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两年豪掷150亿元,这笔“稳赔不赚”的买卖为何让中国资本前赴后继?

2017年06月15日10:46  来源:投资界

  近日,当代明诚宣布与苏宁体育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体育版权市场,并使之成为其各自所属产业集团中的国际足球赛事版权分销平台,进而通过该平台展开双方在体育各领域的深层合作。

  此次交易不仅对合作的双方都有利,对于新英体育也是一个重大的好消息。在苏宁拿下英超2019-2022三个赛季中国大陆和澳门地区的独家全媒体版权后,在英超版权分销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新英体育想卖身苏宁不成,反倒和当代明诚一拍即合。据悉4月11日,当代明诚100%收购新英体育的控股公司新英开曼。

  作为此次合作中的关键,当代明诚在近两三年体育产业的广泛且快速地布局令人瞠目,已逐步搭建起以体育营销、体育经纪、体育场馆运营、青训和俱乐部运营为主的体育生态链。而这一切的推动,都离不开蒋立章和他的双刃剑体育。

  80后俱乐部海淘狂人蒋立章

  5月14日,意大利媒体《意大利足球》报道称,双刃剑体育派出的代表已经和意大利足球俱乐部帕尔马的高层草签了收购协议,未来两年中资将向帕尔马投资1000万欧元,蒋立章将拥有俱乐部60%的股权。而他的目标是拥有俱乐部90%的股权。

  此次收购方双刃剑体育在2015年7月与道博股份(后改名为“当代明诚”)的并购案中名声大噪。道博股份斥资8.2亿收购双刃剑100%股权,评估增值率1243%。年轻的80后总裁蒋立章身价瞬间飙升至4.8亿,一夜成为亿万富翁,而蒋立章也成为了当代明诚最大的自然人股东。

  蒋立章的手上不仅有西甲球队格拉纳达98.13%的股份,还持有NBA球队明尼苏达森林狼队5%的股份。据悉,蒋立章正在与英超球队水晶宫接洽收购事宜。

  蒋立章曾表示:“我们成立了当代明诚足球俱乐部管理公司,我先以个人收购,收购之后的俱乐部都会归结在这公司。”

  有消息称,当代明诚足球俱乐部管理公司正筹备在香港独立上市。

  去欧洲谈生意不问足球俱乐部价钱,你都不好意思说是中国来的

  最近几年,中国财团在欧洲刮起了旋风一般的金钱风暴。据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7月至今,不到3年,中国财团已出手收购了19家海外足球俱乐部的股权,涉及总金额超20亿欧元(约合154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AC米兰、国际米兰、曼城、马德里竞技等欧洲豪门(详情见下表)

  “现如今,国内企业家去欧洲谈生意,如果不顺便去当地足球俱乐部询价,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国来的。”这样的段子在企业家圈子里广为流传。

  此前王健林在哈佛大学发表演讲时,就有现场观众提问万达海外并购的竞争力是什么?王健林的回答言简意赅,“首先,有钱。”大部分欧洲人的心态都是把中国资本当成给俱乐部带来更多转会费和运营资金的“钱包”。

  在足球历史上,曾有一段时间,这个角色都是阿拉巴石油富商们扮演的,最近几年来,中国经济的崛起,在世界足球界正在成为这一角色新的演员。

  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是一笔稳赔不赚的买卖,亏钱也要买背后的真相

  面对发展了百年的欧洲足球产业,除了不差钱外还差得很多。

  本身能够成功获得盈利的欧洲足球俱乐部就凤毛麟角,而且国内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才,参与到国外足球俱乐部的管理。王健林在2017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也曾表示,入股马竞并没有赚钱,一直在烧钱。

  但凡是能买起俱乐部的哪个不是顶尖精明的商人?亏钱玩情怀是不大可能的,追逐利益才是商人的本性。一掷亿金地砸钱到海外的俱乐部,很可能只是打着发展体育的名义玩着资本运作的金融游戏。

  据了解,在前述中国资本已投资的欧洲足球俱乐部中,除了收购法甲尼斯俱乐部使用的是本公司在欧洲的自有资金,不涉及外汇,其余使用的基本都是非自有人民币模式。即先通过融资等方式在国内发售金融产品,募资完成后再通过各种渠道换成欧元转到国外。

  通过加杠杆的金融工具收购海外俱乐部,以小博大,用少量资产拥有大额的海外俱乐部,如果未来能够撬动A股上市公司收购海外俱乐部资产,便可以从中赚取差价。

  不少收购或有意收购海外俱乐部的中国老板承认,收购的目的的确不纯粹是足球和“情怀”,更多考虑的是金融因素。不论球员转会还是俱乐部收购,足球领域的“国际交流”往往数额巨大且流程模糊。

  一名处理过多名世界球星转会的足球经纪人曾透露,“比如一家俱乐部,想把1000万欧元的资金合法转移到海外,一般的操作方法是,找到一名价值2000万欧元的球员,然后以3500万欧元收购,除去给各级经纪人500万欧元中介费之外,剩余的1000万欧元差价就可以运作到海外。”

  然而,打着资本出海的幌子搞资产转移,惹怒了监管层

  2017 年3月10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的对外投资在外引起了一些抱怨,进行政策指导是有必要的,这似乎印证了海外足球收购的收紧。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也说,有的企业“在中国的负债率已经很高了,再借一大笔钱去海外收购,则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矛头直指体育、娱乐等热门海外并购领域。

  其实,从2016年底,多部门宣布就海外并购加强审查,外管局和商务部要求500万美元及以上的转移出境业务须获特别批准。

  2016年12月6日,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就当前对外投资形势下中国相关部门将加强对外投资监管答记者问,表示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

  对外投资政策收紧下,AC米兰的收购几近流产

  2016年8月,中欧体育与AC米兰的母公司菲宁维斯特达成协议,以7.4亿欧元收购AC米兰俱乐部99.93%股权。此后,中欧体育于2016年9月和2017年1月,先后两次向菲宁维斯特支付了总计2亿欧元的定金。第一笔正常支付,但第二笔却因为国内金融管控加强而不得不向后推迟,一度接近流产。

  随着国家政策对海外体育投资的金融政策收紧,中欧体育主席李勇鸿不得不调整收购方案,在海外寻求资本运作。

  2016年12月,李勇鸿在卢森堡成立罗森内里体育投资公司(卢森堡),后者成为AC米兰新的收购主体。直到2017年4月13日,收购AC米兰俱乐部才终于落下帷幕!

  当然还有更惨的!4月16日,莱茵体育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收购英超足球俱乐部南安普顿。不过似乎还是心有不甘,次日,莱茵体育母公司莱茵达控股集团又发布声明称,莱茵达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高继胜将直接收购圣玛丽足球集团有限公司80%股权。

  资本出海受阻,中国足球却可能因此受益?

  在对外投资政策收紧的情况下,以前以足球为名义的金融游戏玩不下去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必然会有更多的资本流向中国足球。

  2017年1月5日,中超重庆力帆俱乐部召开转让发布会,来自武汉的当代科技产业集团成为俱乐部新东家,俱乐部也正式更名为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据悉,当代明诚以5.4亿人民币购买了力帆俱乐部90%的股权。

  就连苏宁俱乐部,也被张近东要求在青训方面的投入要不低于俱乐部总投入的20%。这是什么概念呢?根据苏宁内部得到的情况,2016赛季的总投入接近20个亿,假设2017赛季球队没有买卖球员而少5个亿(从目前想要在中超争冠的趋势来看,投入很难低于15个亿),那么15个亿的20%,就意味着3个亿!

  如果所有这些的投入都能够真正落实的话,必然会给中国足球水平带来巨大地提升。从这个角度讲,收紧的外汇政策,或许为中国足球带来更长期也更正面的效果。

  从最初的只能是欧洲联赛球场边不断闪烁变化的字牌,到海外名俱乐部的实际操盘手,中国资本不光在中国制造和对外贸易上走向全球,还正在让世界足坛迅速升温,吸引无数目光。但我们更希望的是,资本力量可以让中国足球得到全世界的尊重。

        推荐阅读:

        日媒:全球科技进入“中美两强”时代

       巨头争相布局短视频 “15秒背后的战争”开启

      阿里新零售概念加速落地发酵 马云称要让线上线下皆大欢喜

       千亿广场舞背后的野心:我们抢的是爸妈的钱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