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分享通信大股东欲罢免二股东董事资格

2017年06月05日08:37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5月24日,分享通信已将三大运营商的欠款全部还清,但蒋贾二人的股权之争并没有因此结束。

  “贾树森一直以来都没有履行董事职责,导致此次筹款过程非常艰难,我要求马上改选董事会,就是要规定董事的职责,不严格遵守就要罢免董事资格!”

  6月1日,《国际金融报》记者联系到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当被问及二股东贾树森是否有为分享通信的债务危机出力时,蒋志祥有点略显激动地对记者表示。

  记者这一问事出有因。今年3月,分享通信因拖欠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1.3亿元欠款而一度陷入破产危机。随后,记者从分享通信内部员工处获得贾树森女儿贾小文的公司内部联系方式,但接通电话后,贾小文并没有和记者进行对话,而是让手机通话一直保持在线状态,使得记者有了一个“旁听”的机会。在长达41分钟的电话“旁听”中,记者获悉,贾小文当时正为了解决分享通信的债务问题,与投资方接触洽谈。而谈判最终结果如何,因贾小文切断电话而无从得知。

  据蒋志祥透露,此次筹集的两亿投资款项,“贾树森和贾小文并未出一分力,完全是自己以个人的全部担保最终获得筹款”。

  而随着近日分享通信已还清三大运营商欠款的消息不胫而走,分享通信两大当家的股权之争再次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

  欲罢免二股东董事资格

  据了解,蒋志祥和贾树森的股权纠纷始于2016年10月。当时,蒋志祥召开股东大会,正式提出融资扩股,以挽救公司长期负债经营的状态。

  2016年12月,蒋志祥同意以两亿的价格购买贾树森手上的股权。但于1月20日,贾树森反悔。

  2月20日,蒋志祥称因与贾树森多次私下交流未果,只得给贾树森发了《关于公司急需增资扩股解决公司困难的告知函》(以下简称,“告知函”)。

  根据“告知函”显示,共需引进“特许合伙人”总资金2亿元占分享通信40%股权,或分两家“特许合伙人”公司,每家投资1亿元,各占该公司20%股权并参与公司决策。蒋志祥称,贾树森同样未对此方案作出回应。

  而对于蒋志祥的指控,在3月13日记者“旁听”贾小文的电话中,贾小文这样说道:“我们当时是完全同意的,可事实上他没钱,都是做的口头承诺,一到要他签字他就不肯。”

  随后,贾小文又补充道:“而且,我和父亲从2013年到2015年来,一直在派人加入董事会,可都被他以各种理由辞退了。直到2016年上半年,我才不得不亲自加入董事会,我想就算碍于面子他也不好辞退我。一开始感觉还好,后来才发现股东大会、高层微信群、邮件,他都完全绕开我,根本不想让我知道公司的实际情况。”

  针对贾小文的说法,蒋志祥称:“她完全想控制我,喧宾夺主!更不要说她能为公司融资了!另外满嘴胡话,什么不让他们参加董事会,实际上是一直以来他们不履行董事职责,所以我要求马上改选董事会,就是要规定董事的职责,不严格遵守就是要罢免董事资格!”

  记者随即拨打贾小文的电话欲进行求证,然而语音提示贾小文的分享通信内部员工号码已暂停服务。

  据悉,贾树森终于在4月份现身分享通信,与蒋志祥进行了私谈。双方谈判过程极为激烈,贾树森方提出的解决方案双方并未达成一致。

  5月24日,分享通信已将三大运营商的欠款全部还清,但蒋贾二人的股权之争并没有因此结束。

  两亿资金来源不明

  5月初,由于蒋志祥发布的朋友圈定位在美国,导致外界对分享通信的前景猜测不断。

  蒋志祥对记者表示,去美国就是为了筹钱,此次两亿投资款项是他在美国筹集的。而当记者询问两亿资金是否完全来自美国公司时,蒋志祥并未进行正面回复。

  记者继续询问两亿资金是否同原先一样通过“特许合伙人”入股的方式获得时,蒋志祥明确表示不是,但并未对具体细节进行深入详谈。

  还清三大运营商的1.3亿欠款后,分享通信还剩下7000万元。据分享通信3月份提供的一份《关于召开分享通信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第一次临时股动会议的通知》显示,分享通信当时对外欠款急需支付约1.64亿元,其中,欠三大运营商的款项达到1.3亿元,也就是说,除了运营商欠款,还有3400万的欠款,其中包括拖欠200多名员工3个月的工资。

  3月7日,蒋志祥在记者见面会上承认,拖欠了员工3个月的工资,希望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来破局。然而由于二股东并不同意,此方案暂时搁置。

  蒋志祥日前公开表示,会陆续解决员工的工资问题。但是,他认为:“第一步还是要解决债务问题,保证合作伙伴和用户的利益。理性状态中,不是员工不重要,是因为只有把企业救活,才有员工的未来。”

  分享通信的未来

  虚拟运营商的前景是否可期一直是运营商业内争论的话题之一。

  看空者认为,三大运营商在服务能力上已经可以用“精耕自作”来形容,市场不需要虚拟运营商。同时,虚拟运营商没有自己的基站,通过分包三大运营商业务所获得的毛利相对较少,所以在大的发展格局上没有发展的可能。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三大基础运营商集体响应提速降费号召,宣布今年10月1日起将正式取消手机漫游费,这就意味着虚拟运营商引以为傲的“无漫游费”红利也随即消失。

  然而,蒋志祥显然不赞同这一观点。蒋志祥认为,虚拟运营商核心还是要与运营商差异化,这一点分享通信一直坚持行业客户、集团客户,特别是物联网发展非常可观,智能连接将是下一个爆发点。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规划所电信行业研究部主任许立东曾公开表示,虚拟运营商平均每月都有近100多万的用户增长,说明虚商行业已经具备了较强竞争力。

   推荐阅读:

    菜鸟顺丰之争:京东、美团、网易、腾讯全都支持顺丰

“王者荣耀”似鸦片式传播 学生深陷其中

    大学生跻身“富裕阶层”,然而想赚他们钱的创业者大多破产了

    美国学者 如何看待“共享单车”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