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消費狂熱背后,線上培訓戴上“緊箍咒”

王雅楠(實習)

2019年08月14日08:00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自2018年開始,K12線上教育行業迎來“多事之秋”:“小猿搜題”等線上培訓APP相繼被曝涉黃﹔“學霸1對1”、“理優1對1”陷入財務危機﹔“掌門1對1”涉嫌過度營銷﹔英孚教育外教涉毒……

7月15日,教育部會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廣電總局、全國“掃黃打非”辦等部門聯合印發的《關於規范校外線上培訓的實施意見》指出:培訓人員要提供教師資格証明,聘用外籍人員須符合國家有關規定,相關信息要公示﹔培訓內容健康,課程時長合理,家長可在線監管﹔實施備案審查制度﹔經營規范,維護用戶信息安全﹔2020年6月底前限期整改﹔建立企業黑白名單並公示等。

這是國家出台的首個針對校外線上培訓活動的規范性文件,K12線上教育行業步入監管新階段。

“來了就上崗”

“現在沒有不給孩子報培訓班的,但家長平時工作都忙,沒有時間接送孩子,如果家裡是老人負責照顧孩子,不方便來回奔波,所以選擇線上補習班。”楊晴給上三年級的孩子報了線上培訓班。其實線上培訓費並不比線下的便宜,但電子設備對孩子有巨大吸引力,孩子不會產生太大抗拒。

艾瑞網數據顯示,目前全國K12公立學校約有小學生1億人,初中生4300萬人,高中生2300萬人,這1.6億多學生成為了推動K12教育市場發展的主力軍,此外每年還有近1600萬6歲的適齡兒童進入小學,不斷為這個市場注入新鮮血液。

據人民網創投頻道了解,暑假是線上培訓的高峰期,各大機構對教師的需求是多多益善。新東方、學而思等老牌教育巨頭的對應聘教師的要求比較嚴格,入職教師需取得教師資格証,通過入職考試,並且設有年終考核,採取優勝劣汰制。由於頭部企業待遇好、提升快,求職者都會爭相應聘,於是企業掌握了主動選擇權,這也使得小機構隻能“撿剩”。面對潛力如此之大的市場,教師在大小培訓機構中成為香餑餑,供不應求。

在狂熱消費背后,師資卻是良莠不齊。

張一雪先后在兩家K12線上培訓機構任教,她說:“現在國家對於課外線上培訓的政策越來越嚴格,但大小機構都存在缺少教師的情況,尤其現在正值暑期檔,一些對於教師需求量較大的培訓機構,要求在崗教師盡快考取教師資格証,招聘上也不一定要求應聘教師必須取得教師資格証或者全職在崗。”

據人民網創投頻道了解,一些線上培訓機構屬於“來了就上崗”制,隻要應聘教師的基本英語聽說能力沒問題,至於是否取得教師資格証,大家都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態度。某些機構對外宣傳的所謂名牌大學出身的教師,實際為在校本科生或研究生,只是利用課余時間掙取生活費,他們大多沒有接受過專門的教學培訓,在教學實操方面也沒有什麼經驗。

李黎是一名在讀研究生,曾在海風教育兼職初中英語線上授課。海風面試通過視頻進行,要求她試講一篇初中英語完形填空,通過即可直接授課,在此之前她沒有任何授課經驗。她告訴人民網創投頻道:“我雖然本科學的英語專業,但是我也沒覺得我英語有多好。不過海風都提供了現成的授課PPT,我隻要照著講就行,難度不大。”

如今,《意見》要求所有線上培訓機構的教師明年6月之前取得教師資格証,這對難以吸引到足夠師資的線上培訓機構而言無疑是巨大挑戰。

此外,用戶信息安全難以保障、課時太長、內容超綱,出現涉黃、網絡游戲信息等也是現在課外線上培訓機構亟待解決的問題。

野蠻生長與盈利困境

搭乘互聯網便利車,一批線上培訓機構如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傳統線下培訓也紛紛轉戰線上,更有互聯網巨頭不惜斥巨資搶佔線上培訓高地。鯨媒體《2018教育行業年度投融資報告》顯示,2018年教育行業一級市場融資579起,較去年同比增長40.53%,融資金額高達523.95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比增長87.79%。

艾瑞咨詢數據顯示,K12線上教育行業CR4(行業前4名份額集中度指標)不到5%,是一個呈多元化發展的市場,行業者在多個賽道競相角逐。新東方在線、海風教育等是模式化的在線直播授課平台﹔學霸君、小盒科技(原“作業盒子”)等是以作業輔導為主打產品的個性品牌﹔英語流利說、51Talk等是趣味性學習APP﹔更有“虎視眈眈”的阿裡、騰訊等互聯網巨頭。據統計,騰訊在教育領域的投資已達25起,其中包括新東方在線、VIPKID兩大頭部企業﹔阿裡9起,包括VIPKID、小盒科技,后者如今轉型深耕AI教育生態。

進入2014年,在線教育投融資開啟狂奔模式。公開數據顯示,2013—2015年間,在線教育投融資事件從42起上升至470起,達到歷史最高點。2018年共有8起超過1億美元的K12線上教育投融資事件。2019年投資熱度仍未消退:掌門1對1獲3.5億美元E輪融資﹔小盒科技獲阿裡巴巴1.5億美元D輪融資﹔高思教育獲1.4億美元D輪融資﹔洋蔥數學獲3億人民幣D輪融資。

受資本追捧的同時,在線教育機構卻陷入盈利困境。目前已上市或擬上市的公司大多面臨巨額虧損。

登陸紐交所的51Talk及英語流利說去年淨虧損額分別為4.17億元及4.88億元。

滬江於去年年底通過港交所聆訊,更新了一次招股書之后,其上市進度就停滯不前,進入2019年,突然被曝大規模裁員。在2015年至2017年期間,滬江虧損總額已超過12億元,且虧損持續擴大,導致其對賭上市協議失敗。根據對賭協議,滬江須在2018年年底之前完成上市,否則要求回購投資者持有的股份。

據廣証恆生發布的報告,2018年一級市場總體表現為教育投資趨於理性,高額投資涌向較成熟標的,行業大趨勢向好。從投融資數量看,2018年Q2后投資事件數量下滑,市場回歸理性。

廣証恆生分析,在線教育企業衡量指標包括4大方面:獲客能力、留客能力、用戶質量和變現能力。獲客成本高、付費轉化率低是在線教育行業普遍虧損的症結所在。

九鼎投資某在線教育投資人表示:“線上教育最重要的是獲客能力,造成虧損的主要原因在於高額營銷費用的支出,其次是人工成本高,因為教師流動性很大。”

張一雪認為,流量是線上培訓機構其擴大影響力以獲取客戶的關鍵途徑。現在的流量幾乎被搜索引擎巨頭牢牢攥在手中,企業花在流量上的錢佔其營收的很大比例。

有媒體引用業內人士數據稱,在線教育“三大金剛”學而思、猿輔導、作業幫每天平均投放約1000萬元人民幣廣告費用。

但是“燒錢”策略似乎並未取得預期效果。張一雪認為,線上機構“留客難”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一是線上互動性沒有線下強,溝通沒有線下順暢便捷,孩子很難對老師產生較強的依賴感﹔二是線上培訓提分效果差,不容易獲得家長認同﹔三是機構對教師的管理大多基於線上,很難進行有效地溝通和監管﹔四是根據以往經驗,與家長面談所獲的續費率遠遠高於電話或視頻溝通,但面談實際操作起來很困難。

對於線上教育盈利困境,有投資人認為應從兩個方面解決問題:第一、面對教師的高成本以及高流失率問題,應制定標准化課程﹔第二、找到精准的獲客渠道,目前互聯網推廣的精准性和留存率一般比較低。

監管“緊箍咒”加身

在盈利困境中,監管既是一棒大錘,打破無資質企業的“投機夢”,同時也是催化劑,加速市場朝著更加規范、朝著以學生為本的方向發展。

對於如何監管,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韓立福說:“第一,培訓機構自身應樹立高質量意識,落實好國家的相應政策和相關要求。機構除了關注學生知識和學習能力的獲得,還應關心學生的身心發展,包括道德、社會責任以及人格等方面的培養。第二,要加強對教師的培訓,提高教師素質。各大機構師資參差不齊,總體來說都是知識型教師,而非能力型教師,缺乏專業培訓。第三,對培訓機構進行過程式監管。明確各類型培訓機構的監管歸屬部門,歸屬部門要適當地進行檢查、評估和考核。今后,無論線上還是線下培訓,都應該走向規范。

湖南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院長宋善炎說:“《意見》中提出的實施備案審查制度、開展排查整改和健全監管機制非常好,關鍵在於落實到位。在健全監管機制的運行體系中,一是要做到嚴把線上培訓入口關,二是日常監管常抓不懈並持續改進。”

監管“緊箍咒”加身,必然會導致一批不具備自我造血能力、教研體系混亂、盲目“燒錢”的在線教育企業被逐漸淘汰,從而實現市場的“自我淨化”。

在線教育投資者張麗君表示:“值得投資的是那些真正關注學習者,關注長期教學效果而非短期利益,能用技術來提升教育資源供給的個性化和性價比、用技術來協助解決教育資源公平和稀缺性的在線教育公司。”

對於未來的發展方向,韓立福認為,線上培訓機構應在以下幾方面做出改變:一是轉變其教學理念,讓學生由過去的先教后學走向先學后導,由被動學習走向主動學習,由單打獨斗走向團隊合作學習,由告知式教學走向主動建構學習﹔二是改善指導方式,由傳統的知識講解式教學走向能力培養式教學,指導學生獲得學習能力。不過現在的線上培訓機構在指導學生獲得學習能力這方面都不會操作,這也是線上培訓面臨的一大挑戰。

宋善炎表示,線上培訓涌現出來的優秀教師是重要的優質資源,這支隊伍不該拒之門外,應該開辟綠色通道。建議由政府和學校組織遴選優秀教師發揮自身教育特長和優勢、創建線上培訓課程,提供優質的線上公共教育資源,為學生服務,促進教育公平。

(文中楊晴、李黎、張一雪為化名) 

(責編:黃玲麗、陳鍵)

創投人物

熱點原創

熱讀榜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