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芝兰玉树:满满的父爱,成就一家新三板早教公司

记者 陈键

2018年02月01日09:00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父爱如山!此言不虚。

满满的父爱,不仅成就了子女的美好童年,也成就了芝兰玉树创始人团队为之奋斗的早教事业。

望京浦项中心,楼上高高挂着视频新秀一下科技的标志,对面,是电商之王阿里巴巴在北京的办公大楼。

过闸机,坐电梯,穿走廊,就能看到突出两颗大门牙的卡通小河狸对人微笑,这里是芝兰玉树在浦项的办公室——进门后右转,地垫上、架子上,摆满了印有小河狸形象的图书、盘子、杯子、布偶、玩具……

再往前走,是一间靠窗的小会议室。芝兰玉树联合创始人、CMO王时光忙中偷闲,与记者聊起公司团队的创业初心,聊起中国早教产业的机遇与挑战,聊起芝兰玉树的成长与未来。

杨威、王时光

“奶爸”初心

对一部分00后小朋友而言,这只名叫“贝瓦”的小河狸,以及以这只小动物为主题的儿歌,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它的诞生,源于一位父亲对女儿满满的爱。

2008年,腾讯员工杨威的女儿降临人间,他既兴奋又感觉责任重大,兴奋的是当上爸爸,小焦虑源于他太想作好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女儿一天天在成长,杨威却发现,他很难找到好的早教内容——国内儿童内容多粗制滥造且形式陈旧。他想潜下心来为孩子们制作一些优质的原创儿童内容。

创业设想,除了身边的几个人,杨威还想到了学弟王时光。王时光与杨威的认识是在西安交大,两人在同一学院,杨威高一级年级,还是学生会主席。在王时光眼中,杨威性格活跃,做事积极。

毕业之后,杨威去了腾讯无线事业部,“那个时间点,正是腾讯赚到第一桶金的时候”。两年后,他成为腾讯当时最年轻的总监。

当杨威做着创业梦时,王时光正在一家跨国企业上班。尽管企业福利还算不错,但王时光还是感觉工作节奏太慢,不太适合年轻人,想做点更有挑战的事情。

“后来和杨威聊天,杨威说准备创业。我们以前在学校也聊过,我也有自己做事情的想法。”

2009年,杨威从腾讯离职,和他在一起离开的,还有一起在腾讯共事的几个同事。王时光决定跟随:“毕竟杨威有魄力,愿意冲在最前面,我跟他一起配合比我自己做更好,再说,我们两人关系也不错,就过来了。”

对于创业方向,尽管没有杨威那样的切身经历,王时光还是观察、琢磨过:“当时我外甥女三岁,过年回家,看到我表哥拿着黑白屏的诺基亚手机放歌哄她,我觉得特别好。那时候我有一台苹果手机。普通手机都能让小孩这么开心,触摸屏手机的效果应该更好。”

王时光认同杨威的判断:通过新媒体教育小朋友,应该是一个趋势。

“好风”送力

王时光

像所有创业公司一样,芝兰玉树的业务也是一步步成熟起来的。最初,芝兰玉树并没有上线后来成为“爆款”的儿歌产品,而是想推儿童故事与在线游戏。

作为杨威在腾讯时业务线上的上司、腾讯公司五大创始人之一的曾李青成为芝兰玉树的天使投资人。

“慢慢摸索,后来发现儿歌流量特别好。学龄前儿童不需要特别复杂的东西,而是要好用的东西。”反复讨论,反复论证,2010年,可爱的小河狸“贝瓦”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这一选择对创业公司来说意义重大。杨威回来自豪地回忆:“当其它互联网公司对于学龄前儿童教育行业仍处于懵懂状态的时候,我们就成立并开发了明星产品‘贝瓦儿歌’。”

因为定位准,起步早,“贝瓦儿歌”赶上几次好机会。

“第一个小高潮是儿歌产品上线以后,赶上几家互联网公司打架。”王时光解释,为了抢占优秀的内容源,搜索网站给“贝瓦”带来了大量的流量,同时也让用户形成了在搜索网站中搜儿歌的习惯。

另一个重要资源来自开放平台。当时,各种各样的开放平台在兴起,一家实力很强的安全公司甚至推出了“儿童桌面”,芝兰玉树是内容方面的重点合作方。

后来,视频网站开始发展,他们针对专业内容推出不少扶持政策,芝兰玉树又成为儿童内容领域的合作标杆。再往后,各大互联网公司与硬件厂商开始做各种各样的视频盒子。

……

王时光开玩笑:“我们并没有经常去开发布会,但是合作伙伴所有的发布会都有“贝瓦”,大家都在帮我们宣传。”

正是这些合作契机,让芝兰玉树管理团队对IP的价值认识得越来越深入。到2015年,芝兰玉树团队开始认认真真做“原创”。王时光举例:“我们会请音乐人写歌,自己团队也写。”

王时光认为这段发展历史对芝兰玉树非常重要:“很多人问我们这些能不能复制?内容是一定可以复制的,但时间和机会特别珍贵,正是抓住了它们,才让‘贝瓦’成为了更多人知道的品牌。”

到2015年12月份,“贝瓦儿歌”及其它内容在正版授权的数字渠道播放量超过440亿次。除“贝瓦儿歌”之外,淘奇包系列、美妈系列等早教内容也表现不俗。

2016年2月3日,芝兰玉树登陆新三板挂牌交易。

“夯实”基础

现在,作为公众公司,芝兰玉树所有重要信息都要按规定及时对外公布,这让外界可以透过资本市场的窗口一窥虚实。2016年全年,在营收快速成长的同时,芝兰玉树亏损4674万元,2017年上半年,亏损额减至235万。

面对记者提问,王时光根据公告上发布的信息作了解释:2016年全年亏损比较大,是因为当期投入了很多费用。“逻辑和视频网站烧钱的逻辑是一样的,不管是扩大流量还是买版权,各方面都要投入。单纯就业务本身来讲,处于非常良性的状态。”

王时光说,芝兰玉树会继续留在新三板市场:从经营角度来讲,一定要把企业做得更好。在他眼中,管理团队对企业的未来看得越来越清晰。

他直言,在创业初期,也有看不清的时候,有做得慢的时候,但从2015年、2016年开始,芝兰玉树的方向感越来越强——IP是核心。要通过强IP,去推动多产品矩阵的形成。

王时光说:2018年,芝兰玉树会花更多精力去制作更加专业与优质的内容,会用心制作一些动画产品。同时,公司管理层希望能将各子品类的产品打造成成熟业务。

“开玩笑地讲,以前有人问我们有没有直接的竞争对手?我们说没有,因为公司的业务太复合了,很难和哪家企业直接对标。今年,我们把业务打散了,每条业务线要与垂直领域里的标杆竞争。希望几大重点业务线能集体发力,并最终形成合力。这是我们的思路。”

说到内容IP,就不得不提“标杆”迪斯尼。在芝兰玉树管理团队心中,“迪斯尼的模式很厉害”。王时光说,在早教或少儿教育领域跑出大的IP公司,“是所有中国做内容人的一个共同梦想。”

王时光认为,内容产业不是不挣钱,而是中国缺乏质量高的文化产品,但“文化又是一件急不得的事情,从业者要耐得住性子,要真正热爱这个东西。

他举例:国外有很多编剧,他们真的有童真,是在用一颗不功利的心,感受岁月静好,创造自己的“世界”。

“而在中国,很多一二线的年轻人连基础的需求都没有得到满足,所以很难静下心来打磨作品。现在已经好多了,有条件的人慢慢开始出来做创作,但依然需要过程。”

创业这么多年,王时光个人体会到,与在跨国公司相比,现在所在的事“更好玩,更有意思”,“我小的时候也学过美术,是有一点点艺术情怀与理想的。我愿意做内容,这是关键。”

对于公司未来的商业价值,王时光说:芝兰玉树的大多数投资人都比较有耐心,“IP生意是个长期的生意,一旦走顺,就会越来越顺。在未来,我们会不断让大家看到公司的进步。”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