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谢幕2018,创投聚散离合与谈笑兴衰

陈炜 黄盛

2019年01月29日09:34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2018,注定是中国资本市场风云变幻的一年。

岁末, ofo创始人戴威不断强调“公司不会倒闭”,但ofo似乎走到悬崖边,而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早已离场。罗永浩办了一场“没有手机新品”的发布会,锤子还在死亡边缘挣扎。金立手机曾是中国手机行业领导者,如今申请破产清算,大厦将倾……

这一年,P2P爆雷、长租公寓爆雷、九鼎跌落、币圈哀嚎等事件层出不穷。

时代车轮滚滚向前,昔日王者落幕,后起之秀脱颖而出,城头变幻大王旗。

“五环外”电商平台拼多多异军突起,冲击淘宝和京东;抖音更是一枝独秀,在短视频平台称霸;社交类软件聊天宝、马桶MT、多闪同一天发布,围攻微信……

在这个凛冽的冬季,站在风口处,寒风刺骨。投资人、创业者感受最深的是“没钱”,他们不得不储备粮草过冬,厉兵秣马。

浪潮来了,创业公司野蛮生长。潮水退后,方知谁在裸泳。

2018年已成过去,更多创业者在新一年坚信:“挺住,这就意味着一切。”

风口

风口论最知名的鼓吹者是小米CEO雷军,“创业,就是要找到风口,赶到风口上,猪也会飞。”

“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这句话说的是在互联网潮流下,人们生活因此改变,创业者也迅速积累起财富。这句话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被无数创业者奉为金科玉律。

当影视业风口来临时,影视投资人高峰至今记得走在北京高碑店街道上,被眼前景象镇住那一幕。他不是被雄伟的高楼大厦惊住,而是被它的人气。

高碑店原本是个平静的小村庄,影视火起来后,大批影视制作公司涌进来。原本只数百家的影视公司的市场,一时间冒出一万多家影视制作公司。

有次,高峰在小饭馆吃饭,狭小拥挤的餐馆挤满食客,真假难辨的昂贵香烟摆在餐桌上,他们边吃炒饼或炒面,边聊10亿以上的生意。

彼时,一切都很疯狂。

“风口来了,真是遍地黄金,大家挤破头杀入这个行业。”高峰选择投资影视行业是因为平均每年30%以上复合增长率,这是他让专业团队分析得出的结论。他见过上百家从事新媒体或影视营销公司,突然转型为影视公司。

在高峰印象中,浙江一家化工公司上市17天后,主营业务从传统化工行业变成影视制作。“你原先做广告,转型做影视也可以理解,但化工企业也进来掺和,这股风刮的太邪乎了。”

彼时的煤炭产业正处于转型期,房地产火热,大量热钱涌进来,影视公司靠一份精美PPT就能拉到投资。

高峰记得,有一次在某一线城市举办的国际电影节上,一些刚转型的影视公司混迹其中,他们现场拉投资,号称能拉来某一线明星,投资人是煤老板,啥也不懂,二话没说,当即签订合同。

投资人段文也经历过风口。2016年,他回国入职一家投资机构,那时体育行业突然火起来,国家也大力发展体育产业,说2020年能达到5万亿规模。

“那一年,至少30个体育类项目冒出来,做什么都有,比如健身房,足篮排各种培训。”段文也聊过很多项目,现在他回头再看,那些创业公司所剩无几,大部分都死掉了。“为什么?它们没有固定商业模式,只在行业里提供服务,根本赚不到钱。”

风停

2018年,被誉为避税天堂的霍尔果斯上演了一出 " 紧急出逃 "。

曾经的霍尔果斯高朋满座。据伊犁州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 年末,霍尔果斯市注册企业 859 户;2016 年增加到 2490 户;2017 年超过 8500 户。

高峰记得,在优惠政策出台后,一夜之间,霍尔果斯新注册影视公司高达几千家。

但到 2018 年政策出现了转变,开始是年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加强了对注册企业的地址要求,霍尔果斯整改、清理 " 一址多照 ",开始实行 " 一址一照 ";同年4 月,霍尔果斯国家税务局下发公告,要求霍尔果斯2017年度公司企业利润占营业收入比重超50%以上的企业,进行税务自查。

“那时政策规定要补税,但你得法人本人去办理,整个城市酒店都住满了。北京离霍尔果斯很远,飞过去,一天回不来,那些人一待就是一星期,大家都被折腾坏了。”

高峰说, 2018年政策趋紧,文化影视行业内不少创业者的日子并不好过,影片质量一般,利润偏低。之前有些公司靠着税收优惠,还可以勉强存活。当税收政策发生变动,要求补缴过去三年税收,这些企业就活的更不容易了。

“影视风口起来后,对其他行业追风而来的企业来说,属于毁灭性打击。”

不久前,高峰又去高碑店转一圈,他发现餐饮住宿店面空了一半,“倒闭了,都倒闭了。”

“不仅是影视行业,短视频也是,火了一阵,现在死的差不多了。抓娃娃机也就火一个月,迷你KTV也火了一段时间,现在什么都没了。”高峰说,风口来了,大家一窝蜂涌进去,这在最开始能推动行业发展,但大家都认为炒火了,这个行业才能走得快,其实任何行业都是这样,但火了之后就必然会有洗牌。

“过去,跟风现象比较多,但创业者的产品没有技术含量,不会走太远。”在乾元资本CEO王晨宇看来,判断是否是创业风口有两个维度,一是看有没有核心壁垒,能否长期走下去;二是盈利模式是否清晰。

在共享经济火起来时,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和共享雨伞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但它们遭遇“多诺米骨牌”效应,陆续倒闭。

王晨宇以共享单车为例,“它们没有找到清晰盈利点,变现太难,但大机构把ofo当做流量入口,真正靠自己独立成长为大体量公司,这很难实现。”

理性

2019年1月3日,马云以浙商总会会长的身份出席世界浙商上海论坛时再次谈论风口,他表示,“风过去,摔死的一定都是那些猪,它们是不会长出翅膀来。”

2018年,刘嘉玲、梁家辉、吴磊等主演的电影《阿修罗》上映一周,然后就下线了。知名演员参演、大体量投资的影片,票房预计至少冲到40亿,结果连5000万票房都没达到。

这部电影的投资人对高峰哭诉,自己亏得血本无归,而且还拿了朋友部分钱去投资。“投资人投这部电影,也是一种博的心态,一方面觉得电影市场不错,另一方面认为只要使劲砸宣传费,和影院协调好排片率,总会赚钱,没想到会亏得一塌糊涂。”

因为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这两个节目火了。这段时间,不少从事偶像团体打造的艺人经纪企业找王晨宇寻求投资,但均被拒绝。

“偶像团体培养是重资产投入,培养周期长、花费多,四五个人的偶像团体,培养三年,没有2000万支撑不下来。” 王晨宇认为,偶像团体靠综艺节目火起来了,但曝光和火热的持久性是个问题,商业化道路也没得到验证。

对于创业者而言,王晨宇建议将企业的钱花在“刀刃”上,“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打造自己的行业壁垒。

“2018年的投资就比较谨慎了,以前投资一个项目,按照正常流程只需要两三个月就可以做完,现在真不敢说,半年或者以上都有。”王晨宇坦言,他也拒绝过不少项目,“可投可不投的,我就拒绝了”。

在投资人刘强看来,现在募资要比过去困难,即使是股权投资行业,大家也都在赚死工资。中国有上万家基金管理公司,每家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金额大概在5亿元左右,现在投资机构选择投资项目更加理性。过去一些拿到钱的项目,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融到资金。

“价格开始回归理性,大家更愿意在合适时间入手。”刘强预测,2019年的行情会更惨,这也是一个共识。从资本的角度来看,2018年,大家手中还有点钱,但是到2019年可能就投得剩不了多少。到2019年,投资者会更加谨慎,再也不敢只看PPT。

出路

早在2018年初,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社群发布一条“拥抱区块链”的分享:“希望大家行动起来,在立足自身业务,做好现有模式的同时,了解区块链,理解ICO,进入区块链时代。”

后来,徐小平解释,区块链技术伴随着ICO乱象,他不希望对区块链的看法被人误解为是对ICO的看好。

这条分享彻底引爆区块链行业。

“太烧钱了,一眼看不到终点。”2018年,李倩个人出资300万创建一家区块链公司,但钱在一年内烧没了。她创办的公司从深圳搬到北京,然后又被逼退至老家大连。

李倩说,刚开始日子过得挺好,越往后越糟,钱投进去不少,回报遥遥无期。

“她把项目推荐给投资人,项目不被认可,对方说项目太超前,而区块链又被币圈带坏了名声,大家觉得区块链就是骗子公司。”李倩坚信,区块链技术很有前景,虽然她整天在希望与绝望中徘徊,“但我们只能挺住,不能退。”

或许,退出是创业公司较好出路。

“像ofo就很麻烦,连个接盘都没有。你想活下去,你就得靠融资,而创业公司又不能过度依靠融资,如果你要真正活下来,你必须有自我造血能力。”

“退是最难的。上市退出最好,并购退出比较少见,还有转让退出。所以有机会退出,那就立即退出。所有项目最重要的是变现,并不是投资和融资。”

新鼎资本创始人张弛认为,投资机构和腾讯、阿里等不同,企业拥有自有资金,进行战略或财务投资,没有退出压力,即使五年不变现也可以,但投资机构在五年内就要求将资金退给投资人,一般一个投后项目拿了三到四年就要关注退出问题了。

“90%左右的公司应该考虑并购退出。”信中利资本创始人汪潮涌对人民创投说,退出难是一个持久的话题。过去20年,创投机构退出的机会和渠道在不断地改善和拓宽。

他认为,在美国硅谷,大部分被投企业的退出靠并购。近几年,中国A股市场针对并购退出推出了一些支持政策,但还没有完全到位,审批过程有些繁琐。

汪潮涌相信,未来并购层面会出现利好的流通机制,尤其是小额并购。“希望资本市场可以允许创投机构挂牌上市,允许创投机构去重组上市公司,形成长期资本的募资渠道。“

汪潮涌认为,长期资金可以投早期项目,真正支持科技成果转化,可以帮助企业形成中长期的发展战略。上市以后,减少退出压力,可以把投资成果分享给更多股民,让中国那些没有专业能力和超过投资门槛的股民们,也能够分享科创企业成果。

未来

“越是在寒冬的时候,裸泳的人就会被淹没,这个时候更需要静下心来做出出彩产品,构建自己壁垒。”王晨宇说。

“如果不是行业龙头,细分领域前三名,我们根本不考虑,不然完全是浪费时间。”张驰说,他只投资行业龙头有自己道理,比如资金源稳定,风险可控等。

“很多公司所处领域非常尴尬,比如电机和零部件生产商,虽然他们具有行业地位,但我们不会投资,因为他们没有知名度,所以很少有人注资。”张驰表示,任何模式性创新的领域,存在“烧钱”,行业壁垒不高,易于模仿,盈利不稳定等现象。“我们投资就专注有硬科技的投资项目,业内竞争者少,至少两年内不会被赶上。”

投资人段文认为,移动互联网或者互联网市场趋于饱和,已无项目可投。如今,段文正在寻找独角兽项目,这是投资人共同心态。“即使在寒冬,项目有闪光点,而且有新意,大家也会哄抢。”

2018年,段文碰过一个充电桩项目,当天他和项目方刚谈不久,又有几家投资机构过来,对方简单听下项目,当即签下投资意向书。

王晨宇坦言,2018年,政府监管不断趋严,资管新规发布后,投资基金LP的出资方式受到限制。“再加上经济下行压力,很多实体经济企业都跟不上发展,而这些民营企业之前作为社会资本,是很重要的LP来源,他们没钱了,基金规模肯定会受限。”

他认为,经济寒冬会持续一段时间,到2019年下半年甚至2019年之后,一些没有优质产品和核心壁垒的企业依旧会被彻底淘汰,留存下来的企业更能潜心做好产品。“转折点是发生在爆款产品出现的时候,然后才会逐步出现经济拐点。”

“但反过来来看,它又是一个很好洗牌机会,通过时间的沉淀,把那些粗制滥造的洗掉,真正留下能够发光的企业。”王晨宇常跟一些企业老板说,“一定要撑住,越在寒冬的时候,你越大胆一点,这是你筑壁垒的好机会。”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高峰、刘强、李倩、段文均为化名)  

(责编:黄玲丽、张晨)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