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滴滴瘦身

薛星星

2019年03月19日09:23  来源:新京报

  滴滴出行罕见地成为当下互联网企业大裁员背景下的另类。2月15日,它的创始人在公司内部的月度总结会上公开宣布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和裁员的消息,并表明了裁员的具体比例及涉及人数。

  2018年以来,互联网公司裁员过冬几乎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滴滴是其中少有的公开承认裁员举措的公司。

  “挺坦诚的。”加入滴滴已经两年多的张玥说。同大多数员工一样,她对这一举动丝毫不感到惊讶,在此之前,关于公司裁员的各种小道消息已经甚嚣尘上。

  公司种种公开的举动也在彰显着形势的紧迫,它度过了一个艰难的2018年,在上一个月度总结大会上,程维宣布了公司全员年终奖减半的决定。之后,又有媒体爆出滴滴在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元。

  种种迹象表明,2018年发生的两起安全事故仍将继续影响滴滴未来的发展,它不再盲目追求增长,“安全”成为这家出行独角兽目前工作的重心。

  除此之外,滴滴还面临着外部虎视眈眈的竞争者们的威胁,它曾短暂地在去年3月与美团在上海进行了一次交锋,那场短兵相接留下的遗产是滴滴推出了外卖业务,被外界认为是滴滴防守型的举动,噱头的意义大于实际战略需要。现在,这个业务也因为要对非主业“关停并转”而蒙上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在大年初一给全员的邮件中,36岁的程维用西游记的故事来类比滴滴的发展。他说西天还远,创业路上这九九八十一难,一难都不会少。他希望大家在节后迅速进入工作状态,“不论多少艰难险阻,这一棒,打得它灰飞烟灭。”

  边开全员大会边刷脉脉

  月度总结会召开的前一晚,公司内部发布了全员邮件,告知大家这次会议的重要性。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常规的会议,它每三个月召开一次,公司的高层领导悉数出席,被称为“在一起”,意思是高管与普通员工“在一起”。

  会议从2月15日上午10点一直开到中午的12点多,举办地点是滴滴总部大楼4层的一个室内平台,场地仅能容纳百余人,滴滴内部的一万多名员工大多通过直播链接进行观看。HR在邮件中要求员工在观看前要进行打卡签到。

  会议的前半部分是程维对滴滴过去一年成绩的回顾,他语速不快,表情平静,张玥觉得他的状态要比上一次的月度总结会好很多,最起码看起来精神了。社交软件上,有滴滴员工匿名发言说“Will(程维的英文名)讲话的时候好儒雅,迷。”

  大约11点,程维公布了公司裁员的决定,称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终于说了。”张玥长舒一口气。“会还没有开完,脉脉就已经先炸了。”一位滴滴员工在公司内网上发言说。在职场社交软件脉脉的匿名社区中,不少滴滴的员工几乎是在现场直播会议的进展。当程维终于宣布了裁员决定后,一名滴滴员工立马在上面发言说:“实锤,裁员15%。滴滴。”

  一些员工急切地想要找到关于裁员更加具体的信息。他们不断在上面发言询问某个部门会不会受到影响,还有人问裁员赔偿是多少。

  “我也只有50%的把握。”张玥不敢肯定她会不会受到裁员的影响,她在公司内部的绩效评级上得了C,滴滴内部对员工的评级一共分为S、A、B、C、D五个档次,C及D被认为是这次裁员主要波及的员工。

  “一切都向好”的2017

  程维宣布对非主业“关停并转”的背后,是这些年来滴滴的飞速扩张。

  成立8年,滴滴出行已经从那家只为出租车提供线上揽客服务的小公司成长为一家以出行为中心,涵盖方方面面的庞然巨物。它是当下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成长最快的一家,同时也经历了最为惨烈的竞争。

  “很多次,稍不小心,滴滴可能就死掉了。”2015年,程维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那年初,在投资人的撮合下,滴滴与对手快的进行了合并,国内的本土打车软件均被它抛至身后。

  那时滴滴围绕出行推出的业务仅有出租车及专车两项,拼车、巴士等各个细分领域它均未进入,中小玩家从各个不同的方向向着滴滴奋勇直追。

  国外的Uber同时也瞄准了中国市场,它的估值那时已达到500亿美元。在进入中国市场后,Uber完美地复制了滴滴与快的间的战役,依靠高密度的补贴打开市场。

  滴滴活了下来。它不断地进行融资,又不断地将融到的钱投向车主与乘客们的口袋。整个2015年,滴滴密集上线了企业级服务、快车、拼车、顺风车、代驾、巴士等业务,现在大众所知的滴滴就是在那时逐渐丰满起来。它在同Uber激烈竞争的同时,迅速地依托原有基础构建起出行帝国的根基。

  这场战争最终让双方疲惫不堪,2016年8月,滴滴与Uber中国进行合并。当然,在滴滴官网的发展历程中,这一表述被称之为”收购优步中国“。

  张玥就是在那之后不久加入滴滴。“2017年是一个一切——都向好的时候。”说到“一切”时她着重拉长了语调,像是表达对那时候深刻的怀念。

  在那一年,滴滴开始了跨越式的发展,整整一年时间里,它新招了5000多人,公司员工总数从7000人净增到13000人。

  与此同时,金融的布局一直贯穿滴滴发展。2016年3月,它拿下了一张保险代销牌照。2017年,它取得了金融业务最为关键的支付牌照。2019年1月2日,滴滴“金融服务”频道在滴滴产品端上线。

  直到2018年顺风车平台上两起恶性安全事故的发生。这两起事故必将深远地影响滴滴的发展,它暴露了这家公司在野蛮生长时存在的问题。顺风车业务在之后被宣布无限期下线,多部委联合组成调查组入驻滴滴,政府同时加强对网约车业务的管控。

  危机正在飞速蚕食这个巨人的根基,它至今从未宣布盈利,甚至在接下来的一年也不会考虑盈利。

  十个月内两次架构调整

  去年12月的组织架构调整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完成。这场组织架构调整变动之大令人始料未及。

  要知道,就在2018年2月,滴滴才刚刚完成一次组织架构的全面调整。那是基于滴滴当时一片光明的前途作出,程维给出滴滴2018年的关键词是“内外兼修、多线布局、稳中求进“。

  这场组织架构调整除了成立新的智慧交通事业部及战略业务事业群外并无更多举措,公司的核心业务快捷出行事业群和品质出行事业群仍得到保留,这是滴滴在2017年初就定下的组织架构。

  2018年12月的调整更像是“突如其来”。滴滴原有的包括快车及拼车的快捷出行事业群与专车、豪华车事业部进行合并,成立新网约车平台公司。原小桔车服公司与汽车资产管理中心合并,成立车主服务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原来同属于快捷出行事业群的出租车业务被单拎了出来,由CTO张博负责。相关分析认为,将原本在滴滴业务板块上已经边缘化的出租车业务再次重视起来,这是滴滴在面对网约车监管日益加强下的不得已措施,它需要重新开拓新的增长点。而新成立的网约车平台公司被认为方便统一管理的举措。

  对于什么是程维口中的“非主业”,滴滴员工何贤表示无法给出答案,“网约车肯定是主业吧,去年的车服也成立了一个新公司,应该也算是主业?”她断断续续地说出好几块业务板块,但最终表示,“也许是我来公司时间不长,对公司还不太了解。”

  一位滴滴的前高管认为,只有出行业务才能算作是主业,其他都是非主业。国际化算主业的一个分支,会保留;金融有比较好的商业模式,也不会削减太多。

  此前,专车与豪华车同属品质出行事业群,该事业群还包括单车、电单车、代驾、企业级服务等业务,但现在这些业务与原智慧交通事业部的公交业务一起,新组成了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

  上述提到的滴滴前高管认为,共享单车、电单车、企业级业务、公交业务、外卖等都算不上是滴滴的主业,裁员的可能性比较大。

  但程维对此并未给出过明确的答复,演讲中他只是强调,2019年滴滴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与裁员2000人相对应的,这部分业务将新增招聘2500人,2019年年底员工总人数将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

  被动的等待

  还没有等到“官宣”,但员工的自我揣测没有停止。

  刚加入滴滴外卖不久的张天天几乎已经断定自己是被裁的一员。2月15日的全员会开完后,她的心情一直不佳,即便她的评级在“B”的安全区内。她询问集团内自己熟知的一位中层,对方问她是否可以在部门里排到前50%,她据此断定外卖业务50%的人都要被裁掉。

  张玥怀念2018年前的滴滴,那是一种与现在的滴滴完全不同的两种状态。“尽管那时候(管理)有点乱,但是大家都很积极。”张玥说。但是当所有的一切都向安全靠拢之后,“好多人都说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因为很多项目都停了,或者说那些项目不重要,进度就会很慢。”

  她一再强调,如果最终决定裁员的名单中有她,“我一定要去问清楚,为什么是我,评判的标准是什么?”2018年整个互联网行业的不景气深深地影响了她此刻的心情,她期待自己可以仍然留在滴滴。

  同样被打上D级的何贤觉得自己暂时还是安全的,她和张玥一样都还没有做好离职的准备,她们没有准备新一份的简历,没有去看新的工作机会,只有被动的等待。唯一的不同是,何贤所属部门的人事已经冻结,“只许出,不许进”。

  何贤在现场观看了整个月度总结大会,甚至下午还在线观看了文化讲座。她理解程维最后作出的裁员决定,将其称之为“必然要做的动作”,因为其他的互联网企业也都在做同样的动作,滴滴也不能幸免。至少,程维做到了足够坦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玥、何贤、张天天为化名)

(责编:杨荣华、张晨)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