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APUS创始人李涛:我凭什么培养出全球发展最快的“独角兽”

人民网记者 陈键

2018年02月09日08:22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他,曾经是360的功勋“老臣”,周鸿祎的得力干将;

他,用10年时间“磨砻砥砺”,终于等到“以堪大用”的创业良机;

他,当同行涌入国内红海之时,眼睛越过千山远水,找到海外蓝海;

他,以地球上飞得最快的鸟——雨燕的英文APUS为公司名,用3年的时间“收割”10亿用户;

他,在最短时间内将创业公司打造出人人羡慕的“独角兽”,但却说:“这个速度很正常”。

望京SOHO,这座让人充满幻想的超现实主义大楼里,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声音洪亮,思辨明晰,向人民创投记者讲述他如何让自己的观察力更加敏锐,如何在种种商业诱惑之前保持定力,如何用三年时间将APUS打磨成互联网行业的出海“宝船”。

10年等候,迎来创业良机

李涛的创业梦萌发于2004年。在创业之前,李涛准备充分,为找到一个好的机会等待了很久。“我有很多机会可以选择,但是当时我认为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所以我放弃了独立创业,加盟到3721、360这样的创业公司,一直跟到公司成熟、成功。”

期间,两次重大的锻炼机会让他获益良多。第一次是1999年,他以通信人的身份跨行跟随周鸿祎经营3721公司,真正进入互联网行业。第二次机会是2009年时他在360负责移动业务,打造出手机卫士、手机助手两个爆款产品,当他离开时,用户量达到了7亿。

到了2014年,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进入平台期。李涛回忆:“中国有近14亿人口,预计最终有10亿人上网,到2014年,能上网的基本上了。换句话说,只算大数,中国基本没有了新增的互联网用户,互联网产业只有业务增长点,没有新的市场增长点。”即便如此,全球的互联网从业者都还盯着中国,“中国市场太庞大了,世界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庞大的、单一的市场。”

作为在行业奋斗了十多年的互联网老兵,李涛嗅到的是中国互联网走出去的机会,看到了一片巨大的蓝海:全球大约有70多亿人口,预计将有60亿人要上网,而在2014年,全球上网人口数在25亿到30亿左右,还有30亿到35亿的人将会上网。

“对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我们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打法,把中国成熟的产品和商业模型带出去,一定会获得成功,这是当时的一个基本判断。”不过,虽然业内很多人都能看到这个方向,但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反应结果却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李涛说,巨头们显得犹犹豫豫,即便是表现得比较积极的企业,也仅仅是资本走出去了,而产品、技术、商业模型和影响力都没有走出去。“并看不到海外大量的商业机会,而是在国内还有巨大的既得利益,想把人口红利吃完、吃透,因为与出海相比,这样做的成本最低。”

“哪里存在数字鸿沟,哪里就一定有巨大机会,”对于早就想创业的李涛而言,觉得不能再等了。此时,新兴国家(地区)的经济正在高速增长,居民消费水平正在提升,他们正在快速地接受、接触智能手机,快步跨进移动互联网时代。

在创业之前,李涛走访过很多国家,曾亲自参与投资过一些海外互联网公司,看到的是全球移动互联网产业正在蓄势待发。在李涛心中,2014年的海外互联网市场环境是由“天时、地利、人和”等多重利好构成的。

李涛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去开拓自己的事业:在中国,做过上亿用户产品的人并不多,“创业之前的两次经历,都证明我有能力在互联网产业以及企业管理、经营、研发层面不断地复制我的方法论。”

既然决定要走出去,路径规划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命题。李涛有自己的逻辑:“全球化时代,谁有能力建设好互联网基础设施,谁就会成为未来经济、文化、商品的一个重要载体。所以我们想得很清楚,第一个使命就是要帮助新用户接入到互联网。”

3年出海,收获10亿用户

2014 年 6 月,李涛创立 APUS,致力于为全球用户提供最好的安卓用户系统,APUS系统包含了APUS桌面、APUS加速、APUS探索·发现等受用户喜爱的产品和服务。2015年8月19日, APUS被《华尔街日报》纳入创业公司10亿美元俱乐部,外界誉其为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公司。截止到目前,APUS 系统及产品集群全球总用户量超过 10 亿。

一路走来,李涛总结出不少出海经验:这其中,中国人的创新、勤奋精神,以及中国文化上的包容性,都是有利的加分项,但同时,或明或暗的各种“坑”也需要企业真实地去感受才能提升适应能力。

李涛分析了中国企业的优势。他认为,当下,全球互联网的快速普及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发动机,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中国:美国最重要贡献体现在理念和技术上的创新,中国最主要的贡献是在商业模型上的创新。但表现在市场上,中国创新企业能够快速消化新理论、新技术,并能快速向全球输出。还有一点,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大量创新人才和创新技术被吸引进中国,使得中国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跑得越来越快,甚至在某些方面与美国形成了并驾齐驱的情形。

体现在国民性格层面,中国人有两个重要的特点:视野好、能吃苦。“中国改革开放40年,市场竞争激烈,大家为发展吃了很多苦,创业者和企业家得到了充分的训练:一方面,他们能够站在世界的高度来看待全新的技术、模型、模式;另一方面,他们又能弯下腰来根据本地市场的特点去做定制产品与服务。”

还有,“中国文化在开放性和融合性上非常好,”李涛的体会是,美国企业走出去时非常的自我,而中国人的观点是我们会尊重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个地方的人,会尽力去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

不过,他提醒,中国互联网企业也要不断提升处理好国际化问题的能力,尊重不同国家(或地区)的法律法规、宗教、文化、习惯。

他提到APUS公司内部管理上的一些小细节:中国人是过春节,但印度人是过他们的节,在国际化公司,不能只过春节,其他国家的节日也都要过;公司发工资,在中国是10号左右发上个月的薪酬,但有的国家的员工说我5号之前必须看到钱,甚至有些国家的员工是要求按周付。

再大一点的挑战是要适应各国(或地区)不同的法律法规。“我们要在全球两百个国家注册商标、申请专利,这是巨大的‘坑’,几乎中国所有的出海企业都面临过。每个国家有自己的法律法规与审批制度,这个国家可能三天就批下来了,那个国家可能会说观察期是18个月,差异巨大,产生的成本非常高。这个‘坑’必须把它填了,你是绕不过去的,必须要去做。”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挑战是语言,“没有做过国际化的人,以为只要学会英语就能走遍全世界,”李涛说出来的实际情况是,在印度13亿人口中,大概有2亿人懂英语,大量的人说印地语,印地语中又有很多分支。他自己遇到的最惨的一次经历是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为买一张带数据流量的SIM卡,花了一下午都没有办成,“因为那里只有3%的人懂英语,剩下的全部说葡萄牙语”,在欧洲,几十个国家又有不同的文化、宗教、语言。

尽管困难不少,但李涛觉得,出海兴业“要是中国人干不成,那谁都干不成”。他总结:我们有最领先的技术与产品;我们有本地化意识;我们有共赢意识。

为应对挑战,APUS一个具体办法是,业务发展采用标准化模型,主要通过线上来完成,减少对线下资源的依赖;对于在线下开展销售、投资活动的,本地化就很重要,“比如我们在欧洲的负责人,他人在荷兰,那么中文、英语、荷兰语、德语这几种语言就都要掌握。”

尽量填“坑”无数,但李涛觉得中国企业付出的这一切都值得:“中国要推动全球经济一体化,互联网是最重要的载体,我们的创新、技术、标准、影响力推出去了,商品自然也会跟着出去。”

他提到,2017年,一些全新的场景正在出现,中国大量的创业公司开始在海外做内容与电商业务,结果是:“以前电商公司是把海外的东西买进来,但现在,中国的充电宝、雨伞等大量的商品开始通过互联网卖到了美洲、中东、东南亚、非洲。”

保持定力,顺势而为

谈及APUS的未来,李涛说:“我希望它成为海外新兴国家(或地区)36亿用户接入互联网的入口,能成为重要的资源连接器。”

在他的描述中,APUS实际上是一个基于安卓的轻量级的操作系统。对用户而言,无论是使用智能手机,还是通过手机下软件、玩游戏、看新闻,上网浏览、搜索,甚至是聊天、交流,都可以提供入口。

接下来,“我们要在现有基础上完善APUS的生态系统。我们已经是流量入口,就像招商引资一样,路修好了,房子盖好了,再往下走就是要招商引资,”他说,电商、游戏、内容、消费、娱乐、金融、生活服务,这些业务APUS都会去参与,“用户的衣食住行,我们希望他们都能通过APUS平台来实现。”

进一步延伸,APUS还制定了大数据战略,以使系统能够精准预测出用户想要什么;APUS还会学习亚马逊“很聪明的做法”,为全球互联网企业提供基础“云”服务,因为全球一体化未来最主要的表达形式是互联网。

就企业发展而言,要想看清未来,还得不时往后看。为什么APUS能在很短时间跑成独角兽,这是外界关注的话题,李涛最大的感受是“谋定而后动”:你把你的战略路径搞清楚,就能少走弯路,就会比别人快。

他坚持“复利”理念,重视战略定力,并视之为做事的核心法则:我坚定地沿着我认为正确的方向、趋势的方向往前走,不会去追求暴利;决定好什么事做、什么事不做,可以让你绕开很多“坑”,很多人只知道要做什么,但不知道不做什么。

他举例:现在,比特币“满大街跑”,区块链技术是有价值的,但是价值还没有完全表现出来,这种事我们一概不做,“人家说你有那么多用户,你要发个币能挣多少钱啊,我说我不做。”

他还提醒:“你做的事情一定要对社会、用户有价值。你就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价值,你凭什么得到暴利。”

提及发展速度,李涛说:“当APUS跳进一个有30亿用户的蓝海市场的时候,这个速度是个正常的,并不快。之所以让人感觉到快,是因为有太多的公司死掉,他们太想追求短期内的暴利,缺乏战略上的定力,方向每天都在变。”

回到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出去的话题,李涛深信,五年之后,中国将形成浪潮式、现象级的企业出海局面。

理由有三:国家层面,虽然现阶段管理层看重的还是传统经济、传统产能、传统资本,但一旦对创新以及互联网产业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就会给予更多政策上的倾斜;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今天最重要的利益来源于国内的市场红利,一旦吃透,一定会走出去;创新的小企业没有实力,不敢走出去,但随着时间的积累,不合适的企业会被淘汰,拔尖者一定会走出去。

李涛说,他是一个很勤奋的人,但最感谢的是国运,“我一直坚定认为,创业要顺势而为,我们要顺的势是什么,是国运的势,国运是由国家政策塑造的——对中国企业而言,未来二十到三十年,由中国国运形成的势是全球经济一体化,是一带一路,是走出去。”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