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德国黄金“返乡”之谜:纽约联储在搞什么鬼

2017年02月20日08:28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上周,德意志央行官网一则轻描淡写的新闻通稿,暴露了一个金融大动向。德国联邦银行表示,原定2020年完成的海外黄金储备转移计划预计提前三年,于今年底完成。

  数据显示,德国目前共拥有3378公吨黄金储备,是世界第二大官方黄金储备量。为了从美国、英国、法国三地运送黄金储备回家,德国已靡费690万欧元。

  为何德国不惜代价让黄金回家?

  明面上看,是为了回应民众关于“纽约金库中的德国金条已经消失”的疑虑。有分析认为,从局势上看,德国如此急迫地让黄金回家,一方面是为欧盟解体后发行马克做准备;另一方面,德国也许不再信任美国人了。

  纽约联储搞什么鬼

  从1951年起,德国联邦银行的前身——德意志各邦银行建立黄金储备。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德国黄金储备快速扩大。

  冷战时期,德国人担心苏联入侵,将黄金储备分散存放在美英法的中央银行。其中,374吨存放在巴黎,450吨存放在伦敦,1500吨存放在纽约。

  经济历史学家阿贝斯豪瑟认为,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经济上,德国对英、法、美积累了大量的外贸顺差。政治上,德国需要英法美这些昔日占领国的军事保护。

  按照阿贝斯豪瑟的说法,为了换得英法美的军事保护,德国与英法美可能还有一个“君子协定”,即这几个国家在周转不开的时候,可以私下挪用一些德国存放的黄金储备。

  冷战时期,在“莱茵河西岸”以及尽可能远离国界的地方存放德国黄金,从安全的角度看,顺理成章。可是,柏林墙倒塌后,这一状况依旧。

  对此,德国民众不理解,甚至怀疑,“德国央行迟迟不将黄金储备运回国内,是不是因为部分黄金其实已经下落不明。”

  德国当局对于不把所有黄金储备搬回法兰克福的解释是,把金条存放在外国比存在本国,成本更低。

  这个解释似乎合理。德国每年向英国央行缴纳50万欧元金条保管费,但如果把金条运回德国,不仅要修建固若金汤的金库,还要派专人看守,费用更高。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金库是免费给德国用。

  对于民众提出的金条是不是消失了,德国央行说,美国、英国和法国的央行每年都会向德国央行提供书面证明金条都还存在,而且质量没变。但问题是,这些书面证明只是个书面证明。

  德国央行为什么不派人查看呢?派了,但是美联储多次拒绝德国央行委派人员的检查,理由是“不安全”。

  可是,全世界的游客只要提前申请,就可以坐电梯来到位于曼哈顿下城的纽约联储银行地下5层的金库内参观,游客甚至可以站在140吨重、固定在混凝土上的钢制保险门前合影。

  没有黄金储备的,可以参观;有黄金储备的,不可以查看。德国人觉得不可思议。

  经过多年申请,2007年,德国央行官员终于被允许在一个特殊的接待室里面,看到一部分德国金条。2011年,德国官员获准看一眼九个储藏德国黄金的储藏室中的一个。在那里,金条被密密麻麻地叠放,德国人抽出来几根称了称重量。至于称重结果,应纽约联储的要求,报告内容被人为涂黑了。

  德国央行也有猫腻

  德国人不干了,自发成立的一个GATA伙伴组织“Repatriate Our Gold”(返还我们的黄金)质疑称:德国储存在美国金库里的黄金储备仅仅是黄金信用而已,实物早已失踪。

  2012年,德央行首次公布黄金储备详细数据,总黄金储备量为3396吨金条,总市值1440亿欧元,近七成存在外国央行。其中,1536吨(45%)存放在美联储的纽约金库里,450吨(13%)在伦敦的英国央行,374吨(11%)在巴黎的法国央行,只有1036吨(31%)金条放在法兰克福金库。

  德国媒体表示,将近七成的黄金存在国外很荒唐。德国民众掀起了一场要求“黄金回家”的运动。德国媒体和德国议会要求,德国央行从纽约取回部分金条,检验成色。保证德国的金条足额真实,而不是镀金的钨块。

  经历媒体和政界的口诛笔伐后,2013年初,德国联邦银行(Bundesbank)宣布,开始将部分黄金储备转移回国,计划到2020年在法兰克福储存50%的黄金,在纽约联储金库中储存37%的黄金,在伦敦金库中储存13%的黄金。

  原以为风波就此平息,哪曾想问题又来了。

  德国人如何运这些黄金?

  欧洲央行管委兼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这样说,一家安全公司会将一部分每块重12.5千克的金条熔化,然后通过飞机和载重汽车运往法兰克福。

  为什么需要熔化金条?如果确实要熔化,为什么不能等到金条抵达法兰克福后再熔化?

  德国央行有关人员回复称,一方面,这是德国央行新的储备理念,熔化再铸金条的目的是让金条符合LGD(London Good Delivery)标准,另一方面,熔化金条为保证运输安全和有关工作人员的安全。

  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令民众满意,德国贵金属协会主席Peter Boehringer表示,德国央行的回复不透明且很奇怪,“1950-1960年的原始金条其实从未被证实存在过,因为出版物上没有它们的照片。就算它们存在,德国央行没有理由选择在纽约而非法兰克福融化金条。”但是,德国央行说,我们只能提供这么多信息。

  有一种观点认为,德国人存放在纽约联储的金条被挪用过。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金融部专家Katasonov暗示,美国把德国的黄金为自己所用,“有迹象显示,当德国要求转运黄金时,黄金并不是以实物形式存放在纽约金库中。当然,美国还是把黄金返还给了德国,不过,其中有个有趣的细节。当你寄存完箱子再去取的时候,当然以为会取到当初寄存的那个,但是德国取到的却是别人的箱子。”

  根据Katasonov所说,德国联邦银行取回的黄金上有着不同的商标,“美国可能用从市场上购买的黄金取代了原先德国寄存着的黄金”。

  为重新发行马克准备

  尽管质疑不断,德国央行运黄金的事情进展还是很顺利。

  从2013年开始,德国央行开始分别从美国纽约和法国巴黎运回黄金300公吨和374公吨。2月15日,德国央行发布公告表示,德国央行2016年已将216公吨(约238吨)黄金储备运回法兰克福,其中111公吨从美国纽约运回,105公吨从法国巴黎运回,原计划2020年完成转移的目标,实施进度超预期。德国央行委员表示,央行将按计划完成今年的黄金储备转移目标。

  德国如此神速推动“黄金回国”运动,被外界认为不同寻常。

  “债券之王”格罗斯(Bill Gross)通过推特发问,德国从纽约和巴黎运回黄金,是否意味着世界各大央行已经不再彼此信任?

  路透社引述专家分析,德国如此着急搬回黄金,可能是要留一手,“预备在法国脱欧、欧盟解体的情况下,用黄金储备作担保重新发行德国马克”。

  CNBC认为,这听起来像是“不着边际的疯狂预言”,但并非危言耸听。

  首先看欧元区政治局势。

  2016年,英国脱欧。2017年4月,法国大选。外界担心,坚决主张法国脱欧、被视为“女版”特朗普的极右派领袖勒庞(Marine Le Pen)当选总统,对欧盟的破坏力巨大。

  其次,看德国人的态度。

  德国对欧元区前景忧心忡忡,还表现在欧元区的货币政策僵化,将迫使德国失业率上升、工资水平低、竞争力弱,经济持续不景气最终会导致国家分裂。此外,德国人一方面要努力偿还危机时期欠下的债务,一方面还要支持欧洲其他弱势的经济体,这也成为了德国人不满的源泉。

  最后,看看其它欧元区央行的行动。

  除了德国,奥地利和荷兰也在把自家黄金储备从海外运回。据英文网站Zerohedge报道,欧洲国家的中央银行正把储存在海外的黄金运回自己的国家或附近的地方。从两年前开始,便有这个迹象,尤其是荷兰、德国和奥地利央行在过去几个月从英格兰银行和美联储运回黄金。据报道,2014年,荷兰从纽约运回122吨黄金储备,2016年5月,瑞士把绝大部分储存在海外的黄金运回国。

  有评论认为,这释放了一个信号,即各国央行正在为金融危机和原材料危机做准备。

  不再信任美国

  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保管库被称为“世界上最安全的仓库”,有60个国家、占全球近1/4的黄金储备存放于此。

  为什么大家都会将黄金储备安放于此?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之所以能成为全球官方黄金储备的中心,是因为纽约是全球黄金的交易中心。二战后,全球推行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直接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并可按35美元一盎司的官价向美国兑换黄金。在此体系下,纽约逐渐成为了全球黄金交易中心。再加上黄金的运输和储备不易,为省去交易和储备的麻烦,各国也愿意将黄金储存于美国。随后布雷顿森林体系虽然瓦解了,但黄金却留在了美国。截至2007年,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放了6606吨黄金。

  随着次贷危机出现,2007年3月开始,外国央行开始连续从纽约联储金库中运回黄金。需要注意的是,从2014年2月开始,每个月都有黄金被赎回。

  2007年,纽约联储黄金储备一直维持在6606吨。2016年前7个月,有87吨黄金被赎回,比2015年同期的68吨多了25%,比2014年全年的55吨多了60%。截至目前,纽约联储黄金储备已经降至5807吨,距2007年赎回潮开始之前的6606吨已经下降12%,未来这一趋势恐将持续。

  是美国不值得信任了吗?

  德国央行执行理事会成员蒂勒(CArl-Ludwig Thiele)否认了这种说法:“我们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了很多讨论,包括他对货币政策、宏观经济等的影响,但我们信任美联储。特朗普因素不影响我们在纽约的黄金储备计划。”

  尽管这样,市场还是充斥着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及新政府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性情绪。

  今年以来,黄金价格已累计上涨近7%,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市场对美国新政府感到不安。Independent Strategy公司拥有约45年市场经验的全球策略师大卫·罗切(David Roche)表示,围绕特朗普所引发的政治风险将使更多投资人追求避险,预计金价将于今年底攀升约6%,将升至每盎司1300美元,但多数资产如债券将出现负面报酬。

  以德国为例,特朗普最高贸易顾问曾表示,德国正利用“严重低估”的欧元占美国及其欧盟伙伴的便宜。

  如此表态,怎能不令德国政府多上一根弦?

扫码加“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投资·新三板

热点人物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