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持续亏损、盈利待考!“盒马们”纷纷关店,新零售如何走出困局?

卓泳

2019年07月17日08:22  来源:证券时报网

近半年,风风火火的新零售按下了暂停键。

日前,永辉超市旗下的超级物种关闭了其在上海的首家线下门店。该门店于2017年11月开业,距今不到2年。而在此前,包括盒马鲜生、小象生鲜等多家新零售店也纷纷宣布关闭。

事实上,曾经来势汹汹的新零售物种经历了一路狂奔的迅猛扩张后,多次遭遇在产品、价格等方面的发展瓶颈,使其在用户面前有点黯然失色。

业内人士认为,零售迭代到新零售,依然需要遵循零售业发展的本质和规则,在技术和资本的加持后,要真正切入用户需求,理性思考盈利问题。

关店潮涌现

关店的新零售商超并非超级物种一家。早在今年4月份,美团的小象生鲜也宣布关闭江苏常州的全部3家店面;同样在4月,顺丰的社区电商项目“顺丰优选”,也在全国范围关店;5月31日,在苏州昆山吾悦广场的盒马鲜生门店也选择了关闭,京东旗下的京东7fresh也被曝暂停开店。此外,新零售业态之一的生鲜电商日子也并不好过,每日优鲜也被传因为“烧钱”问题在近期的新一轮融资遭遇阻碍,叮咚买菜也因为依赖融资,自我输血能力受到了质疑。

而对于超级物种的关店,永辉云创的回应是,上海地区“超级物种五角场万达店”的门店变化,属于基于业务和物业条件考虑的正常营运调整,接下来,超级物种仍将围绕用户需求进行新店布局规划。

据了解,永辉云创是永辉在2015年创办的全新科技零售业务板块,其推出了Bravo、超级物种、永辉生活等零售新业态。制造了这些行业的明星项目后,永辉云创还得到了来自腾讯、创新工场的投资入股。

据证券时报记者观察,超级物种的主要用户群体主要来自年轻人,侧重于高品质的消费,店面商品定位于新鲜健康、时尚精品,而门店所处的区位多为繁华的商圈或写字楼密集的区域,也正因此,超级物种的店铺租金和相关运营成本都很高。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两年多时间,超级物种已经在北上广深等10余个大城市发展了80多个门店,在2018年更是开了53家新店。可想而知,门店数量的攀升为其带来了很大的运营成本压力。

直面盈利问题

虽然背靠阿里、腾讯这些大树,但这些新零售的新物种似乎也没法好好乘凉,盈利始终是绕不过的问题。尽管永辉云创对外表示,关店不是因为盈利问题,但盈利的确是超级物种面临的最大问题。根据永辉超市此前的财务数据显示,超级物种所属的永辉云创2017年以及2018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分别为5.66亿元、14.78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2.67亿元以及-6.17亿元,导致永辉超市整体净利润下降。

据了解,近期永辉超市还对部分地区的超级物种门店下达了盈利要求:再不盈利,就要下课。因此,超级物种此次关店,意味着其经历了2018年的高速扩张后开始放缓脚步,把战略重点转移到单店盈利上来。

盒马鲜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其CEO侯毅在今年3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将2019年定义为新零售的“填坑之战”。虽然侯毅曾经宣布过盒马单店盈利,但毕竟只是单店盈利,如果要全国160多家盒马店全部盈利,就目前来看,很难实现。

有业内人士指出,盒马、超级物种这种新零售企业在短期内解决不了盈利难的问题,因为成本不会降低,反而会更高,随着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商家要正面审视如何持续发展的问题。

回归零售本质

2017年是新零售的发展元年,超级物种、7FRESH、苏鲜生等新零售代表门店不断推出,阿里、京东、腾讯等公司纷纷布局,并且竞争格局逐渐明朗,盒马鲜生、超级物种、京东7FRESH等头部效应明显。然而,新零售从诞生到急速扩张,再到关店收缩,似乎只是在“一夜之间”。

“新零售概念出来的时候,其实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做,但随着阿里、腾讯这些巨头的大举进驻,这个领域就热闹起来了。”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江瀚认为,在这些新零售企业没有想好怎么做的时候,跑马圈地可以视为他们的一种尝试,但如今看来这种尝试存在一些问题,因此开始进行战略调整。

在江瀚看来,新零售的核心关键是零售,尽管这些头部企业都有互联网巨大流量的加持,但也改变不了其零售的本质,依然要遵循零售业的发展规则。“对于新零售企业的发展来说,应该既要有流量支持,又要懂零售核心。而对于零售本身来说,供应链和物流成本的控制是至关重要的,此外,在互联网的流量带来客源之后要切入用户真正的需求。”江瀚说。

正如侯毅曾在《2019年,填坑之战》的演讲中表示,新零售参与者必须要回归零售本质,弄清楚新零售到底是什么,而且新零售有许多坑需要填,“如果这个坑你填不过的话,那么你只好退出这个市场。”

(责编:黄玲丽、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