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站到台前,快手还能否是快手?

李威

2017年02月13日08:25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网

“将于今年下半年赴美上市”的消息迅速被快手否认。更多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快手的身上,这个低调的团队即将与资本和市场产生更多的联系,从幕后走向台前。

美国科技博客TechCrunch在消息中称,快手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4000万,月活跃用户达1亿,公司估值达到30亿美元。媒体人雷建平同时爆料,前汽车之家CFO钟奕祺日前已低调加盟快手科技,出任快手CFO,快手或在为上市做准备。

对此快手的回应是:快手不了解此信息的来源,此说法也并非事实。在当前阶段,快手的主要目标仍是持续提升产品体验、服务更多人群。但钟奕祺已于2016年11月加入快手科技管理团队,并出任CFO一职。

由此带来的影响可能是,快手要不要做出改变以适应聚光灯下的节奏? 而快手的这一选择和接下来的作为,将决定它是一个服务三四亿某一圈层用户的应用,还是会真的成为另一个Instagram。

走入聚光灯下

2016年6月份,媒体的视线内出现了一个名叫快手的新世界。此时,这个短视频社交应用官方公布的用户数量早已超过3亿,其投资方包括了晨兴资本、红杉中国基金、百度、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而在最新的官方网站资料中,这个数字已经变为了4亿。

不同于同在短视频领域的秒拍、美拍、今日头条等产品,不被媒体和舆论忽视的快手,刚站到聚光灯下便获得了“另类”这样一个标签。一开始投射到快手上的目光大多会包含几分猎奇的意味,“乡土”、“江湖”、和“底层”等标签也都被贴在了快手名下。

现在,快手的用户量在国内社交类应用中仅次于微信、QQ和微博,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却并未完全摆脱这些已经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身为快手投资人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曹曦,认为“太陌生”是快手被很多人误解的最重要的原因。

快手CEO宿华不得不在投资人的建议下一改往日低调的作风,在“虎嗅F&M节”、“创业黑马社群大会”、“WISE大会”、“中国企业家论坛”等多个活动上发表了演讲,并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来进一步曝光快手。

站在台上的宿华尝试向公众解释,快手是一个记录和分享大家生活的平台,“并不是自己去创造内容,而是建立一个让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创造内容的机制”。快手的变现能力也并不是问题,“只要是用户发自内心喜欢的产品,它的商业价值总会有的。只不过商业模式需要摸索,但不存在用户真心喜欢却赚不到钱的产品。”

“增加了短视频和直播功能,发现页增强了10倍”的 Instagram是快手给自己找到的对标产品,两者都在帮助用户发现“真实有趣的世界”。在Facebook强大关系链的帮助下,Instagram拥有超过50万的广告商为其提供不菲的广告收入,这也为快手的商业化指出了一条明路。

“首先可能性比较大的是直播里的虚拟道具、虚拟礼物;其次快手信息流中可以有视频广告;再往后用户量级变大的话我们可能能拿到签约的游戏,做游戏联运;如果用户对快手认可度更高,我们可以做一些增值服务。”宿华在谈到快手的商业化时说。

打破圈层更符合快手的野心

即便不是为了消除曹曦所说的“陌生感”,快手也已经到了走向台前的节点。上一轮融资数千万美元的快手需要依靠曝光寻求更多的资本支持,同时快手用户体量的增长也已经在反推其站到台上。

与Instagram不同,在媒体制造的刻板印象中,快手平台上的数亿用户有着极强的圈层属性,这个群体数量庞大,且有着属于自己的文化和话语体系,同样也难以让其他圈层的人融入。

这一点引发了市场和资本对快手商业价值的疑问。“赴美”上市的传闻引起广泛的关注,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资本和市场对快手的态度:对快手的未来抱有希望,却对其商业化缺乏信心,其现有用户的商业潜力也尚需证明。

而且,与Instagram一样,视频流广告是快手走向商业化的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广告主的滞后性,往往决定了广告规模会在一定时间内落后于短视频行业的发展。

“现在其实我们也跟客户市场聊过,客户市场现在是试探,就觉得好像这事儿(短视频)还有戏,但是他并不会在原来的社交媒体里面切出一块来给你,为什么?(因为)体量不够大。”同样身处短视频领域的秒拍的母公司一下科技的高级副总裁刘新征在接受采访时说。

在整个短视频行业得到广告主的认可前,用户群体固定的快手试图找到尽可能多的认可自身用户和内容调性的广告主,看上去会比较困难。

更为重要的是,快手用户的增长还将面临移动视频红利的消失,圈占更多用户也变得困难了。Trustdata的数据显示,用户消费短视频使用时长占总时长比例在8月份达到6.9%的峰值后就出现了下滑,随后三个月该比例分别只有6%、6.5%和6.1%,而相关的用户月活跃度增速等数据走势也开始趋平。

而且,在宿华的描述中,即便是在快手浮出水面的2016年6月,快手的数据也并未带来很多人意料之中的明显变化。而这种用户群体的固化,应该并不是快手希望看到的结果。

“在这里,发现真实有趣的世界”是快手的野心,宿华将这种野心解释为,让“地球上每一个个体,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喜怒哀乐都记录在快手里”。尽管快手已经成为了一个拥有4亿用户体量的产品,但这并不能满足它的野心。

如何在由增量到存量的变化中,获得更多的用户、不断前进成为快手需要解决的问题。

或者可以这样说,快手野心的实现,需要得到更大众化的认可,而不仅仅是抓住中国网民中的某一个圈层。本质上这与“二次元破壁”的命题相似,是又一次亚文化与主流文化的相爱相杀。

打破圈层的选择困境

在快手的面前有两条路:一条路是保持现状,充分激活现有用户群体的商业潜力,稳妥地进行商业化的尝试;另外一条路是做出妥协,打破圈层的变化,让更多用户入场,把他们的生活也记录到快手上。显然,第二条路更具挑战,回报也会更大。

假如快手选择了第二条路,就需要摆脱当下的调性和文化,而这却是快手目前最为强大的壁垒。在众多的短视频应用中,快手牢牢地抓住了这个移动互联网下沉带来的机遇,而且这种偏偶然性的成功很难复制。

在宿华看来,快手呈现的是一种真实的社会,只是因为每个人偏好的内容不同,由内容推荐算法为其生成了一种“拟态环境”,“所以如果比较喜欢关于农村的内容的话,那确实是会看到很多农村内容的。”

如果快手选择打破圈层,那快手的内容策略或许会发生变化,至少在一段时间内,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将平台上的内容进行丰富和升级,以迎合即将到来的更大众化用户的口味,毕竟单纯被猎奇心理吸引而来的圈外用户是不具有粘性的。

但是,这样快手还能否是快手?又该如何建立新的壁垒?

打破圈层将提高政策风险

此外,快手的体量越大,覆盖的人群越多,影响力就会越大,其面临的政策和监管层面的风险就会更多,承担的监管责任也会增加。一方面,平台上的负面信息将会有更大的可能性被媒体放大,另一方面也预示着快手将会获得监管机构的更多关注。这也是一种不确定性。

2016年9月,快手与映客、花椒、一直播、小米直播、六间房、在直播一同出现在了北京市网信办的名单中,因用户账号昵称、头像、签名等信息不规范,直播内容包含色情低俗、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等违法违规内容,被要求整改。

2016年12月,北京市网信办又发布信息称,快手、花椒、六间房等北京属地直播网站已封停数千个违规账号并下线或关闭数千个违规节目。其中,快手封停了103个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却从事此类业务的账号。

同月,快手因凉山“伪慈善”事件和重庆“直播殡仪馆火化过程”事件,被北京市网信办约谈,责令全面整改。

据了解,快手的规则有三条,一是合法合规;二是有包容性;三是内容真实有趣,不鼓励哗众取宠的行为。同时,快手平台上规定了不能色情,不能血腥暴力,不能从事非法销售等几条红线。

但是,这样的监管依然过于宽松和略显随意。政策和监管风险将伴随着行业的成长而不断增加,快手在内容监管和把控上能否更加完善,将决定悬在头上的监管利剑是否会落下。

尽管面临着种种风险,而且任何一步走错都可能让快手3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泡沫,但是宿华对此依然十分乐观,“人其实有很多种选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不管是选择优化现金收入还是选择优化自己的目标初心,我觉得都是可以的。”

PC用户扫码,手机用户长按二维码加“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李威、陈键)

金台大咖慧

投资·新三板

热点人物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