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迅雷“内讧”真相:为甩互金之“雷”?

付碧莲

2017年12月04日08:33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三日内,五轮公告战!

近期,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内讧”以公开互撕方式,站在了“聚光灯”下。

一位迅雷内部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其实,公司高层对于迅雷品牌和商标被不合理或者说过度使用问题一直是有意见的。近期可能是因为互金行业的监管环境发生明显变化,在互金领域的运营风险明显增加之时,公司高层也一下子变得更谨慎了。”

内部冲突升级

本次事件或许要从11月21日、22日迅雷总部门口,手持横幅“维权”的不明人员说起。

11月22日,有网友发帖称,有投资者到迅雷总部拉横幅示威,要求迅雷CEO陈磊还钱。随后,迅雷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11月21日及22日有外来人员手持横幅到迅雷总部示威确有其事,但对方并非迅雷用户或投资者,这是一起有预谋有策划的故意抹黑迅雷的行为,公司已报警并交由警方处理。

时隔一周后,迅雷集团(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与迅雷大数据(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之间的“内讧”摆上台面,商标取消授权、变相ICO、闹事者受人指使,把各位看客都看晕了。

11月28日上午,迅雷集团突然发公告称,已正式撤销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旗下业务“迅雷金融”、“迅雷易贷”等在迅雷官方网站被全部下线。

5小时后,迅雷金融作出回击: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是经迅雷董事会批准设立,并由迅雷投资入股,其商标使用权和流量资源受协议保护,今后仍将以迅雷大数据和迅雷金融标识开展业务。同时声称对方公告属迅雷CEO陈磊打击报复行为,陈磊主持开展的玩客币业务违法违规。

11月28日晚间,迅雷再次发布公告,否认迅雷大数据公司对陈磊的指责,并表示已向迅雷大数据公司发送了律师函,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迅雷还透露,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的协议中存在多处显失公平的项目。

当天晚上10点半左右,迅雷大数据再度反击,称从未收到迅雷集团的任何律师函,并再次将矛头指向玩客币,表示曾受玩客币的牵连被约谈过。

11月29日凌晨,迅雷董事会发布致全体股东信,先是力挺了陈磊一波,并再次强调玩客币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迅雷相关人士宣称,迅雷是这场事件的受害者,未履行出资义务却获得多家公司控制权的迅雷大数据公司实控人於菲才是最大受益人;29日下午,迅雷再次发布全员邮件,称即日起暂停高级副总裁於菲在迅雷集团的一切职务。

迅雷大数据于当日下午发布声明称,迅雷美股上市公司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根本不是迅雷大数据的股东,迅雷大数据的股东之一为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其主要股东为邹胜龙(76%),董事会与开曼群岛迅雷有限公司的董事会是两套人员,各自独立运作;并发布文章《九评玩客币(一)》,称陈磊率网心公司顶风作案,违法充当玩客币黑市交易的清结算服务商。

11月30日,於菲发布一封公开信,称自己被迅雷方面抹黑,并强调迅雷CEO陈磊推出的玩客币诱导炒币,并没有应用区块链技术。於菲发布公开信称,之所以被迅雷“驱逐”是因为与陈磊之间存在分歧。

多位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的律师均表示,从公开资料来看很难判定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以及陈磊与於菲之间孰是孰非,但显然双方之间此前签订的协议是存在一定问题的,最终或许只能走法律途径解决。

互金业务风险暴露

显然,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之间的矛盾不是现在才有,只是为何在此时爆发呢?

“大家都知道有问题,之所以现在出现激化,相当程度上应该与当前互联网金融监管环境的改变有关系。”上述迅雷内部人士指出,“今年以来,监管层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全面收紧,行业风险充分暴露,公司领导层也意识到迅雷品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风险扩大,甚至有些不可控,这也应该是高层紧急叫停迅雷品牌和商标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使用的主要原因。同时,另一方面高层对于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发展与布局也有新的想法。”

根据11月29日晚间迅雷发布的《签订明显不公平条约,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涉嫌利益输送》公告,经迅雷集团内部调查,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其中包括,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并未经过公司正常审批流程,协议中也存在多处显失公平和有损公司利益的条款。具体有如下两点:即迅雷集团需要每天、无偿、免费地提供3000万的迅雷UV流量给到迅雷大数据公司;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旗下所有分公司,都免费地并且终身可使用迅雷集团的品牌,以迅雷名义从事任何业务,并且可以不通过迅雷集团的知晓、不给迅雷集团以董事会席位。

对此,迅雷CEO陈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迅雷与迅雷大数据之间的矛盾有很多原因,但关键是品牌责任与监管能力的不匹配。用了迅雷的品牌,但业务迅雷却不知情,用户可能是因为相信迅雷品牌才买的金融产品。”

根据迅雷公告,迅雷在2016年8月投资了迅雷大数据,持股43.16%,为其第一大股东。不过在2017年1月,迅雷大数据股权变更,迅雷持股降至28.77%,变成第二大股东。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增加了迅雷大数据的注册资本金,持股由10%变为30%,成为第一大股东。

而从2016年末开始,迅雷大数据通过设立多个子公司触角伸向互联网金融领域,开发了一系列面向迅雷用户的金融类产品。其中,包括迅雷在公告中提出的迅雷爱交易、迅雷易贷等产品,目前迅雷爱交易已被彻底关闭,疯狂猜涨跌、迅雷易贷等产品也被质疑存违规风险。

今年初上线的迅雷爱交易,在宣传时号称“0成本无风险”、“8元低门槛”、“10秒开户30秒入金”、“40倍杠杆高”、“24小时随时提现”,吸引用户首次注册的优惠中就包括赠送迅雷会员。后监管部门严查微盘交易,迅雷爱交易因涉及微交易被相关部门于3月末叫停。

5月19日,迅雷大数据上线了小游戏“疯狂猜涨跌”,其投注对象为“上证指数”或“虚拟指数”,筹码为“欢乐豆”,即1元兑换1000欢乐豆,玩家在一定时间内通过竞猜指数“超过”或“不超过”某一具体数值,从而实现筹码转移。该产品被质疑是“二元期权”赌博。

而10月上线的现金贷业务“迅雷易贷”一经推出即引发争议。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用户贷款缴纳给迅雷易贷的定金属于政策明令禁止的“砍头息”,迅雷易贷在贷款前收费的行为会形成资金池,增加金融风险。

除此之外,迅雷集团今年10月推出的玩客币同样也被质疑是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

虽然真相仍是一团“迷雾”,但因这起“内讧”,迅雷股价大跳水,11月27日收跌15.66%,28日收跌11.57%,在29日重挫31.11%。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孰是孰非暂难断定,但很明显的是双方都想从互联网金融领域捞钱,只是可能因为某些原因,风险提前暴露了。或许对投资者而言,这并非是一件坏事。

(责编:李威、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