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关注手游产业发展系列报道一

未成年人沉迷《王者荣耀》,手游业造的是馅饼还是陷阱?

黄盛

2017年06月26日08:21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5月18日,腾讯股价实现4.46%涨幅、总市值达2.57万亿港元。腾讯此前一天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移动手游营业收入实现高速增长,达到129亿元,占到腾讯总收入的26%。在腾讯的众多手游产品中,《王者荣耀》《皇室战争》《部落冲突》《糖果粉碎传奇》《天龙八部》已经在第三方数据机构App Annie发布的2017年5月全球手游指数榜单中进入全球收入前10。

在腾讯股价上涨的“荣耀时刻”,媒体上关于未成年玩家沉迷《王者荣耀》等手游影响学习、在家长未知情的情况下过度购买手游虚拟商品的消息越来越多。当规则不完善时,手游市场的爆发式成长,会给新入局者带来什么样的机会和风险?当手游的经济价值与社会价值冲突点越来越多时,监管与企业需要如何去做选择?游戏企业该不该避免未成年玩家沉迷手游过度消费?

谁的“荣耀”,谁的“痛”?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 年,中国网游市场规模是1789 亿元,与上一年相比,增长了25%,其中,手游市场占比57%,手游是我国网络游戏的最大细分市场。2016 年,手游市场规模达1023 亿,手游用户不断增长,达到5.28 亿人。

市场上,不仅像腾讯、网易、完美世界等具有丰富的IP资源、大量精品内容、优秀研发运营能力和海外拓展能力的巨头企业在加强手游业产品布局,而且创业新入局者也越来越多,各式手游产品不断出现。在产品方面,尤其是以《阴阳师》《王者荣耀》为代表的手游,正迎来全面爆发的时节。

前不久,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互动娱乐天美工作室群总裁姚晓光在《超越认知的边界——腾讯<王者荣耀>现象级游戏创业之路》的主题演讲中表示,作为一款社会现象级游戏,不能再仅仅用“游戏”的概念来理解《王者荣耀》,它已成一种新的社交方式。

这种“社交方式”,席卷了不同年龄段、不同收入阶层的人群,不管在地铁、公交、候机室里,还是在写字楼的格子间、“空巢青年”的宅屋中,《王者荣耀》成为众多人手上忙碌的“对象”。每局10—15分钟更容易占用碎片时间、一部手机便可随时随地操作,让其成为不同年龄段人们打发碎片化时间的利器。多名成年玩家对人民创投表示,《王者荣耀》采用5VS5模式,玩家既可以自己组队也可以由游戏系统自动分配组队,社交性属性强,再加上脱胎于颇有粉丝基础的网游《英雄联盟》,并对手机配置没有明显要求,操作简单易上手,所以深受喜欢。

然而,这款被姚晓光定义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的手游,却也因让部分未成年中小学生沉迷和无节制消费而遭遇非议。

特别是近日,一则关于“男孩趁父母不在玩王者荣耀花三万”的新闻被众多媒体转载评论,引起社会各界关注,腾讯迅速做出回应,并对二十多项消费进行了退款处理。

未成年人沉迷于游戏、在游戏端擅自进行消费的事情并非第一次被曝光。

对于长期关注这类投诉的赵良善律师来说,印象深刻的是去年8月到12月期间,刘女士的儿子通过QQ登陆《王者荣耀》,同时通过微信号绑定的工商银行卡完成支付行为。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刘女士的儿子在该款游戏上进行虚拟货币交易,合计花费27411.3元,刚开始,刘女士还亲自与腾讯公司交涉,但是最终无果,腾讯公司仅冻结了其子使用的银行账号,但是并未进行退款。 无奈之下,刘女士找到赵良善寻求法律帮助。

通过此事,赵良善得到的经验是,要求游戏公司退款的前提必须是证明网络交易的主体是为未成年人,但这样的网络交易举证难度较大。“虽然手机和银行卡是孩子在使用,但办手机卡和银行卡的身份信息都是家长的,也无法完全证明就是孩子在玩游戏,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关于举证责任的规定,我方起诉应当举证,如果没有充足证据诉讼就很难。”赵良善说,虽然经过努力取证及积极调解,腾讯公司最终为刘女士退款了,但不是每一个案子都能成为幸运儿,很多孩子害怕家长发现,都会删除相关记录,从而导致不能举证或者没有证据线索,导致退款难。

而类似这样的事件经常出现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截至目前,赵良善已先后为五个家庭追回未成年人在游戏上擅自充值的44500余元,其中涉及腾讯旗下手游的金额为37700余元。不仅游戏平台,他前不久也遇到过未成年人在家长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快手平台打赏主播而花掉2.1万元,令父母痛苦不堪。

有媒体引述腾讯游戏的数据称,《王者荣耀》整体上12岁以下玩家比例占一成出头,根据4月统计的新增用户来看,12岁以下玩家比例为5%。

消费容易取证难,游戏“后门”为钱开?

赵良善结合自己代理过的数次案件表示,绝大多数游戏无任何门槛杜绝未成年人,未成年人可随意登录进入游戏环节,游戏付费均可设置免密支付方式,游戏时间无限制等。

人民创投在《王者荣耀》App客户端上发现,游戏注册登录与付款购买“商店”里的“英雄”“皮肤”等均操作简便,门槛较低。

“对于手游充值所追求的目的,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有人真的是因为热爱这款游戏而充值,也有些玩家是因为追求游戏中的某些特定的目标而充值,然而就我自己而言感觉最主要的还是为了争夺游戏中某些地位的那种攀比之心。”一名玩家表示,现在有些手游如果不充值的话在游戏中就只能“挨欺负”。“哪怕是你一分钱没充,而别人就比你多充一块钱,你的实力就比不过人家,然而这种好胜的攀比之心是最容易形成玩家充值欲望的,无论是现实的朋友之间,还是游戏中玩家与玩家之间都是如此。”

赵良善认为,关于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游戏及进行虚拟产品交易在法律规定及运营商程序限制方面存在空白,未成年人进行游戏消费行为效力也未明确限定,再加上购买游戏装备是一种虚拟服务,不是实物,因此未成年人消费后,无法对未成年人高额游戏款的行为性质进行限定,所以自制能力差、沉迷于游戏的未成年人极容易擅自花费大量金钱来完成自己的“游戏目标”。

他在代理未成年在游戏平台擅自充值消费案件的过程中发现,在主张权利时,玩家的真实身份难以确认;在民事诉讼方面,网络游戏特点决定了玩家对运营商侵权行为的过错很难举证,侵权归责原则使用过错责任原则不利于玩家权益的法律保护。

另据了解,今年2月,作为“网络游戏未成年人家长监护工程”的首批发起企业之一,腾讯推出了“成长守护平台”系列服务,协助家长对未成年人子女的游戏账号进行健康行为的监护。但有媒体报道称,《王者荣耀》并未在此平台服务名单里。人民创投试图就此事向腾讯天美工作室群核实,但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任何回复。

人民创投发现,手游市场上并非只有《王者荣耀》在对平台上的未成年用户消费不加限制,《大话西游》 《龙之谷手游》 《皇室战争》 《部落冲突》 《阴阳师》等手游也均有众多消费项目,购买操作简单,难以限制、避免未成年用户过度消费。

不仅在游戏平台本身上,在一些网络购物平台也很容易购买部分手游的相关“商品”和代练服务。在某网络购物平台上搜索“王者荣耀”,该游戏皮肤、手柄和代练、排位打段位等有偿服务一应俱全。

对于未成年玩家过度消费问题,人民创投辗转联系《王者荣耀》开发运营方腾讯互娱天美工作室群相关媒介事务工作人员,并通过E-mail发去写有相关问题的采访函,但截至本文发稿时,并未得到对方回复。

避免沉迷游戏,各方要承担更大责任

在移动互联时代,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支付的普及,手游游戏的入局门槛越来越低。但在法规监管层面,针对手游端监管的政策近年才出台——2016年底,文化部出台《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始终事后监管的通知》,并于2017年5月1日正式实行。根据该通知,移动游戏被明确界定,并被纳入政策监管范围,要求进行实名制注册。

到了今年1月,国家网信办起草《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成为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法律。《条例(送审稿)》要求,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应当采取技术措施,禁止未成年人接触不适宜其接触的游戏或游戏功能,限制未成年人连续使用游戏的时间和单日累计使用游戏的时间,禁止未成年人在每日0:00至8:00期间使用网络游戏服务。

但上述法律人士告诉人民创投,虽然监管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但并未提出规避办法,没有明确如果提供服务出现纠纷时责任如何分配,所以问题不能从源头解决。

在赵良善看来,眼下对网络游戏虚拟财产和虚拟社会方面立法依旧存在空白,未成年玩家的人格权和财产权的法律保护依然欠缺。另外,具体法律法规中应该明确规定游戏公司可为、不可为,如果存在法律问题解决办法,首先从登陆上限定游戏公司设置登陆门槛,其次游戏时间上进行限制,同时审查交易是否存在频发、数额巨大等情形,如果存在应当立刻进行审查;在支付环节中,提高技术识别能力,对支付门槛进行限制及比对,只有登录身份证、银行卡及第三方微信支付平台完全一致时,才能完成支付等。

上海师范大学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所长何云峰认为,人类活动空间无论是虚拟还是现实,都应该同样地被规制,手游也应该被规制。四川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崔巍认为要进一步推进网络游戏的实名注册,对游戏玩家的年龄加强限制。

除了监管层,不少业热心人士也告诉人民创投,解决未成年人沉迷游戏、擅自花费高额金钱的问题,需要社会各界努力。

香港中华教育研究会特约研究员、西安文理学院哲学教授魏奇指出,因网络交易合同采用电子数据形式订立,未成年人使用家长手机和银行卡较为容易,游戏公司后台又无法识别交易人是否成年,也就导致网络游戏监管的相关规定难以落实。他认为“熊孩子”沉迷游戏、擅自给手游充值的新闻屡屡被发生,不能简单地对游戏公司进行要求,家长对自己手机、银行卡的监管,对未成年孩子的教育也不可缺位,包括必要的陪护、家庭游戏及虚拟货币的引导。

另外,也有法律从业者告诉人民创投, 游戏公司应本身定期对拦截未成年人情况进行汇总,在规避未成人沉溺游戏方面做出技术性拦截软件。但也有网友称,任何规则总会有可以钻空的地方,即使手游实行实名制也会有未成年人借用父母的身份信息继续玩,不能把家长的责任转嫁给游戏厂商。眼下不少未成年人在手游上大肆花钱的案例中,过度消费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关键还要看家长的引导和家庭教育,“身边就有喜欢玩《王者荣耀》的初中生,但能够很好地自我控制玩游戏时间。”

赵良善也对此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不仅法律监管,政策制订、学校教育和家庭影响对未成年在手游上过度消费都有一定的影响,特别是社会压力的增大致使很多家长无暇顾及子女,自身也无法成为一个好榜样,不能以身作则,有闲暇时间都是盯着手机,最终导致孩子沉溺手机,无法自拔。 

  推荐阅读:

  比特币暴跌14.5%背后:一些大户提前获悉将下挫的消息

  京东疑遭境外机构恶意做空 股票不跌反涨

  网游成互联网最捞金行业 监管游戏市场迫在眉睫

  共享单车单笔融资最高纪录诞生!摩拜获腾讯领投超6亿美元E轮融资

  倪正东:投资界之囧,钱多、人多、估值太高、好项目太少!

扫码关注“人民创投”公众号

(责编:黄盛、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