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大学生跻身“富裕阶层”,然而想赚他们钱的创业者大多破产了

孙园

2017年06月02日08:53  

  小郭怎么也没想明白,好好的一份工作,怎么就以欠薪遣散的方式,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说起来,他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互联网从业者”,始于2014年的O2O浪潮,作为冲锋在前的一线人员,他亲眼目睹所在的这家公司在短短一年时间内拿到数亿元融资,扩展到百余城市;也曾满怀期待的认为公司将会在疯狂融资和扩充中成为“下一个独角兽”。

  一边是,公司颁发的奖状、年会抽到的iPhone还在手里拿着;下一秒,从这个iPhone中传来的消息,却是数百名被莫名其妙遣散的员工们,在维权大群中的束手无策。

  3000万在校生,千亿市场,大学生的钱怎么挣不到?

  据《2016中国校园市场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大学生消费市场总规模达6850亿元,其中日常生活消费规模达4980亿元,月均生活费约1423元。大学生群体的恩格尔系数为32%,达到富裕水平。但日常用品类月均消费仅79.4元,总规模约246.9亿元。

  另外,报告显示,网购已经成为了大学生的普遍购物方式,网购品类中,服装、外卖和零食排名前三。在《关于95后大学生的13个真相》报告中则指出,大学生的小康生活水平线为1500元,当超过这个标准时,他们的消费渠道会更加多元化,并向电商平台倾斜。

大学生跻身“富裕阶层”,然而想赚他们钱的创业者大多破产了

  这个数据,产生于2017年。然而早在三年前,凭着O2O和校园创业的大火,早有一批批打着“校园生活服务平台”招牌的项目开始获得融资,并进入高速扩张期。凭总体千亿级的市场体量和O2O的名头,就足以让无数人为之疯狂。

  从这个角度切入校园O2O领域的玩家,模式高度重合。类似“x分钟送到床头”成为了噱头,自由营业时间、拆零出售的模式也满足即时性消费需求。合作方式上,则是由平台方提供进货渠道和销售平台,由校园兼职人员自行开店或提供配送服务,双方按照比例抽成。

  小郭所在的公司便是其中的一员。凭借着猛攻线下得来遍布数百所学校的“楼长资源”,他们把几块几毛拆零出售的“小生意”做到日均数万单。这是个看上去很美的数字,然而客单价和毛利双低,加之为了盘活线下资源付出的高运营成本,“规模效益”到底在多大的临界值才能有体现,恐怕只有创始人的算盘最清楚。

  不过,毕竟是早期,需要教育市场、跑马圈地。小郭对于这些概念早已耳熟能详,为了吸引兼职人员,给出高提成和补助;为了吸引用户,再推出各种促销活动和红包返现,福利发到手软。几轮下来,对于这个事情到底挣不挣钱,已经没有多少人去细想其中逻辑,只是手底下“千军万马”、“攻城略地”的感觉,真的还挺不错的,小郭有时会这么想。

  狂欢背后,一地鸡毛

  到了2015年,这种“井喷式热潮”达到了顶峰。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7月,校园O2O项目数量已超350个,资金需求高达20亿元,其中商超便利类和生活服务类项目各占8%。

大学生跻身“富裕阶层”,然而想赚他们钱的创业者大多破产了

  在这一年,校园生活服务的“四小龙”玩家,“59store、宅米、俺来也、8天在线”分别获得了超亿元级别的融资,好不风光。

  作为头部企业,自然明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道理。零售业务虽好,但天花板还是比较明显。本着“做大事”的原则,从2015年年底开始,几家企业开始了向校园零售之外的其他领域进行合作拓展。兼职实习、外卖配送、金融社交、买买买模式开启。

大学生跻身“富裕阶层”,然而想赚他们钱的创业者大多破产了

  然而作为最初切入点,也是“主要业务”的零售呢,逐渐在“校园生态”中被边缘化,所遗留的最大价值——校园线下渠道,则被作为了下一轮演绎的筹码。

  楼长的小店一个接着一个关闭,内部资源倾斜和支持越来越少,可市场还是要扩,投资人还是要看数据,小郭的业绩压力也越来越大。作为一个优秀的区域经理,他并不担心加码之后的业绩完成情况,只是“大跃进”式的追求数据让他觉得略难适应。不过他还是安慰自己,大浪淘沙,创业公司哪能没有改革?

  直到工资条让他傻了眼。绩效为零,工资扣一半,这是开的哪门子工资?再一问,全国上下几百名员工,都遭遇了相同的“厄运”。一脸懵逼的他找财务、找人事、最后直接找到老板,几百人的讨薪维权大群里,几位高管稳如泰山,一个字都没有出来说过。

  等他找到媒体,试图通过外部的力量去寻找真相,却被老板风轻云淡回应的“市场不好,裁员很正常”给挡了回去。资本寒冬嘛,裁员好像真的很正常。

  校园,一座“围城”

  校园市场,群体特征明显、互联网基因强、扩张速度迅猛,在当下“互联网过了头”的各领域中,俨然一片蓝海,为何却有这么多项目偏偏在此折戟?要类比的话,校园市场则更像一座围城,外边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出于环境把控,校园市场具有明显的排他性,外部创业项目想要打入其中,要趟过的“水很深”。还记得外卖刚刚兴起的时候,由于抢了食堂的饭碗,部分校园甚至严禁外卖进入。这也是为何,大学生创业在这个市场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然而,大学生创业,向来是一个褒贬不一的话题。尽管也有类似大疆无人机汪滔这样一战成名的创业者,但更多的仍是心智不成熟、不能all in,“图样图森破”的“青年CEO们”。

  常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大学校园也是如此。割韭菜似的一茬新人换一茬旧人,背后给平台带来的却是无限的用户留存压力。也有很多人想到了,从校园走出去,做到社会上去岂不更好?这里我只说一句,看ofo“进城”和人人网怎么“没”的,你就明白了。

  新芽NewSeed“洋葱榜”将校园生活服务收录在案,这个行业,寄托了太多对于风口的热望,也浸染了太多创业者、投资人、尤其是普通人的泪水。btw,小郭的工资,好像最后还是没能要回来。

      来源:新芽NewSeed 

  推荐阅读:

  粗制滥造沦为一次性消费 VR进商超依然"花架子"?

  多家公司称拿到天使轮融资 共享雨伞靠什么挣钱?

  苹果强推IAP机制被指涉嫌垄断 就打赏功能与多个APP“全面开战”

  部分用户反应小黄车押金难退 联系客服后问题仍未解决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