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前次被否“顽疾”未治愈 朝歌科技又急着排队IPO

沈玉洁

2018年01月02日08:13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近日,在众多冲击IPO的企业中,新三板挂牌企业北京朝歌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歌科技”)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这已经不是朝歌科技第一次IPO了,这家成立于2000年的企业,作为IPO的一员“老将”,早在2011年就曾向创业板发起冲刺,只可惜在2011年7月倒在了IPO审核的最后一个关卡。2016年3月,朝歌科技迂回登陆新三板。

然而,6年的时光匆匆逝去,朝歌科技始终未能放弃在A股上市之梦,于2017年5月再次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截至目前,朝歌科技已经处于已反馈的状态。

那么,朝歌科技此前IPO失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朝歌科技被否的问题是否已经得到解决?记者梳理发现,顽疾难除的朝歌科技或仍难逃出本届大发审委的“五指山”。

2011年IPO被否

记者查询证监会官网信息时发现,朝歌科技2011年被否时,发审委主要对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产生了质疑。

当时的创业板发审委在审核中注意到,朝歌科技主要存在以下两种情形:

首先,朝歌科技负责主要产品IPTV家庭娱乐终端和融合视讯终端的研发、设计与销售,拥有产品的内置软硬件电路设计资料和产品设计组装图,全部生产制造业务委托加工商完成。数据显示,2010年、2009年、2008年连续3年,朝歌科技委托百一股份及其全资子公司加维通讯加工产品的外包金额占朝歌科技当年外包总额的98.94%、99.68%、98.83%。

其次,朝歌科技存在较为严重的大客户依赖。

数据显示,2010年、2009年、2008年,朝歌科技对华为公司销售收入分别为25725.66万元、16886.13万元、13332.81万元,占公司当年全部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8.1%、79.42%、66.94%。报告期内,朝歌科技对华为的销售收入占比较大且逐年大幅提高,对华为的依赖性极大。

创业板发审委认为,上述两个情形可能会对公司未来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因此作出不予核准的决定。

那么,时隔六年,朝歌科技再次冲A,上述影响持续盈利能力的问题都解决了吗?现实是——并没有。

全部委托加工,百一股份依旧占据主要位置

记者梳理招股书发现,6年过去了,朝歌科技的产品制造业务依旧全部采取委托加工的方式进行生产,并且百一股份仍旧扮演着重要角色。

虽然,招股书中提及,朝歌科技一直意图寻找委托加工企业作为生产的后备资源,以降低委托加工的生产风险,改善因委托加工商集中而产生的对持续盈利能力的不利影响,但是就目前的加工情况来看,公司的委托加工业务仍然主要由百一股份及其子公司完成。

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朝歌科技委托加工业务金额分别约为1.07亿、1.8亿和2.44亿,同期朝歌科技向百一股份采购的金额则分别约为1.03亿、1.76亿和2.13亿元,占比约96.26%、97.78%和87.3%。

最新披露的数据表明,朝歌科技的委托加工方依然主要为百一股份及其下属子公司,仍然存在委托加工商过于集中的问题。

大客户依赖严重,第二大客户突然出现

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朝歌科技的大客户依赖的“顽疾”依然存在。2014年-2016年,朝歌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合计销售收入占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均在90%左右;其中对华为的销售额占年度销售额的比例分别为81.3%、74.2%、41.7%。

不过,记者也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数据。

2016年,朝歌科技对华为的销售金额为3.87亿元,较2015年的4.43亿元略有下降。令人疑惑的是,同年国广东方突然成为公司的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为2.89亿元,销售占比为31.22%,仅次于华为的41.76%。

然而,招股书对于国广东方的披露信息甚少。国广东方何时成为朝歌科技的客户?2016年,国广东方的销售金额突增,直接跃升为公司的第二大客户的原因又是什么?这些问题记者未能在招股书中找到答案。

记者向朝歌科技询问:“2016年客户名单以及占比的大幅度变更,是否是贵公司为了降低华为的销售占比而故意做的变动?”

对此,朝歌科技仅对记者表示,“因朝歌科技现正在申报材料属于缄默期,不方便给予回复。”

不过,当前朝歌科技披露的招股书为首次预披露,尚处于反馈阶段。按照IPO流程,朝歌科技在上会之前还会再更新一次招股书,或许会对上述问题作出解答。

(责编:李威、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