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上帝模式”下的币圈交易所,真格红杉扮演了什么角色?

李威

2018年03月16日09:04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三分钟就可以给你发一个币。” 在人民创投(ID:renminct)参与的一次区块链相关的沙龙上,主持人这样介绍坐在他身边的一位技术人员。“至于,能不能上交易所,那就需要靠你自己去运作了。”

去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公告》),将ICO定性为“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同时叫停了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但是,就在几个月之后,随着“区块链”概念被热炒,ICO也通过私募众筹的方式披着“洋马甲”出现,其席卷一切之势更甚于被叫七部委叫停之前。

在这沙龙上,来自投资、销售、物流、短视频等各个行业的人聚集在一个小会议室里,讨论着本不了解的链和币,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关于“发币”的话题总是能引起大家的共鸣。主持人讲述的自己参与发币,反而被割韭菜的经历甚至一度掀起了一个小高潮,交易所和李笑来、郭宏才(二宝)等币圈名人是制造这个小高潮的佐料,“坐庄”“骗子”等词汇是最亮眼的点缀,让小散们难逃成为“韭菜”的命运。

郭宏才的“韭菜庄园”

事实上,投票上币、进行发币、币币交易的通道在国内依然畅通无阻。按照9月4日《公告》应该停止的发币交易和币币交易一度可以通过OKCoin主页下提供的链接,跳转到OKEX上继续交易。截至发稿前,火币网主页上依然有很明显的“开始交易”按钮,可以让用户在点击按钮之后顺利跳转到huobi.pro上进行法币、币币交易,同时,火币网原有账号与Huobi Pro的账户是完全打通的。

同时,用户还可以顺利登录HADAX页面参与上币投票。在网站介绍中,HADAX是Huobi Pro的全新子品牌,Huobi Pro用户可以直接登录HADAX,使用HT(火币发行的代币)进行投票,得票位居前列的币种即有机会上线交易。项目方可以自助填写项目资料申请上币,其目的是为更多初创期的创新型数字资产提供平台展示机会。

“币安里面的规则是你要上币就得交上币费,项目方都在狂买币安币,因为全球项目方手上都有很多的币,他们就花钱去买币安币。另外,交易用户手上也有很多,交易用户为了节省手续费就持有币安币,因为持有币安币可以省一半的手续费,反正持有币安币之后,各种费用就会很便宜,然后币安又拿获得利润的25%去回购并销毁币安币,市场上的币安币一直在减少,币安币就成了币安迅速发展的诀窍。” 币圈名人郭宏才表示。

在郭宏才的理解中,交易平台自己发币,并使用这种币进行其它代币的投票上币,能够推动交易平台的快速积累和发展,现在的主流交易所都“活脱脱的成了山寨币平台”,“现在各家所谓主流平台都在学原来的比特时代,都做多币种,多币种的好处是用户量大。”用户来了,交易量上去,交易平台自然会获得大的发展。

甚至,这个行业中已经形成了发币、推币、上币、分销、代言等一条龙似的上币生态。在媒体报道中,一个山寨团队的标配是几个中国的程序员、几个老外程序员、一个数字货币圈子大佬站队、一个挖矿的老板、一个出身于P2P的市场营销人员。利益代言人和团队负责用蓝图和理想包装空气币,平台负责上币和交易,代销则负责销售。

在郭宏才的描述中,他属于收钱站台的币圈大佬,很多希望开发中国市场的项目方会找到郭宏才,给他1%的份额,他负责发朋友圈宣传。随着媒体的报道,他被很多希望做国际化的国外项目看作是中国最有名的币圈大佬,接下的站台项目超过80个。到美国后,郭宏才为五个项目站台共收费500万美金。这些钱被他用来在美国购置庄园,庄园可以停100多辆车,被命名为“韭菜庄园”,“我种满了韭菜,到时候大家可以割割韭菜,一茬一茬的,保证新鲜。”

“以太坊去年很火,因为那是我搞的,今年恒星币继续搞,我要从美国将这个币带向全世界,同志们拭目以待,把这个恒星币搞起来,这几个项目方只是开始,未来会有几十个、上百个项目去募集恒星,希望大家一起炒,把这个恒星币炒起来,让我先回回本。”郭宏才在微博上这样推荐他的新项目。

币圈交易所的“上帝模式”

对于整个交易链条而言,郭宏才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处于整个发币食物链顶端的是主流的代币交易平台币安、Huobi Pro、OKEX等。对于代币的持有者和项目方而言,自己持有的代币在主流交易平台上出现,也就意味着可以有更多交易量和进行操作的空间,实现币值的最大化,甚至为了能上到主流交易所,当然,也可能会遭遇跌破发行价的情况。

这些平台掌握着一个代币能否最终走向个人交易者的关键环节,投票上币是交易平台权力和地位的典型体现。同时依托自身作为规则制定者的优势,交易平台的触手已经在向整个链条中的各个重要环节延伸,具备了在币圈开启“上帝模式”的基础。

以火币集团为例,它旗下的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是知名区块链媒体金色财经背后公司北京财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第五大股东。同时,火币集团还投资了为区块链项目提供市场营销和商业咨询服务的新加坡数字资讯公司WXY。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北京火币天下投资有限公司则是另一区块链媒体币世界的投资方。

HADAX上的投票规则显示,“超级节点采用实名制投票,超级节点投票不需要支付HT,超级节点的投票表示推荐该项目上线HADAX;100%的超级节点投票通过的项目,可以推荐上Huobi Pro,进行Huobi Pro的过会审核流程;我们会根据超级投票节点投票的结果,按票数从高到低来选择进入公众投票的项目列表;后期超级节点推荐的项目优先初审。”

人民创投(ID:renminct)发现,交易平台正在隐退到幕后,并引入业内投资机构作为超级节点,将原本掌控在交易平台手中的项目初审权利,让渡给了行业内的投资机构。变更之后的规则将项目的初审完全交予了包括真格基金、比特大陆、创世资本在内的超级节点们,而这些超级节点几乎都投资了区块链项目。

交易平台与传统创投资本的联系也不仅限于邀请他们成为负责审核项目的超级节点。通过查询企查查数据可知,作为早期投资方的真格基金未曾从火币网完全退出。这一点,人民创投也从真格基金处得到了并未完全退出的证实。另一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也有员工为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唯一法人股东北京聚信远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

经查询,持有www.huobi.com 域名的北京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为持股比例达到8%的董方。董方担任北京创想天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前海真格天睿(深圳)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其中北京创想天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唯一知识产权是真格基金旗下的众筹平台“真股”,前海真格天睿(深圳)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包括方爱之、董方、王强,其股东则是一家名为Zhen Advisors (HK) Limited的公司。在真格基金官网上,董方的介绍是真格基金董秘。

同时,火币天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唯一法人股东北京聚信远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该公司大股东为持币比例达到80%的张联庆,而张联庆同时也是红杉宽带隽熙投资管理(湖北)有限公司的法人,公司股东之一为红杉文德股权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而红杉文德股权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红杉资本顾问咨询(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周逵。在去年12月的一条活动报道中,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总法律顾问也叫做张联庆。

在此前引起轩然大波的IOST事件中,真格基金投资的多拉打印团队与IOST团队高度重合,然后在真格基金投资的Huobi Pro上全球首发,然后币价出现大幅波动。不少业内人士都对这种机构既做背书、又做审核、还可能会做庄家推波助澜的“上帝模式”深具疑虑。

难逃“韭菜”命运的小散

一旦“上帝模式”成真,底层的小散将更难逃“韭菜”的命运。在区块链论坛上,有用户在讨论代币“破发”的帖子中写道:“币圈子里ICO代币的发行价,就是当初的创始人心目中的成全自己财富梦想、香车美女、嫩模别墅、游艇移民的Satisfied Price。”这是一个很多人都承认的事实。但是,却依然有更多人相信,自己持在手里的各种代币,即便存在泡沫,在未来最不济也能为他换回一套小房子。

而对于项目方和他们的投资人而言,发币、上币是让自己的项目能够一次募集大笔资金的最优路径。尽管一直强调,区块链项目团队需要自我克制,即便发行代币,也只拿自己项目发展所需的资金,但是,在被问及既然对项目抱有这么强的信心,为什么不寻求传统的融资渠道时,这位投资人很直接的说,“因为传统渠道融资慢啊。”

“比特币的增值并不是因为比特币本身含义增值,比特币是一个媒介,媒介本身没有价值,是因为这个概念的增值。”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管理实践教授蔡剑表示,人们看待经济价值实际上很多时候看的是流量,流量本身背后代表的是社会知名度。社会知名度也正是小散判断一个币是否应该投的重要衡量标准之一。

在发币、推币、上币、分销、代言这条产业链的作用下,整个区块链生态中构建了一个蔡剑口中的“一传十、十传百的病毒传播网络”,“上帝模式”开始,金手指一拨就可能会大幅提升代币的知名度,成就了一条“一夜暴富的捷径”。在这条捷径上交易所及其利益相关者不可或缺,既是发币的裁判员,又是进行发币的运动员,偶尔还会兼职促进交易的宣传员,从中获利丰厚,是稳赚难赔的终极“韭菜收割者”。

但是,蔡剑同样指出了会导致数字货币崩盘的几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传统金融巨鳄建立期货市场、做好猎杀带币的围场之后,联手硅谷的技术高手,共同打击代币,代币也可能会被干掉;一种可能是政府对代币交易实行更为严格的监管,代币将在一夕之间被打回原形,到时大量的代币和项目将成为旁氏骗局。

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人民创投(ID:renminct),依据去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规定“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存在多重风险,包括虚假资产风险、经营失败风险、投资炒作风险等,投资者须自行承担投资风险,希望广大投资者谨防上当受骗。”也就是说,国家对于代币交易的态度是不支持的,代币交易行为在我国的法律环境中是属于受到严格监管的,因此我们不提倡普通社会公众参与代币交易行为,以免遭受财产损失。

该律师认为,对于交易所而言, 《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实质上是对交易所在境内的各类活动做出了禁止要求,因此目前交易所在境内进行的交易活动,属于违规行为。

他还指出,在我国领域内以发行代币进行融资的行为是明令禁止的,在其过程中出现的代币分销行为,可能会因为其实际操作行为的不同而存在有涉嫌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以及非法经营等罪名的风险。同时,区块链项目的宣传和推广也仍然要遵守我国相关民事、行政法律规定,如《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

该律师强调,对于已经参与代币交易的用户,由于各类交易所已经大多于海外运行,如果真的产生纠纷,无论证据收集还是利益追索,都存在着不便之处。因此,建议各类用户强化风险防范意识与识别能力,避免遭受损失。

因此,即便监管利剑降临,抑或是捷径被金融巨鳄斩断,如果依然心存投机的侥幸心理,现实也依然会如一位币圈人士所说:“上帝模式”下,“韭菜”始终都会是小散。

(责编:李威、赖悦)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