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读史书、玩越野、投实业,曾裸辞清华一脚跨进风投行业,他是中国最懂先进技术的投资人之一

Picar

2017年05月02日08:35  来源:创业邦

  黄河是“75后”,北极光创投合伙人,投资领域是先进技术但不看AI,只投实业,不投互联网,一句话总结就是:投资不跟风,不追风口。

  做案子,黄河是谨慎平稳型。在基金投资组合的配置里,黄河脚踏实地,比基金的期望回报高,但不刻意追求超额回报,状态稳定。

  这次邦哥去北极光拜访,黄河刚从外地出差回来,行李放好,推门进屋,精神饱满地和邦哥打招呼。

  “他们都知道,我在公司是比较活的那个人。做案子是做案子,但是干活我比较乐。”黄河说。在他脸上没有一丝舟车劳顿之苦。

  高智商、精力旺盛、思维跳脱,这是邦哥和黄河聊天最直观的感受。

  踏踏实实投案子,虚火大的东西我不看

  黄河毕业于清华热动力专业,获得了博士学位。先进技术领域很少有人看懂的项目,在北极光都是黄河在看。但不管是互联网还是时下大火的AR、VR、AI,黄河却都没有涉及,雷打不动地专注在与工业紧密结合的相关技术上。原因很简单:不怕领域再收窄些,但求专业,要看得深、看得透。

  黄河具体看车、能源、新材料、航空航天和工业自动化制造。他投过的案子诸如中持水务、宁波傲视智绘、浙江禾川,光名字就透着一股浓浓的“体制内国企风”,用黄河的话说就是“看起来老旧一些,没那么性感”。“创始人可能年龄比我还大,都50来岁。这个是实业类企业的一大特点,和互联网完全不一样。”

  这种风格和他的性格和扎实的学术背景有关。黄河不喜欢讲故事的公司,喜欢脚踏实地的项目:有明晰的商业模式,能赚到不错的利润,最终能以合理估值IPO。“这样的项目,我相信再过一百年也有它存在的价值。”

  项目求稳,人更要靠谱

  黄河投案子的要求简单直接:一看团队,人要靠谱;二看技术,对方要把技术优势讲清楚,讲到他听明白、认可技术的领先性,并通过其他各种渠道得到验证;第三,不唯技术论,还要看市场是否存在,技术领先性必须具备商业价值。

  北京环域创始人申彪告诉邦哥,当初谈合作时,黄河开宗明义地表示,首先就要看创始人的风格、底蕴和经历,其次看技术和应用市场。北京环域虽然当时只有两个人,但一个是31岁就被评为教授级研究员的CTO,而申彪本人是“60后”,本身就懂技术,并且在经验、人脉、管理等各方面有多年积累。对团队的认可,加上对技术体系、环境市场前景的看好,两周时间双方就敲定了合作。

  黄河自己不喜欢跟风投,出门开会也爱给人泼冷水。去年他就公开说,虽然VC的钱在增加,但是互联网虚火抽走大量资金,真正关注实业和技术的基金仍然太少,大环境对实业不利,踏实做实业的公司面对的融资环境没有本质变化,甚至更加恶化了。

  今年所谓“先进技术”大火,大家都来看,黄河却说:“糟糕了!”钱风涌而入,不踏实创业的人随之进来,他担心这样反而会把踏实做事的人挤死。

  黄河说自己以前看先进技术,从来没人跟他抢案子,现在满地都是先进技术,大家都来看。可是技术不同于一般创业项目,门槛很高。

  “这不是拿钱就能砸出成果的东西。很多没有技术背景的人,一腔热血冲进来,恐怕一大批都得折在里面。我在技术领域干了将近10年,这里面的坑不是一般地大。”

  在偏实业的技术创业领域,项目创始人大都有多年的从业经验。与黄河打过交道的创始人,40多岁算年轻,很多都是50岁开外。这些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十年,还有很多都有技术背景,投资人不仅要跟他们聊技术,还要听得懂,才能得到平等对话的机会。

  黄河的很多案子价格都不高,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懂技术,能清楚看到公司所处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和技术演进,跟创始人有共鸣。

  申彪说:“黄河有环境领域专业背景,加上人特别聪明,看问题准确,思维缜密,又有激情,技术思想一听就懂,行业前景看得清楚,沟通时无需反复解释。”

  “技术上交流无障碍,是我们很快达成合作的一个重要因素,至少占到百分之七八十。”申彪告诉邦哥,“只是那时候我们谈价格没经验。”说着申彪哈哈笑起来:“但是那会儿我们的项目算上我也只有两个人,连公司都还没注册。黄河代表的北极光非常专业,并且能迅速给出支持,这点更重要,我们很感谢。”

  裸辞清华,生活拒绝循规蹈矩

  听黄河聊投资十分起劲,他也不避讳,想说什么说什么,言语之间透出真性情,也因此和邦哥谈到了三四家热门企业——很多公司在他看来是“不靠谱”的。如他所讲,做企业,踏实非常重要,尤其是涉及到实业的时候。讲到投资回报他则认为,不管说得多好,最后成功退出,赚到兜里的才是真金白银。

  工作上务实谨慎,说到自己的生活,黄河却是另外一种风格。他告诉邦哥,自己有过一次裸辞的经历,曾让周围人都不能理解。

  本硕博都在清华读书,黄河是实打实的“土著”。博士期间的导师是前清华校长,在所研究的课题领域是领军者。黄河在清华可谓“根正苗红”,留校是周围人都看好的选择,似乎已成默认选项。

  结果,因为性格跳脱,不喜欢循规蹈矩,黄河辞职了。而进入风险投资行业,是很偶然的机会。

  黄河的好朋友当时在汉能,正在做和秦山核电站项目相关的工作,找到了黄河,想让他给自己工作组的人讲解电价形成机制。

  就着这次机缘巧合,黄河和汉能结缘,进入风投领域,后来又来到了北极光创投。

  投资不是轻松的工作。黄河说自己每年飞一百来次,每次都是周一走周五回,很少有不出差的时候。但工作的忙碌没有削减他生活的丰富。爱好广泛的投资人邦哥见过,这么广泛的还是头一次见:读书,每年要看上百本书,家里最多的是史书;看电影,最喜欢杨德昌的《牯岭街杀人事件》,家里搞了两台服务器,存着上万部电影;动手组装各种玩具,乐高、模型、机器人、无人机……

  “我家最小的无人机只有这么小”黄河比划着,拇指和食指都快掐一块了。“一有新东西出来我肯定第一时间入手,我闺女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看我玩这些东西。”

  北极光的同事告诉邦哥,别人买空气净化器是为了防雾霾,黄河买了六台不一样的,目的是自己做评测,然后跟同事讲哪一台好,哪方面功能好,为什么好,掰开揉碎,讲得清清楚楚。“但其实我们不都听得明白,记住牌子就完了。但是他就喜欢研究,得弄清楚了才行。”

  此外,黄河还喜欢户外探险和摄影,爱开着越野车爬雪山、穿越无人区,朋友圈经常能看到黄河出门野行的摄影作品。

  黄河个人的摄影器材

  黄河很少参加路演或者投资人的会。他认为做投资这件事需要很强的独立性和独立思考能力,不用关心别人投了什么,所以自己出头露面的时候也少。“大家最好也别看我,我干我的,能赚到钱又能帮到企业就好。”

    推荐阅读:

    霍金再次警告,人工智能可能终结人类文明,我们无法抗争竟因为这个

    直击李开复:只有这样的人才不会被人工智能碾压,也曾2000万美元创业 ,但全军覆没

    全国超一半共享单车接入支付宝,免押金,扫一扫骑走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