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监管趋严、资本遇冷,文娱行业如何突围?

张国锋

2019年08月22日08:27  来源:证券时报网

在经历了2014-2016年的资本热潮之后,近些年,文娱行业资本遇冷,处于周期调整状态,更有投资人谈到“文娱”就有“避谈”之嫌,出手次数也是越来越少。

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过去几年,知识付费、直播、短视频等领域相继突起,但在流量红利逐渐吃尽的当前,也分别遭遇了不同的危机。有投资人就直言,文娱产业的投资人,在这两年最大的变化就是“对市场评估更加理性了”。更有头部机构直言,去年一整年,他们没有投资一单文娱产业的项目。

归根结底,这个行业遇到了监管的瓶颈。

政策收紧,行业前景“蒙灰”

事实上,在2018年,文娱产业整体就已经遭遇寒冬:一级市场上的VC/PE机构缺乏资金,影视公司投入的资金难以退出,二级市场的传媒股价格持续下行,整个产业的资金状况严重受困。

这样糟糕的情形还在延续。据IT桔子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文娱领域仅发生1起上市事件和4起并购事件。事实上,在2018年多个文娱企业上市出现破发的局面,比如哔哩哔哩上市当天开盘交易后,B站跌破发行价11.5美元;爱奇艺上市当日比18美元发行价下跌13.61%。

IPO退出不畅顺,并购退出的途径也被政策“封堵”。2016年5月,国内开始禁止跨界并购,影视、互联网金融、游戏、VR的跨界并购被禁止。伴随着“脱虚向实”的政策要求,近年来,国家政策对文娱产业的整治逐渐覆盖到多个方面,包括税收、综艺成本费用、演员薪酬等等,政策的越发收紧,也让这个行业的头顶罩上了一重“阴霾”。

这两年文娱圈一场场大地震,正在传导到一级市场。据媒体报道称,不少VC/PE机构透露,2018年没有投一个文娱项目,“只看不投”成了大多数文娱基金的状态。

事实上,在去年的募资寒冬下,成批的基金都没有顺利完成募资,文娱基金更是首当其冲,很多机构子弹所剩不多。“今年文娱基金肯定会死掉很多。本来就存在泡沫,在行业洗牌加速的背景下,如果全行业GP会死掉80%,那文娱基金会死掉90%。”一位泛文娱机构合伙人表示。

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曾表示,自己周围很多文创公司在2018年都没有融到钱,都是干苦活。“2018年文创领域受政策的影响比较大,那些做游戏的兄弟们特别惨。在资本市场上,有些人年初的时候还是百亿富翁,到了下半年就爆仓了,都等着政府纾困。”

南山资本董事总经理周宓则认为,近两年政策监管的影响会日益显现。但从目前宏观环境来看,不仅是文娱产业,其他产业也会面临着限制条件越来越多的情况。在这种态势下,好的公司团队应该去寻找一个最优的解决方案,去拥抱这样的变化,持续去给市场提供最好的产品,才有可能生存下去。

目前一些国内顶级的文娱投资机构都聚焦到消费、科技等领域。“CMC资本近一年没有投资内容公司”,华人文化首席执行官黎瑞刚在2018年年末表示。黎瑞刚透露,从投资方面来说,CMC更多看一些文娱行业中间技术驱动的项目。在他看来,今时今日,技术是最核心的。无论哪个行业,技术是所有驱动最核心的东西,这是肯定的,尤其是应用领域。2018年CMC资本IPO的项目基本都在技术领域,B站、爱奇艺、英语流利说、趣头条这四个项目都不能属于纯文娱,而是跟技术相关的项目。

投资机构探索与其他领域结合

厚德前海曾撰文表示,2018年是文娱产业大事频发的一年,也是厚德前海投资出手标的最少的一年。一方面是大环境,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优胜劣汰的整合在2019年仍将持续。另一方面,团队对文娱行业的判断也产生了变化。

“2019年文娱这个行业可能会有大变化,因为很多平台和企业都到了不得不变的边缘。”

厚德前海由此判断到,面对文娱产业2019之大变局,应当从两个方向出发去应对:一方面,内容本身要产生新的突破,要找到创作者的表达与审美和社会情绪之间的共鸣,如果形成共振就会非常有价值;另一方面,文娱公司应该开始构建自己To C的思维和商业模式,围绕用户需求构建产品群,而不仅只专注打造内容,或将是未来产业的新机遇。

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人更加看重行业内项目的现金流状况。“从目前来看,我们比较看好的(文娱)公司是规模化生产、具备充足现金流的公司。”日前,三千资本创始合伙人黄璜在出席一场论坛活动时直言,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头部公司、规模化的内容创业公司,成功概率会更高一些。

他认为,在具体选择项目的时候,首先要看项目的财务表现。“财务数据是每个公司的脸,要从里面了解到公司真实的财务情况,一些比较规模、后期的或者是头部的公司,一定要具备良好的财务预期。”

在黄璜看来,政策监管趋严,对于行业规范、内容把控实际上更加有利。“作为投资人来说,现在的监管对于行业的原创性和多样性有一定的影响,其实我们不太愿意看到这个局面。但是从国家的角度来说,鼓励资金脱虚向实,确实是有好处的。”

而伴随着行业当前的状态,黄璜直言,他们的投资逻辑会像To C去转换。他强调,目前实体经济的消费端增长仍然较快,新一代的年轻人在消费观念和消费能力都比以前的人要强,这部分实际上是属于IP和实体载体的跨界,也是他们比较看好的方向。此外,传统的广告产业本身盈利性就非常强,在当前嫁接到垂直的二次元、影视等领域,可能会迸发出一些新的活力,以及未来一些新的细分领域的探索,也存在机会。

从文娱产业延伸到其他领域,几乎成为仍然坚守在这个行业的投资人的不二选择。周宓表示,投资人应该打开思路,看看在文娱领域之外是否有更多可以拓展的空间。她举例说,将文娱和消费结合起来,就会发现陡然间打开了一个新的天花板。“以前的消费,大家会觉得是渠道为王,或者是品牌为王。现在消费者越来越被注意力经济,或者影响力而改变,抖音、淘宝、快手还有拼多多之间很多的联盟,整个文化对消费的决策影响越来越大,这可能给文娱产业打开一个新的窗口。”

而对于投资标的的选择,周宓表示,不只是文娱产业,所有产业都面临着团队抗风险或者是抗压的能力。因为一个公司在从投资或者是自己诞生以后,到这家公司走上资本市场,IPO或者被收购,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而且是一个九死一生的过程,中间会遇到很多的风险和很多的问题。“在看团队的时候,要看团队的战斗力,以及他们面临问题的思路和做法,例如以前他们有没有解决过类似问题,能不能在或大或小的挑战中解决问题或者持续战斗。”

其次,周宓也强调,会比较关注项目本身收入的多样性,假设现在的收入模式最后很难走通,能不能迅速转身,利用他们既有的产品去创造新的收入模式,或者现有的收入模式之间会不会有一些差异性,能够保证这家公司一直处在一个相对正向的现金流状态。

(责编:黄玲丽、陈键)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创投20年——我的关键词 邀请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