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国漫”付费阅读现曙光

蒋佩芳 汪建君

2019年01月21日08:11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童石网络办公室灯火通明,但没什么人

  汪建君摄

  童石网络公司正门

  汪建君摄

  资本涌入国产漫画产业后,盲目扩张、急功近利,行业被迅速催熟。而当热度退却,资本撤离,漫画行业进入了寒冬,稿费拖欠、企业倒闭现象频频发生。但与此同时,生机也在孕育,一些内容平台在尝试进行作品付费阅读。

  2019,国漫的春天会来吗?

  “数据显示,有60多家漫画企业濒临倒闭或者已经倒闭了。”近期,在“娱见未来·CETS 2019中国文娱产业趋势峰会”上,微博动漫COO孙斌一语道出国产漫画行业并不乐观的现状。

  作为二次元IP生产的上游,国产漫画自2014年起开始高速发展,在过去的两年中倍受资本追捧,而当热度退却,资本撤离,漫画行业的泡沫被挑破,除了漫画企业成规模倒闭,2018年甚至还出现了个别漫画平台无法支付稿费的极端情况。

  回首过往,许多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都有这样的感慨:“资本就是把双刃剑。”

  在他们看来,资本进入国产漫画行业的速度太快,助推这个市场掀起一场虚幻狂欢,但渴望快速变现的想法和行为,最终导致国漫行业未能形成良性发展的循环。

  不过阵痛之后是生机,展望2019年,国漫的希望正在孕育。

  腾讯动漫相关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行业)是不是真的(处于)冬天,见仁见智。”

  “中国互联网过去的二十多年,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当一个行业开始爆发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参与进来,很多人也许并不适合(这个行业)。当行业开始回归冷静,内容达不到标准的时候,肯定会有参与者离开,去追逐其它的东西。这不见得是坏事,当中也有机遇。”腾讯动漫相关人员如是认为。

  稿费难发 版权难赎

  2018年8月,上海童石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童石网络”)旗下的大角虫漫画平台被签约漫画作者指控“拖欠稿费”。据悉,截至目前,大角虫累计拖欠30多位作者稿费逾400万元。

  大角虫成立于2015年,是2017年最火的动画《全职高手》的漫画独家连载平台。官方资料显示,大角虫漫画APP涵盖了日更漫画和日更轻小说两类产品,目前已签约国内独家作者和工作室近500家。

  漫画作者叶豪(化名)是大角虫漫画平台的签约作者之一,他在该平台有三部连载作品。叶豪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2月开始,大角虫就没再给我们发稿费。已经快一年了,这笔账还没有了结的希望。原本我们对大角虫还抱着理解及信任的态度,觉得大角虫或许只是一时有困难,作为作者应该和平台相互支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家在没拿到稿费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作品更新。”

  据悉,大角虫拖欠叶豪稿费30万元,但对于拖欠稿费的问题,大角虫方面从未对叶豪给出任何解释,只是不断承诺新的结款时间,但迟迟没有兑现。

  “到2018年8月底,我们停止了创作。”叶豪如是表示。

  据叶豪介绍,漫画作者和平台方的合作模式,通常是先立项目,平台方给作者一个初创期,作者在一定期限内给出故事大纲、人设和样稿,然后送给平台审核。“平台认可的话就可以签约,大角虫一般是买断版权,给我们的作品稿费是每页260元—300元。签约完成之后就开始正式创作,然后以月为单位进行结算。”

  叶豪称,目前整个动漫市场行情并不算好,签约作品整体变少。幸好他还和其他平台保持着较好的合作,不然真的很难生存。

  另一家漫画工作室主要负责人夜晔(化名)透露,大角虫漫画平台拖欠其稿费8万多元。“我们工作室也是大角虫漫画平台的合作方之一,合作近三年了。从2017年底开始,大角虫发稿费就不正常,2018年初开始没再发放,至今已有一年时间。”

  夜晔出示的一份名单显示,截至目前,大角虫拖欠38位漫画作者或工作室的稿费,总额超过400万元。

  “少则一两千,多则四五十万。有些作者已经在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持权益,但打官司过程非常漫长,我们当中的很多人都感到无可奈何。”夜晔表示,最令其不满的是,面对大家的质疑和担心,大角虫方面却从未作出任何解释,也不给说法和理由,仅在内部作者群里发通知说下周发,但又一次次食言。

  “大角虫拖欠作者稿费,曝露出我国版权保护的不尽完善,这只能依靠法律来解决。”一位不愿具名的漫画作者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但问题是法律维权成本很高,时间成本也消耗不起,且相关法律并不完善。作为从业者,能否选到好的合作方,合作的结果如何,很大程度要看运气。”

  叶豪对记者表示,其和大角虫合作签约时,使用的是业内的模版合同,对违约责任的界定比较模糊。

  1月17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来到童石网络,该公司处于正常运营状态,上下两层办公楼都有灯光,但楼层显得安安静静,少见人影。在玻璃大门的入口处,记者注意到几幅动漫海报,海报右下角均打上了“大角虫漫画”的字样。

  一名前台工作人员若无其事地坐在办公桌前,当记者以漫画作者的身份询问平台拖欠稿费时,她表现得冷漠而谨慎:“这个你去找编辑对接。”

  随后,记者见到另一名员工从里屋走出,便尝试打听相关情况。待记者说出大角虫拖欠稿费时,对方以并不知情为由,拒绝回答,然后匆匆离开。

  在此前,记者致电童石网络的官方电话,对于拖欠稿费事件,童石方面回复称,“我们对此不接受采访。”

  存在拖欠稿费的漫画平台不止这一家。

  2018年9月5日,漫画《神契幻奇谭》作者刘冲LDART在其微博上发布长文,称买下《神契幻奇谭》版权的米粒影业拖欠作者总额120万元的版权金尾款和稿酬,时间长达2年,且在放弃进一步版权开发的情况下,阻止作者回收版权。

  刘冲的遭遇无疑为漫画行业蒙上更浓的阴影。

  据刘冲所述,自己从2015年底和米粒影业展开深度合作,在米粒向自己做出诸多“充满诚意的许诺”后,他把个人所作的连载了8年的漫画《神契》版权托付给了米粒影业。不曾料想,公司自2016年起拖欠版权金、稿酬长达两年之久,金额高达120万元。

  刘冲此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曾这样表示,之前这之所以转让全版权,是经历了反复的思想斗争,考虑到业内因转让部分版权导致版权分散引起官司的事件很多,最终影响整个IP的开发价值。正是基于此,他同意了米粒影业的全版权转让要求,米粒影业也许诺了优厚待遇条件,并表示《神契》会作为公司的重点项目,倾尽能力扩展这个IP。

  当刘冲讨要薪金过程中提出若公司无力付全款,可归还一部分版权抵钱的建议后,米粒影业只允许给他为期五年的“反向授权”,这意味着,刘冲无法收回版权,他不能接受。于是,刘冲在微博公开种种遭遇细节之余,也表示会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2018年10月12日,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协议。米粒影业在官微上发表声明:根据和解协议,米粒影业享有《神契幻奇谭》的完整版权及后续开发权,刘冲不享有《神契幻奇谭》除作者人身权之外的任何权利。随后,刘冲也在其个人微博上发表声明,与米粒影业之间关于《神契幻奇谭》的争议已圆满解决。“本人目前已从米粒离职,今后我会开发新的作品,绘画新篇漫画(俗称挖新坑)。”

  尽管米粒影业已将拖欠的版权金、稿酬结清,但刘冲曾向记者说,其仍扣着《神契幻奇谭》的IP,既无力开发,也不回卖给他,双方进入冷战阶段。

  就《神契幻奇谭》的版权争议事宜,大森律师事务所律师蒋龙俊指出:其一在著作权转让合同没有解除的情况下,即使米粒公司尚有未支付的版权金,刘冲也不能以此为由,收回或者使用相应著作权,更何况著作权是有机统一的整体,不可能单独划分出份额,当然,如果米粒公司同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其二反向授权不是一个法律概念,这个属于意思自治的范畴,只要双方达成合意就行。

  “只要米粒公司与刘冲就版权问题达成一致,刘冲肯定能赎回。”蒋龙俊表示。

  资本涌入 急功近利

  “‘产出(包括预期收入)’大于‘投入’,是良性商业运转的基础。‘产出’无法覆盖‘投入’,是矛盾爆发的根本原因。”新漫画创始人朱槿认为,当前国际大环境下,不仅动漫,很多产业都面临冬天。而动漫产业的情况,主要原因还是流量导向、资本助推的商业模式无法经受市场考验。

  此前,资本的大量涌入,使得一些平台为抢人不惜用钱去砸,漫画作者薪酬随之暴增,国产漫画数量急剧膨胀。

  在谈到大角虫为何吸引漫画作者纷纷入驻,夜晔点出了其中的玄机:“稿费更高”。

  “对于作者来说,肯定是希望稿费越高越好,而大角虫在红火的那几年,给出的稿费都要比其他平台高。”夜晔表示,“正常情况,单页作品要高出50元-80元。”

  夜晔称,大角虫高额收取动漫作品,又免费开放给读者,利润来自何处是个疑问。“就变现这块,我之前还问过大角虫的编辑,编辑只是回答说‘自有办法’。”

  “后来作品也开始收费了,但收费标准也不高,每一回估计也就几毛钱,跟购买成本相比,依旧很低。”夜晔补充说。

  “资本盲目进入到这一领域,行业出现了很疯狂的状态:漫画的更新状态能够到达日更。”漫画作者橙子(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描述,于传统的作者而言,高速度更新作品并不经过任何艺术的处理,只会产生一些堆量。

  对于上述现象,漫画家金瑞(化名)总结了四个字:“急功近利”。为了快速成功,什么火做什么,这就导致了同质化,却不知市场基本规律是“物以稀为贵”;为了快速获利,怎么快怎么来,这就导致了量大质低。但市场的实际现状却是,消费者对内容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且视频、游戏、购物等平台都在抢占消费者有限的时间,如果没有质量上的优势,很难有比较强的竞争力。

  “以华为为例,虽面临极具挑战的竞争形势,营收依然不断创新高,其根本原因是产品竞争力够强。2018年,新漫画旗下的《镖人》出版后,迅速登上各大书店漫画品类销售榜榜首,热销几十万册,电子书销量也进入包含全品类书籍的2018亚马逊中国Kindle付费电子新书榜前10名,甚至超过了村上春树的新作小说《刺杀骑士团长》,并未受到所谓寒冬的影响。”朱槿指出,靠消费者真金白银投票的电影市场已经证明,成功不仅仅取决于大流量IP、大明星,核心还是内容本身的质量。

  理性回归 生机孕育

  除了行业曝出的拖欠稿费事件,让漫画作者群体炸开锅的是2018年10月底传出的一则聊天记录截图。截图内容大致是:因腾讯内部部门调整,所有预算锁死,需要2019年1月才能开启支付,也就是2019年2月到账。

  紧接着,腾讯动漫官方作出澄清,称“消息实为误传,所有作者的稿酬均会按时如数支付”。

  腾讯动漫表示,在腾讯新的“平台与内容事业群”成立后,将进行调整,把部分作品转入付费模式,由用户和市场来决定作品发展。

  腾讯动漫称,本次调整后,受到更多用户支持的作品和作者,将能够获得比之前更高的回报。同时,腾讯动漫也会整合腾讯在内容与社交平台的更多资源,在作品运营推广和作者商业收益两方面对优质内容给予更大力度的扶持。

  腾讯动漫相关人员将上述做法称之为“一种理性的回归或者说内容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趋势”。该人员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腾讯动漫不会自己判断作者是否达标,一切交给用户和市场决定。

  就部分漫画作者关心的,腾讯动漫如何平衡原创和“网文改”(指根据网文改编而来的漫画)的比重问题,腾讯动漫相关人员称,原创和网文改相比,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漫画IP的提升都需要加强讲故事的能力,需要引进编剧等角色。“我们还是以质量和市场竞争为标准。”

  对于付费阅读,漫画作者们是拍手叫好的。

  漫画作者穆逢春说,“付费阅读是势必发展的过程,现在基本上行业格局已定,大家开始进入到一个比较理性的经济操作流程里。”

  从业至今已有20余年的知名漫画家口袋巧克力这样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有作者和平台愿意尝试付费阅读,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模式多元化没有坏处。不过,“用户和市场来决定作品发展”不会是绝对的。“创作本身的初始动力是主观的。创作过程会因每个作者的不同而产生差异,有的作者更遵循自我,有的会对市场喜好更为敏感。”

  在腾讯动漫相关人员看来,相对于游戏、影视,动漫起步较晚,在国内兴起至今才六七年时间。按规律,行业迟早会进入高品质内容能产生直接经济效益的阶段,这是腾讯动漫最早在规划时就预见到的,只是行业发展的速度比他们预想的更快。

  “在漫画这个行业,我们还是希望头部的创作者,或者是具备这样基础的创作者,坚持走下去。虽然短期收入会受到影响,但长期来看,当行业回暖的时候,能获益的还是他们。越是行业低谷,越是调整时期,有能力的企业越是面临更好的机会。对于动漫有热情、有创作天赋的创作者来说,现在才是展现优势,脱颖而出的时候。”该人士如是表示。

(责编:韩颖、张晨)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