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美团重启共享充电宝,王兴开来“收割机”?

新京报

2020年05月21日11:18  来源:新京报

近日,有消息称,美团共享充电宝项目开始疯狂地推,进行百城大战。实际上,美团重启共享充电宝业务的消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直不断出现。对此,新京报记者向美团发去采访,目前,美团方面尚未回应。

美团一向敢于尝试,不断试探业务边界。2019年,以共享单车、网约车、买菜等为代表的新业务营收快速提升,成为美团新的增长点。再度重启共享充电宝,美团或为更多新流量,至于能够占据多少市场份额,取决于美团与商户的利益分配。

美团再度重启共享充电宝:为引流?

时隔三年,美团为何再度重启共享充电宝?

“说白了还是目的不一样,他们的目的是给自己的APP拉新,所以他们的服务只能通过美团自己的APP,这一点就注定了他们增速快不了。”共享充电宝行业人士乔木(化名)向新京报记者介绍。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近期以来,美团在各大招聘平台挂出共享充电宝商务、销售等岗位。此外,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4月30日,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曾申请注册“美团充电宝”图形商标,目前状态为等待审查。

2017年是共享经济元年,资本的青睐让共享充电宝风光无限。乘着风口,2017年春夏之交的40天时间里,共享充电宝行业拿到11笔融资,近35家机构入局,融资额约为12亿元,这个融资数额是2015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获得融资额的近5倍。2017年8月,美团也证实正在推行共享充电业务。

一哄而上快速迎来洗牌重整。当年10月,乐电宣布停止运营,在此之前,已经有河马充电、小宝充电等企业出局。此外,包括泡泡充电、创电等多家企业走到项目清算阶段。11月,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也宣布,将结束餐饮平台 "松鼠便利店 "和 "共享充电宝 "两个试点项目的运营。

行业洗牌之后,头部企业的市场品牌集中度加强,玩家开始盈利,美团似乎看到了机会。2019年8月,美团宣布将在全国大规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或受疫情影响,美团共享充电宝业务也出现停滞。随着疫情趋缓,今年4月,美团再次重启共享充电宝的消息层出不穷。

低调的美团在新业务拓展方面一直不遗余力。2019年,美团启动买菜业务,也相继调整了数家小象生鲜门店。与此同时,美团推出新品牌“美团配送”,宣布开放配送平台;美团打车上线“聚合模式”,此外,馒头直聘、菜大全等新业务也在试水。当年暂停共享充电宝业务,也是由于试水的业务太多,而共享充电宝业务表现并不突出。

美团点评2019年财报显示,总收入975亿元,同比增长49.5%;经调整EBITDA及经调整溢利净额分别为73亿元及47亿元,2018年同期亏损85.17亿元。以共享单车、网约车、买菜等为代表的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收入204亿元,同比增长81.5%。毛利由2018年的负值43亿元增至2019年的正值23亿元,毛利率由2018年的负值37.9%改善为2019年的正值11.5%。新业务正在成为美团营收新的增长点。

行业头部闷声发大财,份额多少在于利益分配?

面对“三电一兽”,美团有多大胜算?

“美团做充电宝肯定能做出点东西,毕竟盘子在那里摆着,但是战略优先级不一样,大家的目标也不一样,他们可能逼死一些行业的四五名,但是想动摇前三,太难了。”乔木向新京报记者介绍。

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基本进入到巨头阶段,“三电一兽”背后多有资本力量加持。2017年8月,聚美优品宣布完成对街电的收购,其全资子公司将持有街电60%的股份。聚美优品私有化也被外界认为专注街电经营。曾任职阿里的唐永波则在2016年创办了小电,其曾先后完成金沙江创投、腾讯、元璟资本、红杉中国和高榕资本的融资。

此外,创建于2014年的来电科技,曾获得SIG海纳亚洲、红点创投中国基金、九合创投等的融资。而怪兽充电的创始人蔡光渊曾任优步上海的总经理兼全国市场总监,创始团队来自美团、优步、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怪兽充电在2017年获得两轮融资,顺为资本、小米科技、高瓴都曾参与。

不过,进入2018年,融资趋缓,2018年3月小电宣布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2018年底,怪兽充电完成了新一轮3000万元融资。2019年,小电获得了苏宁金服的投资。除此之外,共享充电宝行业再难看到资本注入。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预计将超过3亿人。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份额,街电以40.5%的占比排名行业第一,小电、怪兽及来电占比分别为23.6%、20.9%和11.7%。

让共享充电宝再度被关注是2019年下半年的涨价潮。当时,租用来电、云充吧等共享充电宝两个小时费用均为4元。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共享充电宝调价后普遍为2元/小时,以餐饮、酒店等大众消费区为主。而在景区、口岸等特殊场景,有涨到5-8元/小时的情况。

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共享充电宝涨价和共享单车涨价是一个逻辑,经过前期竞争,市场格局洗牌之后,头部企业出线,用户消费习惯也被培育。如今调整价格,赚取利润是合理的商业发展轨迹。”

“一瓶矿泉水正常零售价就1-2元,但是在饭店、酒吧、KTV,以及车站机场等场景的售价就可能达到几倍或十几倍。”当时,业内人士文先生介绍,行业地推入场竞争较为畸形,共享充电宝企业互相竞争让利,一些入驻门店坐地起价,也令消费者使用费水涨船高。刚开始,共享充电宝企业与入驻门店商定五五分,但是其他企业提出三七分,或者一九分。

“最大的可能就是,店家同时用美团和我们其中一家的机器,而这里面最关键的,其实是用谁的能让商家赚钱。”乔木认为。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编辑 孙勇 校对 李铭

(责编:张宏莉(实习生)、王震)

深度原创

特别策划

    2019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大赛 首届人民网内容科技大赛总决赛 人民网内容科技创业创新长三角决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