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斯坦福“海归”王曦:在坡路上勉力攀爬,将未来付与“人工智能决策”

 陈键 实习生夏琪

2017年12月14日09:37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杉数科技CPO王曦。

北京东城区歌华大厦A座12层,和众多其他创业公司一样,这里朴实而不乏生机——几间陈设简洁的办公室里,职员们在一排排电脑后进行着紧张的工作,一盆盆绿植间杂其中,时而从绿植后传来小声讨论的声音。

而与一般创业公司不同的是,这几间不太起眼的办公室堪称“学霸集中营”。除了斯坦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系讲座教授、冯?诺依曼奖唯一华人得主——首席科学顾问叶荫宇以外,这家创业公司的四位创始人也都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的博士:CEO(首席执行官)罗小渠是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博士,首席科学家、上海财经大学交叉科学研究院院长葛冬冬和CTO(首席技术官)王子卓是运筹学博士,而CPO(首席产品官)王曦是决策分析与风险分析博士。

本科毕业于北大数院的王曦在2013年获得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随即进入了Google美国总部,任全球商业运营部高级商业分析师,主持多个全球战略项目。他后来又加入Google虚拟运营商初创项目Project Fi,担任商业运营高级经理。可谓前程似锦的他是旁人眼中不折不扣的“人生赢家”。

然而,去年七月,王曦选择从任职三年的Google公司辞职,回国“重启”,和斯坦福校友罗小渠,师兄弟葛冬冬、王子卓一起创办了杉数科技——中国第一个人工智能决策公司。

说起自己的创业决策,这位专业是决策分析的博士却幽默地说自己“决策分析白学了”——在做出创业决定的过程中,感性成为一个重要因素。

斯坦福毕业照

从感性的角度做理性的决策

尽管王曦如此打趣,但杉数科技的创立并非一个“拍脑门”的决定。杉数科技的核心优势是运筹优化与机器学习技术的深度融合,这两者的结合是商业人工智能的全新领域。

运筹优化理论脱胎于二战时期军方解决供应链问题的实践,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逐渐成熟,在欧美企业界(尤其是电商零售、物流、金融等领域)已广泛应用,在中国的发展却显著滞后。目前,国内企业主要依靠经验或者自行收集数据和探索建模来进行定价、选址、库存管理、运输规划等决策,成本较高,效果却不甚理想。

针对这一问题,早在斯坦福上学时,受国际运筹学专家叶荫宇教授影响的葛冬冬和王子卓便已暗暗萌生一个念头——未来要“学以致用”,研发出一个中国自己的“优化求解器”(注:运筹优化理论的内容,即将现实问题转化成数学模型,再就数学模型求出最优解,求解过程需要一套算法来支持,许许多多套算法被编写成代码集合在一起,就成为一个求解器),以填补中国市场的空白。

但是这个简单的想法在落地时却困难重重,他们发现,最重要的是先推动运筹学科在中国的发展,从业界入手,让业界与学界齐头并进。到2015年,他们决定成立公司,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在斯坦福读书时的好朋友王曦。博士就读期间在联合国维和行动部实习和毕业后在Google任职时,王曦就开始负责算法产品和运营决策等工作,所以,当葛冬冬和王子卓找到王曦,希望他负责产品规划、运营和开发时,有过相关经验的王曦欣然同意。

做出创业决策的过程面面俱到而又简单明了。王曦出于专业习惯分析了国内的市场环境、市场规模、团队能力和技术壁垒,得到了正面的结论;而创业必然意味着暂时放弃稳定的高薪和习惯的舒适环境,并承担着高风险,这些是负面的因素。王曦没有纠结太久,很快他就从感性的角度出发,做出了对他而言相当理性的决策——拒绝Google的极力挽留,加入杉数科技的团队。

“当你做完所有的理性分析,其实最后还是要从一个感性的角度来做决定。(做杉数)这件事情肯定得做,而且我们有能力去做。如果没有做好那可能是水平问题;但要是不做的话,(我们)会觉得后悔”,王曦说道,“可能很多斯坦福毕业的人心里都有这么一个小念头吧,(对我们来说)做杉数更像一段一定要有的人生经历。”

与博士导师、美国工程院院士 Ron Howard合影。

“从技术实力的角度讲,说中国第一,我们毫不脸红”

杉数科技的名字很有讲究:杉是斯坦福大学的校徽标志,数则代表数据科学。以杉为名,以数为本,王曦表示,杉数科技在技术能力方面也无愧于自己的名字。

“我们整个团队对公司的信心都非常足”,他肯定道,“这个信心一方面源于我们帮助客户提高收益,另一方面也源于我们的技术能力。毫不脸红地说,我们的算法技术水平是世界领先的,而且有着非常高的技术壁垒。”

杉数科技目前专注于智能供应链里的运营决策,包括收益管理定价、库存管理补货、运输管理的路径优化,还有仓储管理里仓的选址和仓内调度问题等等。据王曦介绍,公司技术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在于算法的优化能力——它可以凭借极高的计算效率在短时间内(秒级)给出最优解,从而极大地节省运营成本。

以无人仓储为例,上万平米的仓库、几百个机器人、几百个工位、几十万种商品组合,机器人在其中穿梭、运输,既需要实现最短路径,又要防碰撞和避免拥堵——这些都需要深度结合行业特征与业务细节,把具体的问题抽象为数学问题后,再通过对优化算法的求解得出最优决策。而一旦机器人出现故障或者货架发生坍塌,杉数科技的产品能迅速计算出一个新的结果,重新分配和规划路径,使运营免于停滞。

到具体的配送阶段,杉数科技也能为商家节约大量成本。杉数科技曾和快消品行业客户合作,在上海地区提供商业服务。通过准确计算运力数量、分配运力和规划最优路径,结果“立竿见影”——杉数科技共为客户节省了1/3的运力,即所用车辆数量减少了1/3,配送效率也大幅提升。

在王曦看来,供应链里的这些“每天都在发生”的运营决策都属于典型的数学问题,需要专业的优化求解器来计算最优解。凭经验可以,但那不是“最优”,不能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商家自己建模计算也可以,但未必能有杉数科技这样的计算能力和计算速度。

“从算法能力、技术实力的角度讲,说中国第一,我们毫不脸红,”王曦调侃道,“说世界领先,我们也毫不脸红。”

事实上,除首席科学顾问叶荫宇、首席科学家葛冬冬、CTO王子卓和CPO王曦以外,目前杉数科技还拥有一个专门的科学家团队,包括佐治亚理工学院终身教职副教授蓝光辉、奥数金牌获得者、上海财经大学教授何斯迈、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建等人,将机器学习和运筹学结合在一起,共同攻克“决策”这一在运筹学诞生以前是人类大脑专利的领域。

而针对人工智能决策是否会取代人(无论在管理层还是技术岗)的疑问,王曦表示,杉数科技关注的是日常、高频次的运营决策,而并非合并、收购等管理层需要做出的战略决策。对客户的技术人员而言,杉数科技的产品更多地是一种补充关系,人工智能决策只是为人提供各种角度的最优方案,最终还是由人来进行决策。

“其实大家不需要多么努力地去拥抱这项技术,在业务场景里,你能直接看到它实际产生的价值。”他补充道。

也正是看到了其中的价值,2016年8月,真格基金和北极光创投给刚刚成立一个月的杉数科技投资210万美元——这也是2016中国大数据方向天使轮估值和融资额最大的天使投资。如今,杉数科技的合作伙伴包括京东、顺丰、滴滴等知名企业。

在美国Google 主园区。

“To B业务是一条又长又宽又有陡坡的赛道”

“我们的二十年愿景是让每一个企业都拥有定制最优化决策的能力。”基于公司的技术实力,王曦如此憧憬。

不过,他同时清醒地意识到,罗马不是一天建成,这样的愿景也不是轻易就能实现。前段时间,王曦参加了一个活动,活动上一个嘉宾的发言让他印象深刻:“To B业务是一条又长又宽又有陡坡的赛道。”所谓“长”,是指道路漫长;“宽”,是指业务范围广泛;“陡坡”则是指TO B(Business,即企业)业务需要把客户的行业特征和业务场景摸清——这个“陡坡”相当难爬。

王曦细细琢磨,愈发觉得这句话有道理。其实,他创业一年多以来的酸甜苦辣也已全部包含在这句话中。

“曦哥是那种比较外向的创业者”,杉数科技市场经理杨小涵这样评价王曦。

的确,尽管穿着“理工科标配”的格子衫,说话严谨而注重逻辑,但他时常露出的笑容、敏捷的思维、侃侃而谈的言语风格和曾担任北大数院学生会主席的经历都让人很难给王曦贴上“内向”“腼腆”这些理工科博士的经典标签。

这也多少解释了在国外待了八年多的王曦回国后迅速适应国内环境的能力。习惯了安安静静做研发的王曦也开始东奔西走,却“并不觉得排斥”。

然而,TO B业务相对较长的回报周期,也让杉数科技在充满活力的同时,依然在不断地努力探索。

作为一个初创公司,杉数科技同样会遇到任何初创公司都会有的招聘难题。王曦自陈,产品研发、客户服务、商业运营等一切的基础,都是“人”。刚回国的时候,他每天都花百分之二三十的时间来面试。王曦知道,初创公司没有大公司的品牌号召力、平台完整性和超级优厚的待遇,但他表示,杉数作为初创公司的一个独特之处,在于公司愿意、也有能力为每一个相信这份事业的人才提供一个高速成长的平台,而且公司在福利待遇上也绝不会亏待“一起拼命的兄弟”。“说实话,一群想做事情的人凑到一起,是一种很特别的、像战友一样的感觉,我很珍惜团队的每一个人。”

“创业就像养孩子。在大公司里,一般是花两三年时间在一个部门学习给孩子喂奶,再用两三年时间到另一个部门学习给孩子盖被子。创业不是这样的,你首先得生一个孩子出来,生完之后你每天得把所有的事情都干一遍,干半年之后也许就什么都会了。”回顾自己一年多的创业经历,王曦形象地总结道。

而不管“全职养娃”多么艰难,当下王曦依然无悔创业。在他看来,创业是自己必经的一步。如今,他正积极为实现杉数科技的“半年计划”而努力,期待着公司在这条“又长又宽又有陡坡的赛道”上越走越远。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