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剑桥大学博士,10年投资生涯,看他如何投中滴滴、小米、ofo、大众点评

安小兮

2017年04月27日08:48  来源:创业邦

  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

  去年至今,共享单车让整个创投圈疯狂。摩拜和ofo作为共享单车的先行者,去年一年分别拿下了四轮巨额融资,估值逼近独角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当年的滴滴和优步,资金补贴和烧钱。

  出行领域这两次“大战”,元璟资本合伙人刘毅然都有参与其中。三年前他代表淡马锡下注滴滴D轮融资;去年在滴滴入场前,元璟本来已经确定为ofo的C轮领投方,但在刘毅然准备去新加坡出差之际,滴滴却突然决定领投。

  “曾经陪滴滴走过一段硝烟,现在在硝烟里邂逅滴滴。”元璟拿到滴滴之外的份额后,刘毅然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句话。

  投ofo因 校园场景可攻可守

  作为一名长线投资者,刘毅然关注企业的长期价值和持续的增长,而不是要在多长时间做出多少业绩。去年ofo的投资人就像盘旋在头顶的秃鹰,但是没有人真正“下手”。 元璟投资是共享单车大战前,最早对ofo发出投资意向的机构 。

  在此之前,刘毅然团队花了三四个月时间观察这个市场,自行车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业务、会有怎样的发展……对刘毅然来说, 投资不是赌博,而是风险和回报的博弈 。

  元璟投了ofo共享单车C轮融资

  刘毅然主导投资ofo是因为在校园的领先位置,这是他们投资的基础。同样是从校园走出来成功案例,当年Facebook在哈佛校园市场份额就是100%。他认为 校园市场比城市市场更加独立,可攻可守 。

  刘毅然认为投资要考虑 “上行潜力”和“下行风险” ,而ofo的在下行风险上,校园回报不会是零,在上行潜力上,城市有巨大需求市场。

  相比摩拜,ofo的优势在于投放成本低、回收成本周期短,有自己的造血能力,对资本的依赖程度小一点。比如,ofo一辆车的成本在200~300元之间,而摩拜是2000~3000元,成本相差了近10倍,前者目前收回成本需要2~3个月,后者则需要2~3年,如果要达到相同程度的市场密度,摩拜的投入还是很大的。

  刘毅然在投资ofo之前也仔细分析了 共享单车的 单体经济模型和市场前景 。在校园低价单车、城市低成本单车和城市高成本单车三个模型之间,他认为 中间模型有着更大的潜力和更可控的风险 ,于是迅速出手。

  类似的分析在投资滴滴的时候也做过。当时滴滴疯狂进行补贴,但刘毅然团队思考的是 没有补贴时,这个业务是否成立 。当时他们还仔细分析了专车模型的定价,即对司机有吸引力的定价区间和对乘客有吸引力的定价区间,在两者重叠的区域找到了业务模式基础,最后发现 大概有5-10块钱的重叠空间 ,于是果断投资。刘毅然说:“这样的基本场景是企业做强做大的基础,能持续成长的前提。”

  “投资是令人沮丧的行业”

  刘毅然从剑桥大学电子工程学博士毕业后,发觉自己并不适合做科研。他曾做过一次演讲,结束后他发动听众提问,但却没有人提问。其实并不是听众不想提问,而是他所讲的世界上也只有十几个人才能听懂。

  这对二十几岁的刘毅然来说,科研世界实在太寂寞了。他反而对商业世界充满向往,毕业时去著名硅谷沙丘路,还曾畅想当年谷歌和苹果在这里激烈讨论的场景。

  刘毅然在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发表演讲

  对比其他科研人才,刘毅然发现自己的社交能力超过大部人。毕业之后他进入美林投资银行工作,在这个领域他又比别人拥有更高的理工背景。

  当时工作内容主要就是给高科技企业设计融资战略收购或上市方案。工作看起来光鲜,薪酬也非常体面,但刘毅然感到自己一直在企业边缘做事,大量的工作是在出谋划策上。

  之后,他从投资“银行”直接变成了投资“人”,从美林跳到了淡马锡,这样的转换让他 能更多地思考产业发展方向 ,并用投资行为直接作出判断和选择。

  刘毅然认为做投资人的魅力就在于有 很强的参与感 。“很多有争议的案例,如果没有资本的推动,没有你的参与,可能就不会成功,也不会对社会产生推动作用,甚至也不会为投资公司带来收益。”

  他有着非常成功的投资记录,曾投资过 一些很有前途的科技公司。除了 滴滴和ofo ,他还曾主导和参与过的项目包括 小米、VIPABC、大众点评等十亿美金独角兽 项目 ,甚至当时商业模式尚在试水的阶段都被他投中了。他投资成功的项目都离不开中国经济,尤其是新经济和互联网带来的发展红利。

  从入行以来,投资回报常常让刘毅然感到兴奋,但他对投资仍保持着敬畏之心。他引用了沈南鹏曾说过的一句话 “风险投资总体来说是一个令人沮丧的行业 ”。风险投资特点决定了要投很多案子,但只有一小部分案子“大成”,大部分案例“小成”或者“不成,而后者更应该被重视和反思。他坦白讲, 未来很难说不错过一个好案子,但是要永远打磨自己对机会的把握。

  刘毅然相信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 创业成功或者投资成功是因为他们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 。就像当年滴滴创始人程维为了吸引柳青加入,团队跑到西藏去拉练,在山上一起唱《夜空中最亮的星》,唱到动情之处抱头痛哭。尽管那时候程维还是一个跟人说话还会脸红的人,但是柳青愿意加入滴滴,这是因为他们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未来有更多的事情等待着他们做。

  创业者投的是命

  元璟资本合伙人王琦评价刘毅然是非常认真、谨慎的人,尤其是在重大决策面前。当初王琦向刘毅然抛出橄榄枝后,刘毅然是经过仔细考察,从创始团队、机构定位到投资理念和战略等都做了详实的考察,最后才决定加盟元璟投资。

  和刘毅然面对面交流时也能感觉他严谨的气质。每个问题抛出后,他都回答得很安静、细致。他的方式不是进入人脑机械地搜索答案,而是完全唤起当时的情景和情绪,这种回答非常动人,让人觉得他说的每一件事和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走心的。

  刘毅然奉行 “袖手于前,疾出于后 ”的投资逻辑。投资前会做周密的调查和判断, 对商业模式和产业发展的终局作预测 ,一旦思考清楚,无论是早期项目还是中后期项目都会毫无顾忌地出手。

  如今名满天下的小米还是没有产品原型的“小公司”时,刘毅然的团队就投了。对小米的判断源于他所在团队经过两三个月的时间对移动互联网产业进行的研究。

  彼时2011年正值移动互联网产业在全球范围兴起, 他们研究了全球的各种商业模式后得出三个结论 :移动互联网早期利润池会先出现在硬件环节;产业发展早期垂直整合的业务模式产品体验是最好的(小米提供整理软件和硬件体验);手机通讯录是强社交关系,是最好的社交平台(小米在腾讯微信之前已推出“米聊”)。当时对小米的投资正符合这三条判断。

  刘毅然说:“投资人一般会期望基础情形和乐观情形,在我们投后的几年, 小米几乎完美地做到了我们预想的乐观情形,这在投过的案子中是很罕见的 。”

  通过此事,刘毅然对市场规律和商业模式更加敬畏,他相信在 某个时间阶段风口理论是存在且合理的 。他认可雷军在红海市场准确把握市场变革机遇,引领商业模式创新潮流,迅速创造新经济的奇迹。

  而在入局后,刘毅然为创业者带来的帮助不仅仅局限于“钱”。他曾在淡马锡投过“一起作业”,一起作业联合创始人肖盾说,当时刘毅然在淡马锡参与过滴滴的项目,滴滴在各城市的运营和教育运营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刘毅然便组织撮合,包括O2O的运营、政府关系、如何做品牌、如何做PR等,这对一起作业的运营升级有很大的帮助。

  尽管后来刘毅然离开淡马锡,转而加入元璟资本做合伙人,但 他并没有减少对曾经投过的创业公司的关注度 。至今,肖盾说他还是经常接到刘毅然的电话或微信,没有客套,直奔主题,去和肖盾讨论业务,会用自己的经验提出建议,公司领导框架如何搭建、哪些营销手段有用、部门间如何合作等,让肖盾非常感动。

  刘毅然也非常尊重被投企业CEO的领导权。有的创业公司的投资人喜欢乱插手、代替CEO作决策,但刘毅然从来没有这样过。他说: “投资人投的只是钱,而创业者投的是命 。”

    推荐阅读:

    ·披露年报“爽约”,这些新三板企业出了什么问题?

    ·一周投融资速递:共享充电宝成为新一轮的投资风口

    ·这个34岁的独角兽少帅:2年融资7亿刀,征服60万商超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金台大咖慧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