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1.5万签约商家 单月成交总额超9亿 彭雷掘金万亿餐饮SaaS市场

韩廷宾

2017年06月09日10:43  来源:挖贝网

客如云创始人兼CEO彭雷

  因为接待投资人的缘故,彭雷到的比预定的时间迟。Polo衫,牛仔裤,运动鞋,无框眼镜,他的穿着很互联网,“咱们去我办公室聊吧。”

  彭雷的办公室与员工区仅隔着一面玻璃墙,一进办公室就能看到从OnPOS到 OnPOS Mini 几代软硬一体的SaaS智能终端,而在办公桌后墙柜子上放的是音箱还有玩偶“大白”。简单、随性,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是一家拥有着1400多名员工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兼CEO的办公室。

  “客如云的第一条企业文化,叫做life is great,我们的员工都有一些共同的味道,都有积极正向阳光的心态,我们不是那种苦大愁深的创业者。”这位生于1980年的互联网连续创业者,语气中少有锐气,更多的是亲和。

  成立于2012年的客如云算是彭雷的第四次创业,目前已经是全球领先、国内最大的SaaS系统公司。主要面向餐饮、零售等服务业商家,提供软硬一体的新一代智能管理系统,实现商家经营智能、高效、简单。

  2015年12月30日,客如云挂牌新三板(835268.OC),并于2017年5月进入新三板创新层。2016年,客如云营业收入同比增长640%至7305万元,实现毛利润2838.55万元,同比增长38.78倍。单月度GMV(成交总额)从2016年初的不足1亿,增长到2016年12月的超过9个亿,增长超八倍。(编者注:本文数据以客如云2016年年报为基准)

  “现在我们是一家SaaS软件公司,未来我们要成为一家DATA公司。”客如云创始人兼CEO彭雷说道。

  川人彭雷

  在常人眼里,成都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优哉游哉的气息,他们抱着一种“关你铲铲事”(关你什么事)的态度,过着自己的舒坦日子。而关键时刻,成都人却又能收起慵懒本色,变得骁勇善战,这四个字,也可以用在彭雷身上。

  “我考大学的时候,家里就觉得四川多好,干嘛要出省读书。”但是彭雷觉得,“少不入川嘛,在成都呆了18年,必须要离开一下。”1998年,彭雷高中毕业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如愿以偿离开了巴蜀之地。

  彭雷在中科大应该算是个另类。他的同班同学中20%到30%去了美国,剩下40%左右则是去了中科院的各个研究所,还有就是参加省考和国考进入公务员之列。

  “我是我们班唯一一个创业的,就是太不安分了,从离开成都那一天起我就没打算安安稳稳的待下去。”彭雷说道。

  2001年,彭雷迎来人生中第一个“关键时刻”。

  这一年他大三,早在本科学习期间,他就凭借爱好创立了当时教育网内领域最大的内容服务提供网站博维网,提供包括BBS、BLOG、在线娱乐等在内的丰富内容。其中音乐社区,取名叫做“彭彭听吧”,截至今日,在一个音乐网站大收集的帖子中,仍能看到这一音乐社区的身影。

  “做了两年,后来就给卖给了北京一家公司,大致卖了几十万吧。”彭雷回忆道,“当时还是年轻,卖了之后也没什么感觉,也不懂什么溢价。”

  揣着几十万的巨款,彭雷和几个合伙人来了北京,开始了他长达11年的北漂生活。

  在面对为什么当时没买房这个问题时,彭雷笑言:“当时西直门的一个小区,一平米7500,我看了之后,就觉得西直门交通这么不方便,还卖这么贵,泡沫太严重,然后就没买,后来我一直在反思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到了北京之后,彭雷进入了看似“疯狂”的连续创业期。2006年创立名片网,成为国内当时最大的名片数据交换平台,2007年创立基于大数据的营销公司FirstDM。

  而与餐饮行业沾边儿,是2010年与杜一楠创立24券团购网, 即跻身中国团购行业前5名。2011年,24券毫无意外的加入到“千团大战”之中,“当时我们团购网站员工最多时有4500人,融了5000多万美金,然后一年的时间全部烧完。”

  提起当年,彭雷仍是感叹,“烧到最后,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团购中的商机 做To B的苹果

  任何经历都是一种积累,这是句鸡汤,也是句事实。

  对于彭雷而言,正是团购网站的经历,让他看到餐饮和互联网的结合是一个机会。“我们说是餐饮也好或者是服务业,商家和消费者之间是有巨大的市场的,这是我们当时得出的第一个判断。”

  不仅如此,彭雷还发现,消费者已经用上智能手机了,但是不管是餐饮亦或者零售业20-30年之间都没有变过,他们想和消费者之间根本无法连接,更别说沟通。

  “我用诺基亚,你用iPhone的话,咱们连微信都加不上。”彭雷说道。

  彭雷觉得这事儿不对,必须要有一家公司出来,帮助B端的服务业商家,给他们提供像iPhone这样的智能硬件和像iOS这样的智能软件,然后做到实时在线连接,数据可以双向打通,完成各种交易和互动,使人跟服务业双向互联。

  “既然如此,那我来干这个事情。做一个专注To B的,SaaS的,就像苹果改变C端一样,我们要去改变B端。所以我们被贴了一个标签,做To B的苹果。”彭雷说道。

  2012年8月,客如云成立,专为餐饮商家提供SaaS服务。如同当年马云说服蔡崇信加入阿里巴巴一样,彭雷说服了自己在24券时的投资人KK入伙,作为合伙人和COO。

  “说了个7、8次,最初他(KK)是一星期来公司上班一天,后来变成2天、3天、4天、5天,再到现在一个星期7天都在,他已经难以自拔啦。”彭雷打趣道。

  “彭雷味”客如云

  这家To B的苹果是彭雷味的。

  客如云给人的感觉和彭雷一样,追求积极,绝不苦大愁深。其企业文化第一条“Life is great”要求员工热爱生活,第二条则是“Teamworkwins”强调团队力量。这两条如川人对生活的追求一样,彭雷希望客如云的员工能够享受工作,享受生活。

  而后两条“Fast learning fastmoving(快学快用)”和“Best or nothing(追求极致)”,显现彭雷身上的骁勇善战之余,也基本概括了客如云团队的工作风格,

  客如云成立的2012年,恰好也正是餐饮SaaS行业兴起之年,SaaS系统落地就被赋予了“消灭传统餐饮管理软件”的符号和使命。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多数传统商家连SaaS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提让他们使用这一软件系统。

  而诸如客如云等一小批SaaS公司而言,在起步阶段也只是停留在研发软件阶段,硬件则是依赖iPad或者是其他PAD终端。

  2014年,客如云研发出自己的系统,2015年开始推向商家。但是萌芽期的市场,让在推广产品时遇到前所未有的难度。“那个时候我们去和商家谈,商家一头雾水,说你要干嘛,这软件对我们有什么用,我为什么要换这个SaaS系统啊,这个智能化没有意义。”彭雷回忆。

  不过,萌芽期只能是外在原因,作为客如云的掌舵者,彭雷觉得要改变B端,提高用户体验必须要自己做终端,即硬件。

  “快学快用”在此时被发挥到了极致。从发现市场需要硬件,到2015年10月份推出,客如云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即完成第一代硬件终端OnPOS的推出,彻底实现如iPhone+iOS一样的“软硬一体”。

  第一代OnPOS主体呈现白色,被亲切地称呼为“大白”,可以为餐饮行业提供预订、排队、外卖、点餐、收银、会员、营销、供应链管理等多项服务。

  硬件研发如此之快,难免入“坑”。客如云当时遇到最典型的问题是,OnPOS 10月份发布之后,因为缺乏工厂管理能力,也不懂得供应链问题,直到2015年12月份仅仅生产出来200台。

  “很多商家问我们,你们在饥饿营销吗?我们说,我们是真饥饿,”彭雷说道,“产不出来啊,没办法,后来才慢慢理顺。”

  软硬一体的推出,改变了客如云的发展轨迹,或者说使客如云开上了高速公路。2016年,商家互联网意识增强,当连买菜、早上吃个鸡蛋灌饼都可以微信支付的时候,商家对SaaS的需求进入井喷。而客如云OnPOS操作简单、开机即用,使得其在众多SaaS产品中脱颖,“市场从此变得开阔”。

  一年后的,2016年8月,客如云发布了新一代产品OnPOS mini,今年9月份,客如云还将发布新产品OnPOS 2。

  而去年一年,骁勇善战的客如云,依靠着强大的地面部队在全国各地攻城略地,截至2016年年末,客如云已在28座城市设立分站开展直营业务,客户覆盖超过150个城市,公司员工数量超过1400人,签约商户超过1.5万家。

  依据客如云2016年年报,其去年营业收入实现7305万元,同比增长639.65%;毛利润2838.55万元,同比增长38.78%;毛利率也由2015年的7.42%提升至39.47%,同比增长432%。12月份GMV(成交总额)超过9个亿,增长超八倍;业绩指标比如订单数、移动支付金额,都达到全年8-10倍的增长。

  用“开放”迎接行业拐点

  20世纪60年代时,美国学者埃弗雷特·罗杰斯提出了一个创新扩散理论,他认为新事物的扩散会有一个认知—说服—决定—实施—确认的过程,遵循“S”曲线。

  而在彭雷看来,整个餐饮SaaS行业作为一种新技术,也会遵循一个“S”曲线,从最初2012年的兴起到2016年是整个行业的孕育期,缓慢增长,而一旦达到某一临界值(10%的接受率)后,市场将进入快速增长期,拐点就在此时来临。

  这一拐点就是2017年。

  餐饮SaaS行业的服务商数量在不断增加,商家接入意识渐强,也诞生了几个如客如云一样“行业BAT”级别的公司,更是不断有成长型企业成为炙手可热的投资热点。有媒体认为,在2017年整个行业或将进入一片红海,服务商们的竞争程度可以用贴身肉搏来形容。

  如何应对?彭雷给出的答案是——开放。

  2017年3月7日客如云举办“餐饮SaaS开放平台—KONNECT 2017”大会,彭雷在会上宣布将搭建“KONNECT餐饮SaaS开放平台”,为餐饮业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开放四种能力,分别是云端能力、终端能力、销售能力、运营能力,实现基于开放平台的餐饮行业智能生态圈,共同解决商家人、财、物、客四个维度的问题。

  “传统的线下服务业一直是‘孤岛’状态,传统系统信息封闭,对外缺乏连接。” 有着千万量级的线下服务业(补充),在互联网信息化的进程中,如彭雷所言,信息封闭、彼此无连接,是它们至今未能打开的“死结”。

  据挖贝网了解,在“人”的方面,客如云的开放平台将通过与招聘、培训、人事管理等公司合作,为餐饮从业者提供完善的人才管理手段,目前客如云已经与智联招聘,掌柜攻略的勺子商学院等达成了合作;在“财”的方面,客如云的开放平台则是通过已经对接钱包金服和民生银行,为中小餐饮企业提供了“资金贷款”等服务,还可能会与用友、金蝶等传统财务系统对接,助力餐饮企业财务管理。

  而在“物”的方面,开放平台已经实现通过后台大数据精准计算食材的实时损耗,通过智能化的库存管理,进行科学配比,还将和京东、蜀海、美菜等原材料供应商对接,为餐饮企业提供跨平台比价、采购账期等便利;在“客”的方面,客如云的开放平台已经对接了诸如美团、饿了么、点评、口碑、糯米等几大C端平台,通过将餐饮企业的预定、点餐、外卖、支付等服务在几大平台露出,来实现顾客引流,解决多App多账单带来的烦恼。

  客如云在整个行业面临洗牌这一时间节点推出开放平台,除了有着清晰的思路之外,彭雷更是有着足够的自信,一是客如云具备产品优势,二是强大的销售和维护体系,客如云拥有着强大的地面部队,同时彭雷自己曾经团购网站经历使他积累了管理上百个城市、上千人的销售服务团队的宝贵经验,三是客如云目前开放和连接的能力,使其可以确保B端和C端的流畅对接。

  另一方面,开放平台这一步的迈出,也是彭雷为客如云未来成为一家DATA公司埋下的重要伏笔。“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商家进入我们的开放平台,不只是餐饮,今年还要进入新零售”,彭雷说道,“这些线下服务业的庞大数据,能让我们挖掘出意想不到的价值,这是一座金矿。”

  回头望餐饮SaaS行业2012至2016年这四年的孕育期,小公司死伤无数,客如云是为数不多存活下来的。

  彭雷至今对于客如云成立的时间点仍是感触良多,他觉得如果客如云不是2012年成立,而是在餐饮SaaS兴起前的2010年,“可能没等到拐点,公司就死掉了,但如果是2014年成立,也不行,因为拐点来了,产品还不成熟。”

  对于客如云而言,很难说是餐饮SaaS市场孵化了这家公司,还是他培育了餐饮SaaS市场。

  亦或者说,餐饮SaaS就是客如云。

推荐阅读:

“抢红包”演变成新式赌博 套路深!“微信赌场”疯狂卷钱

北京惊现“黄金单车”,群众纷纷表示亮瞎眼!

董秘却套现走人?估值暴涨200倍的嘉行传媒最大赢家不是杨幂

谁说高考无用?马云、马化腾……60位亿万富豪可都过了这座独木桥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