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动次创始人杨宝成:“格”斗快手、抖音

记者 陈键

2018年05月22日08:15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他,曾是西北山村渴望走出大山的少年,在家乡山顶,呜呜吹着用废铜换来的五毛钱一支的笛子。

他,曾是大学重金属乐队的长发青年,在昏天黑地、歇斯底里中宣告自己的存在。

他,曾是音乐市场“杀伐无数”的锋线“悍将”。终有一天,他累了、倦了,内心涌出另一个希望:我要在互联网中树一面自己的旗。

这个叫杨宝成的青年人,新角色是音乐短视频应用动次APP的创始人。

今天,他仍然爱在自己的乐队里消磨点时光。他付出最大心血,要在抖音、快手等巨头盘踞的短视频江湖寻找到新世界。

他的创业“锦囊”有音乐、裂变、社交,还有他颇感自豪的两大关键——多格、格调。

难舍音乐缘

个体的每次决策,多数深受自身经历影响。杨宝成每一次驻足、转身,一样与他一直热爱的音乐有关。

杨宝成的出生地,是位于西北的国家级贫困县。大山深处,交通闭塞,但不妨碍他对音乐的好奇。走村串巷的小货郎,为山村带来了外面的气息,也给小杨宝成带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件乐器。

那是五毛钱一支的笛子,小杨宝成十分眼馋。他在家里翻箱倒柜,偶然机会,从老旧收音机中找到一块铜片。但小货郎不愿意换。

“我磨叽了半天,他看我是小孩,说‘给你,玩去吧!’” 杨宝成如获至宝,经常跑到山顶上试吹得来不易的玩意儿。

到了城里上中学,杨宝成开始通过各种方式攒钱,只为一把140块钱的红棉吉他。

“我学乐器从没拜过师,都是自己琢磨,属于野路子出身。”上大学,他参与组建了自个的乐队,昏天暗地“玩”。

“我们玩的是重金属,我一直比较喜欢这个类型,这十几年我经常说我是‘金属党’。那个时候留了一头长发,特别长的那种。”

很快迎来大学毕业,这位学工商管理专业出身的“硬摇滚”青年还在琢磨能不能干点与音乐相关的事。

正好A8音乐在深圳招人,杨宝成进去当了名音乐编辑,工作是把网上音乐下载下来转制成彩铃。此时,互联网音乐还处在萌芽状态,他有时不得不把产品与运营的活一肩挑。没事的时候,与朋友鼓捣点可以赚钱的其它东西。

转眼几年过去,杨宝成想换换环境,跑到北京加入知名手机分销公司爱施德,帮着组建无线事业部,通过刷机、内置方式去抢占流量分发渠道。

“干着干着,我就琢磨做一些真正是互联网人做的事,不想老打擦边球,希望深入到互联网的核心当中去。”

他遇到了酷狗音乐的创始人谢振宇,互联网音乐梦算有了落地起点。

找寻“燃点”

杨宝成开始锚定自己的“江湖”位置。

在流量为王、渠道为王时代,流量运营能力是稀缺资源,谢振宇希望杨宝成能把酷狗手机端APP的下载量带起来。

“大家聊得还不错,我说那行吧,跑到广州。我是一个对任何城市都没有归属感的人,可能是因为从小生长在恶劣的环境中。哪里能生存,哪里能更好地发展,我就去哪里。”

一年多时间后,酷狗手机端就有了1.5亿用户。杨宝成在酷狗以副总裁的身份工作了三年。互联网音乐市场的整合趋势加剧。

阿里巴巴收购了虾米音乐,并将下一个目标确定为天天动听。虾米音乐用户量不大,阿里巴巴希望能有强运营的管理者。他们挖走了杨宝成。

杨宝成又回到了北京,紧接下来的日子是“满天飞”,因为他分管的几个部门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都有人。

以虾米音乐、天天动听基础,阿里巴巴组建数娱事业群,杨宝成主管用户发展运营,两年时间,跑出了“很不错的数据”。

他有时会莫名地纠结:在酷狗,自己当年抢得最多的是天天动听的用户;在阿里巴巴,自己又得把天天动听的用户量做起来了。

“作为职业经理人,你拿了谁的钱就得为谁服务。我就像个雇佣军的将军一样,到处攻城拔寨,但打下来个山头都不是你的。到最后,收获的无非是钱。”

大家欢庆时,他觉得最悲凉,觉得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他甚至对职业经理人这个称谓都感到有些反感。

“有一天,我突然想,在这个互联网江湖里,能不能插一杆我们自个的旗,做点我们自己的东西。”

杨宝成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的离职时间:2014年的12月22号。他所抛弃的,还有四个月就能兑现的、价值上千万的股票期权。

扛自己的旗

双脚沾了地,路却不好走。“创业其实是在交学费,是在升级打怪,是在趟坑。最初两年,创业路上的坑我基本都趟过。”

创立动次,他同样面临着重大挑战,胜则“一方诸侯”,败则有可能退回原点。他看好的短视频市场,既是大风口,也是大漩涡:行业整体高歌猛进;“南抖音,北快手”寡头格局已见雏形。

好在他有充分的准备。杨宝成的策略是避其锋芒、错位竞争,走差异化、垂直化、专业化路径,力图让动次成为音乐短视频界的知乎、豆瓣。“如果紧跟巨人,你一点希望都没有。”

偶然场合,杨宝成从乐队分轨录音中找到灵感。他想,如果手机视频采用“多格”玩法,会不会有机会?

技术论证通过,他考虑的核心变成了内容。“世界上大多数好内容都不是作者自己闷头创作出来的,都是大家合作、相互激发。”他希望明星、音乐人、发烧友等头部创作者能成为引爆关键点,带动用户一起嗨。

“假如明星录制源内容,所有用户或者其粉丝都可以自己加入个性化内容:比如明星在弹琴,我可以其它格里跟他一起唱歌;明星在唱歌,我可以在其它格中跳个舞,或者做鬼脸总可以吧。”

这大大增加了音乐的趣味性。另外,杨宝成认为:动次必须要直接面对普通用户,如果只是一帮音乐人在里面玩,没有意义,“大家大眼瞪小眼,早晚瞪腻了”,通过多格形式,能让普通用户有参与感、骄傲感。

如此设置,好处显而易见,每个用户既是内容的消费者,也是内容的生产者,在社交平台推动下,“内容裂变就像病毒,一个可以变成两个,两个可以变成八个,无限延伸。”

在格调上,杨宝成希望尽量远离“审丑”思维,坚持精品化内容路线。“谁说大众就只喜欢Low的东西,他们对审美也是有要求的,关键是企业有没有想过去输出一些好东西。”

在他的头脑里,“流量黑洞”型产品,满足的是人们阴暗的心理需求,虽然跑量很快,但长时间来看“做不大,不长久”,企业要想做大做长远,产出的东西必须要使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杨宝成欣赏知乎、豆瓣等通过“调性”建立了很高壁垒的产品。

另一个差异是,对于其他短视频平台支持“泛娱乐”内容的做法,杨宝成坚持动次要深耕音乐产业链。他看到的是虎牙、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的成功例子,“就像直播一样,脱离产业链,独立直播平台很难存活。”

杨宝成强调:“动次不是多格版的抖音,也不是音乐版的快手,动次是内容创作者的社区。”

尽管市场竞争激烈,这些想法却得了创世伙伴资本主管合伙人周炜的认可。在与杨宝成聊了五分钟后,这位发掘过一下科技(旗下有秒拍等短视频产品)的投资人最后给动次给出了1.2亿人民币的估值。而在不到一月前,莲花资本刚刚投下天使轮。

4月22日,杨宝成在投资人的建议下走到前台,公布动次3.0版本新玩法。杨宝成还抱着吉它,与其他乐队一起又唱又跳,展示“互联网人”与“半个音乐人”双面形象。

面对人民网创投记者的采访,杨宝成自称是“完美主义者”,是越来越稀少的“古典互联网创业者”,他不希望自己的产品让用户以及周围人失望。现在,他把主要精力就放在了打磨产品、创造更多更好的新玩法上。

在杨宝成办公室,两把吉它静静躺在墙角边,玻璃门外,是抛身于短视频风口的青年团队。动次的故事已经开始,他们自己就是书写者……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张向宁:比特币是不是“数字黄金”

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

热点原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