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斗鱼宣布盈利了,但我们依然看不清游戏直播的未来

李威

2017年11月27日09:44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近日,斗鱼宣布进入完全盈利状态与网易诉YY侵犯《梦幻西游2》著作权案胜诉这两条新闻让游戏直播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经历了从狂飙猛进到理性发展的变化过程之后,游戏直播未来的发展前景会是什么样?

首先,从游戏直播的主业来看,版权依然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网易起诉YY侵犯《梦幻西游2》著作权案胜诉在一定程度上对直播平台发出了示警信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判决游戏画面属于“类电影”作品,网易拥有版权,也就比较明确地回答了播放游戏画面是否受著作权保护、未经授权的游戏直播是否侵权等问题。同时,也对游戏直播平台和游戏厂商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更为明确的认定。

在这场官司之后,直播平台和游戏厂商的关系可能会越来越像传统的视频平台和内容方的关系。在不存在利益冲突地时候,双方可以和平共处;如果像网易和YY一样出现了难以调和的冲突,拥有版权和IP的游戏厂商却往往会更为强势。尽管直播平台目前已经成为游戏宣发的一块必争之地,其重要性在不断提高,但从大的游戏产业链条上来看,直播平台依然处在整条产业链的下游,用户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忠诚于平台和主播,而是忠诚于他们所青睐的游戏会出现在哪个平台上。

这也就决定了,游戏直播平台目前并没有向大的游戏厂商和热门赛事进行议价的能力。版权也因此成为了悬在整个游戏直播行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有可能会掉下来切断游戏直播平台的咽喉。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一个办法就是选择与大的游戏厂商进行更强的关系绑定,就像斗鱼通过资本的方式与腾讯进行绑定,从而获得腾讯在游戏版权和赛事版权方面的支持,龙珠通过引入PPTV获得苏宁旗下的众多体育版权。

但是,在通过站队获得版权优势和更快发展的同时,游戏直播平台所面对的博弈也并不会消失。首先,被巨头投资的独立直播平台需要与巨头自己所建立的直播平台进行资源分配上的博弈,至少斗鱼和企鹅电竞需要在腾讯的资源分配上相互妥协。其次,游戏直播平台之间针对知名直播和热门游戏的博弈也仍将继续。再次,随着游戏直播平台突破自身的边界向泛娱乐直播扩展,二者之间也将出现利益的博弈。最后,已经站队的直播平台未来还将与背后的游戏厂商继续博弈,以保持自身一定的自主权,甚至是在未来反客为主的机会。

其次,直播+将成为游戏直播与泛娱乐直播共同追逐的一个新的战场。

斗鱼在宣布完成D轮融资的同时,还表示公司已经进入完全盈利状态,并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对积极进行对外投资。在斗鱼直播创始人、CEO陈少杰的介绍中,斗鱼直播成立的规模在10亿左右的扶植文创产业的基金,是为了打造一个整合直播生态产业链,其中包括网红、网红培养、培训、电竞赛事、电竞战队以及大数据和直播电商的产业链集群。

目前,斗鱼已经对11家直播、游戏相关公司进行了投资,除了与游戏直播主业相关的LCD-Gaming(电竞俱乐部)、伐木累(竞技行业粉丝互动平台)、蓝鳍直播(电竞比赛运营)、九途文化(主播)、阿科鱼乐(主播)、挂机文化(主播)、王猴文化(主播)等公司之外,还投资了少年偶像直播社区果酱直播、娱乐内容制作公司八爪渔等多家与泛娱乐直播相关的公司。

斗鱼正在以游戏直播为根基,不断在各个垂直直播领域上延展自身的边界。斗鱼的两位创始人都曾向媒体强调过斗鱼已经不再是一个游戏直播平台,其平台上的内容品类已经非常丰富,汽车、二次元、财经等垂直领域的内容都有所呈现。熊猫、龙珠等游戏直播平台也在不断进行内容品类的扩展。在陈少杰看来,“很多独立游戏平台的用户留存度并不高,因为用户总会有离开游戏的那一天。”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游戏直播平台向泛娱乐领域拓展边界的另一个现实原因是:游戏直播的用户量很大,能够保证平台拥有比较大的流量,但游戏主播的粉丝没有消费的欲望和能力,对于将平台盈利作为新一阶段目标的游戏直播平台来说,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进入更为开阔的泛娱乐直播领域,不但能够增加平台本身用户的停留和活跃时长,还能通过直播打赏等形式获得直接的收入,并且使其在电商、造星、内容变现等模式上拥有更多的可能性。YY的第三季度财报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这一点。其财报显示,第三季度YY Live收入25.087亿元,虽然取得了同比业绩的大幅度增加,但虎牙收入依然只有5.835亿元。

同时,在一直播、映客等泛娱乐直播平台的新的布局中,游戏直播成为了一个必不可少的“直播+”领域。随着《王者荣耀》等手游的走红,移动电竞用户规模的迅速扩张,也导致了在传统端游直播用户之外,出现了一个覆盖范围不尽重合的手游直播用户群体。这个群体成为泛娱乐直播布局门槛更低的手游直播的理由之一。

因此,无论是游戏直播的泛娱乐化,还是泛娱乐直播开始推出游戏品类,都说明了两者之间的边界在未来会被逐渐打破。当游戏直播和泛娱乐直播形成了各自的势力版图之后,随着边界的消失,新的摩擦抑或是全面战争将在两个圈子的胜利者之间发生。虽然战争的规模难以预料,但是胜负一定不会很快决出。

最后,上市可能是直播平台们下一阶段要讲得新故事。

被“直播+”概念聚集到一起的直播平台们在下一阶段需要解决两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支持自己继续参与行业竞争的资金从何而来,以及如何实现与自己依附的巨头分庭抗礼。驱虎吞狼,引入另一方巨头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有让自己里外不是人的风险。随着移动直播故事性感程度的降低,其对国家队的吸引力也并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争取上市可能会成为直播平台们更倾向于选择的一条路。一方面,上市可以获得从二级市场融资的机会。而且对于直播平台而言,错过当前上市的窗口期之后,未来能否顺利上市也会成为未知数。另一方面,上市成为一家公众性的公司,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背后巨头对直播平台的影响力将受到限制,直播平台将可能有更强的自主性。

在游戏直播平台方面,早在今年7月,李学凌就对外透露虎牙直播将于2018年赴港上市。在泛娱乐直播方面,映客尝试通过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的收购实现曲线上市,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拥有直播业务的快手均曾传出要在美股上市的传闻。

游戏直播发展的第一阶段已经处于尾声,第二阶段的竞争才刚刚开始。在目前看来,游戏直播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依然是一个难以得出清晰答案的问题。

(责编:李威、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