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浙江女首富陷债务危机,旗下地产公司新光圆成被拖累

刘天天

2018年10月12日08:12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10月9日,对于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30亿元债券未按期兑付的问询,新光圆成回复深交所称,上述债务违约风险暂未对上市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10月9日,对于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光集团”)30亿元债券未按期兑付的问询,新光圆成回复深交所称,上述债务违约风险暂未对上市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不过,新光圆成也表示,如果公司为新光集团抵押担保的28.5亿元债务到期无法偿还,则债权人可能向公司追偿该等金额债务。

此外,正处于重组阶段的新光圆成,其原方案部分融资额度拟定于 2018年9月底,通过新光集团增资扩股实现融资后再借入新光圆成。受债务违约影响,新光圆成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预计无法按原计划完成重组事项。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1月披露重组方案以来,新光圆成已停牌约9个月之久。

一地鸡毛

新光圆成的董事长周晓光也是其控股股东新光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后者早年以饰品发家,目前旗下已拥有近百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总资产近800亿元,涉足制造业、地产、互联网、金融等多个行业。

事实上,作为电视剧《鸡毛飞上天》主人公原型的周晓光,在这场流动性危机爆发前,还以36亿美元的身价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成为浙江女首富。

▲ 来源:福布斯榜单

然而,或因新光集团涉猎面过广,导致资金需求增大,9月26日,新光圆成公告称,控股股东新光集团发行的公司债券“15新光01” (发行规模20亿元)、短期融资劵“17新光控股CP001” (发行规模10亿元)发生违约,涉及金额本息总计约30亿元。

就在上述公告发布的前一天,联合信用评级公告称,鉴于目前新光控股资金非常紧张,到期兑付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联合评级决定下调公司主体、“15新光01”和“15新光02”信用等级由AA+至CC,并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

▲ 来源: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公告

祸不单行,9月27日,据媒体报道,周晓光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融资困难,资金不足是新光集团债务违约的原因。但值得注意的是,新光集团剩余的债务远不止30亿元。

Wind数据显示,新光集团还发行了“16新控01、02、03”、“16新光01、02”等私募债,债务余额总计约为117.5亿元。

在9月27日召开的债券持有人沟通会上,新光集团表示,将通过快速推进资产出售、推进新加坡交易所8亿美元债的发行、并购基金引入一些战略投资者以及转让新光饰品的部分股权等方式化解此次危机。即便如此,新光集团的流动性危机已然蔓延至旗下上市公司新光圆成身上。

跨界地产

2016年,新光集团借壳方圆支承实现上市,彼时注入的资产为集团的地产业务,具体为万厦房产100%股权、新光建材城100%股权。重组完成后,方圆支承改名为新光圆成。

▲ 方圆支承精密级回转支承生产线。

截至2018年上半年,新光圆成实现营业收入10.43亿元,同比增长8.8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2亿元,同比增长310.22%。虽然从单期来看,新光圆成的业绩表现还算不错,但事实上,相比新光集团在2016年重组时作出的业绩承诺,差距仍较大。

据悉,新光集团彼时承诺,标的公司2016年度、2017年度与2018年度需累计实现合计净利润不低于40亿元,其中2016年不低于14亿元,2016年与2017年合计不低于27亿元。

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万厦房产、新光建材分别完成15.6亿元、12.9亿元的实际净利润,超额完成前两年的业绩承诺。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仍有约11.5亿元的缺口需要补全。减去新光圆成2018年上半年已实现的1.5亿元净利润,公司在下半年还需铆足全力,创造10亿元的净利润,才能保证业绩平稳。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新光圆成的业绩承诺得以完成的大部分原因是股权转让所带来的收益。

2017年12月,新光圆成以12.45亿元的对价转让旗下建德新越置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同月,公司又转让南通一九一二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价为10.5亿元。

最后时刻的股权转让成为了新光圆成完成业绩承诺的救命稻草。资料显示,2017年,新光圆成整年度的营收为20亿元,而在第三季度末,公司的营收才不过6.7亿元。

与此同时,新光圆成并未把股权转让带来的20亿元投资收益计入非经常性损益的项目。彼时,新光圆成称,公司将部分项目采取一次性整体出售符合房地产行业的日常经营特点,故属于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行为。

打包出售资产似乎成为了新光圆成的日常操作。

2018年5月,公司将滨江新光壹品项目46%收益权以18.24亿元的对价转让给滨江集团。对此,新光圆成表示,出售有利于公司回流现金,平衡和控制经营风险。

抛去股权收益,2017年,新光圆成房地产业务的营收实际同比减少53.47%,毛利减少39.1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为-19.46亿元,同比下降417.99%。

自我造血能力的困境并未在2018年得到显著改善。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2010年竣工的楼盘至今还未售罄,与此同时,其2017年竣工或目前还未竣工的部分楼盘,如义乌“世贸中心”、“万厦御园”的去化也并不理想。

2018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初可供出售面积为305965.19平方米,而当期销售面积仅为53618.04平方米,不到库存的20%。

谋求重组

自身业绩的不理想促使新光圆成开始谋求重组,2018年7月初,新光圆成正式公布了重大资产购买预案。

预案显示,新光圆成将与丰盛控股、Five Seasons 签署《框架协议》,新光圆成拟以现金方式收购 Five Seasons 所持有的中国传动(香港上市公司)股份,占中国传动全部已发行股本约 51%~73.91%,拟定收购价格为9.99 元/股~11.25 元/股。本次协议收购对应中国传动的总估值约为 163 亿元~184 亿元。

截至今年6月底,自身货币资金仅有约2亿元的新光圆成,本打算背靠新光集团这棵大树提供的融资额获取收购资金,但在新光集团债务危机阴影的笼罩下,这一希望或会落空。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传动主要从事风力发电及工业用途上的各种机械传动设备。目前,机械是新光圆成的第二大业务板块,但在2018年上半年才实现扭亏为盈,收购是否意味着上市公司将全面转型至机械行业还有待观察。

对于公司所面临的债务风险,新光圆成证券部有关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公司将加快已开发房产及自持物业的销售力度以加速自有资金回笼,争取在期限内消除上述事项对重组进程的影响。”

针对公司业绩完成情况,该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数据等三季报出来”。

截至2018年上半年,新光集团所持有的新光圆成大部分股权已被质押。上市公司能为债务高筑的新光集团做的或不多。

从16岁开始走南闯北以摆摊为生,到在义乌创立起全国饰品行业龙头企业的新光集团,周晓光已在商界打拼了近40年时间。

今年9月,周晓光曾在采访中这么说道:“我觉得我现在哪怕是什么都没有,从头再来,我还是能够重新站起来”。

这位商界女强人能否如其所言平稳度过此次危机,重新站起来?让我们静静等待……

(责编:黄玲丽、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