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让人“月入三四万”的陪玩生意,会是电竞淘金的另一条路吗?

李威

2017年06月06日13:06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每小时支付199元就能约到一个美貌与技术兼备的女生来到网吧陪玩游戏,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一个很少会触及到的服务。这些在平台上被称作“游神”和“宝宝”的游戏陪玩者给普通人留下的最直观的印象,是她们能够“月入三四万”。

本质上,这是一个依靠技能与时间换取收入的生意。但是由于提供服务的往往是有一定颜值的女生,潜在用户大部分是不差钱的宅男,这样的生意天然就容易被归类到暧昧经济中,被人们用“有色眼镜”来回审视。不过这并未阻碍其慢慢发展成为了一种职业,同时也成为一些创业者选择的方向。

从线下走向线上

2014年就已经成立的鱼泡泡最初是网鱼网咖内部孵化的一个在线占座和充值付费应用,后来才增加了线下游戏陪玩功能,并从线下陪玩扩展到了线上陪玩。如今它已经身处游戏陪玩行业的排头,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更多后来创业者的指路明灯。

“在鱼泡泡初期APP版本推出之后,基于网鱼网咖提供来的种子用户,我们发现线下游戏陪玩的需求在鱼泡泡上的增长非常快。”鱼泡泡的一位负责人告诉人民创投(ID:renminct)。当时大多数的线下陪玩服务都会在网鱼网咖内进行,对于“游神”而言,更安全可靠,对于平台来说,交易的过程更为健康可控。拥有线下网咖和网吧的资源,成为鱼泡泡早期从线下陪玩切入的原因之一。

“这些人就算不陪别人玩,自己也要玩。(陪别人玩)自己挣了钱,没额外付出精力,自己还玩了,我觉得这是游戏陪玩最好的一点。”不久前刚刚进入这个市场的“约宝宝”的联合创始人谢东表示。在他看来,这就像早期的滴滴和快滴司机,“下班拉个专车去跑一圈,一天挣个一百块钱当外快。”

就像滴滴与快滴在一段时间之后,需要依靠补贴吸引更多司机加入进来,以满足平台的需求一样。从线下切入的陪玩平台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开始面临业务增长的瓶颈。线下陪网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能是陪玩的大神距离太远,没时间赶过来,也可能大神觉得冬天太冷,不想出门。

“它不像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可能有一定的增幅,但不会出现百分之百的增长,而是百分之多少多少的增长。如果我们城市布局不是那么大的情况下,发展会比较缓慢。”更为重要的是,这种重线下的模式落地推广的成本太高,而且相对于平台的管控成本而言,需要承担的风险太大。

鱼泡泡平台在2016年4月开放了线上游戏陪玩业务,在放开后的3个月内,鱼泡泡的营收流水、平台用户注册量、大神注册量都获得了显著提升。数据显示,鱼泡泡2014年的营收是100多万,2015年则是1000万,2016年的营收则是1亿多。

“线下游戏这块,客单价比较高,这也是限制我们线下发展的一个门槛。而线上可能十元、二十元就可以玩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打包或者怎样。放开线上使得用户群体的门槛大幅度下降。”线上陪玩的放开,事实上扩展了鱼泡泡的服务群体,从服务金字塔尖上的那群人,转变成了为更多重度游戏玩家提供撮合交易的服务。

“更多游戏玩家通过自己的游戏技能获得了鱼泡泡平台的大神资格,并且开始在鱼泡泡平台上通过提供游戏陪玩获得经济收益,其中不少三四线城市的游戏大神通过我们平台每月获得了数额不等的收入,这个收入足够让他们在当地获得体面的生活。”这位负责人说道。

电竞淘金的新路径

无论是线下游戏陪玩,还是线上游戏陪玩,在游戏陪玩行业的创业者看来,都只是一个大生意的起点,是为中国众多游戏玩家提供的基础服务,更多诸如声优陪聊、健身指导、线下时间出租等增值服务,也都已经被付诸实践,开始满足用户在游戏陪玩之外的其它需求。

“目前来看游戏一定是最大的那头,如果这头能够让我们获取千万级,甚至是接近亿级的用户群体的话,当有了这些用户群体,有了这样的应用场景,你再去推基于他们需求的新的品类,我觉得可能性会更高,或者成功概率会更高。该负责人表示,鱼泡泡现阶段还是会专注游戏,在游戏中去挖掘用户的需求。

“如果他们有这个需求,就像我们开直播功能一样,那我们会去开这样的一些品类,不是对这个品类进行扩张性的,比如花钱打进去,让更多的一些高端用户和大神来补充。而是依靠那些(有需求的)游戏玩家或者游戏大神转型而来,通过他们带过来的用户群体,先把这一些新的品类尝试性的推下去。”

这样的尝试不失为是在电竞热潮下找到的一种新的淘金途径。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规模达504.6亿元。据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最新发布的《2016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发展报告》显示,目前全国共有网吧场所15.2万家,用户规模达1.22亿。

追随鱼泡泡脚步前进的“约宝宝”会更执着于社交,“社交也在经历一个消费升级的过程,娱乐升级是一个最核心的、可能爆发的一个趋势。如果说有一个铂金或者钻石的妹子可以去带你打,那五块钱一把何乐而不为?”

谢东认为,现在是一个IP最值钱的年代,每个男孩子或者女孩子可能都有自己擅长的一方面,在鱼泡泡和约宝宝这样的平台上,这些擅长的方面会有可能发展成一个非常优秀的IP。“比如说现在《王者荣耀》很火,竞技类游戏可能就已经走向正规化了,那可能它就变成一种(能够被分享出来的)技能了。”

约宝宝试图顺着这个趋势去满足人们的需求,与鱼泡泡一起先把这个市场做大。“可能有前辈在前面带着你走,对于我们也有好处,走的弯路会少那什么一点。但是,行业有老大没老二是不正常的表现,我认为这个行业还是要有老二,至少有老二、老三,大家一起打一打,你总得让资本打一打。”谢东认为。

撮合交易的风险

事实上,技能分享平台的本质是在做一种撮合交易,通过平台为交易双方进行背书,并同时对交易行为进行监管,就像技能分享领域的淘宝。这并不是一个很时髦的概念,技能分享平台的创业尝试也早已有人做过,但是并未产生有影响力的企业。

从游戏陪玩切入做技能分享的优势在于一边降低了进入的门槛,一边又扩大了技能分享的群众基础,是一种从大众向大众的扩展。“游戏陪玩这十几年一直存在,但一直不大,如果我们是盯着这个市场过来的,那我们也做不大。我们一定是看中了另外一块更大的技能分享,游戏这块如果有四个亿的玩家,就有可能四个亿多技能分享者。”

但是,正如早期的淘宝会存在假货问题一样,天生“暧昧”的约人生意中也会存在劣币,甚至一些负面消息的传播速度,会比在淘宝上售卖假币要更快、更为印象深刻。至今,一提到鱼泡泡的崛起,谢东在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关于“游戏婊”的讨论。

在2015发布于百度贴吧的一个帖子里,一位女性陪玩者写道:“半年时间,本姑娘陪玩次数大概15次,赚了2万大洋。”在这篇名为《我就要做游婊,你们有意见吗?》的文章中,作者坦承自己从一开始的纯陪玩游戏,逐渐发展成了后来的也“挑人”提供其他服务。

这样的讨论直到现在还在继续,“月入三四万”和“提供其他服务”成为了游戏陪玩行业最常见诸媒体的两个标签。甚至在2015年11月,苹果商店因认为“游戏陪玩”是敏感词而对鱼泡泡进行了下架两个月的处罚。而不久前上线的声优陪聊业务,也被媒体曝出有人在一对一陪聊中“开了车”。

健康交友和娱乐成为鱼泡泡们面临的一个重要门槛。这个行业的处境在某种程度上与移动直播类似——天然就能引发人们对于原始欲望的遐想。甚至这种“暧昧”的特质会成为吸引一部分人入局的动力。而新兴行业往往缺乏相应的监管法规与措施,平台自身如何进行自律将成为行业是否能够健康发展的决定因素。

“你可以看到我们其实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公告,推到大神跟用户端,叫拦网计划。一旦有用户举报,那么你肯定就封号,一旦封号,我们在定期的巡查当中发现有这样情况,也一定是封号。”鱼泡泡提供的资料显示,触发平台红线的往往是新来的用户,在整体订单中,违规的订单比例很小。但是,线下的情况却并不全在平台的掌控范围内。

“从实际的角度来看,我们当然希望政府越早监管越好,因为这说明这个市场被政府认为未来可能真的是能够创造就业机会的,从这个出发点来监管这个事情,让这个行业能够更加有序健康绿色的发展。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政府早介入要基于对这个行业比较透彻了解的情况下,进行一定的监管,可能会对这个行业更好的发展有更好的帮助。”该负责人表示。

虽然更多的创业者开始将目光瞄准这个市场,但是,整个陪玩行业面对的首要问题还是要让主流人群接受自己。或许正如谢东所说,这个行业还需要创业者和资本进来打一打,让竞争成为打破行业发展瓶颈的动力。

PC用户扫码,手机用户长按二维码加“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李威、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