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独家】复盘光圈之死:5亿估值归零背后的创业之殇

光圈CEO张轶首次回应关于公司融资、欠薪、清算等事件始末

李威

2017年02月19日00:15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我前一阵确实自己状态不好,有消极逃避的意思。我愿意跟他们直接沟通。我会认真对待这件事。其实我们原来的团队特别好,这也是我苦苦支撑不愿轻易放弃的最主要原因。最后没有拿到好的结果,确实有遗憾和无奈。”

光圈直播CEO张轶在2月18日上午,向人民创投(ID:renminct)回应了此前关于公司倒闭、员工欠薪半年的情况。

“融资不顺利(中间情况也有些复杂,有反复),资金链断裂。过程中,我自己往公司垫了一百多万苦苦支撑,最后迫不得已破产清算。确实客观上对不住许多坚持的同事。我自己在声誉上,经济上,社会关系上遭受重创,比较痛苦。”

一年的时间,倒掉的光圈直播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创业团队从众志成城走向反目为仇的过程,在得到消息后,我们试图还原段创业历程中的前因后果。

光圈的野望

“头一天所有的事情都已经OK了,第二天就要打款了,结果却反悔了。说实话,对创业者来说,这是很痛苦的事情。”张轶口中的融资跳票应该是光圈5亿估值的归零的转折点。

2016年5月,光圈直播曾经有过一轮即将完成的A轮融资。据光圈前员工提供的例会录音显示,张轶在2016年5月9日和2016年5月16日的两次会议上,都信心满满地提到了“这轮融资即将close”。

“咱们这一轮融资基本上close了,这一轮完了之后,我们目前的计划是到7、8月份的时候,马上启动下一轮的B轮融资,然后用这样一个快速的资本输出的方式,快速往前跑,包括这一轮咱们拿融资实际上也为下轮做了一些准备。”张轶在2016年5月9日的公司例会上这样说道。

对于移动直播的前景,张轶并未保持一种盲目的乐观,无论是在接受采访时,还是在公司的例会上,张轶都曾不止一次讲过,“手机直播领域应该也会有10家左右的(平台)会活下来。”而当时的情况是,巨头和创业者纷纷入局移动直播,光圈的竞争者一度达到了上百家,在这样残酷的竞争中,拿更多的钱,让自己活得比别人长久,就意味着一种成功。

快速融资、大干快跑是张轶为光圈直播选择的突围方式。

“未来的三个月的时间对我们来说特别关键。”2016年5月,张轶的计划是在A轮融资完成之后,把大量的钱砸到运营上来,在未来三个月投入至少五千万。“咱们的目标很明确,8月的时候月流水要突破一个亿,这是我们的目标。咱们现在的月流水,算上所有的,基本上是二三百万这个样子,和一个亿中间差距非常巨大。”

但是,张轶和员工们盼望的A轮融资却迟迟没能到位,一直没有完成融资的光圈直播并未抓住张轶所说的那三个月的战略机遇期。预想中的用户大量增长也并没有出现,在光圈直播创业的过程中,技术门都没有遇到用户激增带来的峰值压力。

创业归零

在光圈直播的运营张成的回忆中,张轶在5月之后,并没有放弃过为光圈直播继续寻找新的投资人。“我们也确实见了好多人来我们公司转了一圈、看了一下,就是投资人嘛,来视察一下,也都看着了。刚开始我们还挺有信心的,后来就疲了。”

“不是我们不好,而是敌人太强大。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些非常好的投资机构它们并不认为你们不好,而是他们认为巨头太多了,你们有可能当不了老大,所以它们不会投,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张轶在一次例会中这样说道。

2016年6月,光圈直播开始停发工资。“第一个月没发工资的时候团队其实没有任何变化,就是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大家的积极性还是比较高的,然后中途补发了一个月。没有人考虑过钱能不能来这个问题。”光圈直播的技术王强这样告诉人民创投(ID:renminct)。7月的周末,光圈直播的技术部门还在为了新版本的上线加班,几乎没有人休息。

在光圈直播租下用来进行拍摄工作的别墅中,住着内容部门的三个员工,“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剪片子,要么就是出外景、拍东西,有一个小姑娘说,我都快不刷牙了,早上起来我脸都不洗,就去剪片子。”张成说。

在他的回忆中,也有一位敏感的程序员6月份就走了,“因为那个程序员正好经历过一次倒闭,他特敏感,感觉发不出工资了,当月就辞职了。”但是大部分人依然选择了坚持下去,等待张轶为他们带来融资成功的好消息,期待光圈能够走出困境。

“如果要拿一个图来画的话,(大家的心气)可能一直处于一个上升阶段,上升到7、8月份的时候开始下降,如果这时候钱要发了,比如说投资要进来了,可能突然之间就又上去了。”王强说。

迟迟未能走出资金困境,光圈直播的后期努力也未见成效。新上任的COO拿出了很多运营方案,但是张轶却拿不出钱来将方案落地。同时,计划中的很多PGC节目也因为资金问题半途废,比如员工们普遍认为效果很好的校花大赛的后续《花样转地球》,以及《星厨集结号》等节目。

同时,在寻求融资和寻求合作方的压力下,也让光圈直播对漂亮数据的需求变得更为迫切。

在张成的介绍中,光圈直播最初真人和机器人的比例是一比四,后来这个比例变成了一比二十,在有合作的情况下,比例会被调到一比一百。而花钱通过渠道运营来的流量也多为假量。“基本上比如开五个渠道,四个是假量,其中有一个还得有一半是假的,七日留存特别好,过了七天以后这号再也不上了。”

但是一位光圈直播负责招商业务的员工却说,这样的努力并未取得成效。付出了400万的合作方猛狮科技对节目的品牌露出和宣传效果并不满意,并未将后续的400万给到光圈直播。校花系列节目也因为潜在合作方怀疑其项目落地的可能性,而未能真正得到广告收入。

9月,光圈上还有3位主播能够得到500万光圈币的打赏,拿到12000的底薪。10月,光圈直播停止了历时最长的名为《每天一百万》的直播节目,基本再无节目上线。11月底时,就因为欠费出现了宕机。12月中旬,光圈直播登陆不上去了。

同样是在2016年12月,光圈直播开发出了一款进行直播拍卖的产品“值了”,准备奋力一搏。当时有公司找到光圈直播寻求合作,这是光圈直播团队的最后一搏,在内部会议上,张轶对员工们表示,“值了”上线后肯定会拿到2000万的融资。但是中途合作公司退场,没钱的光圈直播并没能把这个项目继续下去。

“这确实是一个好点子,但是问题就是没钱,东西都上线了,但就是没钱了。”张成和他的同事们为“值了”这款产品找到了文玩、古玩、玩具收藏等能够进行拍卖的资源,但却没能落地。

对于融资失败,张轶解释称:“融资路上遇到的打击挺多的。去年资本寒冬,我遇到了许多不好接受甚至“黑天鹅”式的情况。也只能面对。”

路是何方?

如果梳理一下光圈直播的创业时间线,会发现,这是一家“少年得志”的直播公司,而且确实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

2015年5月8日,图片社交产品上线。

2015年9月,完成了由合一资本、紫辉创投、协同创新投资的1250万天使轮融资。

2015年10月8日,决定战略转型做直播,并获得投资人认可。

2015年12月19日,光圈产品正式上线。

2016年3月2日,启动A轮融资路演会,计划估值5个亿。

2016年5月9日,已经发展到拥有50位员工。

公司的创始人张轶是清华历史系博士,在创业之前曾是北方工业大学副教授,担任过央视娱乐的总策划和总顾问,在文化类大型活动以及电视节目策划拥有丰富的积淀,并依靠其人脉积累为光圈直播拉来了《鲁豫有约》主编和《壹周立波秀》的制作人加盟。

“公司的战略是要把移动互联网领域和创意文化领域打通,这是我们的一个切入点。从具体的模式上面来带动整个平台的热度,包括塑造平台的品牌影响力,”张轶试图用团队的内容优势带动公司的运营,“未来我们的内容有可能会成长为中国泛娱乐直播链条里面,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环。”

然后面向B端用户寻求变现。“我们有可能在收入上是比不过Blued,也比不过YY,也有可能比不过映客。因为说实话,秀场这个模式,你越是和sex相关的,你越容易有钱,你越是阳春白雪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收入就很一般。我们有可能成为所有直播平台中逼格最高、调性最强、所有广告厂商最喜欢的。”张轶表示。

但是,在一些员工看来,“直播是下载与不下载的问题,我不下载永远看不见,宣传都不宣传,你就想做PGC内容,想用PGC内容招用户,这东西反了。”“这个其实更大地制约了我们,我感觉出来如果没有这个内容,我们只是做秀场类的模式,可能还不至于这么快就死,可能还比现在做得更好。”

光圈直播在PGC直播内容战略上的失败并不是偶然,也并不是孤例。从2015年开始走上风口的移动直播在创业者和巨头看来都是一个前景广阔的领域,在此大有可为。但是创业者和巨头们却在这个领域并没有能够一帆风顺的进行下去。

与光圈一样已经消失的独立直播平台并不是少数,直播浪潮中的上百App有很多并未真正走入大家视野之中。即便是位于第一序列的直播平台,也依然面临着巨大的营收压力。在一下科技融资5亿美元的发布会后,一下科技CEO韩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拥有秒拍、小咖秀和一直播的一下科技也尚未实现盈利。甚至如何打破单纯依靠打赏的盈利模式,通过广告等B端途径实现变现也依旧是映客等平台试图解决的。

光圈直播的直播PGC道路,在现在看来是在一个错误的时机选择了一条超越现实情况的发展路径。所谋甚大,却生不逢时。一下科技高级副总裁雷涛在此前接受自媒体《三声》表示,短期内直播综艺并不好做,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优质的直播综艺内容对于成本的要求非常高。这或许也是光圈直播最终未获得资本认可的原因之一,越发谨慎的资本已经不愿进入一个更为烧钱的赛道。

用户似乎也并不能适应这种太过超前的思维。2016年5、6月开始在光圈平台上进行直播的主播丸子宝宝buling认为,光圈直播之前做得挺好的,就像一个小家庭一样,每天一个活动,把大家聚集在一起,甚至成为了朋友。“小而美”是她给光圈直播的评价,“直播平台的一股清流”。

但是,主打PUGC、被张轶视作里程碑的光圈直播5.0却并未获得她的认可,“5.0改动太大,有点不适应,后来直接开启了全天广告推广,弄得有点视觉疲劳。”

同样认为5.0改版不成功的还有作为技术的王强,“没上5.0之前,我们之前基本上每天的流水,或者说月流水其实还是比较可观的,不说是盈利,但至少不至于说是很萎靡。首页改版以后,你的个人用户已经转型成,就相当于PGC就是专业内容产出以后,就是它给人的第一感觉,你上去看的第一感觉,就是面向企业,就是我个人的活跃度马上就降低了。”

“我还是觉得我们总体战略没什么错,可能具体条件没有匹配好吧。这是很遗憾的。当然,具体运营过程中,肯定有很多缺憾和可以做的更好的地方。”张轶这样回应这个问题。他坚信,“直播是个非常好的东西。我还是觉得直播领域大有可为。一定会出现很好的模式。”

创业残酷

2016年12月,光圈直播的创业走入了尾声。在员工的回忆中,2017年元旦前后,公司的电脑等固定资产基本被搬空,随后物业贴出了停止出租办公空间的通知,留下大概300万工资没有结清,和5000至数万不等的主播打赏分成。员工们在微信群里就此向张轶求证并讨要薪水,将群名称改为“费米子公司要债群”,并因在仲裁过程中发现公司正在申请破产清算、张轶已经入职新公司,而越发言辞激烈。

2017年1月,张轶在群里作出回应:“各位同事,大家好,非常抱歉,公司融资不利,给大家带来诸多麻烦。在此谨代表公司向大家致以真诚的歉意。感谢诸位的宽容和理解。公司一直艰难维持,只求不负诸位。事到如今,也不是想看到的。还请多多谅解。”然后解散了微信群,并不再回应员工的问询。

截止发稿之时,多数光圈直播前员工的劳动仲裁因有关部门之前联系不到张轶而被延缓至四月份,而光圈直播所属的北京费米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也已经进入破产清算环节。

在人民创投(ID:renminct)接触过的光圈直播前员工中,不少人甚至开始怀疑公司的账目是否出现了问题。“想做大,太着急了。但是他跟我们说融了1200万,半年就没了,这事我们一直比较怀疑,6月份就没钱了,这钱怎么没的,我们现在一直在琢磨这事。”一位员工说。

更为戏剧性的场景出现在员工的描述中,“在他失联之后,有一次我跟一个同事在路上碰见他,立马过去追问我们工资的事他打算怎么解决,他就说自己没钱,别的啥也不说。我们就一直跟着他,他就立马用手机买了去天津的车票,在车站里,他要坐车走,我们说让他给个说法再走,他说没办法,我们不让他走他就报警,然后在车站里大喊我跟另一个同事要抢他钱……”

“有些同事可能有些想象和误会吧,比如说公司的账目什么的。我们公司的帐是非常清楚的,每一笔都可以说是有据可查,因为我们都是定期和投资人汇报的,这块没有任何问题,账目都是有银行流水的。”张轶表示。

这一次残酷却发人深省的创业历程。

对于光圈直播的大部分员工和张轶来说,他们同样是创业的新人,从一开始的齐心合力到最后的互相反目,时间不足一年。创业大潮席卷下的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做成伟大公司的梦想,但是名为天使的资本依然冷酷,市场上的惨烈厮杀则更为残酷。无论是张轶,还是想要追随他成功上市的员工,都未能切实考虑到创业失败需要付出的代价。

对于团队所有人来说,无论因何原因,创业的失败都不只要承担金钱和时间上的损失,心中的创伤才更难抚平,这或许会比讨要薪水的官司更为旷日持久。

创业或许真如主播丸子宝宝buling所说,“就像一道阅读理解题,你理解的对错并不重要,别人认同了和参考答案一样才重要。”

(文中张成、王强为化名)

(责编:李威、赖悦)

金台大咖慧

投资·新三板

热点人物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