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网红'商标高价叫卖 恶意抢注"灰色生意"红火依旧

孙杰

2017年12月04日08:46  来源:北京日报

  

“我是papi酱,一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曾经大红大紫的papi酱,最近遇上商标烦恼。由于诉争商标“papi酱”与已注册商标构成近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日前驳回papi酱及其公司的请求,“papi酱”想注册成商标,暂时不可能。

  记者查询发现,那些被注册的“PAPI酱”等类似商标,正在一些平台上以10万元以上的价格叫卖。恶意抢注商标的“灰色生意”,到了今天依旧红火得很。

  “网红”商标高价叫卖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官方微信号“知产北京”日前发布一条结案消息显示,网红papi酱(真名姜某)授权泰洋川禾文化传媒徐州有限公司申请注册“papi酱”系列商标,但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评委”)驳回,原因是“papi酱”系列商标与已注册的商标“PAPI”、“papi”、“papi资本”、“PAPI酱”等,均构成近似。

  泰洋川禾文化传媒徐州有限公司不服,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表示诉争商标由网红名称“papi”得来,诉争商标经姜某多年的广泛良好使用,已具有了极高的显著性和知名度,与姜某和泰洋川禾文化传媒徐州有限公司早已建立了唯一的对应关系。另外,商标与已注册商标区别较大,不构成近似,共存于市场不会造成公众混淆误认。

  但法院合议庭对此并不认可,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papi酱”商标仍无法注册。

  一边是知名网红申请商标注册被拒,另一边却是有人抢注商标后,在网上待价而沽。记者查询一家名为“尚标网”的知识产权综合服务平台发现,在商标转让一栏,就能搜索出5个“PAPI酱”或“papi”待转让商标,通过筛选发现,这些商标的价格区间均在10万元以上。

  商标被抢注 维权有点难

  “papi酱”商标遭抢注并非个案。据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忠律师介绍,商标抢注现象大量存在,“出现这种问题,主要是商标注册以在先申请为一般原则,对申请人无限制,抢注成本低,但收益巨大。”

  注册流程上的漏洞,已衍生出一种“灰色生意”。花几千元钱抢注热门商标,再高价转让,几乎是尽人皆知的事实。

  商标一旦被抢注,企业或个人想要再拿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公司不得不踏上漫长的诉讼之路,如果败诉要么花钱买下商标,要么改名字。

  著名童话作家郑渊洁笔下的“皮皮鲁”深受很多人喜爱,但“皮皮鲁”早在2004年就被一家西餐厅注册为商标。2014年,郑渊洁向商评委提出撤销该商标的申请,并未成功。今年2月,郑渊洁又一次向国家工商总局递交申请书,申请这家皮皮鲁西餐厅商标注册无效。但记者查询发现,截至目前,注册号为3302660的“皮皮鲁”商标目前仍为正常注册状态。

  企业和抢注者还可能因此走上法庭。如美国电动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由于“TESLA”商标被中国商人占某抢先在国内注册,等特斯拉公司进入中国时,抢注者就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将特斯拉告上法庭,索赔2394万元。后经法院积极调解,历时一年多,最终双方握手言和,占某放弃使用“TESLA”等有关标识。

  “不管是‘网红’还是企业,都面临相同的问题。”北京内联升鞋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程旭对此深有体会,这些年他一直在为内联升老字号商标维权。他说,遇到商标遭抢注的情况,可以提交商评委做无效宣告,或者通过起诉撤销对方已注册的商标,但这都要付出大量的时间成本。

  恶意抢注 将遭重拳出击

  受利益驱动,恶意抢注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甚至连一些爆红的网络热词,都被抢注成风。如去年中国游泳女选手傅园慧的“洪荒之力”、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赚他一个亿”的小目标,马上就被一些“眼疾手快”的人注册成商标或公司。

  针对商标抢注情况,王忠表示,这就需要名人具有前瞻性的保护意识,注重商标利益的保护,对企业而言也是如此,更要做好商标注册的规划,提前注册,减少别人抢注的空间,“这种事先防御,总归比事后维权成本要低。”

  “恶意抢注商标的部分原因是法律滞后。”王忠认为,目前相关法律漏洞亟须弥补完善,积极遏制恶意抢注商标的行为。

  在近日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的新闻通气会上,商标局综合处处长陈奎表示,将对此问题重拳出击。如在商标审查、异议等环节提前审查、并案集中审查,将打击恶意抢注关口前移;在商标审查数据库中对驰名商标进行加注,在相同类别上从严掌握审查标准;研究确定重点商标保护名录;建立商标恶意抢注嫌疑人及其代理人黑名单等。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投资·新三板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