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孵化器并非二房东 租金模式不可持续

张晨

2018年11月09日17:59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近年来,在中央和地方政策的有力支持下,各类孵化机构和众创空间已经遍地开花。据科技部火炬中心截至2016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仅科技企业孵化器就有3255家。然而,孵化市场规模扩张的背后,却是定位不清晰、功能不匹配等问题,甚至有创业者无奈地感慨:它们是孵化器,还是二房东?

2002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吴国清博士,开始带领团队研制一款军民两用的新型材料——镁锂合金及其复合材料。经过5年的技术攻关,研究团队即成功试制出了1公斤重的样品,但在第二个五年计划中,吴国清设定的规模化生产目标却没能完成。

“再这么搞下去,这辈子也搞不出来。所以在做第三个五年计划的时候,我们决定自己搞一个中试基地,真正回答从一公斤到一百公斤的问题。”

所谓中试,是指产品在实验室完成理论验证之后、大规模生产之前的小规模化试验。吴国清说,新型材料的研制非常依赖中试,“因为实验室解决的是科学原理问题,只要能试制出小样,实验室的任务就完成了,但这并不等于这款材料能够大规模量产。实验环境和应用环境不一样,大规模生产并不是简单地把生产线放大,而是要将已经被论证的原理和大规模生产所使用的流水线相结合,这就是中试的意义。”

2012年,依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轻合金实验室,吴国清在临沂、无锡等地先后组建了镁锂合金及其复合材料的制粉中试线、专用熔炼系统、挤压中试线、表面处理中试线、材料及产品测试平台,并将设备的闲置时间打包出售,为周边从事生产加工和装备制造的企业提供中试服务。一来二去,原本打算以研制镁锂合金及其复合材料为首要任务的孵化基地,通过服务北航本校的科研成果转化,以及为初创企业提供技术咨询,逐步成了当地有名的“双创基地”,镁锂合金也从实验室样品成为生产企业的原材料,企业级产品开发不断,吴国清个人也被评为首批山东省泰山领军创业人才。

比起一些产业园、文创园,或是市场上的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吴国清建立的“双创基地”确实“简朴”许多。在他眼里,有没有咖啡机不重要,有没有中试设备才重要;有没有豪华的办公室不重要,有没有专业的技术顾问服务才重要。“孵化器不能靠高租金、高物业费活着,如果真想做孵化器,那就应该把租金物业全免掉,但是不符合要求、不具备科技创新能力的企业,都不允许它进来。”吴国清希望把具备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企业留下来并服务好,“但现在一些政府补贴的申报,都要求孵化器达到一定规模的场地面积。事实上,这些要求会把一些以服务为主的孵化器排除在外,能拿到支持的反倒是一些靠租金和物业费盈利的孵化器。”

今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 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明确要求提升孵化机构和众创空间服务水平,促进创新创业平台服务升级。其中,还特别针对创新创业生态不够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机制尚不健全等问题,要求推动高校、科研院所与企业共同建立概念验证、孵化育成等面向基础研究成果转化的服务平台。不难看出,各类孵化机构和众创空间的转型升级已经势在必行。

吴国清坦言,高校近年来的科技成果转化始终做得不好。一方面,因为科研经费只能覆盖研究环节,而同样需要大量资金的中试环节却往往因缺乏经费无法推进,最终造成科研只有成果,没有转化;另一方面,虽然国家近些年一直在推动大型设备共享,但高校等设备所有者缺乏市场动力,最终导致大量科研设备重复建设、低效使用,很难快速产出科研成果。解决资本不足和资源共享的问题,正是孵化器存在的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项目路演不该成为“概念”路演,风险投资也不能只是规模化生产的启动资金,要想真正服务创业者、培育创新项目,路演就应该围绕中试环节展开,资本就必须承担无法规模化生产的风险。

“这是一个大趋势。孵化器可以在中试环节提供专业的咨询和把关服务,帮助投资机构验证项目可行性,资本可以参与到中试环节投资并获得股权,未来实现大规模生产后,再通过分红或者退出实现收益。”

随着“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逐步推进,越来越多的创业项目开始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机器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药等实体经济领域。因此,比起互联网方兴未艾的上世纪90年代,现在的技术变革难度加大、速度放缓、成效渐微,创业公司也很难因为手握新技术或新模式,就能推出现象级产品甚至垄断整个新市场了。换言之,相比互联网浪潮中的先行者,今天的创业者更像是信仰坚定的苦行僧,只有帮助创业者将科研成果变成市场认可的产品,孵化器才能真正发挥其应有的意义。

(责编:张晨、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