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裴长洪:全球化总趋势未变 进入减速转型新阶段

熊丽

2016年08月18日10:58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世界经济降速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经济全球化是去还是留,到底怎么看?我个人有一个判断,经济全球化总的趋势没有变,但是进入了一个减速转型的新阶段。”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18日举办的第一期“世界经济季度谈”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长洪作出以上判断。

为什么减速?裴长洪说,因为整个经济活动都在减速。第一,上一轮世界经济贸易的快速发展从内在原因来说,是由科技革命推动的制造业领域的产业分工的深化、细化,也就是以垂直专业化分工为特征的分工扩大,已经接近尾声。第二,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在上一轮的全球化过程中,中国参与了这样一轮国际分工体系的扩大、交换的扩大和投资规模的扩大,成为经济全球化最大的加速器,现在这个因素开始弱化,像劳动力、土地这些优势因素都已经弱化,所以自然就减速了。

为什么说进入了一个转型的新阶段? 裴长洪分析指出,有五大因素。

首先,生产力最活跃的因素并没有消极,仍然在发挥着作用。以互联网技术为核心的新技术突破在各个领域呈现了生命力,已经或正在并将不断继续开拓网络经济的新空间。互联网核心技术、传输技术、工程技术以及网络的硬件基础设施、核心软件、芯片、操作系统等技术体系已经形成,而且在生产生活中已经逐渐加大影响,这些都对各国的经济政治发生重要影响。这样一种生产因素已经出现,而且正在蓄积它的能量。

其次,国际分工体系正在形成。美国仍然是站在这个分工体系的制高点,它几乎垄断了互联网核心技术的所有领域,已经形成了思科、微软、高通、英特尔、谷歌等以新的技术为核心的跨国公司。这种新的分工体系,推动了原来全球价值链、供应链的强化。互联网技术使得服务劳动、服务产品的可达性、可贸易性大大增强。全球的价值链、供应链布局,有了新的内容,覆盖能力也大大的扩大。

第三个因素是,中国作为上一轮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力量,是被“拉进”新的经济地理版图的。现在这一轮是中国在拉别人进来,最典型的就是“一带一路”这样的伟大创举,“一带一路”展现的宏伟愿景,是未来开放型世界经济的新潮流。

第四个因素是,经济全球化的微观组织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原来的经济全球化的微观组织结构是跨国公司,尤其是制造业的跨国公司。现在已经发生变化,它一方面有了新型的以新技术为代表的跨国公司,更重要的是这样一种新型的微观组织载体有了一种新的面貌,就是跨境电子商务,在跨境电子商务当中形成的互联网平台企业,比如像中国的阿里巴巴,这种微观组织载体和原来传统意义的跨国公司已经不一样。

“原来的跨国公司无论交易额有多大,它的收益主要是由跨国公司来获得。现在服务平台企业不是,比如阿里巴巴的营业额是由它和在这个平台上交易的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和个人共同完成的。它展现了一种新的微观组织载体的发展方向,这个方向就是要和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共享这种经济收益。“裴长洪认为,原来的经济全球化缺乏普惠性、共享性的重大原因,就是它的收益完全是由少数国家和跨国公司得到,未来转型的趋势是需要走向普惠贸易和共享经济。

第五个因素是,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多极化已经在形成。过去,虽然全球经济的一半以上或者增量的70%是由发展中国家创造的,但是全球资源的配置的货币工具主要是美元。欧元的出现,实际上是对这样一种状态的挑战,当然它的发展是很艰难曲折的。“现在我们讲的人民币国际化,真正的内涵就是人民币作为一种发展中主权国家的货币,是不是也可以参与全球资源的配置,能不能作为全球资源配置的补充工具?我们事实上是在回答和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不仅很有意义,而且已经有了一定的进展。”裴长洪说。

裴长洪表示,伴随着贸易和投资的减速,国际政治和经济生活中仍然会出现类似于英国“脱欧”之类的倒退趋势和现象,这种现象过去其实从来没有停止过。他认为,只要我们深入研究经济全球化的新趋势、新特征、新规律,中国依然处于仍然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能够在经济全球化的新趋势中,再一次成为重要的受益者。

(责编:胡晓、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事件

热点人物

热读榜

硅谷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