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交易所“绣球”抛向新经济 券商竞相储备新项目

陈健

2018年02月23日08:46  来源:中国证券报

  2018年以来,证监会、交易所频频发声表态,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简称“四新经济”)的支持力度,新经济正站到A股改革的“聚光灯”下。

  深交所日前发布的《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8-2020年)》提出要强化对“独角兽”等新兴行业企业服务,着力吸引一批优质企业进入深交所。上交所相关负责人也曾在2018年初表示,要通过实施“新蓝筹行动”,支持一批新一代的BAT企业成长,成就一批具有世界影响力和竞争力的新蓝筹企业。分析人士指出,交易所最新的一系列举措,目的都是想要把“绣球”抛给那些新兴企业。

  业内人士指出,对投行而言,如何助推更多新经济企业登陆资本市场;如何转换思维,做深做细研究、保荐等工作,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展望未来,海外上市的优秀红筹高科技企业及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都有机会登陆A股市场,这些企业对于投行来说都是新课题。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多家券商已在新经济领域纷纷布局、储备项目,抢抓新经济机遇。

  交易所竞逐四新经济

  2017年12月,港交所公布上市改革举措,将允许不同投票权架构的高增长及创新产业公司在主板上市,并放弃设立创新板,三类公司可用同股不同权形式在港上市。与此同时,尚未盈利或者尚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也可以在港交所上市。

  2018年伊始,从证监会主席助理张慎峰带队赴北京市中关村科技园区调研座谈到随后沪深交易所分别发声力挺新经济,再到近期召开的证监会系统2018年工作会议,一个共同的话题就是加大对四新经济的支持力度。

  2月9日,深交所发布的《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8-2020年)》指出,未来3年将大力推进创业板改革,针对创新创业型高新技术企业的盈利和股权特定,推动完善IPO发行上市条件,扩大创业板包容性。对此,业内人士指出,近期监管层积极推动资本市场的深化改革,显示出支持新经济发展的决心。

  华菁证券相关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过去5年,新经济的增长画出了一道陡峭向上曲线。基础设施不断夯实,高速畅通、质优价廉的宽带网络构筑了社会信息大动脉,对新经济的基础支撑作用日益增强;电子商务迅猛发展,移动支付便利程度超过发达国家;分享经济广泛渗透,网约车、共享单车、房屋短租等渐成气候;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前沿技术不断落地。”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数据显示,2017年12月,万事达卡财新BBD中国新经济指数(NEI)为31.4,即新经济投入占整个经济投入的比重为31.4%,接近三分之一。“这说明新经济在凝聚新动能,改造传统动能,推进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分析人士表示。

  “原有的资本市场制度设计受当时经济发展背景所限,没有考虑到新经济会有如此前所未有的发展,客观上形成了发行上市制度主要是为传统产业服务,不适应‘四新经济’,资本市场对国家经济结构转型、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支持力度亟待加强。”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申万宏源”)表示。

  另有机构预测,随着越来越多“新经济”企业上市,加上港交所上市改革中可能引入的新政策等因素,预计2018年香港IPO集资额有望超过2000亿港元。

  上市五大障碍待解

  不过,落实到具体操作中,对券商投行而言,这并不是容易的事。新经济企业在公司治理、股权结构、商业模式等方面与传统企业往往不同,这带来了如何看待同股不同权,尚未盈利企业能否上市,如何识别企业持续盈利能力、定价估值等多方面难题。

  广发证券投行有关负责人表示:“与传统企业相比,新经济企业具备不同的公司治理和股权结构,例如在科技公司中较为常见的同股不同权架构等,部分新经济企业的盈利模式具有创新性,业绩具有不确定性,毛利率的波动也高于传统企业。在现行的发行制度和监管要求下,这些特点对新经济企业通过IPO等方式登陆A股市场提出了挑战。”

  申万宏源认为,总体来看,当前新经济企业通过IPO方式登陆A股的难点主要有以下方面:一是境外企业能否在A股上市,一些新经济企业引入境外投资,搭建了红筹架构,形式上成为了外国企业;二是如何重新理解VIE和外资准入问题,上述企业虽然搭建红筹架构,但仍需要在境内从事涉及外资准入的互联网及相关服务等业务,因此又通过协议架构(VIE)方式控制境内实体来从事相关业务;三是股权和表决权分离机制能否接受,创业型的互联网高科技公司通常希望在多轮融资后创始人仍能控制公司,也希望防止上市后被大型公司收购。因此,这些企业去美国上市前会设置双重股权架构,又称“不同表决权股份结构”,目前这些特殊机制,国内法律环境尚不支持;四是如何识别新经济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和风险,对新经济企业而言,代表企业地位和竞争力的,通常不是盈利等财务指标,那么在放开盈利条件的情况下,如何判断一个企业符合上市条件将成为发行审核的重要难点;五是A股发行上市审核及持续监管方面的许多技术细节问题,例如:采用中国会计准则还是国际会计准则及列报方式,是否符合中国五部委发布的企业内部控制规范要求。

  有投行表示,期待监管层进一步改革发行制度,增强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对新经济企业诸如盈利能力、股权架构等问题出台相应的制度安排。

  投行转型抢抓新机遇

  就投行支持新经济企业上市,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表示,这对此前习惯于做重资产、工业化发展模式企业业务的国内投行来说,有较大挑战,投行需要找到既符合政策方向,又有良好市场前景的公司。不过,国内投行也可以借这个机会,锻炼、提升自身能力,做到与投资者、上市公司等多方面共赢。

  华菁证券相关负责人指出,公司对新经济有三个定义:技术驱动;创新的商业模式;创业型企业。而对投行来说,首先要深入理解企业所处的行业和创新的商业模式;其次,对处于快速成长期的创业企业,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消费端相结合的2C端的业务,考验的是投行对市场和企业的风险评估能力,能够判断哪些是优秀企业;第三,多数新经济企业上市前涉及复杂的拆红筹或者企业重组,对投行综合能力要求更高。

  上述浙商证券投行相关负责人指出,支持新经济对投行的行业研究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新经济企业往往缺乏同行业的成熟可比案例,对其价值的分析判断、未来发展空间的估计、可能面临的商业风险或商业机会等均依赖对行业的深入理解,投行需要转换思维,做深做细行业研究,做到真正能看得懂、说得清。

  “对投行的尽调、推荐工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上述浙商证券投行相关负责人指出,尽调工作在执行原有规范要求不放松的情况下,应考虑结合新经济企业的特点增加适当程序以满足特殊的验证性要求。同时,推荐材料和信息披露应做到简明扼要,突出材料的明晰性和可理解性,把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讲透,让市场能够基于充分的信息披露做出合理的判断。

  迎接新挑战同时,各家券商也在纷纷转型布局,抓住新经济机遇。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广发证券储备了一批新经济企业项目。广发证券投行业务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新经济企业将是公司重点开拓和实现客户结构转型的重要方向。

  申万宏源表示,目前公司正为多个新经济企业提供改制、辅导服务,并结合四新经济在医药、TMT、高端装备制造、环保等重点行业进行了广泛布局,储备了一批新经济企业项目。申万宏源已出台相关制度鼓励承揽发展速度较快、发展前景较好行业的企业。

  上述浙商证券投行相关负责人称,公司将以服务浙江省政府去年启动的“凤凰行动”(以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为核心)为契机,积极走访、对接新经济企业项目,将适合的新经济企业纳入公司项目库,后续持续予以跟踪,积极服务新经济企业发展。

  而一些新兴券商成立之初就瞄准新经济领域,记者了解到,2016年成立的华菁证券依托股东方——华兴资本集团在新经济领域积累的经验和资源,致力于成为连接新经济企业与国内资本市场的纽带。目前已有一定数量的储备项目,两个IPO项目进入辅导阶段。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