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他来自投资界“全真教”,专注高精尖,迷恋荷尔蒙

 何斌 

2017年06月19日15:21  

王明耀所在的联想之星一直是投资圈里一个隐士般的存在。

在外人看来,联想之星的投资做得又慢又重,很多项目甚至不屑。毕竟作为联想系其中一员,联想之星承担着早期投资、孵化前沿技术与创新模式、培育“明日之星”的重任。

然而,这家早在2008年就成立的机构,是国内最早进入人工智能、医疗健康两个领域的机构之一,投出了一系列在当下看来很成功的项目,比如FACE++、思必驰等技术性很强的项目。

现在,他们甚至一改严肃面貌,变得奔放起来,也参与了新人群、新市场方面早期布局,在这个领域投资了公路商店&黑市、丛林电音等。

柳传志曾戏称这个投资团队为“全真教”——能独当一面,联合组阵型颇具杀伤力,只是其中每个人都并非耀眼的明星高手。

在本次采访中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代表联想之星,讲述了这位资深投资人对于新市场/新人群的投资心得。

已养成的用户习惯+可落地技术将是未来投资的长期主题

Q小饭桌:您现在主要看哪些方向?

王明耀:我个人的精力主要放在TMT这个大方向里。主要有三类:首先是偏消费升级类,跟C端用户息息相关的;第二类是偏精神消费的,我们叫做新文娱、文化体育这一类;第三类是涉及到2B这个方向的,比如能够提升企业运营效率的企业服务;另外是偏向人工智能底层技术。

Q小饭桌:对于消费升级项目每家机构的投资逻辑有不同,联想之星对于消费升级项目怎么看?

王明耀:从本质上来讲,现在市场上这类的项目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为需求方提供服务,面向消费者;一类为供给方提供服务,偏向企业服务、SaaS,或者叫做产业升级的项目。

为需求方提供服务的又分为两类:一类基于物质,大家因为生活条件、收入水平的提升,所以他有消费升级的需求;第二类由于新的人群迁徙,当到达一定阶段他对精神上有了一些新的需求,体现在文化、影视、二次元、体育等各个方面。

举个比较典型的例子,以前国人对日料的认知可能是自助餐模式,但是,这两年在北京和上海开了很多日料店,客单价1000元以上,店面不大只能容纳十几个人,和日本的店相似度极高。其实主要原因在于,这两年去日本旅游的人增多,吃过日本正宗的日料后,再回来吃平价的自助餐已经无法满足需求。所以,消费升级这件事的底层需求真实存在。

在消费升级这个领域,创业者面对的受众又有所不同,高端的人群对价格不敏感,对产品品质提出了更高要求,所以针对高端人群,创业者要解决的是产品的品质、定价和效率的问题;而面向大众的产品,本质上讲究的是物美价廉,这里面对效率的提升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那么,效率如何提升呢?我认为是要和一些新的技术结合。比较典型的是,从去年到现在,有大量偏自助类服务出现,类似摩拜、ofo单车,这些项目的逻辑上类似,希望通过自助的服务形式提升效率,有了效率的提高这个账才能算得过来。

我们在投资相关项目时,比较偏好在产品升级同时,本身还能与当前消费者的使用习惯、成熟的技术手段能够结合起来的项目。易于培养或已经养成的用户使用习惯,加上提升效率的技术解决方案,能够在不影响用户体验的情况下减少人工,可能会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投资主题。

Q小饭桌:当下还有哪些新的趋势或者新的人口迁徙带来的机会?

王明耀:外界很多人不知道,联想之星在人工智能方向的布局很早,在联想之星创立初期,我们投了做虹膜识别的中科虹霸、做人脸识别的FACE++、做语音识别的思必驰等,现在看来都是人工智能最底层的技术。

要说系统布局人工智能,七八年前就早已布局,2015年在旧金山发起Comet Labs,专门做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项目孵化和投资,比如投了无人机空域管理平台Airmap等项目。Comet Labs 现在的团队在10人左右,他们在创业公司服务、产业对接、技术商业化等方面走出了一条创新道路,也在此基础上完成了几十个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项目的投资。

同时,我们加大了对C端新人群、新市场的关注程度,投资了针对亚文化人群的公路商店&黑市;针对电子音乐爱好者、做电子音乐节的丛林电音;投了专注做微信表情包的十二栋文化,微信上有一半的表情流量都是这家公司的产品……投资这类项目时我们主要关注的是粉丝的狂热程度。

另外,我认为农村也是一个新的市场。现在杀出来的是快手,包括广场舞相关的创业公司,我们认为这个市场潜力巨大。

新商业领袖,必须对线上线下

都有很好的商业理解力

Q小饭桌:做投资10多年,对于看趋势和人您有哪些心得?

王明耀:我做投资这些年经历了大趋势的几拨变化。我们认为过去2010年这拨是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而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标配,像“互联网思维”这两年已经没人提了,因为多数人已经具备了互联网思维。

第二个趋势是当下线上线下达到了一定的动态平衡。平衡指什么?以前觉得线下流量成本高,有房租、水电耗材等成本,但是现在一算,现在的获客成本有时候反而要便宜,所以,我的判断是线上线下动态平衡的时代已经到来。我们联想之星在2012年左右判断,未来8-10年可能会逐步进入线上线下动态平衡的时代,而现在看来,这个变化在4-5年内已经发生了。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做投资,其实我们想的就是如何用新技术改造好线下,让线下生意更具有吸引力。我们对于未来商业领袖的判断是,他有很好地商业理解力,又不完全是只理解互联网技术的人,对线下和传统商业本身更了解的一批人来引领这一拨的潮流可能会更适合。尤其在模式壁垒弱化的趋势下,拿共享单车作为案例,线下的运营如何做的高效将成为成败关键。但一切都不能背离商业的本质,你是开饭馆的做的东西好吃是壁垒,开服装店衣服好看特别重要,而不是说是否互联网,这个东西已经没那么重要。

对于一个好的投资人一定要具备高度概括能力,可以用简单的语言或者类比,把事物的本质说得清楚,比如最近比较热的是区块链创业,区块链这个概念本身比较抽象,但是可以和当年的二维码做类比,重要的在于技术的应用方向,可以用来改造什么行业,什么样的业务模式可能是重点。

另外一点,我认为优秀的投资人一定要有定力,永远关注创业者到底解决的是什么问题,这是最底层的东西。另外就是要见过足够多的项目,不断通过见到好的团队树立对于行业的理解,因为投资人很多时候是站在历史的角度去做判断。

Q小饭桌:如何看待消费类项目的天花板问题?

王明耀:联想之星的投资逻辑有几个,看好的方向,匹配优秀的团队,同时找到最好的切入点。

一个好的方向有几个要素构成:首先是趋势。确定趋势以后要找到合适的时间点进入,比如2004年左右就有人提移动互联网,但是真正到来是在2010年左右,你做的太早也没用,明确的时间拐点要把握好。

另外,就是你提到的市场空间。市场空间是一个公司能不能成为很大公司至关重要的因素,这和天使投资的逻辑是相关的,因为天使投资有很高的失败率,对于确切是“小而美”的项目,我们基本很少去看。但是,有句话讲“只有小舞台没有小角色”,在我的理解,要投有成长性的人,具备这一特点的人会不断调高目标,扩展新的品类。

比如我们很早进入的FACE++,最早接触的时候是做体感游戏起家,找到合适的人,方向甚至说都是可以调的。有时候我在复盘,早期交的“学费”有70%-80%和对人的判断失误有关系,总结起来有几个:创始人的决心不够,对创业不够坚持;有一些大公司北京的创始人习惯了挥斥方遒,不能为了创业拉下面子,使公司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当然,做风险投资要拥抱不确定性,迎接这些挑战。

推荐阅读:

 

 

“抢红包”演变成新式赌博 套路深!“微信赌场”疯狂卷钱

北京惊现“黄金单车”,群众纷纷表示亮瞎眼!

董秘却套现走人?估值暴涨200倍的嘉行传媒最大赢家不是杨幂

谁说高考无用?马云、马化腾……60位亿万富豪可都过了这座独木桥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黄盛、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