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亿欧总裁王彬:“斜杠博士”的创业人生

记者 陈键

2018年01月19日09:15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您是客,您坐哪儿!”

深冬时节,屋外风寒刺骨,对窗而坐,暖阳相随。

创业者王彬,语调平静,态度真诚。如果不了解他的经历,你很难看透他内心翻腾的“小宇宙”——

尽管毕业时间不长,但是他会告诉你他有六年的电子商务从业经历,“说也说不完”;尽管他是冶金工程专业的博士,但他参与的创业项目却是与互联网等新技术相关的产业服务。

他是传说中的“斜杠青年”:高中时,他热衷建校园论坛;大学时,创立过最高年营收达三千万的团购网站;读博时,与黄渊普、张佳伟一起创立了亿欧。

现在,王彬以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的身份,正在执着地为亿欧这个“产业创新服务平台”夯实好每一层地基,打赢好每一次“战役”。

曾经,王彬因创业失利痛心疾首过;如今,按公司估值来算,四年奋斗让他浮盈几千万。

小试牛刀

王彬“斜杠”身份的后面,有一条清晰的线,是对计算机技术的热爱。

“我在高中做过校园论坛,考大学时候,报的北科大计算机专业,但没考上,结果被调剂到冶金工程专业。”

“进去以后,第一年想转专业,和学校几个计算机技术不错的同学成立了一个IT协会。” 以IT协会为平台,包括王彬在内的小团队开始接活挣钱,给别人制作网站,开发系统,还承接了一些技术教程的写作项目。

“后来感觉计算机专业不用转了,因为全校最强的计算机精英都在这里。”

2008年北京奥运会,给了硕士在读的王彬第一次真正创业的机会。

当时,北科大内的一个农贸市场要改成奥运场馆。农贸市场内的东西很便宜,学生很喜欢,撤了之后,学生买东西不太方便了。

“我想,不如做一个电商网站,做网上农贸,把以前的东西搬到网上来。”

王彬的一位师兄是腾讯网的早期员工,因连续报道奥运会感觉被累垮,本想自已出来创业,听到王彬的想法,也想一起干。

“他说做这个事情得有现金流,所以他占大头,我就占小头。我说可以。”

王彬他们说做就做,基本模式是“商贩给我供货,我雇一帮学生送货。” 这让学生想到以往的情景,一时轰动,但“赔得一塌糊涂”。

“校园市场不能这样做!学生,采购能力低;对价格很敏感,能及时掌握最新的价格数据;出点问题有时间跟你耗。”

卧薪再战

王彬思考网站如何转型。

“我当时了解到了国外有一个网站,它一天只卖一件东西,但是能卖到一千份。我觉得这样的电商很牛。我必须找到一个消耗量足够大的东西去卖。”

想来想去,他初步锁定了零食和化妆品。

“化妆品,当时有一个叫团美的网站(聚美优品的前身)在做,那我们就干零食团购。网站上线后,我们把之前亏损的几十万都赚回来了,在最好的时候,一年有三千万的销售额。”

“在零食这个品类,我们当时做得还是可以的。”

王彬回忆,网站后来入选了HAO123团购导航的首批30家团购网站。“其实我们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团购网站,只是借用了团购的流量而已。”

“入选了以后,服务器就崩了,不得不请人弄好,好在以前IT协会的人很多大都在BAT。”

团购事业干得火热,王彬遇到了后来亿欧的创始人黄渊普。

“那时,渊普是艾瑞的电商分析师,到我公司一起聊电商行业,我们就熟了。张佳伟是电商行业的微博大V,当时有一百万粉丝,我跟佳伟是通过渊普介绍认识的。”

再往后,到2013年,京东上市,“突然有一天我发现零食网的商品进货价已经超过京东的售价,没法搞了。”

王彬的一位供应商同时也是京东的供应商,他问对方:“你不是承诺给我最低价吗?我把你捧红了,怎么能这个样子呢?对方说,兄弟,我给你的价格比京东的低,京东是自己补贴的。”

而且,“我和‘四通一达’合作,物流、仓储、快递服务肯定比不上人家京东自家的。当时和渊普讨论,电商还有前景吗?渊普说,电商行业是大树底下寸草不生,已经到这个时候了。”

随后,O2O概念开始火起来,但王彬不想再创业了。

“那次创业让我挺伤的。六年电商的经验,我不能跟你再讲了,如果讲能讲一天。所有的坑,怎样失败的,都可以反思。”

王彬开始专心读博。“我带了十几个师弟师妹,跑了30多个钢厂,教他们计算机和编程,为做钢厂做信息化。”

“后来留校的路也铺好了,去管理学院,因为那里有做信息化工作的机会。”

三战初捷

但王彬心中的创业小火苗时不时还会窜上来。这一次,他被曾经采访过他的黄渊普说动了。

“渊普说,我觉得现在O2O是万亿级市场,但是没有一家专门的内容平台。我负责内容,你负责技术与产品,让佳伟负责营销,咱们三个把这个事转起来怎么样?”

“我当时就想,那就试试吧,虽然搞电商失败了,但也赚到一点钱。”

“2013年春节,渊普嫌我迟迟做不好网站,他说要不提前回来,我说行,大年初六我就回来了。渊普天天在我的实验室,俩人商量着改。2014年2月9日,网站上线,是在实验室上线的。”

网站基本成形,三人团队就开始运转。

“上了线以后,我又不断去修修补补,技术就我一个;渊普在家写文章,内容全是他一个人负责,很辛苦。佳伟有固定客户群,他去转发带流量。”

“那个时候,渊普朋友圈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很精准,都是做O2O的。亿欧的每一篇文章都在那投放。”

3月9号,亿欧引起了第一个员工:90后姑娘李双。

“有一天,渊普突然给我打电话,那时我还在学校,‘彬哥,我在外地出差,之前跟你说的李双找了一个办公室,你去看一下。’我说在哪呢?他说:‘李双就喜欢南锣鼓巷,她来了就住南锣鼓巷,她马上定了,你赶紧去。’”

王彬想,南锣鼓巷不是旅游的地方吗?

去了以后发现,办公地点在一个咖啡馆后面的民宿里,在二层,以前是给游客提供临时住宿的地方,楼下还能洗澡。

王彬回电:“我说渊普,我们应该在中关村才对吧,咱们弄的是科技平台。渊普说,‘你不懂,前期还得以文字为主,那里有调性,这个好。’”

李双后来回忆:当时押金都没带,后来才补交300块钱。

就在这个不大的地方,后来有了第二个人、第三个人、第四个人……人最多时,挤了七八个。大家在楼上办公,楼下见人。“楼上连空调也没有,夏天特别的热,而且上面只有天窗。”

“我逐渐也去看他们发的东西。那时候是一个人看几个行业,好多业内的人转亿欧的文章。”

王彬每次去办公室,发现黄渊普基本都在前面的咖啡厅见人,有时一天能见七八波人,团队也非常拼。

2014年初,O2O概念风起云涌,有一家叫盈动资本的VC机构决定布局O2O,“问圈内谁最懂O2O,有人就说黄渊普最懂,亿欧最懂。”

“他们过来看,没想到亿欧的办公室这么破,人也就几个,但生产能力居然这样强,在行业内还有人赞赏,觉得能干成事,就说‘我们要投你们一百万’,回去以后就打款了。那时公司的执照都还没下来!”

此后,亿欧又陆续拿到了更多融资,目前估值已达数亿。亿欧的关注方向也从单纯的O2O领域转向为产业创新服务。

赋能实体

有人会以为亿欧是产业媒体。但黄渊普说,“我们不是媒体,只不过采用了媒体的打法。”深度分析、深度研究,这样的内容让它兼有行业咨询公司的调性。

相比众多产业、创投网站,亿欧有自己的特点:生产的内容更加垂直,更加贴近产业。

王彬说,亿欧团队相信一个逻辑:线下企业的能力不是线上企业说取代就能取代的,线下企业与线上企业的人群严重缺少连接和互动,面对这样一个独特的蓝海市场,亿欧能创造出不一样的价值。

“为什么O2O会出问题?因为线下的东西是有大门槛的,得有经验,要防止各种坑,线上的人往往想得过于美好和简单,为了用户体验,不择手段地制造一些伪需求。”

“线下企业看着就乐呵,你们就胡搞吧,肯定要踩坑。确确实实!”

“以前,我花三年时间就把移动互联网学得彻彻底底,五年把电商也看明白了。但冶金我学了12年,也就懂智能调度那一块。所以,线下的有些东西是很难的。”

王彬说,互联网人需要补传统产业的课,现在一些重视线下的互联网公司涌现了出来:比如美团,产品经理天天在餐厅里面打工,去体验配菜流程,再才去考虑怎么优化;滴滴的管理层跟着出租车司机跑,看哪些费用能省下来。

“线下场景中的有些细节很具体,而很多互联网公司对业务的理解是粗放型的。不搞这些东西,很多时候没戏。”

与此同时,线下企业也需要“补钙”。

“现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水电煤,一些线下企业已经知道了这些很重要了,比如微信公众号、小程序都成了标配,知道搞一个店就得需要这些。但在智能技术这块,他们还没完完全全意识到。”

“人工智能产业还没有形成像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这样的基础设施,但它绝对是未来的核心。”

“我们平台的核心能力是用新技术的思路去服务传统产业,这件事情会长期坚持下去。”

王彬拿金融和物流举例:它们看似是一个产业,其实也是一个工具,金融完完全全是要服务实体经济。

“新技术和新理念、新政策都是它的附着件,如果不懂线下产业,这是不行的。亿欧只有研究好产业与新技术,才能为传统企业补上线上那一段课。”

“我们要有触角,要不断去捕捉到新的东西,制作成线下产业实体经济从业者能看得懂的文章、视频、报告,提升大家的理念。"

“所以,亿欧在2017年写了16份产业+人工智能的行业报告,研究不同的产业怎么去嫁接人工智能,驱动大家认识到人工智能的重要性,让大家尽快拥抱。”

总结亿欧这几年取得的成绩,王彬说:亿欧收获一大批懂产业创新的人,还有一系列会议的影响,“起码现在有四万多篇文章弥散在互联网里,200多个视频弥散在互联网里,还有那么多份报告弥散在互联网里”,很快,亿欧的产业数据产品也会面世。

对于亿欧未来,他说:“我们肯定是要成为综合性的产业创新服务平台。” 

人民创投——创业者系列专访

诺菲纳米: 在18纳米“赛道”上释放“速度与激情”

弗拉明戈资本娄中燚:自媒体投资与创业要有正确打开方式

51Talk黄佳佳的创业真经:多做实事,走好脚下的每一步

斯坦福海归王曦:在坡路上勉力攀爬,将未来付与“人工智能决策”

媒体人王乐创业:在磨砺中“重启”在“顺势”中有为

走最难的路,吃别样的苦 北大学子12年穿越创业“死亡谷”

智能技术让人焦虑 易观总裁刘怡:我有“药”

从金领到造梦者 看一位基金经理如何打造音乐偶像“女团”

悦享趋势科技朱宇东:创业是一场“夺命狂奔”的修行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