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創投

內容科技的未來發展

李方

2019年11月09日11:49  來源:人民網-人民創投

回顧歷史,傳媒技術的每一次變遷,都深刻地重塑了新聞業態。今年6月6日,5G牌照的發放標志著中國正式進入萬物互聯的5G時代,萬物都將成為互聯網的入口,萬物也將成為內容的載體。

媒體融合發展的大變革,為內容行業創造了時代機遇,同時加速了內容產業新的社會化大變革。主流媒體大力發展融媒體,從“兩微一端”等平台建設、短視頻H5等形態擴展,到中央廚房等機制創新,媒體融合的“上半場”已然結束,以技術推動的內容產業價值鏈亟待重構,而內容科技在我看來,其實就是這個“下半場”的核心議題。

如何讓內容創作更高效,讓內容品質更高,讓內容與用戶產生更強的精神共鳴,是內容科技從供給端到消費端的關鍵節點。騰訊作為一家以互聯網為基礎的科技和文化公司,希望成為媒體生態的共建者。我將從內容生產和內容分發兩個方面為大家分享我們的探索和嘗試。

內容生產

首先是內容生產。騰訊新聞通過AI、大數據和專業人才的協作,共建了一個良性的ConTech機制。在ConTech機制下,通過持續運轉的內容篩選漏斗,關鍵內容的數據發現和協同生產,以及一套有利於優質CP成長的機制,內容實現了持續穩定的供給。

去年以來,我們基於用戶對熱點話題的內容剛需,構建了一個智能運營中台,服務於CP生產和供給熱點內容。這個平台能夠提供三種服務:1、熱點發現和提醒服務﹔2、熱點內容生產輔助服務﹔3、熱點內容分發服務。

我們對於熱點的發現與提醒服務是通過數據特征建模的方式來實現,它基於某一種算法和AI的能力來實現,涵蓋熱度特征、話題特征、信源特征等數據輸入﹔這個模型還在通過我們與CP的互動不斷優化,通過一個又一個的bad case來進行反向進化。

同時,騰訊新聞和企鵝號正在十數個領域共建數字內容新生態,以滿足用戶更為廣闊的垂直和長尾的需求。

這個新生態具有三個特征:1、持續運轉優化的人機結合的內容篩選漏斗﹔2、有助於提升CP生產效率的平台基礎設施優化機制﹔3、有利於優質內容浮現的CP成長機制。

首先是內容篩選漏斗機制。在騰訊新聞,我們實際是結合專業人士對內容及CP的先驗認知和無偏差實驗的后驗分發效果數據,來形成內容過濾的漏斗機制,選出好內容。這裡談及的后驗效果數據不止於流量數據,還包括用戶評論、負反饋和關注等一系列用戶行為形成的打分數據。

第二個特征是基於人工智能技術的平台基礎設施優化機制。大家知道騰訊新聞有個AI產品叫Dreamwriter,它在體育和股票報價等領域的機器寫作能力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數據表現,除了機器寫稿能力外,這兩年它的核心迭代,是利用AI等技術提供內容生產輔助服務,例如智能糾錯、自動摘要、配圖、內容去重。目前DW在平台上每天可以糾錯3000-4000處,並已經初步形成圖片庫積累,能夠提供智能配圖服務。這些能力可以幫助CP比較有效地提升內容生產效率。

最后一個特征是,這個新生態裡有逐步完善的CP成長機制,它囊括了粉絲運營、商業化變現以及智能投放等服務。

一個典型的垂直生態案例是騰訊新聞“較真”產品所形成內容生態。幾年前,我們發現內容在快速增長的同時,謠言有了抬頭的趨勢,於是我們創建了一個名為“較真”的公號,來生產辟謠文章。很快的,我們就發現更理想的模式是將較真平台化,實現眾包的智慧。為此,我們與超過800位的專家和多個機構建立合作關系,開始建立謠言和辟謠數據庫,最后我們積累超過十萬條的謠言和辟謠數據庫,並且將較真轉變為面向公眾的謠言查証平台。然后我們看到在平台的一端,越來越多的個體在較真平台上查詢,並且也帶來很多謠言素材,平台的另一端越來越多的專家人士通過這個平台來回答公眾疑問,建立自己本身的影響力。在2018年一年,較真平台的辟謠內容已經服務過3.34億人次。我們認為這是一種相對來說比較理想的生產消費型的作者共同打造的內容生態跟平台的模式。

內容分發

其次是內容分發,騰訊連接內容和用戶,一直在努力為優質內容創造寬廣“出口”。

2012 年,我們打造微信公眾平台,實現內容與社交渠道深度融合﹔2016 年,我們開始建設企鵝號媒體平台,讓內容在騰訊新聞、騰訊視頻,以及信息流、短視頻等內容矩陣一站式分發。公眾號和企鵝號構成了騰訊內容生態的雙引擎,也成為主流媒體推進“媒體融合”的兩塊試驗田。

事實証明,這兩大平台觸達億萬用戶,既具備社交屬性,又覆蓋多內容平台,有助於高效傳遞主流聲音。在新中國成立70 周年期間,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的官方公眾號發布多篇文章,閱讀量幾乎全部達到“10 萬+”,累計閱讀超過 17 億。人民日報公眾號在千萬級用戶的體量下,還在高速增長,一年來增長接近 50%。

作為具有一定影響力的科技和文化公司,騰訊既有主體責任,更有社會擔當。我們會堅持“科技向善”的使命,讓內容創造美好,不斷豐富人們的精神世界,讓互聯網這個“最大變量”真正變成媒體發展的“最大增量”。

(責編:黃玲麗、陳鍵)

深度原創

特別策劃

    創投20年——我的關鍵詞 邀請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