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部分自媒体盈利渠道调查:考核要求致小编乱蹭热点

记者 赵丽 实习生 陈杭

2018年05月24日08:32  来源:法制日报

发表有关慰安妇不当言论,自媒体账号Ayawawa被禁言6个月。

这样的新闻,在5月22日引发了上百家媒体的转载以及上万网友的评论。

近期以来,关于自媒体的话题不断发酵。自媒体是随着新型传播方式运用而出现的一种全新传播形态,它让人人都有了发声、传播的机会。然而,各种问题也随之而来:一些自媒体的内容无下限、刻意“抹黑”他人或企业等。这些乱象何以出现?

公号运营者称难赚钱

前不久,在一堂“女性情感培训课”上,作为主讲人的Ayawawa让女孩想象日军侵华时期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可以在男性战死的情况下“苟全性命”,由此得出了“女性具有性别优势”的结论……这样的“毒鸡汤”,仅从语言和逻辑上讲,都压根儿站不住脚。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这种“女性性别优势论”,不顾历史事实、民族情感与公共利益,自然会遭到社会痛批。

近期被封的自媒体账号并非仅此一家:

5月11日,二更食堂公众号针对“滴滴司机杀害空姐”事件发“蹭热点”推文辱及受害人,被批吃“人血馒头”。之后,二更食堂先删除文章不当部分,后全文删除并致歉,再二度道歉。5月13日晚,二更食堂公号宣布永久关闭。

5月8日,暴走漫画在今日头条上放出的视频包含戏谑侮辱董存瑞烈士和叶挺烈士的内容。5月16日被媒体曝光批评后,相关内容下架、账号被封。17日晚,CEO宣布官网、App等无限期关停整改。

一些自媒体缘何频频触碰红线甚至是社会道德底线,不妨先看看自媒体的赚钱模式。

作为自媒体发展的见证者,目前主要从事自媒体平台经营与指导的刘姿序向记者介绍了四种盈利模式:

流量主收益是最基础的自媒体盈利模式,也是80%自媒体人赚钱的方式。什么叫流量主收益?刘姿序给出的解释是——广告商找到平台打广告,投钱给平台,平台再招自媒体人产出内容,分一部分钱给自媒体人,这是一种三赢的局面。

“以某自媒体平台为例,一段视频如果有1万播放量,就会有20元至40元的收益,这还是很可观的。我们一般会多平台操作,一份内容赚多份钱。”刘姿序说,“我们可以通过做商品号来卖货,比如在文章和短视频下方植入商品链接,以此实现转化。我曾经做商品号1万阅读,有4个至5个购买量,选择物品的佣金范围在40元至200元之间,看季节和市场来选货即可,还是比较可观的,佣金比例看你选的物品,一般选取高佣金的。这也是自媒体经营者的第二种盈利模式,做商品号,赚取佣金。”

商家软文是第三种盈利模式。据刘姿序介绍,一般有了一定粉丝基数或阅读播放量比较稳定,就会有商家主动找自媒体,“比如你是做搞笑短视频的,你只需要在视频中给商品露几个镜头就可以赚取高额收益。像现在的抖音,用户如果有100多万粉丝,接个广告拍个15秒的短视频就能赚8万元。哪怕只有20多万粉丝,接个广告也有3000多元的收入”。

“第四种盈利模式是养号卖号。比如10万粉丝的高度垂直公众号的价格至少在20万元,高的可达50万元,根据粉丝质量和粘性来判断价格。”刘姿序说。

不过,对比两三年前,自媒体想赚钱愈发困难了。“一些品牌除了看公众号的粉丝量和阅读量,还关心传播正面效果和带来的销售收益。”广州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人林欣欣介绍说,目前自媒体营销状况呈现下滑趋势,盈利变难是部分自媒体用低俗炒作赚流量的原因。

流量考核下的蹭热点

蹭热点,这在自媒体行业中是个学问。

“蹭热点不当引发严重后果的事,在自媒体满天飞的时代可以说是屡见不鲜、见怪不怪了。轻则禁言冻结账号几天,重则直接封号。”刘姿序对记者说,不会追热点的自媒体不是好自媒体。一直以来,各大企业主和自媒体,一直把追热点、蹭热点作为一项必备的营销手段。

在某自媒体担任编辑的孔若奇向记者坦言道,做了两年的自媒体编辑,深感这个行业人人诚惶诚恐,唯恐没抓住热点的尾巴,“而我们自己就是不肯承认,除了刷刷存在感,其实追或不追对品牌的影响微乎其微。稍有不慎或者追的姿势不对,还会对品牌造成负面影响。”

“自媒体行业发展到今天,稍有一点规模的企业新媒体小组都会有一套审稿流程,审几次、每次审什么、最后谁拍板都有相应的规则。但是,真正的问题是出现在价值观上。所以无论审得多仔细、审多少遍都不会改变事情的结局。”孔若奇说。

不过,即便明白其中的关键,孔若奇每天的状态依然是自顾不暇。

孔若奇所在的公司旗下拥有十几个自媒体矩阵。这十几个公众号配备有内容团队人员40多人,对比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上市公司用38亿元收购981个微信号,而这900多个微信号才配备了50名编辑而言,孔若奇的公司内容团队阵容堪称庞大。

不过若要细掰开看的话,事实并非如此。孔若奇公司的公众号分为流量号和原创号两类,原创号主要做原创内容,需要自身有稳定的内容输出。流量号不需要自己写内容,说白了,东拼西凑后即可成文。在公司的6个百万粉丝大号中,流量号占据了其中的两席。这也让孔若奇很无奈,一些为了蹭热点拼凑的文章有时候会比辛苦两天写出来的效果更好。

对于文章的流量,孔若奇所在的团队进行过分析,标题夸张、内容“蹭热点”的文章打开率高于普通文章1%,阅读量大约能高1万至2万。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翻阅了大量自媒体账号中的文章,其中不乏一些粉丝量超千万的自媒体,但令人遗憾的是,其中还不时会出现一些具有煽动性或者是有带有色情擦边球的文章。

“没有办法啊,小编们也是有考核要求的,每月都有考核。”孔若奇口中的考核,主要是基于流量的考核要求,公司要求公众号每个月的打开率不能低于4%,至少要维持在5%至7%的行业平均水平。如果达到4%的基础线,小编就可以拿到当月的奖金,反之,则只能拿基本工资。一般来说,员工的基本工资普遍都不高,所以拿奖金是很多小编的目标。

采访最后,孔若奇说了这样一件事:“前几天看到有个朋友在朋友圈里发文说,越来越觉得自媒体一股脑地追热点毫无营养,她把关注的公号一一减少,最后不剩下几个。当然,也没剩下我运营的自媒体。彼时的我刚刚追完一个热点,还沉浸在赶了个热闹所带来的空前阅读量的喜悦之中,好几天里都没有新的想动笔的话题。事实上,每回赶趟儿似地赶了热点话题之后,都会陷入一阵巨大的空虚:写这样的文章有什么意义吗?这些文章真的是我想写的吗?”

孔若奇的问题或许真的需要一个很好的答案。

(责编:陈键、赖悦)

创投人物

张向宁:比特币是不是“数字黄金”

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比特币并非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神物。

热点原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