂,不想把雞蛋放到一個籃子裡”。

UCloud也有以中立為賣點的產品,數據可信流通平台安全屋即是代表。安全屋可以為企業提供一整套基於雲端的安全技術、計算技術和流通規則,確保數據所有者對數據的絕對控制權,數據需求方僅可獲得計算分析后的結果,無法接觸原始數據,確保在數據所有權不變的情況下,實現數據的安全共享,規避了數據的二次交易、數據泄露等風險。

青雲QingCloud則將主要精力集中在企業級市場,也就是劉靚此前所言“讓出長尾市場”。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雲計算所謂的‘長尾市場’即個人級用戶,個人開發者也有大量的雲需求,比如建站。個人消費者的需求如網盤等。巨頭們的客戶從數量上看,也是個人級用戶更多,比如阿裡雲的萬網,就有很多是個人站長和開發者。個人級市場客單價低,服務難度大,因為這個原因,獨立雲計算廠商的重點集中在企業級市場”。

具體而言,企業級市場的細分領域、傳統企業等是UCloud、青雲QingCloud的滲透重點,這些領域也被巨頭們納入擴張計劃中。

為了應對競爭,獨立雲計算廠商的產品線拉得越來越長。青雲QingCloud從最初的IaaS服務提供商發展到雲平台,從數據中心延伸到邊、端,構成雲網邊端一體化的廣義雲大平台,UCloud也推出了自己的物聯網等平台。

轉向平台廠商的獨立雲計算企業優勢幾何,這個問題或許沒有標准答案,但這可能是它們不多的選擇。

在談及青雲QingCloud產品線太長可能會面臨很多阻擊時,劉靚直言,“雲計算廠商要麼做平台,要麼做細分市場。青雲QingCloud相信企業對IT的訴求要極其敏捷,除了大平台能幫它們搞定之外,別無他選。所以,如果青雲不做平台,未來最好的出路就是被巨頭收購,成為平台的一部分。另一條路,就是我們自己做平台,做全產品體系”。

(責編:黃玲麗、陳鍵)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